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亨利-喬治·克魯佐

標籤: 暫無標籤

亨利-喬治·克魯佐是法國製作懸疑影片高手。

1 亨利-喬治·克魯佐 -簡介

姓名:亨利-喬治·克魯佐

亨利-喬治·克魯佐亨利-喬治·克魯佐

性別:男
生日:1907-11-20
星座:天蠍座
生肖:羊
出生地:法國
職業: 導演 

亨利-喬治·克魯佐(Henri-Georges Clouzot),法國導演,是二戰之後、新浪潮運動之前最重要的導演之一,他的作品並不多,但對法國社會正劇、黑色電影和實驗電影都有相當大的影響。亨利-喬治·克魯佐曾因視力不好和健康不佳使他放棄當海軍的計劃,希望成為外交官,他學習政治學。他曾給一位右翼政客作秘書,但後來開始寫作,作為新聞記者,自1930年代初開始寫劇本。

亨利-喬治·克魯佐(1907-1977)以拍攝懸疑片著稱(據說希區柯克眼中的競爭對手只有一人,此人就是克魯佐),代表作品有《烏鴉》(1943)、《恐懼的代價》(1953)等。法國編導,早期寫影評,後轉向電影劇本,並開始導演。在將近40年的電影生涯中,經歷了名聲的沉浮。以驚險片著稱,在創作全盛時期似乎有趕超希區柯克的跡象。作品風格陰暗,主人公往往在道德上有很大缺陷,主題隱含著對社會的絕望。因為體弱多病,產量受到限制。去世后聲望下降,最近又有恢復的趨勢。

2 亨利-喬治·克魯佐 -經歷

亨利·喬治·克魯佐(Henri Georges Clouzot)。克魯佐以拍攝驚悚懸疑片聞名,而拍攝於1943年的著名淪陷電影《烏鴉》(《Corbeau, Le》也譯作《密告》)更是在後世被人稱為法國影史的一座高峰,特呂弗也曾說過自己非常喜歡那部電影。不過這部電影給導演克魯佐帶去的更多是痛苦,一經發行,變被法國地下反抗軍抵制,稱其為賣國電影,十分有諷刺意味的是,導演克魯佐也被別人密告,於是被驅逐出法國,一年之後才得以回國,這一年的經歷對克魯佐的打擊還是蠻大的,他變得厭世且憎恨人類,從其之後的電影也能看出些影子,克魯佐之後的電影世界都是一個悲觀且殘酷的世界,劇中人物貪婪且渺小,並時刻接受死神的召喚,感情的外衣下卻是自私,貪婪,膽怯,仇恨和暴力。我們無權對別人的世界觀加以評判,不過克魯佐通過電影這個媒介將其世界觀展示給觀眾時所使用的種種精妙手法卻是難得的精彩。

3 亨利-喬治·克魯佐 -作品

《密告》

法國影片《密告》(又名《烏鴉》)充滿了陰鬱黑色的元素,給人一種壓抑緊張之感。影片營造的氛圍:那種自我隔絕與孤獨,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和相互猜疑,小心翼翼地自我保護、唯恐自己被莫名地懷疑上,不知道明天災難是否會降臨到自己頭上的恐懼……正是那個年代(法國被德國佔領時期)人們普遍心理的寫照。對於這樣的心理以及造成這種心理存在的現實,我們並不陌生,因為我們也經歷過類似的黑暗年代。稍稍上點年紀的人,對影片所傳達出的氛圍會記憶猶新。

亨利-喬治·克魯佐作品

導演在拍攝這部影片時,是將他的目光投注在人人自危的恐懼心理上,至於那個不斷製造匿名誣告信件的作者是誰,儘管在影片里作為懸念留到才被最後揭示,但這一線索只是為敘事起引導作用。導演關注的是那種莫名的心理恐懼。影片開始時,表面平靜的小鎮其實已經暗伏波瀾,鏡頭從上空俯視整個小鎮,然後掠過教堂、學校,緩緩地在墓園上方停留片刻,隨後墓園的鐵門被開啟,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音,像是鬼魂從墓園中飄忽而出,伴隨著回蕩而起的教堂的空洞的鐘聲四處飄散。影片開始出現的墓園景象是有象徵含義的,它像是一個主導動機,預示著某種不祥事件即將降臨。如果沒有出現短暫的孩子的笑聲,你會認為整個小鎮已經被死亡籠罩。每個成人的表情似乎都是僵硬和怪異的,像是滿懷心事,又像是在時刻提防著他人。當神秘信件出現之時,給原本就壓抑的小鎮人們帶來了更大的心理承受壓力,加劇了小鎮上的人的隔閡與猜忌,隨著匿名信件的增多,小鎮上人感受到的陰暗壓力越來越大,就像克利摩斯之劍懸在他們頭上,直到某一個臨界點出現(影片中表現為出殯),崩潰的人們開始瘋狂……害怕、盲從、逃避、瘋狂,似乎是民眾稟性的寫照。
本片編劇與導演亨利-喬治·克魯佐是法國製作懸疑影片高手。影片內容根據二戰前曾轟動一時的一則法國匿名信案件的社會新聞改編而成。克魯佐以偵探影片為構架展開敘述,結構緊湊,劇情緊張,嚴格遵循戲劇的審慎與嚴謹,又以營造陰森氛圍來加強影片的張力,人物刻畫細緻入微,使《密告》成為法國影壇影響深遠的一部影片。然而由於影片混雜著悲觀主義色彩、陰鬱的絕望感和過於清醒的警覺意識,曾一度遭致誤解,在法國解放后被審查委員會暫時解除導演權。1953年他拍攝驚悚片《恐懼的代價》(The Wages of Fear,獲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使他重新確立了聲譽。

亨利-喬治·克魯佐作品

《密告》拍攝於1943年,那時希區柯克已從英國移居美國好萊塢,成為世界影壇懸疑類影片無可爭議的大師,並已拍攝出像《蝴蝶夢》之類的經典影片。喬治·克魯佐應該明白此時再闖入懸疑類型影片無法與希區柯克抗衡。但是,喬治·克魯佐為什麼還要堅持拍攝《密告》呢?
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是法國今非昔比了。他看到淪陷后的法國人,已從過去的浪漫熱情變得冷漠自私,就像烏雲籠罩在每個人的心上,陰沉、黑暗、消極、只求自保、無暇顧及他人,似乎成了那時人們普遍的心理寫照。在危機降臨之時大眾的庸常被凸顯而出。美國學者托尼·朱特(Tony Judt)在《責任的重負》一書中也專門談到那時的法國:「最值得一提的是,人的戰時經歷——非『合作』即『抵抗』——之外,還有一系列無窮盡的妥協和否認,它們構成了一項有關生存的事業;這是一塊『灰色地帶』,在其中,道德困境和道德責任被自利之心所取代,被一種精心策劃的、對慘不忍睹的事實視而不見所取代。」對此,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曾以「平庸的惡」一詞對此種狀況加以命名。
喬治·克魯佐一定感受到那時法國瀰漫著一股令人壓抑的平庸氣氛,他對沉默的大眾感到傷心與失望。他覺得有必要通過一部影片來加以警示與提醒。從影片內容、主題到所營造的氛圍看無不顯示了他的這種用意;至少他認為自己不能對此保持沉默。因此,與其說喬治·克魯佐拍攝《密告》是要像希區柯克挑戰,不如說是要給死水般的法國現狀投下一枚石子。
一封突然而降的匿名信,就像突然降臨的厄運給小鎮上的人們帶來巨大的恐慌。匿名信上那個代替簽名的大大的烏鴉,直接從視覺上給人們心理造成壓力和形成陰影;同時它又是一種隱喻,隱喻著一種巨大災難的來臨,無需費力就可猜出,烏鴉帶來的陰影和那種巨大災難感喻指著淪陷。匿名信件不斷地出現加深了人們的恐慌,他們戰戰兢兢,謹小慎微,於是謊言肆無忌憚地蔓延。
人們不僅要疑惑,為什麼當密告信件出現后,竟然沒有人出面制止、反對或站出來表明立場?子虛烏有的謊言為什麼竟然能夠如此輕易地給人們帶來災難,難道不足以引起人們的思考嗎?

神秘的畢加索

本片以懸疑片的手法記錄了西班牙畫家畢加索(1881-1973)的一次作畫過程。

亨利-喬治·克魯佐作品

1956年盛夏,在法國南部海濱城市尼斯的一間畫室里,面對難耐的酷熱及聚光燈的強烈輻射,畢加索興緻昂然地揮筆作畫:生動的線條在畫紙上迅速遊走和變形,一朵花先是變成一條魚,接著變成一個美人,然後變成一隻公雞,最後變成了牧神。
本片雖然也有很多懸念,但不是故事片常見的戲劇性懸念,而是畫家的創作過程本身,千變萬化的創作過程給觀眾帶來了扣人心弦的感覺。法國電影理論家安德烈·巴贊從這部影片中看到了電影藝術自身的特質,即只有電影能夠在瞬間截獲並表現時間的流動(巴贊為本片寫作了影評《〈畢加索的秘密〉:一部伯格森式的影片》,見安德烈·巴贊《電影是什麼》,中國電影出版社1987年版,第204-214頁)。
本片以獨特的方式記錄了畢加索創作20餘幅畫作的詳細過程,觀看本片成為近距離接觸這位繪畫大師的最有效途徑。本片拍竣后,畢加索將拍片過程中所畫的20餘幅畫悉數毀棄,因此本片顯得更加珍貴。此外,本片攝影師克勞德·雷諾阿是著名畫家奧古斯特·雷諾阿的孫子、著名電影導演讓·雷諾阿的侄子。本片榮獲1956年戛納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恐懼的代價》

電影發生在二戰後的中美洲某小地方,戰爭使他們背井離鄉,逃到這個小地方,天氣炎熱,生活艱難,當戰爭結束,回國也成了問題,這些逃來的人根本沒有錢離開這裡,只能繼續在這裡忍受生活上的煎熬及對家鄉的思念。導演通過各種側面描寫,反覆說明這裡的艱苦,這也為下段幾個人敢於冒險去運炸藥做了鋪墊。其中有個細節印象較深,在這個地方有色人種反而是有地位的的人,而歐洲的白色人種倒成了窮苦受欺壓的,這在50年代的歐洲絕對是為很多人看不慣的,而印象中克魯佐也是有白人之上思想的,所以這個細節也是進一步強化那些白人希望早日離開那裡的原因。

亨利-喬治·克魯佐作品

幾十分鐘的平緩鋪墊后,節奏突然緊張起來,在之後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克魯佐對驚險片氣氛的營造能力及精彩的剪輯及豐富的細節描寫,為我們呈現了多個精彩段落,也使其無愧於「歐洲的希區柯克」這一名號。美國人的油田發生爆炸事件,大火難以撲滅,總部計劃將小鎮的硝化甘油運到油田滅火,硝化甘油屬烈性炸藥,怕震動,且怕炎熱,而石油公司並沒有專門的運輸車,只能用普通的卡車運輸,加上通往油田的路並不好走,這次運輸則更像是通往地獄的死亡之路。由於風險太大,公司計劃派兩輛車分別運輸,只要有一輛車能到達油田,便算完成任務,為了防止工會的麻煩,公司雇傭了幾個在小鎮遊盪的歐洲難民,由於上段的鋪墊,這些歐洲人早已經厭倦了這個小鎮,雖然危險,但豐厚的報酬和對家鄉的思念還是讓他們甘願冒險。於是應徵者若、馬里奧、班巴和呂伊吉便踏上了這個驚險之路。
從向汽車上裝貨開始,影片就一直在營造一種緊張且驚險的氣氛,搬運工的險些摔倒更是嚇得呂吉把酒杯扔掉;而年紀最長的若用其經驗者的謹慎及反覆檢查也一再暗示這次旅途的危險性;汽車一直以極其緩慢的速度行進著,老人若緊張得忽冷忽熱,胸悶,嘔吐,對死亡的恐懼使他承受巨大的壓力,同時也在壓抑著觀眾的情緒。困難是一個接一個的,克魯佐也是想盡辦法對觀眾進行著精神蹂躪。過瓦礫路的時候時速必須要維持在40公里,不能快也不能慢,反覆的油門,換檔。汽車過弔橋那段更是成為經典段落,拉著炸藥的汽車,有些腐敗的木製弔橋,跌入深淵的手推車,,即將斷掉的繩子與駕駛室里的馬里奧的反覆切換,更加重了緊張氣息,突然繩子崩斷,弔橋坍塌,鏡頭轉為全景俯拍,也是汽車成功離開弔橋,觀眾懸住的心和主人公一起逃出險境,壓抑並得以完美釋放。克魯佐還展示了其出色的局部節奏控制及剪輯技巧。有這麼一個炸石頭的段落,路上有個巨大的石頭阻擋,他們決定用硝化甘油炸掉,石頭被鑿了個洞,硝化甘油遭遇碰撞就會爆炸,呂吉十分謹慎的用木棍導引把硝化甘油倒入石頭洞里,鏡頭特寫那根木棍及上面緩緩流下的甘油,氣氛異常緊張,同時也是靜得要命,這時噔的一聲,鏡頭轉向躲在遠處的馬里奧,他正焦急的用手彈著火柴盒,他那有節奏的彈擊聲和另一邊的緊張至毫無聲息形成互襯,那聲音也更像是彈擊觀眾緊張的心弦,反覆的刺激著觀者,。同時,呂吉倒甘油的棍子,馬里奧彈擊火柴盒的手,以及班巴嚼東西的嘴,三組特寫鏡頭的反覆切換,更是將緊張氣氛進一步托向高潮。
像最上面說的那樣,克魯佐在受驅逐后,越發執著於對人性醜惡的描寫,這個片子的幾個主人公也都具備了他一貫批判的特點,自私,貪婪,膽怯,暴力,且互相利用,這裡沒有什麼友情,也沒有什麼愛心,所有一切都是在利益驅使下虛偽的表現。主人公馬里奧屬於一貫的遊手好閒,社會閑散人員,成天就知道偷雞摸狗,勾引個小姑娘什麼的,當他遇到了衣冠楚楚的商人若,馬上與之成為好朋友,並竭盡所能的巴結,並不惜和之前的好友班巴鬧翻,而他與若的結交,更多的是源於若貌似富人,比較有利用價值。而在後面膽怯的若企圖逃跑,更是被馬里奧痛打併威逼其必須與自己一起完成任務,之前所謂牢固友情更加露骨的成為了一場利益交換的過程;之後在深坑,馬里奧為了能讓汽車順利通過,不惜壓斷若的腿,於是克魯佐眼裡的人性越發露骨的表現出來了。同時,老商人若的膽怯及恐懼也是導演很花精力表現的重要情節,這裡不得不先誇一下老演員Charles Vanel,他飾演的若在對恐懼的詮釋上足以感染觀眾,尤其是等炸石頭那段的一抖一閉眼,卻是很傳神。
除了對人性的批判,這個電影里同樣透露著克魯佐對世界的看法,即這一悲觀且殘酷的世界。悲觀主要體現在對生命無常宿命觀點。影片第一個鏡頭就是四個被綁在一根繩子上的幾個蟲子,而一個小孩子正在旁邊玩著這幾個蟲子,暗示人都是命運的玩物而已,誰也逃不脫最終的悲哀命運。劇中也是如此,即使經歷了如此多的危險,兄弟幾人還是幸運的逃脫了,第一輛車的班巴和呂吉正在談論著家事,呂吉在開心著刮著鬍子,講著一家的潔癖傳統,。鏡頭轉到後面的車,若的煙葉突然被巨大的衝擊力吹飛,前面起了一大片黑雲,毫無疑問,班巴和呂吉出事了,甚至到最後沒有交待他們出事的原因,也沒有什麼先兆提示,非常偶然的事件再次說明導演的生命無常觀點。而最後馬里奧在成功完成任務回家的路上,竟然陰溝翻船也是同理。而殘酷則更多的是跟上面提到的人性醜惡聯繫到一起了。

4 亨利-喬治·克魯佐 -導演作品

女囚犯 1968年
地獄 1964年
真相 1960年
偵探 1957年
畢加索的秘密 1956年
浴室情殺案 1955年
恐懼的代價 1953年
米蓋特和她的母親 1950年
情婦瑪儂 1949年
貧賤夫妻百事哀 1947年
烏鴉 1943年
殺人犯住在21號 1942年

5 亨利-喬治·克魯佐 -編劇作品

孽迷宮 1996年
鐵鐐 1994
女囚犯 1968年
地獄 1964年
真相 1960年
偵探 1957年
畢加索的秘密 1956年
浴室情殺案 1955年
恐懼的代價 1953年
米蓋特和她的母親 1950年
情婦瑪儂 1949年
貧賤夫妻百事哀 1947年
烏鴉 Le Corbeau 1943年
殺人犯住在21號 1942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