標籤:文章學

中心思想,是作者在文章中要表達的貫穿全文的核心,是提綱挈領的道理,是作者在文章中努力通過各種細節來闡明的中心議題。簡單地說,作者要告訴我們的道理和內涵。

1特點

其實中心思想並非唯一的,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其實作者真正要說什麼,只有作者本人清楚,我們只能說看到一個方面,大家比較公認的一面。特別是古文,更是仁者見仁,文章為時而作,我們很難知道古人作文章時的背景跟故事,於是只能分析淺顯的意思,大背景下的意思。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用歷史事實來說明現實問題。對孫權、劉裕的讚揚,就是對南宋統治者的指責;對劉義隆的諷刺,就是對韓侂胄的警告;對「佛狸祠下」的感嘆,就是對南宋統治者不思收復中原的不滿;廉頗的遭遇是對統治集團內部的矛盾和鬥爭的諷刺。

2提煉方法

文章的開頭
文章的開頭是全篇的序幕,起著提綱挈領的作用,有的作者恰好把中心思想放在文章的開頭表達,使讀者知作者的寫作目的,加深對文章的理解。要學會從文章的開頭找中心的方法。例如,《詹天佑》一課就能從口頭「詹天佑是中國一位傑出的愛國工程師」一句基礎上概括出文章的中心思想。
結尾
文章的結尾在文章中起著畫龍點睛的作用。也有的作者把中心思想放在文章的最後來表達。根據這一特點,要學會分析文章的結尾、概括中心思想的方法。例如,《再見了,親人》一課就能根據課文的最後一句「我們的心跟你們永遠在一起」的內容概括出體現中朝兩國人民深厚友誼的中心思想。
抒情部分
一些記人敘事的課文,記敘中的抒情句常常就是文章的中心句。如《一夜的工作》,作者記敘了親眼看到周總理一夜的工作后寫道:「這就是我們中國的總理,他是多麼勞苦,多麼簡樸!」又如《海上日出》中:「這不是偉大的奇觀嗎?」這些抒情句就是課文的中心句了。
反覆部分
一些課文為了表示強調,往往使某個句子在課文中出現好幾次。如《難忘的一課》中:「我是中國人,我愛中國!」《小英雄雨來》中:「我們是中國人,我們愛自己的祖國!」這些句子在課文中均出現了三次。這個反覆部分一般就是中心句。
背景
朱自清的散文作品《匆匆》寫於一九二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時是「五四」落潮期,現實不斷給作者以失望。但是詩人在彷徨中並不甘心沉淪,他站在他的「中和主義」立場上執著地追求著。他認為:「生活中的各種過程都有它獨立的意義和價值——每一剎那有每一剎那的意義與價值!每一剎那在持續的時間裡,有它相當的位置。」(朱自清《給俞平伯的信》二二年十一月七日)因此,他要「一步一步踏在泥土上,打下深深的腳印」(朱自清《毀滅》)以求得「段落的滿足」。全詩在淡淡的哀愁中透出詩人心靈不平的低訴,這也反映了「五四」落潮期知識青年的普遍情緒。
所以一篇文章的中心往往與時代背景息息相關。一篇文章可能有多個想要闡述的內容,這些內容圍繞中心做擴展,範圍再大也不是沒有中心的胡編亂造,而是有所創新的給予新的生機與活力。
詩人心靈的顫動
「早上,小屋裡射進兩三方斜斜的太陽。太陽他有步啊,輕輕悄悄地挪移了。」太陽被人格化了,他象一位青春年少的姑娘邁動腳步來了,悄悄地從詩人的身邊走過,隨著太陽的「挪移」也「茫茫然跟著旋轉了」。接著,詩人用一系列排比句展示了時間飛逝的流。吃飯、洗手、默思,是人們日常生活的細節,詩人卻敏銳地看到時間的流過。當他企圖挽留時,它又伶俐地「跨過」,輕盈地「飛去」,悄聲地「溜走」,急速地「閃過」了,時間步伐的節奏越來越快。詩人用活潑的文字,描寫出時間的形象是在不斷的變化之中,給人一個活生活的感覺,我們聽到了時間輕俏、活潑的腳步聲,也聽到了詩人心靈的顫動。
具有音樂美的素質
詩歌具有音樂美的素質。格律詩靠格律和韻來體現它的音樂性,自由詩也用分行和韻來保持它的節奏感。散文詩拋棄了這一切外在的形式,它的音樂美,從詩人的內在的情緒的漲落和語言的節奏的有機統一中自然地流露出來。亨特認為:「雖是散文,有時也顯出節奏之充分存在,因而它岔出了它的名義上的類型,而取得了『散文詩』的名義,就是在詩的領域裡的一種半節奏的作品」。(《美學概論》傅東華譯)《匆匆》就是這樣的「半節奏的作品」。
具有節奏美
《匆匆》疊字的運用也使它的語言具有節奏美。陽光是「斜斜」的,它「輕輕俏俏」地挪移,「我」「茫茫然」旋轉,時間去得「匆匆」,它「伶伶俐俐」跨過……這些疊字的運用,使詩不僅達到視覺的真實性,而且達到聽覺的真實性,即一方面狀時間流逝之貌,一方面又寫出時間邁步之聲。同時,詩人一方面狀客觀之事,一方面又達主觀之情,現實的音響引起詩人情緒的波動,通過語言的音響表現出來,情和景自然地融合在一起。我們還可以看到詩人疊字自然勻稱地分佈在各句中,以顯出它的疏隱綿遠的節奏來,這恰合了作者幽微情緒的波動。
問而不答
《匆匆》結構也十分單純,十一個問句是情緒消漲的線索。問而不作答,飄忽而過,既顯作品流暢感,也顯出詩緒的跳躍性,使形象得以迅速展開。一般詩句為顯示情緒的跳躍性,往往別於一般的語言句法結構,不顧語法的限制,省略一些句子成分。散文詩卻不然,它基本運用是散文的句式,作者情緒的跳躍一般沒有自由詩那樣大的跨度。但它也別於散文,句與句,段與段之間形成間隙,憑作者思緒連接。《匆匆》的問句問而不答,而答意隱含之中,這既可啟迪讀者想象,引起深思,顯出它的含蓄美,又合作者情緒的飛快流動,顯出詩情跳蕩的節奏美來。
上一篇[垂心]    下一篇 [行邁靡靡,中心搖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