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20世紀30年代的朝鮮京城一片燈紅酒綠,紙醉金迷,東京留學歸來的社交明星鮮於莞觥籌交錯中打賭:10分鐘即把京城最土氣的女子改造成摩登女郎。然而當這位令無數京城女郎傾倒的風流公子出現在白衣黑裙、人稱朝鮮王朝最後一位女子的羅如京面前時僅僅得到了如京幾瞥蔑視的目光。如京雖然保持著傳統價值觀,但她是受過現代教育的新女性,還參加了抗日革命組織,滿身頹廢氣息的鮮於莞在她看來只是不能拯救祖國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多餘之人。

1 京城醜聞 -演員飾演

  姜至奐—鮮於莞

  韓智敏—羅如京

  柳鎮—李秀鉉

  韓高恩—車頌珠

2 京城醜聞 -人物介紹

  鮮於莞(姜至奐飾)

  鮮於莞是日本人的金主、京城富豪鮮於寬的小兒子,剛從東京留學歸國不久,是一位風流倜儻的摩登公子,據說只要10分鐘,京城的每一個女子都會為他傾倒。

  他在一通俗文化雜誌社任客座記者,對才華橫溢的他來說,工作就象休閑一樣輕鬆。雖然善於操弄筆杆子,但他血氣十足、氣概凜然、言出必諾,這是他值得一提的長處。他的自信直觸雲霄,而他的傲慢也覆蓋大地。

  他的人生觀比較頹廢,打算在吃喝玩樂中度過一生,當然,他樂於看到祖國解放,但是爭取獨立在他看來只是民族鬥士們的事,與他無干。在各階級矛盾尖銳的當時,他能左右縫源,是京城社交界的王子。

  羅如京(韓智敏飾)

  常常身著民族傳統服裝的如京是獨步京城的具有古典氣質的新女性。她在梨花學堂接受了新式教育,但是她仍推崇傳統的價值觀。她的思想激進,品格堅韌,蔑視親日派的摩登男女們,對不公不義之事疾惡如仇。如京還是一個讀書狂。

  當時的公子哥們常有人出於挑戰的心態朝她拋來媚眼,但是她絲毫不為所動,還會諄諄教導對方,贏得了朝鮮王朝最後一位女子的綽號。

  如京的父親前些年因為反抗日本巡察逃到中國東北,後來在鬥爭中客死他鄉。母親和她為了躲避巡察耳目,到京城以開書店為生。如京後來加入地下革命組織。

  李秀鉉(柳鎮飾)

  秀鉉是日本朝鮮總督府里的東京留學派精英,在總督府中他是晉陞最快的朝鮮人。秀鉉工作精明幹練,待人彬彬有禮,而且風度翩翩。他的卓越能力深受總督府的日本人保安課長的賞識與信任。秀鉉城府很深,無論周圍忌賢妒能的小人,還是對他民族敗類的罵聲,都不能使他有絲毫動搖。

  他出身於鮮於寬手下的佃農家庭,雖然鮮於寬為人厚道,使他在成長中得以與鮮於莞為友,但他始終記得貧苦的出身和淪陷的祖國。上學時在恩師的引導下踏上革命之路。在東京留學時目睹了鮮於莞的哥哥被日本人抓走,這是一個對年輕的秀鉉影響很大的事件,後來他在組織的授意下以革命告密者身份到朝鮮總督府工作。秀鉉身上還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車頌珠(韓高恩飾)

  車頌珠是殖民地的高官們出入的京城頭號酒店名賓館的紅妓。她有傾城傾國的容貌和無可抵擋的魅力,打扮華貴而時尚,雖為妓女,卻只有京城的上流人士才可以一睹她的芳容。頌珠還有很強的煽動力,常常保護遭人欺侮的妓女們,而在她身後,許多實權者為她提供庇護。

  頌珠原名車妍紅,是一個出身貧苦人家的苦孩子,母親早亡,嗜酒如命的父親因賭博把她賣到了妓院。悲慘的妓女遭遇使她幾欲尋死,李秀鉉的安慰使她改變想法,為自己報了仇。後來她遇到了革命組織的成員,被送到莫斯科接受培訓后變身車頌珠重返名賓館,成為名噪京城的人物。

3 京城醜聞 -劇情介紹

  20世紀30年代的朝鮮京城一片燈紅酒綠,紙醉金迷,東京留學歸來的社交明星鮮於莞觥籌交錯中打賭:10分鐘即把京城最土氣的女子改造成摩登女郎。然而當這位令無數京城女郎傾倒的風流公子出現在白衣黑裙、人稱朝鮮王朝最後一位女子的羅如京面前時僅僅得到了如京幾瞥蔑視的目光。如京雖然保持著傳統價值觀,但她是受過現代教育的新女性,還參加了抗日革命組織,滿身頹廢氣息的鮮於莞在她看來只是不能拯救祖國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多餘之人。

  鮮於莞不知不覺間對與自己格格不入的如京產生了奇妙的情愫,可是,如京與總督府的朝鮮人精英李秀鉉正在熱戀之中!在京城的的傳言中,李秀鉉致使鮮於莞投身革命的哥哥死在了東京日本人的手中,鮮於莞因此對於這位曾是自己兒時朋友的總督府幹將無限憎惡。李秀鉉一表人才,但充其量只是日本的走狗,思想激進的如京怎麼可能與他談情說愛?鮮於莞的揣測不無道理,如京果然只是按照上級指示與秀鉉假談戀愛,掩人耳目。不過秀鉉也並非日本的走狗。

  面對日本的高壓統治,風花雪月的戀愛掩護著民族鬥士的身份,而真實的感情卻只好埋藏在心中。華麗嫵媚的京城名妓車頌珠是另一位置身於達官貴人間的革命組織重要成員,當年與秀鉉一段緣分在她的心中播下了愛的種子,而今卻只能面對秀鉉故做不識,目睹秀鉉與如京出雙入對,頌珠暗暗祈禱那個打賭鮮於莞會贏……

  上世紀30年代本來就是一段同時烙著浪漫與苦難、引人無限遐思的特殊歲月,地下革命組織嚴明的紀律使成員間互不知情,那麼到底誰是組織的領導者呢?摩登少爺鮮於莞的打賭似乎把自己賠了進去,革命的隊伍中多了一位抗日鬥士。本劇故事情節層層推進,懸念不斷出現,吊足觀眾胃口;而十里洋場式的華麗與頹廢讓人在懷舊與時尚中賞心悅目,主人公華麗背後的辛酸故事又令人唏噓感動。

  這部劇改編自韓國人氣作家李善美的小說《京城哀史》,以輕快浪漫的手法重現當年沉重的歷史。四位主演,無論飾演摩登男女還是精英鬥士,氣質均與劇中人物十分吻合。獨特的時代題材、夾雜著文化衝突的愛情故事使該劇在開播之前已成為人們關注的話題。

4 京城醜聞 -分集介紹

  第1集

  風流少爺鮮於莞辦完差事返回京城,一路上為擺脫女人們的追逐焦頭爛額。剛一下火車,恰好白衣黑裙的如京迎上來,莞順勢摟過她遮人耳目。如京在執行革命任務,她判斷莞就是與她接頭的同志,迅速拎走了莞的皮箱。

  日本人的走狗巡察李江狗一直在監視著如京,他把如京抓到警局審問皮箱下落。當走狗們滿懷希望地打開皮箱時,裡面只是一些時髦雜誌!國難當頭竟有人搬運這種無聊的雜誌,如京氣憤地甩了莞幾個響亮的嘴巴子。花花公子莞被女人當街打了,消息不脛而走。

  李秀鉉到朝鮮總督府保安課報道,日本人課長對他賞識有加。如京的朋友找如京哭訴男友不忠,如京大義凜然地去找京城的名妓車頌珠理論。秀鉉到如京的書店買書,親切地讓一個窮孩子用半個烤地瓜買走了想看的書,如京對秀鉉萌生好感。

  莞醉醺醺地與朋友打賭,誇下海口要把朝末子變成頌珠式的摩登女郎,其實朝末子就是如京,但莞不知情。

  高利貸商人被殺,如京的學生當時也持槍在場。如京深夜去為學生找回失落的槍,正好遇上秀鉉帶人搜查,慌忙中如京躲進了明玭館里莞的房間。

  第2集

  秀鉉帶人逐屋搜查,如京危急中聽從莞的安排偽裝成在睡覺。敲門聲傳來,莞開門看到秀鉉,回想起往事。兩人曾是親密無間的夥伴,莞父資助秀鉉去日本留學,但後來傳來秀鉉告密、莞唯一的哥哥被害的消息。秀鉉是莞一輩子也不想再見到的人。

  莞支走秀鉉,如京拿起槍逼莞脫下襯衫給自己,外面的頌珠聽到二人滑稽的對話禁不住好笑。頌珠借了衣服給如京,又逼莞送她回家。

  在回明玭館的路上頌珠看到秀鉉,這使她多了份心事,秀鉉是她想與之過一輩子的人。

  第二天莞已忘記改變朝末子的酒後大話,但在朋友的激將下,莞去諧和堂書店找朝末子,可他認錯了人,對著如京媽媽開始了他的花言巧語攻勢。而此時如京正到雜誌社找莞還襯衫,朋友們都吃驚莞進展神速。莞回來後方得知朝末子就是如京,後悔不迭……

  李江狗得知頌珠搜查當晚不在明玭館,要求頌珠去警局接受調查,頌珠沒有理會,稱明天她會自己去。

  第3集

  頌珠主動到警局接受問訊,人剛到,京城的頭面人物們就紛紛打電話替頌珠開脫。秀鉉奉命前去阻止江狗的擅自審訊,見到秀鉉,往事在頌珠的腦海中浮現:當年進步學生秀鉉的一席話給了剛被賣為妓女的頌珠活下去的勇氣,也俘獲了頌珠的心。然而此時秀鉉像陌生人一樣訊問頌珠。

  莞一直無法接近如京。這天,如京誤以為坐在書店前的莞是組織派來聯絡的人,主動上前招呼,莞於是得以進入書店,還在如京家裡蹭了飯。

  為了贏得一雙膠鞋,莞被如京逼著參加了拳擊賽。平時的花花大少場上居然大發神威,連勝幾場,興奮得如京衝上去與莞擁抱。兩人興沖沖地返回途中,碰上了花痴的保安課長夫人,莞原來如此媚日!如京狠狠地諷刺並修理了莞。

  急於邀功的江狗就殺人案審訊如京,正在逼供時秀鉉及時進來阻止,但自己頗有好感的秀鉉就竟供職於總督府!如京大跌眼鏡。如京被傳訊的消息傳到明玭館,莞在頌珠等人的激將下前去營救。審訊室里江狗正欲對如京動粗,莞闖進來,大喝不要碰我的女人……

  第4集

  高利貸商人果然是頌珠所殺。頌珠打算髮展如京為組織正式成員,還想把莞也拉進革命隊伍。但頌珠的首長是誰她自己也不清楚。

  莞作證說案發當晚自己與如京在一起,可是他竟不知如京的真名,險些讓江狗抓到把柄,幸虧如京機靈,倆人聯合上演了一出恩愛的戲。兩位出色的男人都在保護如京,江狗氣得七竅生煙。

  莞參加拳擊賽的事被當作京城最大的緋聞上了雜誌,莞氣得跳腳。為防止雜誌內容被如京看到,他只好一刻不離如京,二人一起去幫助不識字的老人,莞被如京打動。

  江狗被停職反省。秀鉉因出色的外表成了保安課長夫人相中的女婿人選。莞與秀鉉每次見面都會不快。頌珠問秀鉉裝做不認識自己的原因,秀鉉答曰以前的秀鉉已死,理由是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莞因受秀鉉刺激,酒醉后高喊要做獨立鬥士,殺光叛徒,被朋友們送到了如京的書店門口。如京悉心照料。第二天一大早莞去祭祀哥哥,沒想到秀鉉也在,莞鼓起勇氣要秀鉉要親口說出他是否是告密的人……

  第5集

  秀鉉一番向日本學習的道理間接地承認了告密之事,莞心中的一線希望被擊碎,他狠狠地打了秀鉉。

  頌珠到如京書店裡與如京對上暗語,如京加入激進革命組織愛物團。心情糟糕的莞不知不覺來到如京書店前。如京勸莞不要喝酒,言辭間充滿了關切。

  江狗查出仁浩與明玭館有關係,去找頌珠麻煩,奉命去處理此事的秀鉉及時趕到替頌珠解圍。頌珠以答謝為名請秀鉉喝酒,秀鉉提醒頌珠剛才在江狗面前說了不該說的話,頌珠為掩飾故意提起莞的哥哥,秀鉉低頭喝悶酒。

  莞恍惚中把其他人錯看成了如京,於是來到書店,卻在門外為見如京替自己找了半天的借口。沒想到秀鉉也在,秀鉉關切地問如京與莞是否是真的戀人,如京則對秀鉉十分提防。這時,莞進來斥責秀鉉拉走如京。

  莞每見秀鉉都會情緒惡劣,他強迫如京陪他兜風,汽車卻在雨中拋錨。兩人爭爭吵吵進了一個破屋子,如京一杯酒下肚,露出了小女人柔弱的一面。夜深了,如京與莞靠在一起睡著……

  第6集

  第二天清晨如京醒來,莞已在外面運動,昨日如京酒後的真言攪亂了莞的心,莞在甜蜜地煩惱著。

  頌珠聽人說秀鉉與莞是一對情敵,分析秀鉉也懷疑上了如京,再聯繫起秀鉉提到的10年前頌珠殺人一事,意識到這期間有些太輕舉妄動了。

  莞與如京返回,臨別時叮囑如京不要在其他男人面前喝酒,還第一次叫了她「如京」。秀鉉在一邊默默地看著二人。莞回明玭館,想起如京甜蜜掛上嘴角。

  江狗發現秀鉉對如京和頌珠很關注,質疑他在庇護她們,秀鉉稱她們也是他的懷疑對象,其中頌珠的嫌疑更大。秀鉉幫助把生病的如京送到醫院,如京坦言對秀鉉既感動又失望。

  課長夫人要舉辦自傳開筆派對。莞在朋友的激將下答應當日帶摩登的如京參加。莞買好了漂亮的禮服,但對如京的真情及頌珠秀鉉的告誡使莞最終改主意把禮服送了人,莞宣布認輸。

  但是開筆派對上如京身著莞買的禮服驚艷登場,原來頌珠給她安排了參與暗殺的任務。頌珠此時已被秀鉉等緊緊看住。暗殺時間到,如京與暗殺對象搭話,突然一片黑暗,傳來三聲槍響……

  第7集

  秀鉉等人端著槍衝進來,莞看到死者旁邊哆哆嗦嗦渾身是血的如京,心急如焚地衝上前去,扶住她要帶她去醫院,這時,秀鉉端著槍逼著他們要求協助調查……僵持之後,秀鉉安排巡察與他們同去醫院。

  江狗仍懷疑頌珠與如京的關係。打賭之事成了如京出現在派對的最好解釋,日本巡察找不出任何破綻。莞叮囑秀鉉等人打賭的事要對如京保密。

  頌珠鼓動莞去醫院看望如京,莞雖然心裡擔心,但派對上的殺人事件對莞刺激很大,認為自己和如京不是同路人,不肯去醫院。秀鉉到醫院問如京口供,還為了使她不穿著有血跡的衣服回家,特意準備了乾淨的衣服。

  如京來謝莞相救,莞說他們選擇的路不同,如京含淚離開,誤以為莞確實很花心。小媽去見如京的事惹惱了莞,莞與小媽鬧翻,找如京講了哥哥的事及自己的心理歷程,邀她第二天去看電影,如京很高興。

  從江狗那裡聽說了打賭的事,如京氣哼哼地找到莞,不容分辯地宣布以後不再見面……

  第8集

  如京離開,莞深受打擊,佇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如京回到家裡,聽媽媽勸她與喜歡的人約會,傷心地哭了。

  江狗在現場找到被擊碎的夜光錶碎片,頌珠推測如京的處境會更加危險。首長下令如京與秀鉉假談戀愛,這樣既可以保護自己,又可以多搜集情報。告別頌珠,如京碰到了莞,她狠心地告訴莞自己早有喜歡的人,只是利用莞執行革命任務,莞為自己被甩十分難過。

  如京硬著頭皮按著「戀愛秘法」去實踐與秀鉉的偽裝戀愛,莞發現如京所說的喜歡的人原來是秀鉉,氣憤地找如京質問。

  證人的證詞對如京不利,如京被抓去審訊。江狗對如京用了嚴刑。莞求父親出面解救,但保安課長婉言拒絕了莞父的要求,無奈之下,莞不惜跪下拜託小媽去找課長夫人。這一招果然奏效。

  如京獲釋,秀鉉第一時間趕到,神志不清的如京把他當成了莞,說了許多心裡話,這時,莞也來到門口……

  第9集

  莞聽到如京說「其實我很喜歡你」,誤以為聽到了如京對秀鉉的表白。

  秀鉉把如京送回家。莞則借醉酒唱歌排解自己的鬱悶,然而如京的形象始終揮之不去,淚水在莞的眼中打轉。尚未恢復的如京夜裡彷彿聽到了莞在叫她的名字,赤著腳出來尋找。

  莞狠狠地教訓了江狗,警告他以後不要再動如京。因為救如京欠了小媽的人情,莞回到家裡,卻意外聽小媽說起爸爸對已過世媽媽的一片深情,解開了與父親間的心結。

  頌珠等殺掉了害如京被拷打的證人。秀鉉被排擠不能參與調查,只負責監視如京,他告訴如京是莞救了她。

  頌珠希望莞與如京都能振作起來,她設計把莞帶到如京家裡。見到如京失魂落魄的樣子,莞很心痛,他帶如京回顧他們相識的過程,如京終於露出笑容。頌珠請秀鉉喝咖啡,秀鉉說自己對如京就像妹妹一樣,頌珠望著秀鉉的目光中飽含了深情。原來頌珠心中的愛人是秀鉉,莞很意外。秀鉉送如京回去,發現了去看如京的仁浩,將他抓住。

  莞跟蹤頌珠等人到了一處屋子,看到箱子裝滿了槍,這時,兩隻槍口對準了莞,同時傳來頌珠的聲音:歡迎你加入愛物團……

  第10集

  莞為眼前的情景驚呆了:頌珠的槍口對準自己……莞強行拉出如京,他想阻止如京加入暗殺組織,可是如京態度堅決地說這是她的選擇,莞傷心地離開。

  秀鉉讓仁浩到明玭館找份工作,監視如京和頌珠,定期向他報告,如果情報有價值,那麼他將有機會與妹妹見面。頌珠聽說秀鉉放了仁浩,又撤回監視如京的人,感到迷惑。如京對頌珠說不要再逼莞革命,她不想看到莞在不情願的情況下捲入危險之中。

  課長的女兒從日本來京城,莞聽從小媽的安排去相親。秀鉉想讓如京換掉白衣黑裙,對她說看到如京就會想起去了中國再也沒見過面的妹妹。莞擔心如京和秀鉉在一起會危險,卻再一次聽到如京說她喜歡秀鉉。

  愛物團的軍火交易被巡警掌握。晚上,騎著摩托車來取武器的頌珠遭到巡察伏擊,頌珠奮力逃出。愛物團需要有人去日本,如京自告奮勇,這時在門外偷聽的莞出面制止,莞為了阻止如京涉險,提出由他前去,但是如京反對。

  如京終於知道莞對自己的真心,當失蹤了幾天的莞出現時,如京激動得哭了……

  第11集

  莞鄭重地請如京教她如何革命,而自己教如京何為愛情,說著朝如京吻去。

  莞對頌珠說起哥哥因為秀鉉告密而死的傳聞,頌珠勸莞不要恨秀鉉。

  課長要舉行歡迎女兒的晚會,秀鉉請如京做舞伴。為了替如京完成去日本的革命任務,莞很快俘獲了課長女兒美幸的芳心,她答應陪莞去東京。如京看到莞與美幸在一起有說有笑,心裡很不自在。

  江狗陰險地安排了一齣戲,他利用美幸的歡迎舞會之事把如京、頌珠及莞的同事騙到了上次案發地點。眾人發現上當都很緊張,江狗正要檢查頌珠是否受傷時,秀鉉趕到,阻止了江狗,莞也隨後趕到。江狗奷笑著稱他的搜查已進行完畢。

  下一次行動有傷的頌珠被排除在外,頌珠強烈要求見一見首長。蒙上眼睛的頌珠被帶到了見面地點,原來愛物團首長竟是秀鉉……

  第12集

  頌珠為秀鉉終究不是變節者而高興,又為他必需忍辱負重地生活而難過。秀鉉帶著一直想買給妹妹而沒買過的糖果來看如京,他提出如京以後不要再找他,而去向真正喜歡的人敞開心扉。如京想讓秀鉉笑一笑,和他玩起了跳格子遊戲。

  莞與如京去古舊書店,回來時恰好碰到美幸,莞急中生智把如京當成實習記者介紹給美幸,如京雖然理解但還是無法坦然。莞和美幸出發去東京,如京匆匆趕來時僅看到了莞的背影,莞見不到如京悵然離開。

  江狗以妹妹生命威脅仁浩向自己報告秀鉉所作所為。在頌珠的追問下,秀鉉道出了當年與莞哥哥的故事,恰好被如京在門外聽到。

  原定回來的日子已經過去三天,莞還沒有消息,如京擔心地到雜誌社打聽。其實是美幸暈船耽誤了行程。看到與孩子們打棒球的莞,如京激動地跑過去抱住他。

  仁浩失蹤,莞以為是仁浩做秀鉉密探的事被自己發現所致,氣沖衝去找秀鉉算賬,如京攔住他,對他講了秀鉉告密事件的真相……

  第13集

  聽完如京的話,莞瘋狂地跑到秀鉉住處,情緒激動地責問秀鉉為什麼要令他誤會……兩位曾經的好友冰釋前嫌。

  如京為莞與秀鉉和解而高興。被莞打傷的秀鉉來到到明玭館,頌珠邊為秀鉉擦試傷口邊強忍住心中的激動。莞父親得知真相后也很高興。秀鉉要求莞繼續協助他偽裝下去。

  江狗暗示秀鉉找仁浩還有別的理由。原來仁浩被江狗抓了起來,受到嚴刑拷打。要有新行動,頌珠通知如京接受訓練,莞也需要參加。如京來找莞,現在的莞工作起來十分投入,如京離開都不知道。

  發現如京已走,莞來到書店門口,卻看秀鉉在裡面,莞悻悻然回到明玭館,聽頌珠說如京與秀鉉僅僅是偽裝戀愛,莞方如夢初醒,高興之餘又擔心秀鉉真的會成為情敵。

  莞參加了愛物團的訓練,見到了被請來的武器製造專家,沒想到竟然是雜誌社的主編!莞也學著頌珠逼另外兩位同事加入愛物團。

  又出現「七必殺」通知,這次對象是一位日本人……

  第14集

  第三個暗殺對象已經確定,頌珠請求參與此次行動,秀鉉以現在她還不安全為由拒絕了她。

  莞偷聽到如京自言自語說喜歡自己,體會到兩個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革命,會產生奉獻生命的覺悟和勇氣,他決定和如京站在一起,不管是愛情還是革命。

  明紕館車夫向秀鉉提議,這次在鬧市區暗殺需要有實力的阻擊手,頌珠是最適合人選,秀鉉在頌珠保證不受傷的承諾下同意。頌珠詳細布置好暗殺行動的任務分工,在警察眼皮底下暗殺成功。

  秀鉉對頌珠完成任務表示感謝,直言一直都沒有懷疑過頌珠的實力,只是不喜歡她受傷,擔心和頌珠以敵人相見時自己會動搖,頌珠心裡滿是暖暖的感動。頌珠提議為慶祝去喝一杯,秀鉉在醉酒後說出看到頌珠出賣歡笑他很難受,看到她殺人他很痛苦,好希望她能過正常人的生活,說著,淚水從秀鉉的臉上滑落。

  如京為找仁浩孤身涉險,在江狗要對如京動粗時莞及時趕到,他關切地詢問如京,自己卻遭突然襲擊暈倒……

  第15集

  莞被江狗打得奄奄一息,如京救莞心切,對著江狗喊出了江狗一直期望聽到的「哥哥」,江狗總算住手。莞被秀鉉送到醫院,如京去醫院探望莞,心疼地吻著莞。

  第四個和第五個必殺對象先後被解決,第六個必殺貼出現在鍾路警局,令保安課長心驚肉跳。第六個對象是江狗,將由秀鉉親自出手,同時頌珠他們正準備最後一次行動。

  美幸探望莞,要跟莞一起去留學,並邀請莞參加母親自傳發行紀念派對。

  頌珠陪客人時想到秀鉉,她退出時發現秀鉉在院子里等她,二人緊緊擁抱在一起,他們度過了甜蜜的一晚。

  擔心妹妹生命受到威脅而屈服的仁浩供出愛物團組員頌珠等人及集會秘密地點,秀鉉正和頌珠、司機研究第七次行動時被包圍,關鍵時刻頌珠當即立斷,為保住秀鉉性命把他當做人質,她希望秀鉉為了革命一定要堅強地活下去。

  在敵人的重重包圍下,三人經歷著生離死別,秀鉉含淚目睹看著自己的戰友、愛人緩緩倒下……

  第16集

  秀鉉傷心欲絕,他情緒激動抓起槍要到總督府拚命,遭莞當頭棒喝清醒。愛物團和明紕館的人含淚把頌珠他倆的骨灰散向山下,祝願他們在另一個世界能夠幸福。

  仁浩的妹妹其實已經不在人世,仁浩最後被江狗的日本上司擊斃。目睹日本人處理沒有利用價值叛徒的方式,同是叛徒的江狗埋了仁浩。

  秀鉉打算最後一次行動單獨行動,被莞和如京制止。莞不想失去如京求她不要參與行動,如京很感動但堅決拒絕。秀鉉安排如京把籌集的資金送到總部做軍費,如京為不能和同志們一起奮戰而很痛苦。

  課長夫人的派對很多日本高官光臨,愛物團成員各就各位。雜誌社同志的暴露使戰鬥提前打響,秀鉉和莞的眼裡噴出復仇的火焰,他們的槍法百發百中,結束戰鬥后又與趕來的巡警激烈槍戰,生死存亡之際他們舉起炸藥包沖向敵人……

  已自覺死有餘辜的江狗終於在仁浩墳前斃命。秀鉉感到彷彿頌珠來到自己身邊,對他說:「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

  火車站台上,如京心急如焚、淚眼婆娑,突然有人從後面抓住了她,如京回頭,看到了笑吟吟的莞……

  

上一篇[假面真心]    下一篇 [《近肖古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