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沈從文著,出版於1940年。

1基本信息

書名:主婦集
作者:沈從文著
發行地:長沙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
出版時間:民國29 [1940]
頁數:122頁
開本:17cm
作者其他作品
《老實人》
《蜜柑》
《雨後及其他》
《神巫之愛》
《龍朱》
《旅店及其他》
《石子船》
《虎雛》
《阿黑小史》
《月下小景》
《八駿圖》
《如蕤集》
《從文小說習作選》
《新與舊》
《主婦集》
《春燈集》
《黑鳳集》
《阿麗思中國遊記》
《長河》
《邊城》

內容摘錄

1樓 主婦
碧碧睡在新換過的凈白被單上,一條琥珀黃綢面薄棉被裹著個溫暖的身子。長發披拂的頭埋在大而白的枕頭中,翻過身時,現出一片被枕頭印紅的小臉,睡態顯得安靜和平。眼睛閉成一條微微彎曲的線。眼睫毛長而且黑,嘴角邊還釀了一小渦微笑。
家中女佣人打掃完了外院,輕腳輕手走到里窗前來,放下那個布帘子,一點聲音把她弄醒了。睜開眼看看,天已大亮,並排小床上綢被堆起象個小山,床上人已不見(她知道他起身後到外邊院落用井水洗臉去了)。伸手把床前小台几上的四方表拿起,剛六點整。時間還早,但比預定時間已遲醒了二十分。昨晚上多談了些閑話,一覺睡去直到同房起身也不驚醒。天氣似乎極好,人閉著眼睛,從晴空中時遠時近的鴿子唿哨可以推測得出。
她當真重新閉了眼睛,讓那點聲音象個搖床,把她情感輕輕搖蕩著。
一朵眩目的金色葵花在眼邊直是晃,花蕊紫油油的,老在變動,無從捕捉。她想起她的生活,也正彷彿是一個不可把握的幻影,時刻在那裡變化。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最可信的,說不清楚。她很快樂。想起今天是個希奇古怪的日子,她笑了。
今天八月初五。三年前同樣一個日子裡,她和一個生活全不相同性格也似乎有點古怪的男子結了婚。為安排那個家,兩人坐車從東城跑到西城,從天橋跑到後門,選擇新家裡一切應用東西,從卧房床鋪到廚房碗櫃,一切都在笑著、吵著、商量埋怨著,把它弄到屋裡。從上海來的姐姐,從更遠南方來的表親,以及兩個在學校里念書的小妹妹,和三五朋友,全都象是在身上釘了一根看不見的發條,忙得輪子似的團團轉。
紗窗,紅燈籠,賞下人用的紅紙包封,收禮物用的灑金箋謝帖,全部齊備后,好日子終於到了。正同姐姐用剪子鉸著小小紅喜字,預備放到糕餅上去,成衣人送來了一襲新衣。「是誰的?」「小姐的。」拿起新衣跑進新房后小套間去,對鏡子試換新衣。一面換衣一面胡胡亂亂的想著:……一切都是偶然的,彼一時或此一時。想碰頭大不容易,要逃避也枉費心力。一年前還老打量穿件灰色學生制服,扮個男子過北平去讀書,好個浪漫的想象!誰知道今天到這裡卻準備扮新娘子,心甘情願給一個男子作小主婦!
電鈴響了一陣,外面有人說話,「東城陳公館送禮,四個小碟子。」新郎忙匆匆的拿了那個禮物向新房裡跑,「來瞧,寶貝,多好看的四個小碟子!你在換衣嗎?趕快來看看,送力錢一塊罷。美極了。」院中又有人說話,來了客人。一個表姊;一個史湘雲二世。人在院中大喉嚨嚷,「賀喜賀喜,新娘子隱藏到哪裡去了?不讓人看看新房子,是什麼意思?有什麼機關布景,不讓人看?」「大表姐,請客廳坐坐,姐姐在剪花,等你幫幫忙!」「新人進房,媒人跳牆;不是媒人,無忙可幫。我還有事得走路,等等到禮堂去賀喜,看王大娘跳牆!」花匠又來了。接著是王宅送禮,周宅送禮;一個送的是瓷瓶,一個送的是陶俑。新郎又忙匆匆的抱了那禮物到新房中來,「好個花瓶,好個美人。碧碧,你來看!怎麼還不把新衣穿好?不合身嗎?我不能進來看看嗎?」「嗨,嗨,請不要來,不要來!」
另一個成衣人又送衣來了。「新衣又來了。讓我進來看看好。」
於是兩人同在那小套間里試換新衣,相互笑著,埋怨著。
新郎對於當前正在進行的一件事情,雖然心神氣間卻儼然以為不是一件真正事情,為了必需從一種具體行為上證實它,便想擁抱她一下,吻她一下。「不能胡鬧!」「寶貝,你今天真好看!」「唉,唉,我的先生,你別碰我,別把我新衣揉皺,讓我好好的穿衣。你出去,不許在這裡搗亂!」「你完全不象在學校里的樣子了。」「得了得了。不成不成。快出去,有人找你!得了得了。」外面一片人聲,果然又是有人來了。新郎把她兩隻手吻吻,笑著跑了。
當她把那件淺紅綢子長袍著好,輕輕的開了那扇小門走出去時,新郎正在窗前安放一個花瓶。一回頭見到了她,笑咪咪的上下望著。「多美麗的寶貝!簡直是……」「唉,唉,你兩隻手全是灰,別碰我,別碰我。誰送那個瓶子?」「周三兄的賀禮。」「你這是什麼意思?頂喜歡弄這些容易破碎的東西,自己買來不夠,還希望朋友也買來送禮。真是古怪脾氣!」
上一篇[陸城街道]    下一篇 [興山圍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