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霹靂布袋戲虛擬人物。鹿苑一乘最高領導,佛法無邊,能隨意往來四境之中,曾在許久前與梵天聯手擊敗佛業雙身,卻無法消滅雙身的元神,心知雙魔未來勢必捲土重來,佛皇因而閉關苦修十二神天守,欲配合一頁書的八部龍神火,誅滅佛業雙身……

1基礎資料

名稱:九界佛皇
九界佛皇
本名:玉織翔
性別:男
身份:鹿苑創始者、四境僧皇、四境佛宗三大源流之一
詩號:一性圓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切攝。
初登場:霹靂天啟 第42集
退場:霹靂震寰宇之刀龍傳說 第7集(為困佛業雙身,開啟百燈聯戒而死於天蚩極業)

九界佛皇

九界佛皇
朋友:一頁書
齊名:佛尊天佛尊、佛首帝如來(同為四境佛宗三大源流)
仇敵:天蚩極業、愛禍女戎(佛業雙身)
組織門派:鹿苑一乘
部屬:破匣求禪、元品無明、元初一念、恆河沙劫、法門宗晦(五大明王)、葯如來、古燈佛、答非、所問、金剛大乘、寶杵大乘
武學:十二神天守、佛途三境·「佛海聖擊、佛顏聖怒、佛海無邊·劫渡千載」、八葉印·如來滅魔劫、大日七曜·末陽昊氣
機關陣法:九印曼陀羅、百燈聯戒

2角色配樂

九界佛皇(玉織翔角色曲)編曲:阿輪 收錄於《霹靂英雄音樂精選二十二》
以氣勢節奏梵唄與頌音和聲,神聖清明的祥和曲風在聲聲傳頌中,清遠飄揚,是結合東方管弦交響曲的樂曲創作。
一性圓通(九界佛皇文戲曲)編曲:阿輪 收錄於《霹靂英雄音樂精選二十四》
此曲取向以佛樂為主的曲調,威武莊嚴的梵式和緩曲真切地表現出九界佛皇慈悲護眾生的菩提心,以男音和聲配合管弦慢行板,營造出一片祥和寧靜感,如沐浴佛光照耀下,一切平和、淡然、安詳,如同佛祖開釋,救苦救難的悲憫心,升華一切苦厄。
百燈聯戒(九界佛皇之死)編曲:阿輪 收錄於《霹靂英雄音樂精選三十一》

九界佛皇

九界佛皇

3百燈聯戒

百燈聯戒是九界佛皇獨創的陣法,此陣一日一燈滅,十日一燈晦,每逢十日之燈熄滅的同時,也是群燈齊晦之刻。在那瞬間,也是封印露出微小隙縫之刻,可讓正道眾人伺機消滅佛業雙身。

4生平經歷

九界佛皇,本名玉織翔,乃是鹿苑一乘最高領導。據聞上古時期有一僧者,眼觀三世因果,耳聞眾生悲嚎,身無所礙,遍行四境,曾在雪山說法令十二魔將稽首皈依,神通直達天力。典籍載之,名為——九界佛皇被稱譽為「四境天險不能阻、萬佛唯有一僧皇」。
當年在滅境時,九界佛皇與一頁書交情甚篤,同時有邪源佛業雙身禍世,由於佛業雙身的最終目標是建立一個四境六界合一、人妖邪魔共處的世界,但僅憑身懷邪元的雙身仍不能達到如此神能,所以需要一個同樣身懷極元的人做幫手。前次大戰,愛禍女戎以邪術誘惑佛皇,企圖讓佛皇助其一統四境六道。佛皇不敵女戎,在瀕臨失敗之際,與一頁書奇襲雙身將其擊敗,但卻無法消滅其元神。後來佛業雙身的元神找到了創造滅境的玄牝,並得到玄牝之力。變成永生不滅之身。無法被人間之力消滅。心知兩人必定會再起風雲,因而和一頁書約定,一頁書修鍊八部龍神火,佛皇修鍊十二神天守以完日後劫數。當佛皇決定自行封閉鹿苑曼陀羅閉關苦修后,鹿苑一乘八院、五明王、四台、雙塔的所有高僧皆欲追隨佛皇閉關,但佛皇認為鹿苑之存在不能廢,便讓傳燈院留下處理外務、藥師台濟世以及五明王之一的持劍明王破匣求禪保護鹿苑。
在佛業雙身高調殺死鳳凰鳴再現人間后,素還真入鹿苑一乘請出九界佛皇,了解佛業雙身的來歷。同時為對抗太學主,九界佛皇聯合鹿苑數百高僧保住荒神元靈,順利給太學主最後一擊。
由於身懷魔元的羅喉答應助雙身四境合一,佛業雙身復出后再度找上佛皇,雙方發生激戰,九界佛皇雖不受愛禍女戎迷惑,一雪前恥,但仍不敵佛業雙身聯手。為阻止佛業雙身與羅喉聯手,佛皇一方面在之前囑託素還真儘快誅殺羅喉,另一方面將佛業雙身引進鹿苑一乘並犧牲自己開啟百燈聯戒將其困住,讓正道伺機消滅佛業雙身。九界佛皇死後,元神四散而出,形成如來聖像,乃是日後對付佛業雙身的關鍵。
後來,羅喉被楓岫主人導向正途,入妖世浮屠取玄牝母血,誅殺問天敵,與正道共抗佛業雙身。而正道則試圖以玄牝克玄牝的方法消滅佛業雙身,卻不料其早有陰謀,百燈聯戒被破,破匣求禪亡於天蚩極業,鹿苑一乘從此不存。
一頁書現身不久於佛業雙身展開大戰,戰死於天雷穹,拂櫻齋主將其靈識送入火宅佛獄實行以魔煅佛之法,靈識回歸定禪天之後,在凈琉璃菩薩的幫助下,藉助如來四像,一頁書與佛皇遺留十二神天守功體融合。最終在萬里狂沙成功誅殺佛業雙身。
九界佛皇身為大德至聖,生前澤被世人,死後得天讚頌,化為天頌屍,肉身由雲鼓雷峰僧眾焚化而得舍利被供奉在證佛塔中。后登道岸為重生天道明火所需的天頌屍,便是佛皇遺體舍利。
佛皇一生為天下蒼生,堪稱為霹靂史上個人犧牲最大的佛者。

5人物評論

諸相非相,則見如來——記九界佛皇玉織翔
【月森沉】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這是金剛經中非常有名的一句話。
若明白世間之像浮於表面,若明鑒人心世道是非善惡不過浮雲一瞥,自是得道西方證菩提。
不知為什麼,突然想到了這句話,就在如今想到玉織翔的時候。
對玉織翔,筆者素來少用尊稱,與梵天給我肅然起敬的感覺不同,佛皇的溫和與慈悲給我更有易於親近之感,以至我常常忘記了他合該是一個讓眾人俯首以敬的崇高佛者。
一性圓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切攝。
這是玉織翔代表性的出場詩,也自是為他做下了完美的註解。
現在想想,我真的不應該認為他只是一個柔和溫文的佛者。
佛者拈花一笑,如沐春風。
有人道佛皇面對女戎曾經的失敗是他太過溫和的性格所致,我倒不以為然。
若無苦道修行,何以證道?
編劇並沒有給予玉織翔一個完美到近乎神的存在,但我以為這也正是點睛之筆。
若無惡便不知善,玉織翔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存在,就算他曾揮手灑下漫天金雨萬物更生,就算他近乎如來的慈悲與神性光輝下,也還是有著一份如凡人血肉之驅一般的平實。
而同時,他又是不可取代的,在面對雙身的強勢時,他以柔克剛,在心知一己之力無能回天的時候,不但布下了百燈聯戒,更保留下了十二神天守之功力,雙身最後的敗亡,不僅是敗亡於梵天的武力,更有他無上的智慧。
就算再多的仁慈,就算仍舊保有了對邪靈渡化之心,但在他溫和的表面下,卻也是有著對除魔斬惡毫不留情的決絕,還有那一份不亞於梵天沛然正氣的剛毅與堅持。
一性圓通一切性,非是超脫塵世,而是塵世萬物,早已融入了他的喜怒哀樂,對眾生他悲憫,對邪靈他則剛強。
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亦或這便是玉織翔一生最完美的寫照。
直到萬里狂沙上雙身寂滅,筆者此刻才真的相信,當年鹿苑血染曼陀羅的驚人心扉一幕,原來真的真的是最後的告別。
該怎麼說呢?真的太快了,快得驚鴻一瞬,快得讓人幾乎來不及反應,以至忘記了悲傷,直到自梵天雙手中十二神天守莊嚴法相普照人世之時,才忍不住哇一聲哭出來,卻也分不清到底算是激動還是傷感。
回首再道從頭,自素還真入苑初見開始,聽聞梵天已然使出了八部龍神火以抗棄天之時,也許玉織翔就已為他的結局寫上了預言,佛者比誰都更明了,生死幾覆,敵不過一句天意弄人也。
也甚至從一開始,他就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打算,把眾生連同自己未了的所有希望全部交給了梵天。
「佛皇遺志,吾終不辱;西方有感,當慰慈腸。」
這最後的一句話,留與了世人對他全部的懷念。
生死已置外,來去自從容,水月鏡花千年幻像,到最後卻也不及他悠然闔目,菩提自現眾生皆贖。
謹以此文,紀念霹靂歷史上偉大的佛者——九界佛皇玉織翔

6其他記錄

1.一語甫落,天降梵雨,地面乍現聖芒,無數聖芒縱橫交錯,織出一幅幅莊嚴法相,宏偉非常!
2.白蓮一念救眾生,鹿苑再開曼陀羅。
3.隨著通道之中透出的光芒,天光乍現,聖華普照,天際降臨一道莊嚴身影,全身如沐金光,正是九界佛皇!
4.佛皇捻指,背後出現了如來法相,捻指說法,清音響動,要渡世間痴迷!
5.應天之數,佛之覺悟!
6.手拈佛指,點滴鮮血但化朵朵金蓮,結印之心,天地共感,凝成法字無邊!
7.一掌劈落,佛者聖命該終,卻見玉織翔向天仰吐最後一口血,赤血鋪成天網,百燈結作聯戒,倒下仰看的蒼天,是佛者最後的慈悲,更是此生最大的欣慰。
上一篇[金簪記]    下一篇 [村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