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乃天台宗智顗大師判解一大藏佛教。以五時定釋迦一代聖教說法之次第。以八教分別其說法之儀式(化儀之四教)與教法之淺深(化法之四教)。

1五時八教

分別述之。五時:
第一、華嚴時,謂如來成道最初為大菩薩說華嚴經,如日照高山之時。首談唯是無盡法界性海圓融,空有齊彰,色心俱入,湛森羅於海印,現剎土於毫端;小乘學者,如聾如啞,莫能理解。
第二、阿含時,謂佛說華嚴經后十二年,於鹿野等為接引二乘人,說四阿含等經。
第三、方等時,謂佛既說小乘,更演維摩、楞伽等大乘經,令二乘行者,恥小乘而慕大乘。
第四、般若時,謂小乘雖回心向大乘,然其執情未泯,故佛更廣談般若空慧而澄凈之。
第五、法華涅槃時,謂佛見鈍根眾生,機漸純熟,故說法華經、涅槃經,以開權顯實,會三歸一,稱性而談,令一切眾生,鹹得成佛。這是佛陀五時說教的次第與當機的差別。八教分化儀四教與化法四教,合之為八教。
智顗所主張之天台宗教判。即將佛教諸經典之內容加以分類、解釋。從釋尊說法之順序分為華嚴、鹿苑、方等、般若、法華涅槃等五時;從教導眾生之形式方法分為頓、漸、秘密、不定等四種類(化儀四教);又依適應眾生根機而教導之教理內容,分為藏、通、別、圓等四種類(化法四教)。以上總稱為五時八教,其關係如左表所示。

2化儀者

系就如來教化的機應,有四教:一、為頓教,謂佛為應大乘利根菩薩直說大法,不談小乘,即說華嚴頓入教法;二、為漸教,漸即漸次,謂佛應大小乘鈍根眾生解說阿含、方等、般若等漸進的教法;三、為秘密教,謂佛具不思議智慧神通之力,能令大眾於同會中聽法,所聞各異,或為此人說頓,或為彼人說漸,彼此互不相知,隱秘赴機,而各得利益者;四、為不定教,謂佛所具不思議智慧神通之力,能令大眾於同會中聽法,或聞小法而證大果,或聞大法而證小果,彼此相知,而得益不定者。

3化法者

系就如來教化眾生的方法,有四教:一、為藏教:藏即含藏之義,謂由經律論各含藏一切文理,令眾生由此證入道果,此指佛於阿含時所說的三藏教;二、為通教,謂佛對大小乘根機所說的共通教法,鈍根者聞之,便可通入藏教;利根者聞之,便可通入別圓二教;三、為別教,謂專為菩薩乘所說的教法,別於前面的藏通與後面的圓教;四、為圓教,圓即不偏之義,謂對最上利根菩薩解
天台宗將如來一代時教判為「五時八教」,具體判釋如下:五時:初時,說華嚴(釋迦如來,成道之初,於三七日中,體察法界實相。此時的教法,如日初出,先照高山,二乘無聞)第二時,說阿含(阿含,此雲無比法。有《長阿含》《中阿含》《雜阿含》《增一阿含》四者之名。此時的教法,度化外道與小乘)第三時,說方等(彈偏折小,嘆大褒圓,四教俱說,引小向大。藏為半字,通、別、圓為滿字。對半說滿,故言對教。說《凈名》、《金光明》等經)第四時,說般若(遮有形事相,顯空性理體。此時的教法,不說藏教,唯說般若諸經)第五時,說法華、涅槃(會三歸一,轉教付財,契入非小非大、非漸非頓、本來如是之境,與初時華嚴,首尾相應)

4八教

一、化儀四教:指頓教、漸教、秘密教、不定教,乃就佛教化之形式與方法分類而成。1、頓教:指對大機直施佛自證之法,不用誘引方便,如《華嚴經》的說教即是。(直顯真實之教)
2、漸教:謂由淺及深,次第誘引,阿含、方等、般若三時期即是。(由淺入深之教)
3、秘密教:謂佛以神力對受化的彼人此人,隱秘地令得各別之法,彼人此人共聞佛之一音,而不知彼此所得之法。(因人而宜之教)
4、不定教:謂受化的眾生雖同坐一席,然隨各人根機之不同,所體悟之教法亦不一定。前二種化儀是豎的化儀,后二種是橫的化儀。(一音異解之教)
二、化法四教:指藏教、通教、別教、圓教,乃就佛化益的內容分類而成。故化儀譬如藥方,化法譬如藥味。
5、藏教:說但空之理,令證二乘小果的教說。(聲聞、緣覺之教)
6、通教:說通同三乘之因果,其理雖是但空,但含中理(即不但空),令鈍根與藏教同證其果,利根則轉入別圓二教。(聲聞、緣覺、菩薩共通之教)
7、別教:說但中之理,令修次第三觀,證十二品斷之佛果。(不共二乘,獨為菩薩所說之教)
8、圓教:說不但中之理,令修圓融三觀,證四十二品斷之佛果。(佛陀內證的實相之教——不論迷悟,生佛一如)
上一篇[迎陽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