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謂春、夏、季夏、秋、冬五個時令。泛指一年四季。2.佛教語。天台宗謂佛陀從成道至涅盤所說之法,可以分為五個時期,即華嚴時、鹿苑時、方等時、般若時和法華涅盤時。

1基本信息

【拼音】:wǔ shí
【注音】:ㄨˇ ㄕㄧˊ
(1).謂春、夏、季夏、秋、冬五個時令。泛指一年四季。《呂氏春秋·任地》:「五時見生而樹生,見死而獲死。」 高誘 註:「五時,五行生殺之時也。」 陳奇猷 校釋:「五時者,春、夏、秋、冬、季夏也。本書《十二紀》,春屬木,夏屬火,秋屬金,冬屬水,而於《季夏》之末別出中央土一節,是以木、火、金、水、土五行配屬春、夏、秋、冬四季,即所謂五時也。」《隋書·王劭傳》:「伏願遠遵先聖,於五時取五木以變火,用功甚少,救益方大。」
(2).佛教語。天台宗謂佛陀從成道至涅槃所說之法,可以分為五個時期,即華嚴時、鹿苑時、方等時、般若時和法華涅槃時。 南朝 梁 劉孝標 《序》:「五時密教,月猶鏡象;一乘妙旨,觀若掌珠。」 清 龔自珍 《總正歷代所譯一切經》:「 釋迦 既沒, 阿難 結集 釋迦 一代五時之教。」

2詞語解釋

佛教語
南朝 梁 劉孝標 《<昭明太子集>序》:「五時密教,月猶鏡象;一乘妙旨,觀若掌珠。」 清 龔自珍 《總正歷代所譯一切經》:「 釋迦 既沒, 阿難 結集 釋迦 一代五時之教。」

3醫學·五時

五時
即春、夏、長夏、秋、冬。《靈樞·五閱五使》:「脈出於氣口,色見於明堂,五色更出,以應五時,各如其常。」
五時之長夏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之四時,依次序而循環,季節氣候則由溫、熱而轉寒、涼,自然界萬物賴以生、長、收、藏。為何一年四時之中又有「五時(長夏)」之稱呢?此乃出於理論需要,為了與天之五行、人之五臟等相配而構建的龐大的五大系統使然。
《素問·金匱真言論》云:「所謂得四時之勝者,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所謂四時之勝也。」王冰注云:「四時之中,加之長夏,故謂得五行(五)時之勝也。」惲鐵樵《群經見智錄》:「《內經》言五行配以五藏,其來源於天之四時。藏有五,而時僅四,故以六月為長夏,以配脾。」
檢閱先秦、漢之古籍,並未見「長夏」之名稱,卻有「季夏」之名稱,如《禮記·明堂位》:「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於大廟。」戰國時期的鄒衍云:「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春秋繁露·五行對》:「天有五行,木火土金水是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為冬,金為秋,土為季夏,火為夏,木為春。春主生,夏主長,季夏主養,秋主收,冬主藏。」四時中增加了季夏而成為五時。
長夏,首見於中醫經典《內經》之《素問·金匱真言論》篇,並在《內經》全書中共見27次,卻是由鄒衍「季夏」一詞演變而來。時賢孔德立《先秦諸子》說道:「『季夏』的出現,是鄒衍對陰陽五行學說的一個創舉,解決了土德在四時中不佔具體位置的缺陷。」
五行學說引進醫學時,為了與脾、土、濕相配合,故《內經》的作者,將季夏換成了長夏,是五行學說引進醫學成熟的標誌。長夏的來源,實由五行學說推演派生而來,即為了配合自然界之五行---木、火、土、金、水,此完全是出於理論的需要,牽強附會明顯。
長夏的詞義當如王冰所云:「長夏者,六月也。土生於火,長在夏中,既長而旺,故云長夏也。」(《六節藏象論》次注)又說道:「長夏,謂六月也。夏為土母,土長干中,以長而治,故云長夏。」(《藏氣法時論》次注)即「長在夏中」。長,當讀掌zhang,非讀常chang。
長夏在五行屬土,在五方屬中央,在五氣屬濕,在五臟屬脾,在五體屬肌肉。《素問·藏氣法時論》云:「脾主長夏。」《新校正》云:「按全元起云:脾王四季,六月是火王之處。蓋以脾主中央,六月是十二月之中,一年之半,故脾主六月也。」
六月,指陰曆六月,亦即農曆六月,夏季最後一個月份,此時氣候最為潮濕,乃因多陰雨而潮濕。空氣中濕度大,大氣壓偏低,故由脾所主。
長夏雖由脾所主,但從時間來說卻又不盡合理,時間搭配不均勻。長夏是從夏季分出的一個月,夏季則是二個月,而春、秋、冬則各為三個月。這樣一來《內經》的作者,為了均衡這個時間,又雲「脾不主時」,即在每季之末各勻出十八天由脾所主。18×4=72天,3個月×3季-18天=72天,如此則每季皆系72天。《素問·太陰陽明論》:「帝曰:脾不主時何也?岐伯曰:脾者土也,治中央,常以四時長四臟,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獨主於時也。」
黃元御《四聖心源》:「土無專位,寄旺於四季之月,各十八日,而其司令之時,則在六月之間。土合四象,是謂五行也。……土為四象之母,實生四象,曰火生土者,以其寄宮在六月火令之後,六月濕盛,濕為土氣也。」
此「脾不主時」則是受當時陰陽、五行、五方、四時學說之影響嫁接而來。
《管子·五行》:「日至賭甲子木行御,天子出令,命左右士師內御……七十二日而畢。」、「賭丙子火行御,天子出令,命行人內御……七十二日而畢。」、「賭戊子土行御,天子出令,命左右司徒內御……七十二日而畢。」、「賭庚子金行御,天子出令,命祝宗選禽獸之禁……七十二日而畢。」、「賭壬子水行御,天子出令,命左右使人內御……七十二日而畢。」受此影響,鄒衍則創立了「五行相生的四時教令思想」,推薦給當時的統治者。
《春秋繁露·五行之義》:「土居中央,為(謂)之天潤。土者,天之股肱也,其德茂美,不可名以一時之事,故五行而四時者,土兼之也。金木水火雖各職,不因土,方不立,若酸咸辛苦不因甘肥不能成味也。甘者,五味之本也;土者,五行之主也。五行之主土氣也,猶五味之有甘肥也,不得不成。是故聖人之行,莫貴於忠,土德之謂也。人官之大者,不名所職,相其是也;天關之大者,不名所生,土是矣。」
《春秋繁露·治水五行》:「日冬至,七十二日,木用事,其氣燥濁而青;七十二日,火用事,其氣慘陽而赤;七十二日,土用事,其氣濕濁而黃;七十二日,金用事,其氣慘淡而白;七十二日,水用事,其氣清寒而黑。七十二日,復得木。」
【五時】
判教用語。依大小乘經典之說法時期,判定釋尊一生之說法為五個階段。又稱五時教。此五時之說,始於劉宋時代的慧觀,其後蕭齊時代的劉、隋代的天台智顗、唐代的法寶也各立五時說,但分法不同。由於彼等皆視大小乘經典為佛說(實則大乘經典系佛滅后數百年始告陸續出現),因此所作的教判,並不合歷史事實。茲分述如次︰
蕭齊·劉所立
亦判一代聖教為頓、漸二教。漸教中更立五時之別︰
(1)人天教,
(2)有相教,
(3)無相教,
(4)同歸教,
(5)常住教。
《法華玄義》
卷十(上)雲(大正33·801b)︰『北地師亦作五時教,而見謂波利為人天教,合凈名、般若為無相教,餘三不異南方。』然《出三藏記集》卷九所載的〈無量義經序〉(劉作),唯出七階而未舉五時。
唐·法寶所立
約機解之淺深,將一代聖教立為五種說時︰(1)小乘教,(2)般若教,又名大乘教,(3)深密教,又名三乘教,(4)法華教,又名一乘教,(5)涅盤教,又名佛性教。法寶在《俱舍論疏》卷一雲(大正41·458a)︰『世親論主,意無朋執,依第一時製造此論,同第一時,依第二時造般若論,說諸法皆空,同第二時意,依第三時釋攝論等,旨趣同其解深密意,依第四時述法華論,明二乘無滅,與前三教別,依如來藏無上經等諸大乘經,述佛性論,會經中說一分決定無涅盤法,以為不了,依涅盤經造涅盤論。』
法寶之五時說,在其所著《一乘佛性究竟論》中有詳述,但該書僅存第三卷,缺教判章,故其內容不詳。
上一篇[管鼻目]    下一篇 [擦傷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