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五行打油詩 -名詞釋義

  五行打油詩[wǔ háng dǎ yóu shī ]

  五行打油詩,英語Limerick,一種諧趣詩的體裁,有五行組成,韻式為aabba。當時愛爾蘭Limerick郡的一批年輕人喜歡用愛爾蘭語寫作一些輕體詩(Light verse),用詞俚俗淺白,迥異於流行於英格蘭的主流詩體。這類詩也就被稱為Limericks,因其很多方面與中文的打油詩相似,一般把Limericks叫做英語打油詩,也叫五行打油詩。但是,打油詩與limericks的江湖地位卻大不相同。多數中文主流詩人對打油詩不屑一顧,英語國家的不少詩歌大家卻都寫過打油詩。

  英語詩歌中有一種詩叫 doggerel,俗稱打油詩,指的是不合韻律且粗劣的蹩腳詩,與五行打油詩是兩個概念。

2 五行打油詩 -韻律格式

  早期的英語打油詩有嚴格的格律要求,後來要求寬泛了很多,用韻及音步方面也少了講究。一般說來,英語打油詩形式上為五行,抑抑揚格,第一、二、五行為相同韻步,不少於7-8個音節,押尾韻,第三、四行為相同韻步,音節數較少且沒有嚴格限制,押尾韻,韻式為aabba,即第一、二、五行同韻,第三、四行同韻。如:

  I wish you success with your dreams

  It's easy if we work in teams

  So all in due course

  Lets give it more sauce

  It isn't as tough as it seems(佚名)

3 五行打油詩 -代表作者

  該詩體據說是愛德華·李爾Edward Lear(1812-1888)所創,但實際不然。應該是愛德華·李爾在他的《諧趣之書》(1846年)中推廣了這種詩歌,但他並不是這種詩歌的創始人。在愛爾蘭傳統娛樂形式的聚會上,邀請客人參加作詩和誦詩比賽。據說這種詩的名稱來自於誦詩后要合唱的歌曲《來到利默里克》(Come up to Limerick)。

作品介紹

  在愛德華·李爾的五行打油詩中,第一行和最後一行的結尾通常使用同一個單詞,如下例:

  有個老頭兒鬍子長,

  他說:「這事兒真讓人恐慌!

  一隻母雞,兩隻貓頭鷹,

  一隻蒙鳩,四隻百靈,

  全把窩做在我的鬍子上!」

  後世作家通常更多依靠不對稱的音韻和拼法,或者古怪的詞義曲解以達到熏染效果。

個人成就

  愛德華·利爾是英國著名詩人、幽默漫畫家.他畫的鳥曾集冊出版,但他主要是以寫五行打油詩與打油詩(Nonsense verse)聞名。一生奔波於歐洲各地,創作了大量繪畫、詩歌和音樂,尤其他繪製的多捲圖文書(漫畫配打油詩),記錄了他的旅行見聞,受於廣泛好評,有些作品還被改編成卡通電影。

  《荒誕書》是作者最有影響的作品,上百幅畫描繪了作者旅行中所遇滑稽好笑的人和事筆法幽默誇張,所配打沒詩語言技巧高超,極具特色。

4 五行打油詩 -例詩賞析

  英語打油詩擅長幽默諷刺,而且朗朗上口,多讀一些打油詩至少可以重拾對英語的興趣。下面介紹幾首打油詩。

  A jolly young fellow from Yuma

  Told an elephant joke to a puma

  Now his skeleton lies

  Beneath hot western skies –

  The puma had no sense of huma (Ogden Nash)

  尤瑪小子愛胡鬧

  對著山貓開玩笑

  烈日照炎炎

  小子氣上天——

  幽默的好處山貓不知道

  再看:

  I sat next the Duchess at tea

  It was just as I feared it would be

  Her rumblings abdominal

  Were simply abominable,

  everyone thought it was me (Edward Gorey)

  公爵夫人坐身旁

  害我一陣心發慌

  她腹鳴如鼓

  我倉皇四顧

  那屁並非出自我的胃腸

  現在不少中國學生為了練習英語,寫了很多精品的打油詩,引述一首:

  Me no worry, me no care

  Me go marry a millionaire

  If he die』

  Me no cry

  Me go marry another guy

  我不愁來我不顧

  只管嫁個超級富

  他要死去

  我不哭泣

  我再嫁個有錢夫

5 五行打油詩 -格式

  一般的Limerick採用AABBA的韻腳,即為第一、二和五句為相同韻腳,三四句採用相同韻腳。

  比如:

  There once was an old man of Esser,

  Whose knowledge grew lesser and lesser,

  It at last grew so small

  He knew nothing at all,

  And now he's a college professor.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