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五言詩,古代詩歌體裁。是指每句五個字的詩體,全篇由五字句構成的詩。五言詩可以容納更多的辭彙,從而擴展了詩歌的容量,能夠更靈活細緻地抒情和敘事。在音節上,奇偶相配,也更富於音樂美。因此,它更為適應漢以後發展了的社會生活,從而逐步取代了四言詩的正統地位,成為古典詩歌的主要形式之一。初唐以後,產生了近體詩,其中即有五言律詩、五言絕句。唐代以前的五言詩便通稱為「五言古詩」或「五古」。

1 五言詩 -概述

五言詩五言詩

五言詩是每句五個字的詩體。它作為一種獨立的詩體,大約起源於西漢而在東漢末年趨於成熟。當然,《詩經》中早就有五言的句子,如《召南•行露》:「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漢魏六朝時期的詩作,以五言為主。說明五言詩形成於此一時期。古代本有五言詩起於李陵《與蘇武詩》的說法,但後人多加以否認,如蘇軟題(文選動便說:「李陵、蘇武,五言皆偽。」又有說五言起於《古詩十九首》,也未獲廣泛贊同。大抵五言詩系吸收民歌的形式而成。

五言詩最早的文人五言詩作者班固

秦始皇時的民歌《長城謠》:「生男慎勿舉,生女哺用脯。不見長城下,屍骸相支柱。」就是使用五言。漢代的樂府詩如《江南》、《白頭吟》、《陌上桑》、《孔雀東南飛》等也是五言。文人作的五言詩,一般認為最早的要算班固的《詠史》。五言的句式是在四言的基礎上每句增加一個字,在句子的節奏上增加了一拍,形成了二二一或二一二的節拍群。由於不同節奏在詩中交錯運用,就使句式更富於變化,更具有音樂感。

另外,由四言變為五言,使句子在語法成分上增加了容量,使一個句子可以容納主語、謂語或賓語同時出現,從而增強了句子的表現力。《詩品•序》說:「五言居文詞之要,是眾作之有滋味者也。」歷史上的詩作總量,以五言詩為最多。唐人寫有大量的五言古風及五言律絕,如李白、杜甫等人的作品。五言詩以首句不人韻為常式,間也有首句入韻的。五言古風多是一韻到底,甚少換韻,這與五言律絕詩相似。柳宗元的第五首《飲酒》也是五言詩。

文人五言詩始於何時,前人的看法頗不一致。舊傳西漢枚乘、李陵、蘇武、班婕妤等人的五言作品,實際上不可靠。今存最早的文人的五言詩當為東漢班固的《詠史》。鍾嶸《詩品》說它「質木無文」,這說明文人初學五言詩體,技巧還很不熟練。繼作者有張衡《同聲歌》、秦嘉《贈婦詩》、趙壹《疾邪歌》等,表現技巧日趨成熟。東漢末年無名氏《古詩十九首》的出現,標誌著五言詩已經達到成熟階段。至建安和魏晉南北朝時期,五言詩已「居文詞之要」(鍾嶸《詩品》),成為最盛行的詩體,出現了大批名作。

五言詩可以容納更多的辭彙,從而擴展了詩歌的容量,能夠更靈活細緻地抒情和敘事。在音節上,奇偶相配,也更富於音樂美。因此,它更為適應漢以後發展了的社會生活,從而逐步取代了四言詩的正統地位,成為古典詩歌的主要形式之一。初唐以後,產生了近體詩,其中即有五言律詩、五言絕句。唐代以前的五言詩便通稱為「五言古詩」或「五古」。 

2 五言詩 -溯源

五言詩《詩經》

五言詩起源很早,《詩經》里就有一些五言詩句。但它的正式興起,還是在漢代。漢初的《戚夫人歌》后四句是五言,西漢中後期的樂府民歌,如《漢書·五行志》所載的童謠「邪徑敗良田,讒口亂善人。桂樹華不實,黃雀巢其顛。昔為人所羨,今為人所憐」,也是一篇完整的五言作品。

相對於四言詩,五言詩雖然只是增加了一個字,但它增加的是整整一個節奏,因此,句中的容量就大不少,表現功能也強得多,並且給詩句的變化提供了更多餘地。在東漢,無論民間歌謠還是文人創作,都有了長足發展。《飲馬長城窟行》、《上山采蘼蕪》、《十五從軍征》等樂府民歌,都是一些令人注目的作品。

班固則是最早從事五言詩寫作的文人,他的《詠史》,五言十六句,顯示了文人學習民間新詩體之初的現象。後來,又有張衡《同聲歌》、秦嘉《贈婦詩》、酈炎《見志詩》等產生。到漢末,隨著「古詩十九首」的出現,五言詩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從建安時期開始,五言詩壓倒了四言詩,進入了它的全盛時期。

3 五言詩 -演進

五言詩漢代樂府詩

《詩經》里多是四言的句子,耳熟能詳的如「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都是四言的。上古時候,單音詞占絕對優勢,漢字一般都是代表單音詞,而四言基本上可以「一句成意」,其句法結構和節奏頓挫等方面來說,是一中最簡單並且完備的形式。但是四言加單音的形式,在表現力上不夠,節奏上也缺少變化。並且由於上古詩歌都是要入樂的,也就是是配合音樂歌唱的,所以詩經里四言詩出現了大量的重言(疊字)和襯字的形式。  

詩歌當中很重要的一個問題,節奏問題就可以相應的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兩漢時期,出現了大量的合成詞,隨之而來的是漢語由單音詞為主逐漸轉變為雙音詞為主。這樣四言詩在新的語言形式下,表現力就大大折扣了。並且,書面語總是晚於民間口語的,在大量的民間口語歌謠的衝擊下,漢代開始出現了文人創作的五言詩。五言詩相比四言詩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如果以兩個字為一拍的話,五言可以組成兩拍半,並且在那半拍的變化上可急促可緩慢,增加了詩歌的變化和美感。

到了漢代,一件大事就是設立了樂府,但是樂府這個機構究竟是什麼設立的,歷來爭論不休,樂府是一種機構,類似於現在國家級的交響樂團,有團長,有第一小提琴手,司鼓手等等。樂府的歌曲來源主要是采自民間,包括曲調、包括歌詞。交響樂團的比喻有點不夠恰當,因為他們主要從事的還是收集整理和創作活動。應該說要是國家的一個文化機構。樂府這個名詞從原來機構的意思逐漸演變成了一種詩歌形式的名稱。

樂府基本上就是以五言為主了,但是雜以三、四、七言等等。由於當時的主要活動就是音樂,加上國家進行了大規模的普及推廣工作,五言這種形式便流傳的非常廣了。關於樂府,余冠英的《樂府詩選》,曹道衡《樂府詩選》,都有比較詳細的介紹。

關於第一首五言詩,歷來爭論不休,有傳說是虞美人《和項王歌》:漢兵已略地,四面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樂生。不過這個不是很可信,因為公認是比較早期的班固的《詠史》五言詩:三王德彌薄,惟後用肉刑。太倉令有罪,就逮長安城。班固的五言詩基本上沒有一點詩味,像流水帳,說明當時的五言發展是極不成熟的。

公認的比較成熟並且成就最高的文人五言作品就是著名的浪子最愛的《古詩十九首》。讀五言古詩,這十九首是必讀的。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古詩才從樂府中獨立出來,形式成了兩種形式。當然關於這十九首的成詩年代爭議也是極大的,從句式上來說,樂府詩是雜言的,就是混用三五七言的,著名的一些樂府詩《東門行》、《有所思》。古詩都是五言的。樂府詩還有一大特點就是敘事的,古詩則比較抒情,讀十九首,可以明顯感覺到文人蔘於創作的痕迹,有非常細膩的內心情感的描寫。古詩十九首用韻基本上都是兩句一韻。這就直接導致了後來的五言古體詩,和近體詩都是基本隔句一韻,和七言不同,首句也是不用韻的。

五言詩曹丕

到了漢末,建安詩人開始對樂府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造,著名的有:三曹,建安七子等等。李白不是有名句「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嗎?經過文人的改造,樂府也趨向於整齊的五言的形式。甚至曹丕還寫了一首標準的七言古詩《燕歌行》。稍後一點的左思,阮籍,陶淵明等對五言詩的貢獻也是很大的,魏晉南北朝時期詩歌創作分成了士人之詩和貴游之詩。五言詩格律,或者說近體詩格律的形成,主要還是由貴游詩人的努力而成的。而貴游詩人則在形式上開始下功夫了,這個時候,一部分詩歌開始脫離音樂而獨立存在了。貴游詩的代表有太康體,玄言詩,元嘉體,終於到了永明體,開始了古體詩到近體詩的轉折。永明詩人的代表有「竟陵八友」,是竟陵王周圍的一些好朋友。八友著名的有謝眺,剛剛引的李白的句子中的小謝就是說的他。還有沈約。四聲八病的說法便是從沈約開始提起的,也就是說,在這之前,基本上寫出來像詩的東西,大家都是承認的,根本沒有什麼平仄之分,怎麼押韻和諧之說,流傳下來的那些古詩的優秀作品都是古人們在不自覺的狀態下的天才流露。

詩歌在魏晉形成了一種風氣,相當於現在的主流娛樂活動吧,於是開始了例如,限時競賽,限題賦詩等形式。這樣更加促使了永明詩人在聲律,形式上下功夫。五言詩到此,算是發展到了一個比較成熟的階段。再提一下押韻的問題。最初是用口語進行押韻的,漢之前,韻非常寬,基本上念著順口就行了。到了六朝,格律要求嚴了,韻自然要求嚴了,六朝時,已經有了一些私人的韻書出現,不過做詩的人基本都按自己的喜好押,不買這些韻書的帳。

隋朝時有了《切韻》,被定成了官書,這就是現在知道的平水韻的雛形。韻書幾經變化修改,形成了現在通行的平水韻。再回到五言,永明體詩歌經過宮體詩的進一步發展,來到了初唐。初唐基本上還是宮體詩的天下,宮體顧名思義就是寫的聲色犬馬一類的事情,用詞華麗,音韻優美嚴格可想而知。唐太宗李世民就好宮體詩這一口,他喜歡的上宮儀以及後來的上官婉兒也是宮體詩的高手。一些詩人開始從創作理論的高度有意識的開始規範五言詩的創作了。宋之問,沈佺期則基本完成了近體詩-也就是格律詩定型工作。兩人在初唐影響極大,五律受到了初唐文人的普遍追捧。

4 五言詩 -特點

五言詩四言詩的典範《詩經》

五言比四言至少有三個優點:
1、由於增加了一個字,內容的含量擴大,從而能更好地敘事抒情。這也就是鍾嶸在《詩品序》里所說的「(五言)指事造形、窮情寫物,最為詳切」。鍾嶸在當時還未能發現七言的長處,這個「最」字用得有點過頭;但若光就五言、四言來比較,他的上述意見還是對的。例如「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謝朓《晚登三山還望京邑》)之類漂亮的詩句,用四言是怎麼也寫不出來的。四言詩當然也有寫得美的,如「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小雅·採薇》)。但它的美在於這些詩句所組成的整個境界。如孤立起來看,那麼,無論「楊柳依依」還是「雨雪霏霏」都不見有太突出之處;不像「澄江靜如練」或「餘霞散成綺」那樣,每個孤立的句子都給人以較強的美感。

2、四言的句式大抵以兩個字為一組,每句兩組,顯得較為單調、板滯。五言的句式則既可由兩組組成,也可由三組組成。兩組的可以第一組兩個字,第二組三個字,也可以倒過來。前者如「驅車上東門」,「上東門」為洛陽城門名;後者如「富貴者稱賢」(趙壹《秦客詩》)。三組的則有「一、二、二」、「二、一、二」、「二、二、一」等格式,分別如「出郭門直視」、「松柏夾廣路」、「孟冬寒氣至」。因組合方式繁多,在同一首詩中可不斷變換,故有靈動之致。

3、五言詩的句子組合方式不斷變換,得以與感情的起伏轉折相應,因而能適應多種感情的表達需要。而四言詩則句式較單調、板滯,其能適應的多為莊重、舒緩的感情;蒼涼、悵惆、輕微的感傷或喜悅也還可以,因為那都不屬於濃烈、激動、明快、尖銳一路,多少可與莊重、舒緩相通。除此以外,就難免有些扞格。請看《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這是第一章。以下還有兩章,基本相同,只是個別詞語有所調整。此詩為祝賀青年新婚,本應充滿熱烈、歡樂的氣氛,卻因句式的單調、板滯,雖用了「夭夭」、「灼灼」等鮮麗之詞,仍難以形成熱烈、歡樂的情調。總之,由於四言存在著這樣三個重大的不如五言之處,其主導地位被五言所取代原是歷史的必然。但其被取代的過程是從東漢開始的,當時又是哪些具體因素在起作用呢?

由於增加了一個字而導致的所謂「指事造形、窮情寫物,最為詳切」的優點要到建安時才開始顯示出來(如王粲《七哀詩》之二的「山岡有餘映,岩阿增重陰」之類),因為必須經過許多作家的長期努力才能達到這樣的水平;而五言詩取代四言詩主導地位的過程卻在這之前早就開始了。更確切些說,五言詩在開始取代四言詩的主導地位時,其「指事造形、窮情寫物」的能力未必比四言詩強。即使是著名的《古詩十九首》,其好處也為真摯自然,所顯示的美,是總體的境界上的美,而不是「指事造形、窮情寫物」之工;這是用四言詩來寫也可以達到的(當然,詩人必須有傑出的才能)。另外還有些當時的五言名篇,甚至可以很容易地將其改造為四言詩(或以四言為主的詩)而並不影響其「指事造形、窮情寫物」的水平。例如東漢秦嘉《贈婦詩》其一:

五言詩七言詩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憂艱常早至,歡會常苦晚。念當奉時役,去爾日遙遠。遣車迎子還,空往複空返。省書情凄愴,臨食不能飯。獨坐空房中,誰與相勸勉。長夜不能眠,伏枕獨展轉。憂來如循環,匪席不可卷。現把它改為四言試試:人生朝露,居世多蹇。憂艱早至,歡會苦晚。念當奉役,去爾日遠。遣車迎子,空往空返。省書凄愴,臨食難飯。獨坐空房,誰相勸勉?長夜無眠,伏枕展轉。憂來循環,匪席曷卷!經過這樣的改動,情韻固然有異,那是由句式、音節的改變所形成,而在「指事造形、窮情寫物」上則並無多少差別。但如把「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改作「餘霞成綺(或「散綺」),澄江如練」,原句的「指事造形、窮情寫物」之妙就全都被破壞了。

其次,在五言詩取代四言詩的主導地位之初,五言詩在音節組合上的靈動善變以及由此而米的對多種感情的適應,固然對其取得主導地位發生過作用,但又不能僅僅歸功於此。試看秦嘉妻子徐淑的《答秦嘉詩》:妾身兮不令,嬰疾兮來歸。沉滯兮家門,歷時兮不差。曠廢兮侍覲,情敬兮有違。……整首詩都由這樣的句式組成。如把每句中的「兮」去掉,就成了純粹的四言詩。這種詩的出現,說明當時的五言詩作者不但還未能掌握五言詩獨有(相對於四言而說)的「指事造形、窮情寫物」之妙,就是對其句式組合上的靈動善變也還未能自覺領會。此詩除了每句比四言詩多一個字外,其句式的單調、板滯實與四言詩無異;由句式組合的靈動善變而來的對多種感情的適應,自然也談不上了。既然如此,作者為什麼不幹脆寫四言詩(當時的四言詩也還沒有沒落到使人認為它已過時),卻硬要每句加個「兮」字,使之成為五言呢?唯一可能的回答,就是她認為五個音節比四個音節美。由於審美意識具有時代性,整個社會都不認為是美的東西,某一個人突然認為它美,這樣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所以,在徐淑生活的漢桓帝時期,以五音節為美這一點必已成為相當一部分人的共識。五言之得以取代四言的主導地位,這種共識當也是原因之一。

5 五言詩 -代表

五言詩的典範之作當推《古詩十九首》。《古詩十九首》,組詩名,最早見於《文選》,為南朝梁蕭統從傳世無名氏《古詩》中選錄十九首編入,編者把這些亡失主名的五言詩彙集起來,冠以此名,列在「雜詩」類之首,後世遂作為組詩看待。

《古詩十九首》習慣上以句首標題,依次為:《行行重行行》、《青青河畔草》、《青青陵上柏》、《今日良宴會》、《西北有高樓》、《涉江采芙蓉》、《明月皎夜光》、《冉冉孤生竹》、《庭中有奇樹》、《迢迢牽牛星》、《回車駕言邁》、《東城高且長》、《驅車上東門》、《去者日以疏》、《生年不滿百》、《凜凜歲雲暮》、《孟冬寒氣至》、《客從遠方來》、《明月何皎皎》。

五言詩古詩十九首

關於《古詩十九首》的作者和時代有多種說法,《昭明文選·雜詩·古詩一十九首》題下注曾釋之甚明:「並雲古詩,蓋不知作者」。曾有說法認為其中有枚乘、傅毅、曹植、王粲等人的創作,例如其中八首《玉台新詠》題為漢枚乘作,後人多疑其不確。今人綜合考察《古詩十九首》所表現的情感傾向、所折射的社會生活情狀以及它純熟的藝術技巧,一般認為它並不是一時一人之作,它所產生的年代應當在東漢順帝末到獻帝前,即公元140—190年之間。

《古詩十九首》是樂府古詩文人化的顯著標志。漢末文人對個體生存價值的關注,使他們與自己生活的社會環境、自然環境,建立起更為廣泛而深刻的情感聯繫。過去與外在事功相關聯的,諸如帝王、諸侯的宗廟祭祀、文治武功、畋獵遊樂乃至都城官室等,曾一度霸踞文學的題材領域,現在讓位於與詩人的現實生活、精神生活患患相關的進退出處、友誼愛情乃至街衢田疇、物候節氣,文學的題材、風格、技巧,因之發生巨大的變化。

《古詩十九首》在五言詩的發展上有重要地位,在中國詩史上也有相當重要的意義,它的題材內容和表現手法為後人師法,幾至形成模式。它的藝術風格,也影響到後世詩歌的創作與批評。就古代詩歌發展的實際情況而言,稱它為「五言之冠冕」、「千古五言之祖」是並不過分的。詩史上認為《古詩十九首》為五言古詩之權輿的評論例如,明王世貞稱「(十九首)談理不如《三百篇》,而微詞婉旨,碎足並駕,是千古五言之祖」。陸時庸則雲「(十九首)謂之風余,謂之詩母」。

 

6 五言詩 -著名五言詩

木蘭詩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jiān),南市買轡(pèi)頭,北市買長鞭。 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tuò),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願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姊(zǐ)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當窗理雲鬢,對鏡帖花黃。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譯文
  嘆息聲接著嘆息聲,木蘭對著門在織布。聽不見機杼作響,只聽見木蘭在嘆息。 
  問木蘭在嘆息什麼?問木蘭在思念什麼?(木蘭回答道) 我也沒有想什麼,也沒有思念什麼。昨天晚上我看見徵兵文書,知道皇上在大規模徵兵,那麼多卷徵兵文冊,每一卷上都有父親的名字。父親沒有大兒子,我沒有兄長,我願意為此去買馬鞍和馬匹,替代父親去應徵。 
  在集市各個地方買出徵用的東西。早晨離開父母,晚上宿營在黃河邊,聽不見父母呼喚女兒的聲音,只能聽到黃河水流的嘩嘩聲。早晨離開黃河上路,晚上到達黑山頭,聽不見父母呼喚女兒的聲音,只能聽到燕山胡兵戰馬啾啾的鳴叫聲。 
  不遠萬里奔赴戰場,像飛一樣地跨過一道道的關,越過一座座的山。北方的寒氣中傳來打更聲,月光映照著戰士們的鎧甲。將士們身經百戰,有的戰死沙場,有的(木蘭)凱旋歸來。 
  勝利歸來朝見天子,天子坐在殿堂(論功行賞)。給木蘭記很大的功勛,得到的賞賜千百金還有餘。天子問木蘭有什麼要求,木蘭不願做尚書郎,希望騎上千里馬,回到故鄉。 
  父母聽說女兒回來了,互相攙扶著到城外迎接她;姐姐聽說妹妹回來了,對著門戶梳妝打扮起來;弟弟聽說姐姐回來了,忙著霍霍地磨刀殺豬宰羊。打開我閨房東面的門,坐在我閨房西面的床上,脫去我打仗時穿的戰袍,穿上我以前女孩子的衣裳,當著窗子、對著鏡子整理漂亮的頭髮,在面部貼上裝飾物。走出去見同去出征的夥伴,夥伴們很吃驚都說我們同行數年之久,竟然不知道木蘭是女孩子。 
  據說,提著兔子耳朵懸在半空中時,雄兔兩隻前腳時時動彈、雌兔兩隻眼睛時常眯著,所以容易分辨。雄雌兩兔一起並排跑,怎能分辨哪個是雌兔哪個是雄兔呢?

               

孔雀東南飛


劉蘭芝(蘇淮陳芳飾演)
序曰:漢末建安中,廬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劉氏,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聞之,亦自縊於庭樹。時人傷之,為詩云爾。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 
  「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十七為君婦,心中常苦悲。君既為府吏,守節情不移,賤妾留空房,相見常日稀。雞鳴入機織,夜夜不得息。三日斷五匹,大人故嫌遲。非為織作遲,君家婦難為!妾不堪驅使,徒留無所施,便可白公姥,及時相遣歸。」 
  府吏得聞之,堂上啟阿母:「兒已薄祿相,幸復得此婦,結髮同枕席,黃泉共為友。共事二三年,始爾未為久,女行無偏斜,何意致不厚?」 
  阿母謂府吏:「何乃太區區!此婦無禮節,舉動自專由。吾意久懷忿,汝豈得自由!東家有賢女,自名秦羅敷,可憐體無比,阿母為汝求。便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府吏長跪告:「伏惟啟阿母,今若遣此婦,終老不復取!」 
  阿母得聞之,槌床便大怒:「小子無所畏,何敢助婦語!吾已失恩義,會不相從許!」 
  府吏默無聲,再拜還入戶,舉言謂新婦,哽咽不能語:「我自不驅卿,逼迫有阿母。卿但暫還家,吾今且報府。不久當歸還,還必相迎取。以此下心意,慎勿違吾語。」 
  新婦謂府吏:「勿復重紛紜。往昔初陽歲,謝家來貴門。奉事循公姥,進止敢自專?晝夜勤作息,伶俜縈苦辛。謂言無罪過,供養卒大恩;仍更被驅遣,何言復來還!妾有綉腰襦,葳蕤自生光;紅羅復斗帳,四角垂香囊;箱簾六七十,綠碧青絲繩,物物各自異,種種在其中。人賤物亦鄙,不足迎後人,留待作遺施,於今無會因。時時為安慰,久久莫相忘!」 
   
    
焦仲卿(紹百吳鳳花飾演)
雞鳴外欲曙,新婦起嚴妝。著我綉夾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躡絲履,頭上玳瑁光。腰若流紈素,耳著明月璫。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 
  上堂拜阿母,阿母怒不止。「昔作女兒時,生小出野里。本自無教訓,兼愧貴家子。受母錢帛多,不堪母驅使。今日還家去,念母勞家裡。」卻與小姑別,淚落連珠子。「新婦初來時,小姑始扶床;今日被驅遣,小姑如我長。勤心養公姥,好自相扶將。初七及下九,嬉戲莫相忘。」出門登車去,涕落百餘行。 
  府吏馬在前,新婦車在後。隱隱何甸甸,俱會大道口。下馬入車中,低頭共耳語:「誓不相隔卿,且暫還家去;吾今且赴府,不久當還歸。誓天不相負!」 
  新婦謂府吏:「感君區區懷!君既若見錄,不久望君來。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我有親父兄,性行暴如雷,恐不任我意,逆以煎我懷。」舉手長勞勞,二情同依依。 
  入門上家堂,進退無顏儀。阿母大拊掌,不圖子自歸:「十三教汝織,十四能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知禮儀,十七遣汝嫁,謂言無誓違。汝今何罪過,不迎而自歸?」蘭芝慚阿母:「兒實無罪過。」阿母大悲摧。 
  還家十餘日,縣令遣媒來。雲有第三郎,窈窕世無雙。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 
  阿母謂阿女:「汝可去應之。」 
  阿女含淚答:「蘭芝初還時,府吏見丁寧,結誓不別離。今日違情義,恐此事非奇。自可斷來信,徐徐更謂之。」 
  阿母白媒人:「貧賤有此女,始適還家門。不堪吏人婦,豈合令郎君?幸可廣問訊,不得便相許。」媒人去數日,尋遣丞請還,說有蘭家女,承籍有宦官。雲有第五郎,嬌逸未有婚。遣丞為媒人,主簿通語言。直說太守家,有此令郎君,既欲結大義,故遣來貴門。 
  阿母謝媒人:「女子先有誓,老姥豈敢言!」 
  阿兄得聞之,悵然心中煩。舉言謂阿妹:「作計何不量!先嫁得府吏,后嫁得郎君,否泰如天地,足以榮汝身。不嫁義郎體,其往欲何雲?」 
  蘭芝仰頭答:「理實如兄言。謝家事夫婿,中道還兄門。處分適兄意,那得自任專!雖與府吏要 
    
篆刻-孔雀東南飛
,渠會永無緣。登即相許和,便可作婚姻。」 
  媒人下床去,諾諾復爾爾。還部白府君:「下官奉使命,言談大有緣。」府君得聞之,心中大歡喜。視歷復開書,便利此月內,六合正相應。良吉三十日,今已二十七,卿可去成婚。交語速裝束,絡繹如浮雲。青雀白鵠舫,四角龍子幡。婀娜隨風轉,金車玉作輪。躑躅青驄馬,流蘇金鏤鞍。齎錢三百萬,皆用青絲穿。雜彩三百匹,交廣市鮭珍。從人四五百,鬱郁登郡門。 
  阿母謂阿女:「適得府君書,明日來迎汝。何不作衣裳?莫令事不舉!」 
  阿女默無聲,手巾掩口啼,淚落便如瀉。移我琉璃榻,出置前窗下。左手持刀尺,右手執綾羅。朝成綉夾裙,晚成單羅衫。晻晻日欲暝,愁思出門啼。 
  府吏聞此變,因求假暫歸。未至二三里,摧藏馬悲哀。新婦識馬聲,躡履相逢迎。悵然遙相望,知是故人來。舉手拍馬鞍,嗟嘆使心傷:「自君別我后,人事不可量。果不如先願,又非君所詳。我有親父母,逼迫兼弟兄。以我應他人,君還何所望!」 
  府吏謂新婦:「賀卿得高遷!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葦一時紉,便作旦夕間。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 
  新婦謂府吏:「何意出此言!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執手分道去,各各還家門。生人作死別,恨恨那可論?念與世間辭,千萬不復全! 
   
    
  
府吏還家去,上堂拜阿母:「今日大風寒,寒風摧樹木,嚴霜結庭蘭。兒今日冥冥,令母在後單。故作不良計,勿復怨鬼神!命如南山石,四體康且直!」 
  阿母得聞之,零淚應聲落:「汝是大家子,仕宦於台閣。慎勿為婦死,貴賤情何薄!東家有賢女,窈窕艷城郭,阿母為汝求,便復在旦夕。」 
  府吏再拜還,長嘆空房中,作計乃爾立。轉頭向戶里,漸見愁煎迫。 
  其日牛馬嘶,新婦入青廬。奄奄黃昏后,寂寂人定初。「我命絕今日,魂去屍長留!」攬裙脫絲履,舉身赴清池。 
  府吏聞此事,心知長別離。徘徊庭樹下,自掛東南枝。 
  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中有雙飛鳥,自名為鴛鴦。仰頭相向鳴,夜夜達五更。行人駐足聽,寡婦起彷徨。多謝後世人,戒之慎勿忘。




 

7 五言詩 -相關詞條

四言詩律詩西漢散文西漢辭賦
七言詩《詩經》《古詩十九首》東漢辭賦
絕句秦漢文學楚辭東漢散文


 

上一篇[失真]    下一篇 [曹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