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丹鉛總錄〗二十七卷。

  明楊慎(1488一1459)撰。為作者考辨群書異同之筆記彙編。此「丹鉛」有二意:一為古之罪人以丹書其籍,其卷以鉛為軸,此為楊慎自況其削籍遣戍雲南事一為舊時點校書籍所用的丹砂與鉛粉。楊鎮博通群籍,善於校勘、考辨諸書異同,所著皆以「丹鉛」為名,大都為其遣戍雲南期間所著。其所著有《丹鉛余錄》十七卷,《「丹鉛續錄》十二卷,《丹鉛閡錄》九卷,《丹鉛雜錄》十卷,《丹鉛別錄》若干卷,又能《贅錄》、《附錄》《三錄》、《四錄》、《要錄》之名。而《摘錄》十三卷,為楊慎自刪《余錄》、《續錄》、《閏錄》而成。《余錄》、《續錄》、《閏錄》、《摘錄》皆刊於嘉靖二十六年(1547),又有重刊本。后楊慎弟子梁佐搜合各錄,刪除重複,重為編錄,刻於上杭,為《丹鉛總錄》二十七卷。分天文、地理、時序、花木、鳥獸、宮室、冠服、珍寶、音律、物用、人事、人品、史籍、訂訛、字學、雷爵、博物、禮樂、卦名、飲食、干支、數目、怪異、身體、詩話、瑣語等二十六類,每類又分若士細目,廣引經、史、子、集各類書籍記載進行考證,證其源流、辨其異同、正誤,闡發己意。於經傳注重古韻古訓,主張信信、疑疑。反對空談。如辨四時改火為應五行。東北陽西南陰為應卦氣,皆卓然超詣,不泥於舊說。辨《易》大貞小貞,引《漢書》注貞不訓正;辨《詩》玄鳥引毛萇注,契不生於燕卵,皆有稗經典。解《陽鳥攸居》章,謂「日之行,夏至漸南,冬到漸北,鴻雁南北,與日進退,隨陽之鳥,故稱陽鳥也」。其解《不日成之》章,謂「古注不設日期也,今注不終日也。愚按:不設日期,既見文王之仁,亦於事理為協,若日不終日,豈有一日可成一台哉?此古注所以不可輕也」。解《先憂後樂》章,謂「先憂事者后樂事,先樂事者后憂事,此曾子《立事篇》語,《大戴禮》所載同,范文正公先羞后樂之語本此」。其大旨如此。楊慎為學,主張博通約取,篤於實際,反對明代空疏學風,指出明代說經者「寧為□,不肯為忠;寧為僻,不肯為通」之弊。痛斥明代學者泥於成說,如有訾議者,「輒欲苦之,甚則鄙之如異域,而仇之如不同戴天」的「竺癃沈痼」。對後世學者影響甚深遠。《四庫全書總目》謂楊慎「可以位置鄭樵、羅泌之間,其在明,固鐵中錚錚者矣」。明代陳耀文曾撰《正楊》,訂正此書訛誤。

  今有明梁佐原刻本、乾隆三十年(1765)楊昶校刻本、《四庫全書》本等。
上一篇[鄞縣誌]    下一篇 [古入聲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