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亞伯·奈特羅德

標籤: 暫無標籤

亞伯是聖魔之血男主角,吸食吸血鬼之血的吸血鬼。 (又稱為吸血鬼獵人)黑翼天使……沉睡數百年的封印,再次回首…心……落下的是血,還是淚滴?

1 亞伯·奈特羅德 -亞伯·奈特羅德

亞伯·奈特羅德亞伯·奈特羅德
亞伯是聖魔之血男主角,吸食吸血鬼之血的吸血鬼。 (又稱為吸血鬼獵人)黑翼天使……沉睡數百年的封印,再次回首…心……落下的是血,還是淚滴?
——to Abel NightRord世人最怨恨的不是分離,是時間——脆弱在時間裡老去。

你恨時間嗎?我不知道,路,已經被烙印上永恆,換來的卻是刻骨銘心的痛。生生死死,900年在你的生命中是漫長還是簡短的一瞬——除了你,沒有人知道。即使是剎那,那短暫的一秒鐘,心也痛得快要死掉了吧。你不會怨恨時間,永生的印記,卻無法承受永久分離的每一次失去……她的血在冰冷的地板上綻開一朵妖艷的紅蓮,那色彩,刺目得讓人不忍直視——那一刻,醒了嗎?終究要面對現實,或許沉睡的人,也從來沒有得到過曾經渴望的幸福。即便醒了,夢裡的痛也不會變成渙散的雲煙——夢境里,預示的便是現實;抑或者是所謂的現實,才是真正決定開始沉淪的夢境?

該來的,終究會來,從你出生的那刻命運便已經被寫好,無權更改——你知道,所以你絕望了。你近乎瘋狂地恨著人類,但那恨,便是希望復仇希望看到對方的血液在天地間染開刺目的印痕嗎——你曾經那樣想過,但最後你錯了。金色的瞳仁面前,淚,流下昭示著脆弱。那是你一生的知己,或者,即使為此將世界殉葬也必須要保護的人吧。但你錯了,你真的錯了,她的笑容不再溫暖,因為你肩上的罪惡,早已刻下深重的傷痕。

她要的並不多,你能給的卻很多——只是最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從來沒有停下來想過她要的是什麼。打從一開始,她便希望你別再錯下去—— 直到血鐮上沾滿腥甜的氣息,詭異的圖案破滅了那年該有的絢麗。你看到該隱,同樣血脈相連的雙生子臉上的笑,謎樣的未知,即使身體是完全相同的,面前的人在你看來也是深不可測的黑洞——是啊,他,同樣的恨在聖潔的笑容里掩飾,你從未了解,也未曾嘗試著去感受。那一天你是真的瘋掉了,世界在你眼中是破碎的,還是本來就沒有完整地存在過——答案封印在淚里,視野在瞬間扭曲。發狂的力量,黑翼近乎絕望的扇動——他的金髮在大氣圈的火星里化作灰燼,鳳凰只等待著涅盤。然而你不知道,你的心早已被撕扯成漫天的揚塵。也許在發覺的時候自己便會墜落下去,無法控制……

900年的沉睡,答案依舊流浪。你找不到,空氣中的迴音,只有突然驚醒時那斷斷續續的哭泣。失去的是什麼?是愛,是恨?你後悔了吧—— 也許,你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後悔,自己的出生,也是個讓你無法接受的錯誤。她散亂的紅髮,不再是那年星空下牽起你幼稚小手時拂過你臉頰的那份輕盈——那時光,完美而脆弱地碎裂了,失去后,便永遠也無法再回來。

直到那天,羽翼再一次張開,你才真的已經逼迫自己從混沌的往事中蘇醒——那天,她驚恐的眼神你看到了,也許很久之前,那眼神也在你視野里無助地浮現吧。只不過那時,那驚恐的眼神對面,你是惡魔,是手執紅色鐮刀的死神。已經決定贖罪了嗎?下一場旅行,船票上蒼白的印記——旅程漫長得讓人落淚,但你知道這漫長你還要永遠忍受下去……只是為了那個誓言,讓你心甘情願地面對幸福被撕裂的殘忍。很久以前的恨,此時是否煙消雲散?隨著夢魘的幻滅,那昏暗的色調,也該畫上終章了吧。最深可得愛可以燃燒出最強烈的恨,但恨所能給予的,卻只是一座萬劫不復的地獄。

你醒了嗎?

於是,你守護著那個羸弱的女子,面對著窗外捲走殘雲的晚風。月華若水,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也許那時在空中耀眼的次月上,站在她身旁,你看到的,也是這樣一片迷離的星空,但那時星空中鑲嵌的漫天幸福的光點,卻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回來的了。

我……要保護人類……

於是,決定忘卻那沉澱的痛苦。十三顆方糖在茶杯里絕望地凝固,正如無論如何也無法用傻笑掩蓋的憂鬱……甜膩的滋味融進口中,也許——還是那最深沉的苦澀吧?

你終於還是發現,因為你那年的一次無知,世上埋下多少閃著罪惡的斑點。這錯誤地繫上的繩結,終究還是要你自己去打開。那一天你愣住了,少女黑洞洞的槍口直指對面露出獠牙的侯爵,茶紅色的髮絲顫抖,青金色的雙眸中,恨意深處透出的依然是驚恐。是看到了自己嗎,神父?900年前,700萬條生命在一瞬間逝去,從此,換來彼此間仇視的目光,交織的視線如閃著銀光的匕首,沉默中冷光盡頭迸出血痕。回頭才終於清醒,彌補只是太晚的玩笑,那一刻,復仇是生存所需,共存已然化為泡影。即使你呼喊,即使你失控,所有的一切,該發生的還是發生。意識到自己的渺小了嗎?幾百年前,你曾是那樣強大而令人恐懼的存在,羽翼上刻著殺戮之神的名字,在半空中狂舞著猙獰。而今,卻無力再扳回殘局。血腥味自頭頂蔓延,你是罪人,終於,對著失去的一切,淚也變成無言的苦澀。

你驚奇地發現,面前的少女,竟是像極了你當年的模樣,同樣面對著不堪回首的失去,仇恨將人折磨得透不過氣來。只是,她同那時的你一樣,痛苦逼到絕境,但卻什麼都不懂——可現在你懂了,於是你心痛,看到那時的歷史再現,血液里,又是什麼在慢慢地復活……

復仇,什麼也帶不來——你知道了,但幾百年前你並不知道。歷史總是虛偽得可笑,幾百年前的罪惡鑄下幾百年後同樣的罪孽深重,面對著最後的反省,卻沒有人能夠靜下心來聆聽。「我是你的夥伴。」無助中,這句話響起過多少次?那幼小的魔女驚恐的目光中期待的一絲溫暖,終於盼來遲到的問候。托巴拉修——曾經讓驕傲得不可一世的女子心碎的詞句,最終還是只有你可以將碎裂的往事重新拼起嗎?

也許,是因為同樣的命運吧——活在世上,永恆的生命里,最悲哀的卻是孤獨。

「我是你的夥伴。」青金色的眼眸里第一次為你感動,也許就是這句話讓她打開另一個信仰,從此像你一樣忘卻了仇恨的瘋狂——那一天,金髮的少年流下眼淚,背叛的字眼,在心上剜開的傷口,痛徹骨隨。血色的眸中,絕望的心緒折磨著理智,痛苦得像要死掉。終究,等待著的還是那一絲陽光。我是你的夥伴。不過簡單的六個字,說出來卻無比沉重。也許當年在方舟上,你最期待的,便是這一句話吧?可惜沒有人知道——即使知道了,也未曾給予你溫暖;即使能夠給予你溫暖,也是逝者再也不能回來。也許,這句話,你權當是一句祈禱,讓你可以找到身邊哪怕是暫時的依靠?不能保護最重要的人,是嗎?你終於被激怒,黑色的羽翼在夜空下又一次張開,那幾百年前死亡的陰影還在——僅僅是不能夠承受失去對你來說是太殘忍的傷口。那封印——因為懼怕被蓋上,又因為懼怕被打開,心底那沉重的痛楚後面,畏懼又塗上一層淺淺的保護色。到底誰是你最重要的人?是沉睡在水晶棺里的聖女嗎?是你守護了十年的紅衣主教嗎?還是愛絲緹,那個脆弱地等待著有人帶她離開的孩子?或許都不是——雙生子,宿命的羈絆,世上第一個背德者和第一個受害者的名字,烙下太深的印痕。曾經輕蔑一笑不屑一顧的傳說,最終也不得不低下頭來相信——待到最後,才發現切斷血脈的分裂是無法挽回。你恨他嗎?不,沒有權利愛,也沒有權利恨。那個角色,就這樣在你生命的一角盤踞,理智背吞噬的那刻,眼底的鮮血猙獰。

終章的決戰,天使和惡魔,究竟誰才代表著正義?不,也許根本就沒有正義吧。天使對這個世界已經失望,即使愛也只能忍著痛將它付之一炬 ——火焰終涅盤的鳳凰再次重生,就像當年他化為灰燼的軀體。惡魔——究竟是醒悟,還是依舊沉淪在最底層的混沌?彼此心上的牽絆,愛的印痕即使用利器剜去,傷疤也依然存在——宣言期限永恆,僅此而已。由愛生出的恨,界限便也是漫漫無期……白色的薔薇撲滿天地,茶紅色的髮絲飄動。王座上,那年曾經執著的信仰 ——祈禱,你聽得到嗎?白色與黑色……血,撕破天幕的單調,究竟有誰,能夠讀懂那雙冬日湖面一般的眼睛……

2 亞伯·奈特羅德 -Abel兄妹三人的姓有細微的不同



主角Abel NightRoad:走在暗夜道路上的贖罪者

妹妹Seth NightLord:統領暗夜的女王

哥哥Cain KnightLord:為毀滅而戰的騎士團的統領
上一篇[PHOTOSHOP]    下一篇 [F-15戰鬥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