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在生靈中傳播邪惡、恐怖與不死狀態。統治洛丹倫之後是整個世界。使被遺忘者重新回歸天災勢力。毀滅聯盟、部落和燃燒軍團。

 

1 亡靈天災 -簡介

成員數量:未知,但毫無疑問數以萬甚至十萬計

陣營:混亂邪惡

從屬:天災

勢力範圍:諾森德,洛丹倫

行為:在生靈中傳播邪惡、恐怖與不死狀態。統治洛丹倫之後是整個世界。使被遺忘者重新回歸天災勢力。毀滅聯盟、部落和燃燒軍團。

2 亡靈天災 -內容

每個人都知道天災,它們一度為燃燒軍團的到來做著準備。巫妖王,曾經是一個獸人術士(很驚訝它曾是個獸人術士,對吧?)名叫耐奧祖,在聯盟墮落的法師克爾蘇加德的幫助下向洛丹倫發出一種亡靈瘟疫。這種攻擊使得人們陷入了混亂:一些人感染了瘟疫並被其扼殺,然後變成腐爛的殭屍(或更糟)重新站起來;另一些人被迫看著墓地暴亂,他們曾深愛的人復活成了怪物。

然後巫妖王著手腐蝕了被愛戴的洛丹倫王子,阿爾薩斯。在一個周密的計劃中,他在克爾蘇加德的幫助下將阿爾薩斯玩弄於鼓掌,並在他認為自己的人民感染了亡靈瘟疫后,說服他冷血地殘殺了他們。為了變的足夠強大來拯救他的人民,他在拿起強大的、墮落的符文劍霜之哀傷的時候,獻出了自己的靈魂。他變成了一個死亡騎士,冷血地殺害了自己的父親,並代表天災獲得了王位。當巫妖王的力量開始喪失的時候,阿爾薩斯趕來並打碎了囚禁耐奧祖的冰峰王座。巫妖王的力量進入了他,耐奧祖與阿爾薩斯合為一體,阿爾薩斯以新的巫妖王身份登上了冰峰王座。所以現在他是新的巫妖王,盤踞在諾森德他墮落的地方。不管怎樣,他沒有像前任巫妖王那樣被封在冰里,我們所知道的是他在諾森德指揮著天災軍團以及數以千計的亡靈在曾經的聯盟之星洛丹倫肆虐著。

我們確實不知道天災現在的計劃,但都對我們曾經故鄉越來越多亡靈、強大通靈師、巫妖的到來所預示的前景而感到害怕。在戰場戰鬥並像一個戰士那樣死去是一回事。每天我都樂意去面對死亡。但戰鬥時知道自己死後不能清凈,而是變成一具腐爛的生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天災向所有人開戰,聯盟、部落、燃燒軍團甚至無辜的旁觀者。你也許以為,和這麼多敵人開戰它應該會失敗,但它沒有。它更興旺了,因為它們得到了我們在戰鬥中失去的勇士。

不論怎樣,天災並非不可戰勝。我就殺死過很多,有些還曾是我的朋友,並還會殺掉更多。我不認識任何人,牛頭人或者侏儒,不這麼做的。

我們所厭惡的是,必須褻瀆自己人民的屍體來防止他們復活為天災。有些人做不到,因為某些宗教或情感原因,他們是蠢貨;在朋友死後砍下他的頭總好過等他站起來看著你的時候再砍。

與天災戰鬥是艾澤拉斯每個人都支持的。不過簡單的重複「殺死」一個生物並不能奏效,因為在後方經常有通靈師來複活那些該死的東西。我喜歡把它們切碎,幾把鋒利的斧子就能做到。用火也很起作用,因為燒成灰的殼確實組不成什麼有用的軍隊。人們的確不願回到燒過的農田和房屋骨架里,但燒焦的房子總比沒有好。

我們這邊有白銀之手的騎士們,但在那些日子裡他們比大多數人經歷的更痛苦。曾經處在教化的頂峰,善良,純潔和光明的他們將永遠因為坐在冰峰王座上的強大巫妖王曾是自己中的一員而感到羞愧。他們苦惱於哪裡錯了,為什麼沒能發現顯然潛伏於阿爾薩斯內心的邪惡傾向。如果他是一個真正的聖騎士,就像他們一樣,那他就不可能被腐化。我想他們過高的估計了聖騎士,但我可不會去告訴他們。

即使聖騎士們仍是我們對付天災最有力的武器,用他們的神聖力量超度亡靈,聖騎士們也大不如前了。一些陷入了過度的瘋狂,組建了血色十字軍,因為迫切地想要根除天災而殺死無論火人還是亡靈。另外一些跟隨吉安娜•普勞德摩爾漂洋過海去抵禦燃燒軍團,現在駐紮在塞拉摩。他們自然盡職地消滅在卡利姆多發現的亡靈,但那裡的天災數目和洛丹倫與諾森德比較就是小巫見大巫了。我們將需要聖騎士來對付天災,但現在他們還不能勝任這項工作,我不知道我們還能等多久。

從洛丹倫來的報告稱天災當前目標是獵殺殘留的一小撮反抗勢力,毀滅偏遠的小鎮,以及復活聯盟所有墓地的屍體。最重要的是,他們想要佔據曾經最熱鬧的國度然後把它變成地獄,顛覆每一個有用的人,不論死活,都將被它們所控制。

組織

位於該組織頂端的,無疑是巫妖王阿爾薩斯。他從遠在諾森德的冰封堡壘深處發號施令。他的直屬部下們是巫妖、亡靈法師和通靈師們,他們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來散播瘟疫和指揮不死軍隊。我不知道那一共有多少巫妖,但我知道阿爾薩斯的得力助手是統治洛丹倫大陸的克爾蘇加德。他讓一部分手下與血色十字軍——那是一個樂意殺死活人如同殺死亡靈般僅僅為了確保清除不死勢力的人類狂熱者組織,全面開戰。克爾蘇加德也向被遺忘者開戰,那是一群從巫妖王的控制下解脫出來的亡靈。(沒錯,我們有兩支不死勢力要對付。這讓我想抓起我的斧子砍下幾個殭屍的頭。)

另一種可怕的不死生物是女妖。她們經常帶領著偵察部隊去發現新的可被滲入的地區。重要的天災成員還包括負責復甦死者並帶領它們的通靈師們,以及詛咒神教,一個奇異的凡人群體,大多數是精神錯亂的人類。他們被亡靈深深吸引以致聽從它們,崇拜它們,甚至仿效它們,期待哪一天死後變成亡靈。他們看不到腐爛與邪惡,只看到力量和永生。我將永遠不能理解他們是如何看待自己想要成為的那種諾森德一個雜種奴隸般的腐爛生物。

大多數亡靈向一個統領的巫師或巫妖報告,而後報告被傳遞給克爾蘇加德。他將相關信息上報給阿爾薩斯,但我不認為他會用所有王國內發生的雞毛蒜皮的事來煩他的主人。那實在是一大堆新聞,不論怎樣到時他會說些什麼呢?「問候您,我的主人,我殺了一些人,把他們變成亡靈,還要更腐爛一點嗎?」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他們拿下另一座斯坦索姆大小的城市,或者重新收復被遺忘者,那將是一個真正的大新聞。

流竄的亡靈被遺忘者,在此是一個變數。表面上阿爾薩斯在變成巫妖王之前失去了一部分支配亡靈的能力,這使得最強大的女妖之一,希爾瓦納斯•風行者,擺脫了他的控制。她解放了更多的不死生物,現在她正在重合於原來洛丹倫庭院的地下隧道中領導著被遺忘者。在他們不再是天災並不再從屬於天災組織的同時,他們毫無疑問做著與原來同樣的事情——殺死活物支配整個艾澤拉斯。阿爾薩斯將被遺忘者看作是某種同族迷途的羔羊,並希望將他們納回天災。他有很對針對艾澤拉斯的計劃,所以不能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希爾瓦納斯身上,但誰又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把所有目光對準她和她的追隨者呢?

有趣的事情是亡靈從一個巫妖或通靈師那裡得到的更多,它們就更加無意識。它們失去了巫妖王的支配,卻不一定變成自由的。一旦通靈師的意志或其他控制性的力量離開它們的大腦,它們將失去所有先前的記憶,並慢吞吞的四處遊盪,無意識地撥著皮,尋找一些能領導它們的東西。當然你我都不可能是那東西;沒有什麼能走向殭屍並命令它服從你的方法,除了你是個通靈師。

地理位置

阿爾薩斯從冰峰王座上領導著在諾森德的天災,在寒冰王冠你都沒法扔出一把匕首而不擊中其中一個畜生的。相信我,我曾經到達那並扔過那些匕首,經常是擊中更多。

天災的第二個基地是洛丹倫王國的斯坦索姆城,阿爾薩斯第一次征戰的地方。那裡曾是一個有25000人口的熱鬧城市,我曾經常拜訪。但這一切都過去了,我不認為那裡還剩下任何活人,除了了詛咒神教和人類通靈師。殺死這些背叛的狗雜種其中的一些並讓他們再也起不來——通常是把頭拿走,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洛丹倫的北部和東部被天災牢牢控制了,他們腐爛的臭味瀰漫在空中。

然而天災已經到達了世界上的所有地區,南下滲透過我的家鄉卡茲莫丹進入了艾澤拉斯,甚至向西到了卡利姆多。阿爾薩斯想把他的手指放到世界正在發生的每一件事情上,而他也的確有這個能力。唯一一個天災沒有到達的地方是洛丹倫的幽暗城,但那裡被遺忘者多如牛毛以致於你都不能說那裡到底有沒有天災出沒。好吧,被遺忘者們也許知道。在一座天災或被遺忘者的城市閑逛對我來說可一點都不有趣,即使他們供應非常棒的啤酒。

成員

天災的成員很容易認出、聞出和識別,並且不必花很多力氣去加入。無論是熱愛天災或者成為亡靈或者受到了巫妖王的詛咒,你就已經是天災的一員。在這個俱樂部里你不必做很多。

一些第一批成員是在亡靈瘟疫中死去的人類,人們在瘟疫中生病然後死去,作為殭屍重新站起來。這種城市破壞技術被證實沒有巫妖王希望的有效率,顯然的,因為他開始命令他的巫師去褻瀆我們的墓地以便增加更多的成員。

只有兩件東西能將天災僕從們從巫妖王的意志中分隔:任何巫妖王力量中的停頓都讓被遺忘者將自己從他的掌握中解脫,還有就是一把好用的老式風格的斧子。天災生物們被命令按照巫妖王的意志行事,並且會懷著盲目的熱情。

詛咒神教,現在還是個謎。沒人知道他們為什麼像現在這樣。是沒有足夠的母愛?沒有得到應有學徒身份?他們的至愛離開了他們(或是變成了亡靈——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不論什麼原因,他們死心塌地的跟隨著天災,穿著黑色長袍,執行他們所被吩咐的事,幫助在更多城市中散播著瘟疫。

領導者

阿爾薩斯,巫妖王:

作為前白銀之手的騎士與洛丹倫王位繼承人,阿爾薩斯本該是一個自豪的聖騎士。當他看到他的人民患上並死於瘟疫,然後成為一個亡靈敵人來對抗他的時候,他開始有一點瘋狂。認定唯一清除瘟疫的方法就是殺死那些被感染者后,他在斯坦索姆屠殺了很多人。但是他並沒有成功抑制住瘟疫,整座城市落入了天災之手。在那時他聽說了一把能給予他擊敗天災的的力量的劍,不過那明顯是一個用來奴役阿爾薩斯的陷阱。在獲取那把劍的路上他謀殺了雇傭兵,然後是自己的盟友,並在那裡將自己的靈魂獻給了霜之哀傷,還殺死了他的好友穆拉丁•銅須。當認為足夠強大到來幫助他的人民時,他卻是如此合適與真實的邪惡以致於理所當然的投向了天災軍團。

阿爾薩斯曾是巫妖王忠實的僕人並負責管理天災,當他感到自己的力量衰弱的時候,震動傳遍大地:伊利丹•怒風化身成為惡魔,帶領一隻由娜迦和血精靈組成的部隊來進攻冰峰王座。阿爾薩斯與他的亡靈部隊在寒冰王座城堡(Icecrown Citadel)遭遇並擊敗了伊利丹的軍隊。王座裂開耐奧祖的靈魂最終獲得自由,它進入了阿爾薩斯,兩種生物混為一體,變成了新的巫妖王。

現在阿爾薩斯在諾森德統治著,驅使天災佔領越來越多的活物的土地。他有許多目標,或者說我們相信是的。他想要重新控制被遺忘者,成為所有亡靈的國王——或神。他想把瘟疫向南傳播到暴風城及其周邊城鎮,甚至遠及卡利姆多。他想殺死曾經的好友與愛人,吉安娜•普勞德摩爾,並控制整個聯盟。到那時,僅僅為了確認不曾錯過任何東西,他要控制這個行星上所有有知覺的種族。為了管轄即使暗夜精靈的耳語也要被監聽,還有龍族,甚至艾露恩。如果他能毀滅艾澤拉斯的神,那麼再沒什麼能阻止他了。

克爾蘇德加(男性巫妖 25級通靈師):

克爾蘇德加曾是個人類法師,過於的專註於神秘魔法使得耐奧祖能夠成功腐化他。二十年前,克爾蘇德加創建詛咒神教來幫助耐奧祖傳播亡靈瘟疫。瘟疫的發展與傳播花了15年時間,但它一旦發生了,就像卡茲莫丹孩子們的滾雪球遊戲出了錯一樣。克爾蘇德加在腐化阿爾薩斯時也插了一手,嘲弄並引誘他越來越深入北方。阿爾薩斯殺死了克爾蘇德加,但隨後又把他復活為一個強大的巫妖。當阿爾薩斯完全墮落的時候,他把克爾蘇德加當成自己的左右手。他們開始按照巫妖王的命令行事,召喚燃燒軍團的惡魔們進入這個世界。

在這裡權利的線變得有點模糊,但我相信我已經弄清楚了真相。巫妖王必須服從燃燒軍團的意志,阿爾薩斯和克爾蘇德加又必須服從巫妖王的意志。在第三次戰爭期間,阿爾薩斯與克爾蘇德加儘管忠於他們的主人,但不想按惡魔們的意志做事。他們開始感受到巫妖王對自己的奴役者惡魔們的憎恨,並開始尋找一條從燃燒軍團的控制下解放的道路。不管你喜不喜歡,我相信天災的反叛幫助我們取得了對燃燒軍團的勝利。如果阿克蒙德能夠操縱整個天災軍團,我不認為這個世界有什麼能阻止他們的。不過,我不認識有誰對天災抱感激之情的。

現在,克爾蘇加德棲身在斯坦索姆,那裡是他指揮天災軍團,向阿爾塞斯報告,掌管著詛咒神教的大本營。頗為令人驚訝的是,他對巫妖王表現的是完全的服從,而耐奧祖(Ner』zhul)則希望擺脫惡魔的奴役重獲自由。阿爾塞斯被耐奧祖的力量所吸引。克爾蘇加德終究有一天他會取代阿爾塞斯成為諾森德的君主?到那時引發的戰爭將會令人無比期盼,將數量如此之多的亡靈一舉剷除將會是一個非常正義的舉動。實際上,這是件好事,天災軍團和燃燒軍團這兩個敵人,在第三次戰爭的相互爭鬥中幾乎幫助了所有的人,至少惡魔是這樣的。

琳尼娜•聖潔(女人類13級通靈師):

琳尼娜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魔法,當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被人遺棄在暴風城的法師區裡面。沒有父母的她在學習魔法的過程中,展現了獨特的才能和冷酷。數年前我曾經見過她一次,當時她在北上的路途中在卡茲莫丹停留過。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她是以死靈法師的身份進行秘密修鍊,更不知道她已經與克爾蘇加德有過聯繫。克爾蘇加德在斯坦索姆將其收入麾下,並讓她散布不死瘟疫,琳尼娜服從命令,機械地不斷創造不死生物,不斷地壯大著天災軍團。

當她完成這一任務后便開始培養亡靈法師,進一步為天災服務。她遇到過一些反抗勢力,如被遺忘者而他們的一些行動影響到了她。被遺忘者對死靈法師的力量表現出近似瘋狂的渴望,他們把注意力聚集在那些初出茅廬的亡靈法師學徒身上,並且嘗試將其誘惑加入他們的陣營。然而,天災軍團對一個死靈法師所進行培養的付出要遠遠超過他們,並且絕大多數的法師都是效忠於阿爾塞斯的。在琳尼娜的訓練下,死靈法師們變得和她一樣,理性而冷酷。

目前,琳尼娜的下落不明,但是有關她的名字的傳言還是足以讓我斷言:她依然活著,並且在洛丹淪附近繼續製造著亡靈生物。我猜測她可能在洛丹淪的南面,希爾斯布萊德丘陵附近,或者徘徊在鷹巢山那座令人自豪的城市中。我猜測,在她把所有墓穴中的屍體全部復活后,她可能會屠殺那裡的巨魔來增加可用的屍體數目,但是我擔心她可能會獵殺在那裡負責巡邏和守護的綠龍。天災已經給我們帶來了無盡的恐懼,而天災軍團中如果有亡靈綠龍,那將會是神一般的存在。

上一篇[泰瑞納斯國王]    下一篇 [馬納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