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亞雷斯塔·克勞利

標籤: 暫無標籤

亞雷斯塔·克勞利(Aleister Crowley),輕小說及動漫作品《魔法禁書目錄》中的重要角色。曾為「歷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師」,現為學園都市統括理事會理事長,是影響著整個《魔法禁書目錄》劇情發展的關鍵人物之一。

1 亞雷斯塔·克勞利 -基本資料

亞雷斯塔·克勞利   アレイスター=クロウリー   

備註:  亞雷斯塔·克勞利
動漫作品《魔法禁書目錄》中主要人物   

原名:愛德華·亞歷山大   

性別:男   

身高:177cm   

科學身份:學園都市統括理事會理事長   

魔法身份:歷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師   

聲優:關俊彥

2 亞雷斯塔·克勞利 -簡介

魔法業界:
亞雷斯塔.克勞利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人物(阿萊斯特.克勞利)。原名是愛德華.亞歷山大,身為處刑魔法師,曾經用自己妻子作為祭品召喚出「天使」エイワス(艾華斯),介由艾華斯傳授獲得「天使術式」,並著作《法之書》將其傳承,《法之書》到目前為止都無人能夠解開閱讀。 
有些人說他是二十世紀最崇高的魔法師,也有人說他是二十世紀最下三濫的魔法師。由於他的言行舉止實在太過異想天開且超越常理,使他曾被數個國家驅逐出境。他激起了許多藝術家的創作慾望,但也激起所有魔法師的敵意,可以說是一個充滿傳奇的人物。根據歷史記載,他被英國清教刺客刺殺於1947年12月1日。甚至有人認為,他的死讓當年的全世界鬆了一口氣。可見得他在一生之中引起了多少波瀾與問題。如此強大的魔法師在死亡之後,自然有許多人自稱是他的弟子或正統後繼者。這些人所創造出來的magick系魔法,一直到現在依然讓專門以克勞利為目標的調查機構傷透腦筋。此外,就像其他傳奇人物一樣,「他還活著」的謠言也從不曾間斷。   

《法之書》的解開意味著十字教將徹底終結,他的整個龐大計劃直接影響著這個世界的命運。   

10月30日,在右方之火敗北之際,用虛數形式的魔法在俄羅斯現身(疑似量子糾纏態),以一招砍下右方之火的右手「神聖右方」,並且完全無視右方「第三隻手」的力量將其擊敗。不過經由此事件活動跡象也被英國清教方面收集到,但是最高主教蘿拉·斯圖亞特並不驚訝。
科學業界:
  身份為學園都市統括理事會理事長,處在學園都市第7學區一棟沒有門窗的高大建築中。身穿綠色手術衣,頭下腳上浸泡在黃色液體中,被原作描述為「像男人又像女人、像大人又像小孩、像聖人又像罪人」。   

因不明原因放棄魔法徹底投向科學,也因此遭到魔法界追殺,幾十年前被打得身受重傷倒在英國鄉間,被醫生冥土追魂發現並救下,進入他所研製像罐子一樣的「生命維持裝置」中。後來根據冥土追魂的構想聯合多家研究機構建立學園都市。為了控制、利用虛數學區·五行機關,和學園都市內外組織保持微妙的平衡。利用納米級機器人構成的藉由空氣傳播而構成的微觀情報網「滯空回線」,在大街上散布了至少五千萬個看不見的機器來收集情報,監視學園都市的每一個角落,同時掌握著學園都市的有著高於「書庫」等級的直屬情報網系統。   

上條當麻的「幻想殺手」與學園都市超能力者第1位並排作為其主要「計劃」的主軸核心運作,絕對能力者進化計劃、「第八位」超能力者、量產型能力者計劃也都是他「計劃」的一部份。

3 亞雷斯塔·克勞利 -目的

眼下利用」虛數學區「製造不存在於卡巴拉、佛教、十字教、神道或印度教的中的一種新的「界層」—「人工天界」,一旦「人工天界」完成,就代表所有魔法的毀滅。一旦魔法師想要使用魔法,身體就會爆炸。藉由魔法的力量撐起的神殿或聖堂也會因失去支撐力而崩塌,同樣的現象會發生在任何宗教,從而一口氣停止全世界的魔法活動。   

而「絕對能力者計劃(LV.6)」也並不是為了使一方通行進化為lv6,而是為了將人造超能力者配置到全世界各個角落。為了很自然地將這些「御坂妹妹」送到學園都市外,所以才故意先毀掉「量產能力者計劃」,然後又毀掉掩人耳目的「絕對能力者計劃」,藉由這兩個假動作,將「御坂妹妹」送至全世界各個學園都市的合作機構,最終使整個世界就會籠罩在AIM擴散力場之下。原本只存在於學園都市內的」虛數學區「,將會擴張到全世界。(第6卷)   

在「虛數學區·五行機關」還沒有完成的情況下,即可封印前方之風的魔力;最終目的似乎是達成「神凈」(類似於右方之火所追求的「神上」但遠勝之)。    

利用學園都市能力者們的AIM擴散力場,製造了人造天使「修斯·風斬(風斬冰華)」,並且介由修斯·風斬顯現「天使」艾華斯,此為學園都市最高層的「暗」名為"DRAGON"。他在擊敗右方之火之後,被艾華斯評價為操之過急,但是真實情況並不知曉。   

在第三次世界大戰宣告結束后,認為濱面仕上等人為「嚴重阻礙計劃的存在」,進而採取行動準備再次將其抹殺。當追蹤「幻想殺手」而來的「無線電氣象探測儀要塞(Radiosonde Castle)」在上條、一方和濱面的干涉下墜入海中后,黃金系最強魔法結社「緋色日照」領導者雷維尼亞·芭德薇認為現在所出現的情況,已經明顯和亞雷斯塔所預測的相距甚遠了,他的整個「計劃」已經出現了巨大「誤差」。

4 亞雷斯塔·克勞利 -計劃

以下文章來自於網路,是網友基於小說前20卷對總體世界觀的歸納與推測,主要提出以下觀點:   

(1) 艾華斯在魔禁世界中具有超然的地位;   

(2) 十字教的魔法理論是片面的;   

(3) 科學側超能力開發有缺陷;   

(4) 科學側超能力開發與「神之右席」所追求的「神上」在目標與方法上都受諾斯替思想所影響;   

(5) 科學與魔法的結合是王道。   

上述觀點在小說的21卷和22卷里得到了部分的驗證。

5 亞雷斯塔·克勞利 -正文

當麻右手或其身上那迷之存在的真相是什麼?既然十字教的理論無法對其解釋,那麼《法之書》又如何呢?在三次元的《Book of the Law》第三章72節中,有句滿溢凜然霸氣的話語提到了那粉碎宇宙之巨手:「I am the Lord of the Double wand of Power; the wand of the Force of Coph Nia--but my left hand is empty, for I have crushed an Universe; & nought remains」。可是Aleister對這句話也是一頭霧水,他很老實地承認,Coph Nia是當年AIWASS傳授時他匆忙記錄下來的,不理解。對於「Lord of the Double Wand of Power」,Aleister弟子Grant的派別根據《Book of the Law》第三章34節中的「when Hrumachis shall arise and the double-wanded one assume my throne and place」,釋其義為Maat,也就是承接Horus時代的下一個時代的主神;但不同於Horus時代對Osiris時代的「否定」,Maat時代是Horus時代的「升華」,因為Maat被描述成Horus的女體形式或雙性形式(獅頭-女身融合男頭-獅身)。至於Hrumachis,它是Maat的稱號或別名,也可能象徵著黎明和日落時的太陽光輝。和鼓吹secret chief是UFO駕駛員一樣,Maat理論是Grant一派為了標新立異、同Aleister其他的弟子爭奪話語權、獨霸Thelema系而提出的,支持者不算多。   

和馬借艾華斯之口,把《法之書》定義為「必要之中僅僅是必要的部分」。必要,但並不充分;想達成完滿,就  真實原型
必須借鑒其它的知識,其中十字教理論的參考價值是最低的,因為和馬同時借神裂之口,把天使或惡魔定義為「存在於另一個相位空間的能量塊生命體」,secret chief學說更是對一神教理論的顛覆。小說中,有關《法之書》與艾華斯的存在,至少對於部分魔法界的人士來說是常識,有關其對十字教的威脅也有傳言,但僅此而已。右方之火宣稱神聖之右的理論屬於十字教,實際上很多民族的風俗以及宗教的傳統中都有對「右側」的尊崇,但把這種風俗或者傳統上升到理論層次的,正是Blavatsky夫人。她把那些符合社會基本道德,恪守傳統宗教教義,追求成員和睦與共同進步的魔法修行稱作右手途徑(RHP);把那些背棄社會公益,反社會、極端自由化、不擇手段、損害他人利益的魔法修行,甚至從事惡魔崇拜或性魔法的,稱作左手途徑(LHP)。RHP-LHP理論一經推出就被當時整個西方的神秘主義組織所接受;各組織還紛紛根據這個理論為自己和他人定位。Aleister進一步地發展了RHP-LHP理論,他認為RHP等於白魔法,LHP等於黑魔法、惡魔學。中年以後他的宗教信仰越來越淡漠,他組建的gnostic Catholic Church因為從事的一些限制級的儀式而惡名昭彰,RHP-LHP理論反倒不利於他自己了,於是他結合《Book of the Law》的理論與Thelema體系,重新定義了RHP-LHP:左與右,不再帶有惡與善的標記,僅僅是方法的差異;左與右的終極目標是一致的,即升華為secret chief,徹底超越左與右的區隔;如果不能實現進化,則會墮入沉淪的深淵,左、右會發生逆轉。按照這個修正版的RHP-LHP理論,魔法修鍊者對左「或「右」的偏執,說明能力與境界的相對不足。   

在長篇魔法著作《Magick Without Tears》中,Aleister很不厚道地用隱寓的方式描述了他的前導師Mathers的「沉淪」。據稱Mathers達到了薔薇十字體系中最高的Adeptus Exemptus(7=4),這一層次的高級魔法導師對應於生命之樹上的Chesed,是魔法組織的領袖,不僅能夠將上位者傳授的知識傳播給下一級別,還可以根據自己對宇宙規律的理解,結集成新的著作(魔法原典)。Adeptus Exemptus通往Magister Templi,也就是secret chief階層的過程不是平坦的,因為兩級之間存在著過渡區Abyss(深淵)。Abyss可以理解為一種精神狀態,也可以解釋為一種特殊的相位空間,在其中寄居著叫Choronzon的生物,它和深淵是渾然一體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傳統基督教神秘主義理論認為,Choronzon就是當年誘惑夏娃的古蛇,是撒旦的象徵;Thelema體系結合佛教有關魔障的理論以及鍊金術的概念,稱其為試煉者或考驗者,它擁有幾乎無限的力量,卻只有模糊的意識,唯一的存在目的就是抹殺外來者的全部。Adeptus Exemptus一級的高級魔法導師在最深度的冥想之下,他的astral body(星光體、幽體,是意識、靈魂、生命的載體,可能類似於「元神」)進入深淵。此時必須放棄全部舊的自我,與深淵中的Choronzon徹底的融合,並重構成新的astral body。幸運者將見證神意,體驗覺悟的無限華光,他的進階道路也將被Choronzon轉化成的彩虹所照耀。執念於自我者,他的星光體將被Choronzon吞噬,並包裹成殼,在迷濛的深淵中永遠地墜落,他從前的努力成果付之東流,他也將被痛苦和悲傷所佔有。   

Choronzon可以理解為龍;將深淵之龍轉化為彩虹的過程,可類比於煉金的凈化或精鍊。如果按照正統煉金  「龍」
術的理論,龍象徵著「賢者之石」或其前體。讀者們對賢者之石這個名詞不會陌生,沒必要在此展開。18世紀曾有副油畫,名為「Materia Prima Lapidis Philosophorum」,描繪著將混沌或初始物質(Materia Prima)向賢者之石(Lapidis Philosophorum)的精鍊操作。不清楚和馬是否曾見過這幅作品,但把「Prima Lapidis」這兩個拉丁單詞截取出來,就構成了一個「新」的複合詞:原石。同樣按照鍊金術的理論,龍象徵著北方的天空,象徵著虛空,象徵著混沌;它具有無限的隨機性、無限的潛力以及無限的可能性;所以衝破深淵之龍的羈絆,躍升為secret chief的過程,大概可以類比為破碎虛空:「I have crushed an Universe」。和馬基本上借用了上述的觀點,對當麻體內那個存在的表象進行了描述;由於人類總是在自己的「世界」中去觀察、理解世界,所以奧雷歐斯與右方的觀感是不完全一致的。另外亞雷斯塔也採用了「不成熟」、「不穩定」、需要在「神殿中精鍊」來對其進行描述,但相比於純粹的表象,更接近或者符合其本質。   

考驗者身份的Choronzon是由生命之樹上,居於Binah位置的母神Babalon所豢養、制御的。Binah位置還對應於銀星體系中的Magister Templi(8=3),即secret chief的最基礎層次。Aleister還曾用佛教的「三昧」來解釋Magister Templi,可是佛教各派對三昧的定義本來就沒有統一,所以這種解釋很難被接受。簡單地說,這一級別最根本特點就是領悟了宇宙的真理。成功地實現凈化、身為secret chief的存在,Magister Templi已經可以完全理解所在宇宙的根本運行規律,可以洞悉世界的本相;由於知識的掌握,已經能自由無礙地運用魔法的力量。熟悉《魔法禁書目錄》小說文字的讀者,肯定會很容易地找到與Magister Templi基本對應的那個名詞。   

Magister Templi做到了以人類之身領悟神意,但他只是宇宙規則的適應者與順從者;他的知識會傳達給下位的魔法師,但普通的人類還無法領悟;所以他可能會引導一些魔法組織的發展,卻無法推動人類的進步,這個更崇高的任務是由magus(9=2)執行的。Magus泛指魔法師,可是在Thelema的語境中,這個詞和生命之樹第2位的Chokmah對應,用來特製那些人類歷史上屈指可數的,在最高、最廣與最精深的程度上掌握了全部魔法的人(a Master of all Magick in its greatest and highest sense);他們不僅領悟了宇宙的真理,還能影響世界的規則、並隨心所欲地創造全新的規則;他們能夠提出劃時代的思想理論,從精神層面上給人類以啟示,並推動人類社會的發展。Aleister稱老子、釋迦摩尼、耶穌等人都達到了Magus的級別,他們的理論與事迹,完美地詮釋了secret chief一詞的真義。熟悉小說文字的讀者們,同樣會很容易地找到與Magus對應的那個名詞。   

Magus被Aleister稱作為古往今來、存在於這個次元中的人類所能達到的最高程度(the highest grade which it is ever possible to manifest in any way whatever upon this plane)。可Magus也存在局限性:儘管他們的思想理論是劃時代性的,但終將隨著時代的發展而消磨、扭曲、被淘汰;他們的規則會一時改變世界,但必然被宇宙的洪流所粉碎;他們會給人類以思想的啟迪和精神的安慰,但無法全然解決人類的痛苦;雖然佛陀實現了涅盤寂靜、老子went away,都克服了肉體的束縛,但他們只能解決自身的終極問題——因此,Aleister把全部的Magus都歸結為舊的Osiris時代,只有屬於Horus時代的AIWASS這一個「存在」達到了最高位的Ipsissimus。Aleister窮其後半生去探究AIWASS的秘密,去對Ipsissimus進行定義。對於這種超越了次元以及人類認識的存在,他企圖用佛教「四禪八定」的理論去解釋,認為Ipsissimus的境界相當於禪定中最深層的「滅盡定」。同樣由於各派佛教理論的不一致,這個解釋仍然不理想。   

據Aleister所說,他在1909年通過Choronzon的考驗,達到了Magister Templi一級,並在後半生為攀登屬於Horus時代的全新內涵的Magus階層而不懈努力。正如老子的全部學說歸結為「道」,佛陀的教導歸結為「無我」,他把Thelema體系的理論歸結為「Abrahadabra」。這個詞本義可能指Abraxas,是古典諾斯替學說中的一位Aeon。Thelema理論中,Abrahadabra表示自我的小宇宙(microcosms)同外在的宏觀大宇宙(macrocosms)的統一;還代表著對光明、生命與愛的祈願,以及對這三者融合所創生的全新的宇宙法則和駕御新法則的自由意志的禮讚;Abrahadabra也意味著對神-人鴻溝的超越。晚年的Aleister有意無意地以Magus自稱,他的弟子或助手們也常常稱他為Magus。當然,包括弟子在內,沒人會認為他達到了耶穌、佛陀或者老子那般的境界。即使是Magister Templi一級也是有疑問的,因為他仍然有理論上的迷茫,遠沒有「領悟神意」,更為終極問題而苦惱,他還需要求助於《道德經》,從老子的教導中尋求新的啟示。他發現老子的學說高屋建瓴,用來釐清卡巴拉生命之樹等一些西方神秘主義理論簡直易如反掌,所以就有了他對老子三個「最」的頌揚。   100多年來,西方神秘主義組織的發展過程中伴隨著無休止的內部鬥爭以及與外部的衝突,組織的成員試圖通過對魔法等秘術的修習,獲得精神的寄託或升華,但組織內外的衝突往往給他們帶來更多的世俗煩惱;對secret chief的憧憬也反映了神秘主義者們面對終極問題時的無助,希望從外界獲得指導及幫助,悲哀的是那些能夠超越生死的導師只存在於傳說中,從Blavatsky夫人到Mathers一直到Aleister,沒有人能擺脫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上述事迹算不得波瀾壯闊,卻是熱鬧喧囂,也為鎌池和馬鋪架《魔法禁書目錄》的世界觀提供了一些背景素材,當然小說中的人物、事迹、理論和概念等,並不一定就與歷史的真實完全對應。   

小說里關於黃金黎明的分裂原因,右方曾提到過:「從黃金開始的天才集團,也大都因為性格上的問題從內部發生了分裂」,和歷史部分地一致。其實歷史上的黃金黎明並沒有共濟會和神智學會那樣的規模和影響力,這兩大組織及其衍生組織仍然活躍在當代西方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界,有關兩個組織特別是共濟會「陰謀」的說法充斥各類傳統和電子媒體(有些時候共濟會替神智學會背了黑鍋),簡直成了顯學,因此可以理解和馬在小說中把黃金黎明安排成了「最強」的魔法結社,多少是為了避嫌和免俗;但以和馬超展開的本領,難保與黃金黎明有千絲萬縷關聯的這兩大組織不會改頭換面登場,比如亞雷斯塔那柄衝擊之仗的原形就是Aleister的導師Bennett所使用,Aleister曾親眼目睹Bennett用該靈裝教訓神智學會的成員。還可能會有更隱秘的組織出現,甚至神話傳說中的某些角色也會以某某組織secret chief的身份登場。關於Anna Sprengel,歷史考證認為這個人就是編造的,黃金黎明不存在真正的secret chief。小說中,亞雷斯塔教訓右方的時候提到過:「既能做好作為連接secret chief的窗口的工作,同時協助設立了黃金的結社」,似乎是承認安娜曾經作為高級魔導師的存在,但安娜的上級secret chief是誰還不清楚。「最後成為了連實體都讓人捉摸不透的存在」,估計說的是安娜從低、向高的進化,如同傳說中的聖日耳曼尼亞伯爵一樣,連肉體都不需要了,但她進化到哪一層次的secret chief也不清楚——鑒於歷史上舊黃金黎明沒有系統的secret chief理論,和馬所能參考的只能是銀星體系或新神智學體系來確定某secret chief的分級。   

小說中,亞雷斯塔投入科學的懷抱被描述成舉白旗,實在是誇張。從中世紀直到近代,基督教對科學是敵視的,但魔法等神秘主義對科學並不抗拒,至少化學的產生和鍊金術密切相關;近代的神秘主義者在積極復古的同時,也努力地與時俱進,比如19世紀末期的一些魔法理論書籍中,就引用當時化學元素的研究成果去論證以太、質素等魔法概念;Blavatsky夫人的弟子們在入定狀態下對原子結構的觀測,竟然與後來玻爾提出原子構造模型非常接近。那時候魔法、超能力也不是對立的:魔法研修的目的是為了解決終極問題,研修過程中的階段性成果體現為各種超能力(「神跡」)。 

Aleister對《Book of the Law》的解析,除使用神學知識外,也引用了科學的理論,從數的唯一性、物質、運動等角度分析某些晦澀的詞句,兩位主神也被他理解成為質子與電子。《神裂火織SS》中的北歐女武神,利用魔法與科學結合的辦法在地核上刻印奧丁的符文,最後雖歸於失敗,但問題主要出在魔法方面的不完善。22卷中,一方通行用科學方法去解構魔法並模擬魔法,進一步說明魔法和科學不是決然對立的。   

輕小說、ACG之類的作品喜歡套用神秘主義的概念,和馬遠不是第一個,黃金黎明等相關名詞很早就出現在其它作品里了。比如《聖魔之血》曾借用Ipsissimus到neophyte的分級來劃分吸血鬼組織「薔薇十字騎士團」的位階,其中Ipsissimus被翻譯成究極者;然而該作品僅僅是引用了這些名詞,並沒有使用Thelema理論對這些名詞的定義。在科學與魔法衝突的大背景下,有的人為個人的榮辱而斤斤計較,有的人為守護重要的人在流血甚至犧牲,有的人在籌劃著組織、團體的利益,有的人在廟算著國家的興亡,但他/她們只是在被動地隨波逐流;憑一己之力推動世界運轉的,暫時只有右方和亞雷斯塔2人做到了。   

以「神上」為目標的右方,其最大的一個資本就是他的神右之力,但不清楚他的力量是天生的,還是出自某個更高存在的惡作劇。巨大的知識儲備同樣是資本,可惜他的知識、連同Index儲備的知識都屬於人類的領域。他也沒有亞雷斯塔的機遇,能從艾華斯那般的存在獲得啟發,所以儘管他對十字教是多麼的不屑,仍然要藉助十字教的知識去發動儀式、操縱神右之力;雖然他覺察到了「原本更大的法則被歪曲」,卻採用毀滅世界這樣極端的手段去對待人類,如此行事真的算不上對世界的「拯救」。倖存的右方一定會反思自己的行為、自己的知識;右臂的殘疾大概也會讓右方刻骨銘心地意識到:肉體的存在果然是痛苦的根源以及進化的制約。   

亞雷斯塔的過去是迷,但他的未來更是關鍵。無論如何,身為魔法師的亞雷斯塔,已經遠遠地超越了他的歷史原形;身為學園都市理事長的亞雷斯塔,在用科學推動著世界的發展,這更是他的歷史原形根本無法企及的,從個人成就來說,以「偉大」來命名他,並不算過分。當然,這並不是為學園都市的那些罪惡與黑暗行徑做開脫。「偉大」之名是沉重的,黑格爾說「一個偉大的人會是有罪的,因為他承擔了偉大的衝突」。和馬似乎沒有滿足於現有的「偉大」,有意給亞雷斯塔準備一座更大的祭壇來與他那更高更遠的理想搭配。   

較之新神智學Spiritual Hierarchy譜系的幾乎無限等級,銀星體系的三層次secret chief結構太過簡樸了,因為時至今日,神智學會仍在補充完善前者,而後者在Aleister晚年以後就停止理論的構建了。小說的設定如果完全因循銀星體系,有些不利於劇情的超展開。或許和馬注意到了這個麻煩,在幾乎完整拷貝Magister Templi和Magus的定義后,他可能打算突破Ipsissimus作為最高位的預設。浮現於右方面前的亞雷斯塔被描述為「超越了0和1的領域」,「讓數量是數出來的這種基本概念崩壞」,「位於頂點的領域」,「不在相同的次元里」,這就指向了對Ipsissimus(10=1)的渴望。Ipsissimus等位於生命之樹上最高的Kether,不過「原本生命之樹在使用各種數字和語言從靈的方面說明這個世界的時候,就有一定位置以上的組織是語言無法描述的,有意的省略了這一部分」。熟悉生命之樹概念的讀者肯定會了解,這被省略的部分,自低至高分別是Ain,Ain Soph和Ain Soph Aur,分別代表著虛空、無限以及無限之光,它們是所有物質與精神存在的本源,生命之樹上所有的存在都是由其放射衍生的。這些組織的集合,大致等於柏拉圖所說的One,黑格爾筆下的「絕對」,以及古典諾斯替理論中的Pleroma(至高神)。當然,和馬採用的是疑問式的語氣來模糊處理(「涉足那個領域的人會到達上部組織嗎,到達上部組織的話能轉變為那個領域的一員嗎」),以給他自己留下餘地。

6 亞雷斯塔·克勞利 -補遺

鎌池和馬架構了平行的某世界(Toaruverse),截至到目前的超展開也僅僅是拉開了魔法與科學巔峰對決的序幕。可是,恰恰是這些設定,是解答諸多魔禁謎團的關鍵,比如在奧索拉營救作戰中,和馬喋喋不休地介紹了有關《法之書》的各種背景信息,簡單歸納起來,有以下幾個要點:

1、作者亞雷斯塔是怪人,惡棍;

2、與「天使」艾華斯有關;

3、內容不利於十字教系統;

4、內容無法解讀,且原典被十字教的最大門派所秘藏。   

除此之外,群眾們差不多也都知道了,學園都市進行超能力開發的指導思想,即屬於自己的現實是《法之書》的主要理論之一;加上身為統合理事長的亞雷斯塔是《法之書》的記錄者,而以Dragon為代號並最終在一方通行前現身的艾華斯是《法之書》的傳 授者,所以可以認為《法之書》是小說一條重要的暗線。   

小說中《法之書》的 內容或許只有亞雷斯塔一個人可以知道,但他至少在受重傷之前沒有完全把握;按照艾華斯的判斷,No.1並沒有領會「屬於自己的現實」;No.2或許瞬間覺悟到了什麼,但沉醉於覺悟的快感而被一方通行鎮壓了。然而,小說里並沒有點明,《法之書》為什麼不利於十字教,也沒有說明,既然無法解讀,怎麼就知道這本書會顛覆十字教。   

網上好象有《法之書》的繁體中文版,但一直沒找到;英文的倒是看了一遍。歷史上 Aleister在最初對《法之書》還是很排斥的,但後來逐漸接受了其觀點;他還寫了多本書對《法之書》的來龍去脈做記述,對其隱含意義做解析,比如《The Law is for All》、《The Equinox of the Gods》、《Confessions》等等。「行汝之所欲即為汝之法」(Do what thou wilt shall be the whole of the Law)或者「非神之軀」什麼的並不是這部晦澀的短篇魔法書的全部:《法之書》及Aleister後來的幾本書宣告舊時代(OSIRIS時代)終結了,新時代(HORUS時代)來臨了;痛苦黑暗的舊時代以祈禱、苦行、獻祭、自我犧牲為特徵,歡悅光明的新時代著眼於人的自我認識、自我解放與提升;舊時代是宗教居於統治地位,新時代將是宗教、魔法與科學結合的時代;在舊時代,人是神靈的奴僕,在新時代,人通過解放自己「真實的意志」可以提升自己到神的層次;AIWASS能連續多次地顯聖來「科學」地證明自己的真實存在,但各宗教無法證明各自所崇拜的基督、聖母、安拉或佛陀的存在;在《法之書》的後半部分更高調地詛咒上述各宗教的神聖。   

看來這3次元世界的《法之書》簡直就是對舊宗教的否定,比尼採的「上帝死了」更為極端,被主流視為邪說也就不奇怪了;尤其是聲稱各宗教無法證明各自所崇拜的神靈的真實存在,乾脆是在打臉(一戰末期著名的法蒂瑪聖母顯靈事件的真相,天主教會一直諱莫如深,群眾們更喜歡外星人的說法)。當然歷史上的Aleister並不是無神論者,他極力地辯解說他僅僅是《法之書》的記錄者,他也無意冒犯各宗教信仰,還把各宗教信仰的諸多神聖列為本派的「聖人」;為了平息各界的質疑,他還對魔法界的同行們發出一封措辭強烈的備忘錄,聲稱除了他自己,其他人無權解讀《法之書》。和馬在小說中賣了關子,把《法之書》的內容設定為是「解讀不能」,但「異端」的設定與歷史上的《法之書》並不矛盾——這是否就是亞雷斯塔被迫害被追殺的原因呢?   

與《法之書》相對的是十字教的《聖經》。《法之書》可能只有亞雷斯塔一個人可以知道全部內容,十字教的《聖經》為20億信徒所膜拜,但是,很遺憾,居於正教20億信徒頂點的右方之火不是前方和左方那樣的原教旨主義者,他對十字教的理論沒有多少尊重:在藐視十字教2000年歷史的同時,他糾結於前后左右的位置,糾結於自己的肉體凡胎——雖然神右們曾以消除原罪的名義對身體做了改造,而改造身體什麼的恰恰是敵對勢力學園都市的罪惡勾當。右方還對當麻右手的「構造」有興趣;同樣在16卷的末尾,亞雷斯塔對右手各方面的科學解析持續進行著。右方老大在思想和行動上與亞雷斯塔的同步率如此之高,他被教皇斥為瀆神或者異端並不冤枉。既然神之右席是現代的魔法組織,而亞雷斯塔又是眾多現代魔法師的師祖,很讓人懷疑他藏匿日本之前與神右或其前身有何種交集;所謂科學界與魔法界的鬥爭,在實質上或許是現代西方魔法組織創立之初那些內訌的延續吧。   

科學界與魔法界的鬥爭是兩條路線 的鬥爭,是《法之書》與《聖經》的鬥爭,也是兩個天使體系的鬥爭。 
艾華斯做了自我介紹:她是超越時空超越次元的存在,與十字教系統的天使概念或者外星人什麼的不相關,可能也曾見證過史前文明的繁榮與毀滅(她的「軀體」似乎是高能量的AIM力場募集「無處不在」的滯空回線后高度有序化而成,納米機械還可能預置「寸止」一類的攻防程序——月光蝶用意?)。雖然3次元世界中的AIWASS被描述為身穿波斯或亞述服飾的黑皮膚壯漢,但小說中出於作者的惡趣味艾華斯被設成了女身;《法之書》原文中,AIWASS自稱是Hoor-paar-kraat(HORUS)的大臣,但小說中的艾華斯否定了自己和所有「神神鬼鬼」東西的關係;3次元世界中,Aleister及其弟子後來出於給自己貼金的目的,稱AIWASS是自己和本派的「聖守護天使」,但至少在魔禁的世界中,艾華斯是超然的,不能套用十字教或者《以諾書》中的「天使」階級的概念去理解她的地位。艾華斯有點像星際之門裡升天的古人,但她自己主動否認了外星人的身份;如果是資訊統合思念體什麼的,又不夠那個層級。另外,Aleister用命理學(數秘術)的方法,發現希伯萊語中AIWASS的發音是OIVZ,其數值等同於THELEMA(真實的意志,True Will,Pure Will或God』s Will)的數值,都是93;他也曾用塔羅學的理論去分析,認為AIWASS就是「愚者」。   

以十字教的立場,右方之火雖然是修正主義者,但對「天使」的理解似乎還是依照十字教的傳統;魔禁的世界中多數人物對「天使」的理解也是遵循十字教的傳統;例外的是土御門對「天使」的解釋,即充滿異能之力的人形氣球,不過他總體的觀點仍然是天堂地獄新約舊約什麼的。現在問題來了,哪個「天使」的概念更準確?   

某世界中,十字教只有2000年的歷史傳承,還不能和艾華斯那經歷了數萬乃至數十萬年的淡定相比;十字教系統的天使概念,也與其它一神教或者多神教信仰中的神靈體系相衝突——除了兩本阿茲台克魔導書和一本《法之書》外,魔禁還提到其它幾本魔導書,例如道家的《抱朴子》、喀巴拉密教的《創世之書》還有陰陽道的《金烏玉兔集》等,而13卷中某正教魔法師還曾因為土御門揭露他使用非十字教的古希臘術式而惱羞不已,可見十字教系統的天使概念不具備普適性,是片面的、排他性的(現實中新教和天主教一直在儘力抹殺、刪除《聖經》中有關天使存在的痕迹)。 儘管魔禁的世界中十字教系統的天使概念可能是錯誤的,但「天使墜落」畢竟還是發生了,大天使神之力也曾差點滅世,那「天使」或者神靈什麼的其本體到底是什麼?和馬在第2卷給出了初步答案:   

7 亞雷斯塔·克勞利 -引用:  

 

「就像人有魔力一樣,這個世界也有「力量」。'   

基督教稱這股力量為「神的祝福」(God』s Bless),創造出現代西洋魔法的雛形的魔法組織「黃金黎明」則稱之為「靈體」(Telesma)。但就語感上來說,最接近的應該是東方風水思想中「地脈」或「龍脈」的概念吧。顧名思義,全世界倒處都有由力量的流動所形成的「脈」,如同血管一般四通八達。就好比人的魔力是由生命力所精鍊出來,類似從原油中精鍊出來的汽油般的東西。同樣的,世界的「力量」本身也不具有太大的威力(當然,星球的壽命與人的壽命是不能比的,所以這「力量」絕對還是比人的「魔力」大非常多)…………充滿在這個世界上的「力量」就如同空氣,一般人(包括魔法師)都是感受不到的。能夠看見「力量」的,就只有經過專門訓練的巫師或風水師。   

如果結合土御門對天界和人工天界的解讀,再從「科學」的角度來理解,「神靈」很可能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或其它時空的能量體,艾華斯這樣的高階能量體還可能具有高度的自我意識。各文明、各種族、各宗教信仰在演化過程中,由於和這些或高或低的能量體有不同的交流手段和感知方式,在各自的文化背景下根據各自的理解,賦予了這些能量體這樣那樣的特徵,從而導致神靈體系的多樣化。所謂對應四大元素的四大天使,反映的是能量的特性(四種相互作用力的漲落啦,基本粒子的自旋啦,弦的運動狀態啦——取決於作者的忽悠能力)。魔法師自身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自然界遍布著不同層次的能量,普通的魔法師可以通過祈禱、信仰,或同時藉助靈裝法具什麼的運用自然界的能量,高級魔法師可以感應並運用高階能量體(虛擬化為天使、神靈)的部分力量(即「偶像崇拜原理」)。而「天使墜落」不可能改變四大天使所代表的高階能量分佈狀態,改變的是原有的與其溝通的手段,結果使部分魔法失效。進一步地推論,魔法師所獲得的那些能量或者異能之力中,有相當部分是來自於同現實世界共存的或者摺疊蜷曲的其它的時空,魔法師用意志力(以信仰為基礎)驅動自身些微的「生命力」(vital astral force)做為內核,與外界的能量同步化(同頻/共振),從而引導異能之力的彙集和定向化,所以一方在 反射魔法后感覺和反射空間系超能力類似,因為異能之力或許是來自其它時空的——但這並不是說空間系超能力就等價於魔法。基於以上推論,或許可理解魔法與超能力的不兼容性:前者是與客觀世界的同步化,後者是非同步化;AIM力場是超能力者在量子尺度上對客觀世界進行的干涉引起量子之海的波動,經級聯放大直接提取自由能而形成的,是發散性的,或許無法形成有效的核心去引導外界的力量。雖然都是提取空間中的能量,但能量的基本特性不同,如果不能有效整合,那麼同時使用魔法與超能力則外界的力量與AIM力場的激突會導致後者的紊亂乃至崩潰,失去核心引導的外界力量也會反噬甚至破壞人體。「東方風水」字樣的出現或許是天朝在魔禁中第一次非正式登場,其它幾次只是作為背景提及,與目前劇情的進展也看不出有何關聯。真實的歷史上,「黃金黎明」的個別早期成員曾沉迷佛法;Aleister也曾帶著妻女遊歷中國,雖然他極端鄙視/敵視中國人(還有印度人等東方民 族),卻對道家的學說很推崇,還把老子列為本派聖人譜的第一位;1916年他在美國修習道術,有所小成后大悅,一度聲稱道家學說超越《法之書》的理論——小說中亞雷斯塔曾酸酸地說艾華斯的絕對地位不可能永遠保持,不知道理事長還有什麼底牌。   

風水什麼的,有人理解為地球能量場的分佈狀態,也有人簡單把它解釋成地球的磁場分佈,「地脈」或「龍脈」就是地球磁力線的走向。陰謀論們認為,小到排骨雲,大到印尼海嘯還有XX的地震,都是米帝的暗部操縱HAARP與地球磁力線呈特定角度發射高能粒子,經多路聚焦后強力干擾地球局部磁場的結果。如果炮姐能夠大尺度地提高射程,能否像HAARP那樣引發天地異變呢?   

學園都市承認,開發超能力,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是為了獲知超能力產生的機理並用於新技術的開發。確實,在仍受米軍「保護」的日本國土之上立足的學園都市,能擁有超越世界警察2、30年的科學技術水平,能讓統治米帝的兄弟會又恨又怕又暫時無可奈何,不得不說亞雷斯塔實在偉大。1700歲的亞雷斯塔大約是亞瑟 王和梅林的同代人,「背叛」魔法組織是50多年前的事情;他用了30年的努力培養了第一批超能力者,又用了10年的時間構架了以全體超能力者的AIM力場 為基礎的人工天界並使其核心人格化為風斬冰華,再用了10來年的時間有了7個LV5,才有了足夠的能力使艾華斯現身。為了開發超能力,亞雷斯塔領導下的學園都市無所不用其極,很多勾當令人髮指;在他的納米情報網的監控下,學園都市內所有人都是他的實驗動物,包括那些闖進來的魔法師,可能也是他有意引入做樣品的。學園都市藉助藥物、催眠暗示等進行的一些超能力開發工作實際上是對學生身心的摧殘,所獲得的「屬於自己的現實」恐怕是扭曲的、黑暗的,也是學園都市大小動亂的根源。結標曾說,整個星球都是亞雷斯塔用完就扔的道具。從這個意義上理解,BLOCK、 SCHOOL等的反叛行為是具有一定正義性的。   

據說晚年的Aleister飽嘗了肉體與精神上的痛苦,彌留之際,他自言自語道「Sometimes Ihate myself」。某位哲人曾說,人全部的痛苦都來源於自身的無能。這話或許偏頗,但人類的追求與奮鬥在相當程度上是為了修正自己的「無能」;哪怕是「更高更遠的理想」,不管是對於現實中的人類,還是各樣作品中的角色,這個目的也是合乎情理的,關鍵是過程與方法是否合理、可行。當小萌老師宣講超能力開發那更高更遠的理想時,INDEX馬上就意識到了:這不就是諾斯替主義嗎!2千年來一直被基督教主流所批判的學說,竟然被學園都市所推崇。何謂諾斯替主義?大家可以盡情去搜索,相關材料汗牛充棟,簡而言之,它源於古希臘的哲學思想,並糅合了諸多中近東的哲學和宗教思想;該學說認為宇宙中有彼此對恃的兩位神,一個地位高於另一個,或者說有善惡二神共存。至高的善神是無可限量與感應的,他創造了有限的神聖存在,即所謂分神;善神與這些分神的總體就代表了神意的本質。但是物質世界並不是由善神所創生,而是由一個墮落的分神所造,因此創世者是一位低級的惡神,就是「造物主」(demiurge),也就是舊約的耶和華;他自大、虛榮、易怒、噬殺、報復欲強,比至高神的地位要低,其能力也是有局限的。造物主所創造的封閉的物質世界,包括人類的軀體在內都是無知、痛苦、邪惡、墮落的;然而人類仍然具有潛能,在人類靈魂深處隱藏著與至高的善神同質的元素,它可以幫助人類衝破造物主和他的手下所設置的漆黑的物質的枷鎖,超脫黑暗的壓迫去擁抱光明,所以人類沒有原罪,人類在本質上是超越於名為造物主的那個次等神的。相反正統的教會理論認為,耶和華創造的世界是完美的,墮落的是人類的,身負原罪的人類活該被毀滅和最後審判。   

很有些即視感的理論吧,遠的不提,即便是與學園都市對立的神之右席,據說就是基本消除了自身的原罪,他們也沒有滿足於天使的力量,更以超越「神」為目標。右方被斥為異端,而火法又對麗多薇雅嘲笑神之右席的異端,反正諾斯替是正統教會最大的敵人。與「異端」的鬥爭是遠比傳播神的教導更為優先的使命,可笑的是,異端分子竟是正教的最高領導。諾斯替主義雖然掛著異端的標籤,但它自從誕生之日起就對西方宗教、思想和文化界有著持續的深遠的影響,尤其是19世紀中後期的一些新興宗教學說都有著很強的諾斯替印跡。部分當代的量子物理學家試圖用諾斯替主義、佛學思想、道家學說或者吠陀理論去解答自己和大眾的迷茫,某些宗教理論家也迫不及待地套用量子物理的理論來裝扮自己的普適、先驗與正確。瑞士著名的心理學家容格醫生曾指責教會壓制諾斯替主義,導致中世紀西方在思想和文化領域的全面落後。這有點冤枉教會了,羅馬天主教和東正教的一些儀式和觀點,其源頭就是諾斯替主義,例如聖母崇拜,即認為聖母是溝通人類和至高神的媒介(當然他們口頭上只認可唯一的萬軍之神耶和華)。而在某世界中,麗多薇雅透露說神右們非凡力量的源泉之一也是聖母崇拜——不過只有後方公開認可這一點,似乎神右們的魔法特性遠比麗多薇雅所知道的要複雜。   

諾斯替的影響不僅限於宗教、哲學和 思想領域,在大眾文學中也有一席之地,比如炒爛了的 《達芬奇密碼》。 ACG、輕小說中,凡是那些神神叨叨的,或多或少都帶有諾斯替的影子。神秘主義本來就是ACG的重要元素,但是諾斯替的東西相對淺顯、通俗一些,所以用不著讀者和觀眾成為NT,也能直擊他們的心靈,讓大眾產生共鳴,這就是容格所說的 「集體無意識」的作用。沒有幾個作者會明確說自己的作品受諾斯替影響,但不妨礙我們去分析,比如Code Geass、EVA、FMA等作品和諾斯替的關聯都曾被大家討論過;有的作品因為年代久遠而被多數人忽略了,例如 《聖鬥士》:「肉體歸根到底只是這個世界上的借用品」,「我們是廣闊宇宙中的小小生命,我們生命中的小宇宙永遠燃燒著」,「人類的生命中潛在著奧妙的本能,它可以再次無限地發揮出來,這種力量有時候可以產生超越神的奇迹」,這些被廣泛傳抄轉載讓部分同學淚奔的語錄,就是非常精粹的諾斯替式的語言;至於所謂的《大聖戰史》的宇宙觀還有神話時代聖戰的部分,根本就是在拷貝諾斯替主義理論源泉之一的《蒂邁歐篇》的部分內容;當然《聖鬥士》里還有點阿賴耶識什麼的,但它和諾斯替一樣,可能回溯至更久遠的同源的文明。   

回到某世界吧。INDEX之所以把超能力開發和諾斯替主義聯繫到一起,除了學園追求絕對能力的目的外,還有小萌老師介紹的開發超能力的手段與方法,即封閉五感的所謂「超感官全場試驗」(甘茲菲爾德實驗,Ganzfeld Procedure,請搜索之,特別是該實驗現象的量子學解釋),與諾斯替主義的某個重要觀點相吻合。「封閉五感」什麼的,又是《聖鬥士》了,和馬當然不想落下拾人牙慧的名聲,沒有太展開,但諾斯替主義認為,包括造物主等神靈和物質世界的力量壓制著人類生命中隱藏著的光明,如果屈從於它們,那麼人類就喪失了真我,成為了行屍走肉;所以不僅不能選擇和物質宇宙的力量融合,相反要Stand Alone,要加深和這個低級宇宙的區隔(例如以封閉五感為手段的各種苦行修鍊,當然也有放縱肉慾的支派,但不是主流),才能解放自我,釋放自己的光明的力量。在此過程中,至高神的力量經由基督或者聖母的溝通媒介作用而顯現(即聖母崇拜),去幫助人類徹底戰勝物質世界那墮落的秩序,正如右方所說:「神聖之光必會吹散一切人類知識這般微不足道的黑暗」。其實冥想、坐禪、入定等方法也是儘力地去封閉感官以激發潛能;密宗的某些流派為了開天目,還需要對腦部做些手術,然後關在暗室里一段時間。我現在更加地懷疑,神右們所謂的改造身體消除原罪什麼的,是否也是類似超能力開發一樣,在相近理論指導下,使用藥物、催眠甚至手術,改變大腦等身體的結構,人為地將感覺扭曲以激發內在的超能力,所以他們無法使用常規的魔法。正如不少模範早就推測的,神右們的「天使術式」,根本就是超能力或其變種。學園都市指責羅馬正教建立科學性質的超能力開發機關,這或許是反咬,或許是事實。神右們的超能力開發,肯定不具備學園都市那樣複雜的儀器,對人體的破壞性會很高,只有天才才能勝任,即使如此也要付出巨大的犧牲。比如亞得里亞海女王的發動,需要提取雅妮絲的大腦,同一卷也提到了長短不一的金屬棒和一幫病嬌的神職研究人員,貌似在準備手術。當然您可以說風姐明明受到AIM力場的干擾而吐血,這證明她在使用魔法而不是超能力。但是,如果異能之力的彙集和發射是兩個可以分解的過程,將發散性的超能力借用特殊的裝置彙集成核心(例如舌頭上的鏈子,像天線一樣),調頻后和廣域的能量同步並獲得進一步的增強,再用魔法的形式發射出去,或許可行。前方之風的天罰可以遍及全球,就作用範圍來說,還沒有哪個凡人能夠企及;當由她來發動亞得里亞海女王時,所需要的只是一個小冰十字架和重構的術式,這就是天才魔法師的智慧。後方具備聖人與聖母的雙重異能,可能也是超能力與魔法的結合;與神裂對轟時發動的那種「月之魔法」炸出直徑100米的大坑,這就是天才魔法師的力量(18卷中,能轟出直徑超過40米隕石坑的閃光術式攻擊,單論其破壞力就遠超普通聖人水準的神裂了)。教皇能夠集合2000年的歷史+20億人的信仰+12使徒的祝福+教廷的巨大靈裝,他已經將偶像崇拜發揮到極致了,仍要屈從於神之右席,這又從側面說明傳統的魔法師與天才魔法師之間的差距。   歷史上Aleister曾深遠影響了現代魔法的發展;小說中的亞雷斯塔走得更遠,乾脆就「背叛」了自己所創立的魔法體系。作為普通讀者,我不清楚和馬將如何演繹亞雷斯塔與艾華斯,還有魔法界那些親朋故舊之間的世紀孽緣,只是在推測,理論的分歧可能是禍根,或者其中之一。 「黃金黎明」所主張的靈體(テレズマ, Telesma)單就拼寫而言似乎很接近《法之書》所強調的THELEMA(The word of the Law is THELEMA),然則含義卻有極大的不同,前者是個希臘古詞(τ?λεσμα),原始意義是指宇宙初始的元素或者以太,19世紀末期逐漸被現代魔法界引用,解釋為靈體或者世界之力,總體上側重於物質。後者的本意是人自己真實的意志,可是還有人把它解釋為 God's Will,就是「神之意志」。這個埃及古詞在希臘文的《聖經》中還保留著(θ?λημα),但是英文版的《聖經》早就把它異化為泛泛的will了。不妨推測,靈體概念普遍肯定了各主流宗教學說中神靈的地位,所以成為了現代魔法界的主流觀點。正如人類的追求是無止境的,魔法師們也在努力地探索,但早晚會遇到瓶頸,早晚會止步不前,因為魔法師們自身的力量是有限的,所能承受的外界能量似乎也是有限的。只有聖人們具備非凡的體質,能使他們更有效地承擔核心作用去引導高階的能量,但他們同樣會達到極限。當科技的發展使得量產型熱兵器的破壞力超過多數魔法師的時候,魔法界或者走向衰微,或者洗心革面。當時的魔法師們可能發現了,在傳統的偶像崇拜理論指導下的魔法實踐,即使引入了靈體的概念,也沒有跳出舊宗教的窠臼,屈從於神靈恩賜的力量,人又能進步到哪裡?而艾華斯這個否定「神神鬼鬼」的高次元生命的顯現,至少證明了人類向更高階段進化的些許可能性,人類有權利也應該有能力去追求「更高更遠的理想」而不必企求神的祝福。有幸見證了艾華斯存在的亞雷斯塔動搖了對「神」的信仰;對《法之書》的進一步解讀後,他或許意識到,作為「法」之主旨的THELEMA和任何神都沒有關係,人自己真實的意志是力量的根本源泉。其他的魔法師沒有如此機遇,但也會進行反思與理論創新,對「靈體」概念進行修正,而古代東、西方的哲學思想會給他們以新的啟示。諾斯替的思想雖然不見容於正統的十字教教義,但它根植西方思想文化界的歷史要遠超那個2000年,同時並沒有否定「神」的存在和價值,所以部分人去追求至高善神的神意而擯棄耶和華也就順理成章了。可以想象,那時候一定有激烈的思想交鋒、論戰,甚至魔法「切磋」。激辯之後,自然就是分裂了。論壇散了,大家可以各走各路;但某世界是宗教和魔法影響國家政治生活的世界,即使是在學園都市存在的「今天」,至少在歐洲依然是正統十字教的天下,何況當時。如果《法之書》中那些痛罵基督聖母的內容被泄露,亞雷斯塔會更加處於不利的地位。最終,冠有史上最強魔法師稱號的導師被各國教會、政府還有背後的魔法組織宣布為叛徒和罪人,所以就有了迫害與追殺。   亞雷斯塔當年的悲劇在於他可能還無法從實踐上證明自己的正確,無法向同道們和敵人們證明解放自己真實的意志就能超越於魔法所能成就的力量;即使是在他培養出7個LV5之後,圍觀的大多數讀者們還是讚歎擁有天使之力的右席或者聖人們普遍要強大於那幫毛孩子。那一時期右席或許不存在,或許只有雛形。大概亞雷斯塔的遭遇警醒了右席,既然再天才也難敵群狼和國家機器,鑒於某些理論和術式還不完備,那不妨利用正教的腐敗、墮落、派系混雜和工於權術,利用正教身上殘存的諾斯替影響,發動天才級的魔法,顯示聖母或天使的「神跡」,一舉震懾住、迷惑住老朽們,順利奪權。多年來右席一直以聖母的名義做掩護雌伏於正教的暗部,同時發展完善自己的術式,如風姐這樣的後來者不是右席的主腦,根本就不知曉這些舊事,直到右方大人的坦白,教皇才如夢初醒,他所承受的心理打擊恐怕更大吧。   真實歷史上的《法之書》是有神論的,雖帶有強烈的諾斯替主義色彩,但不完全等於諾斯替,而是攙雜了各種神秘主義的元素。小說中艾華斯代表了已知的生命經過進化所能達到的最高的階段(當然不是絕對的頂點),她自己切割了與什麼神的關係,已完全不同於《法之書》中的那個神使;因此,鎌池和馬筆下的《法之書》基本上剝離了神學的內容。古往今來玄妙精奧的宗教神學理論很多,但《法之書》的特別之處在於其核心是主張人類追求光明和愉悅,追求自我的認識和自我的解放,所以它的影響早已超出了魔法理論界,比如20世紀5、60年代歐美那些鼓吹人性解放的男女們就很推崇這本書,因為他們最喜歡這句話:「Love is the law, love under will」。小說中的《法之書》成了禁書,亞雷斯塔自然不會在少男少女中提倡什麼解放以提高學園的恥度,只是把THELEMA理論與現代的科學結合去探索異能的秘密。20世紀的2、30年代是科學理論大發展的時期,但直到70年代后才真正迎來了技術的飛速進步。在學園都市建立的初期,受制於當時有限的技術水平,超能力的開發肯定對學生的肉體和精神有破壞性。哪怕是在掌握了超越外界2、30年的技術后,實驗可以做到更精微,小萌老師仍然承認開發超能力的破壞性。所以無論亞雷斯塔本人曾從《法之書》獲得多少啟示,大規模超能力開發工作在總體上算是背棄了《法之書》的主張,學生們只是實驗用品和AIM力場發生器的組件而已,學園都市實際上在製造著痛苦和黑暗(至少對主要人物如此)。艾華斯對時下一方通行能力的否定,說明曲解壓迫之下的意志不是人真實的意志,哪怕是No.1,所展現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是屬於舊時代。新的時代,將會屬於誰?難道是那些「不受任何人教唆,僅憑自己內心涌動的感情筆直前進」的人?   以異能之力為背景的長篇ACG或輕小說往往只有一種異能體系(靈子,查克拉,小宇宙,鍊金術,內力等等)。而在超能力與魔法對抗的大背景下,和馬又設定了天才的魔法組織神之右席,如果算上還無法簡單歸類的右方之爪、當麻之手、吸血鬼殺手等,《魔法禁書目錄》目前的異能體系怕是最繁雜、最折磨讀者神經的了。作為一個曾接受過辨證法教育的讀者,我不由得妄想,這些異能,除了區別和對立,是否還有共性?如前所述,區別主要是世界觀的差異,能量性質差異,以及提取、利用方法的差異,但本質上都是人類和宇宙的能量與信息的交流,既然物理學家們孜孜以求地想把四種基本相互作用力統一起來,那麼異能之力的統一和融合也有一定可能,至少幾位天才的魔法師們就做得不錯,哪怕是在科學陣營里,垂死的木原也意識到「在數千數萬的科學實驗中,總是能夠看到一絲非常理的法則一樣的東西存在著」。其實當代部分物理學家、哲學家和宗教理論家們已經接近達成如下的共識:以無限隨機的量子或亞量子之海為客體,以大宇宙統合的意志為主體的存在,就是神意(或者是道、圓覺、真如、智識等)的本質(請參考心靈量子學說)。   

可是《法之書》與艾華斯的登場又使問題進 一步地複雜化了。艾華斯這位大智若愚的覺悟者,在時間的長河上漂流了數十萬年後,對這個世界總體的態度是很不以為然,覺得「沒有價值,沒有興趣」;亞雷斯塔的所作所為也讓她失望。不過,仍然有讓她在意的人和事。她提示一方通行,世上還有「完全不同的法則」。一方已經是「不可思議的結晶」,完全不同的法則又能是什麼?據說米軍60多年來對UFO的反向還原工程(就是仿造)基本失敗,因為發現外星人掌握了與現今的地球完全不同的科學與技術。因此,雖然我希望所謂「完全不同的法則」指的是先進的科技,那也只是妄想罷了。人類仍然處在幼年,科技的進步總體上低於預期,還有根本性的瓶頸需要突破。哪怕理事長本人或另一個人掌握著一些源自久遠文明的遺產,學園都市的科技在整體上還是以量子學理論為基礎,讀者也不能指望一部輕小說的作者設計出完全超出這個時代的科技體系。和馬所能做的,是繼續完善現有的異能體系並展現各體系間的衝突和融合。《法之書》這所謂的禁書,和馬還沒有圍繞其做太多展開;除THELEMA之外,其實《法之書》中還有另外一個具有複雜含義的詞語,它或許是「醜小鴨突破原本絕對不可能突破的障礙並最終獲得幸福」的一個關鍵,這就是《法之書》的最後一個詞:   

Abrahadabra! 

上一篇[軟珊瑚]    下一篇 [柳珊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