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京白」是京劇中比較常見的念白方式,花旦、丑角用的較多,其他行當攙雜著有一些。京劇術語,指京劇中用北京話念的道白 。 「京白」是京劇中比較常見的念白方式,花旦、丑角用的較多,其他行當攙雜著有一些。

1 京白 -簡介

  京白
  
京白

漢語拼音:jīng bái
  英文翻譯:[Beijing dialect in Beijing opera]
  「京白」是京劇中比較常見的念白方式,花旦、丑角用的較多,其他行當攙雜著有一些。在京劇演員中說「京白」說的好的從來就不多,念白也該當藝術研究,尤是「京白」,絕不是普通說話,裡面的技巧也不少。我們稱侯寶林是語言藝術大師,正是因為他運用語言的技巧很高,表演講節奏、有張力,讓人耐聽。京劇也如是。
  四大名旦里梅蘭芳的念白最好,若論「京白」還是首推荀慧生。我們現在能聽到的他的錄音大部分是花甲之年的演出,雖音色黯啞,但細聽起來還是那麼嬌嗔俏皮,難得的是那份考究,每個字就像一個音符。其弟子能把「京白」念出味兒的不多。旦角里小翠花的「京白」也好,但不同於荀的純真可愛,反倒有點爽辣的感覺,讓人一聽就想起世井婦人的勁頭。
  花臉里「架子花」的「京白」多些,聽過的戲印象中侯喜瑞、袁世海的「京白」很有特色,銅錘中王泉奎的不錯,而裘盛戎的就不好。 丑角中說「京白」是常事,現在的一些演員多把心思用在抓哏上了,「京白」全似平日說話。聽聽蕭長華、馬富祿的,一個冷利雅緻一個潑辣爽快,都毫無油滑之調,更無嘩眾取寵之感。武丑里葉盛章及其弟子張春華的都聽來出口如珠,令人慨嘆。 「京白」也要提著氣念才有神彩,每句台詞都該有所藝術把握,才等起到應有的效果,記得有人評價馬三立說:「別看他說相聲像落家常,擺到紙上哪句也不是廢話」。京劇也是同理,念「京白」也得下大功夫的。
  當今演員中「京白」能給人印象的更少了,《彩霞工程》中一次播放李維康的專輯,其中有《戲鳳》一劇,李的「念白」真讓人驚艷。
  現在愛「過把癮」的人不少,「生一千,旦一萬。」鮮見學丑的,另一方面愛聽丑的也少了,會欣賞丑的更少。其實丑角在很多戲里是很重要的,在後台,也是丑角為尊,他不勾臉點白,誰敢動手?梨園敬丑。哪行都要說戲詞,唯丑能講點大實話。
  若花旦「京白」就是耍嬌,丑角「京白」就是逗哏。這樣的「京白」不是藝,不耐聽,不會為人物或戲添什麼彩兒。旦念「京白」易尖利,丑念「京白」易啰嗦,這都是功夫不到家,京劇的深遂也在此,容不得馬虎。

2 京白 -藝術特色

  在京劇演員中說「京白」說的好的從來就不多,念白也該當藝術研究,尤是我們稱侯寶林是語言藝術大師,正是因為他運用語言的技巧很高,表演講節奏、有張力,讓人耐聽。京劇也如是。

3 京白 -歷史沿革

  四大名旦里梅蘭芳的念白最好,若論「京白」還是首推荀慧生。我們現在能聽到的他的錄音大部分是花甲之年的演出,雖音色黯啞,但細聽起來還是那麼嬌嗔俏皮,難得的是那份考究,每個字就像一個音符。其弟子能把「京白」念出味兒的不多。旦角里小翠花的「京白」也好,但不同於荀的純真可愛,反倒有點爽辣的感覺,讓人一聽就想起世井婦人的勁頭。
  花臉里「架子花」的「京白」多些,聽過的戲印象中侯喜瑞、袁世海的「京白」很有特色,銅錘中王泉奎的不錯,而裘盛戎的就不好。 丑角中說「京白」是常事,現在的一些演員多把心思用在抓哏上了,「京白」全似平日說話。聽聽蕭長華、馬富祿的,一個冷利雅緻一個潑辣爽快,都毫無油滑之調,更無嘩眾取寵之感。武丑里葉盛章及其弟子張春華的都聽來出口如珠,令人慨嘆。 「京白」也要提著氣念才有神彩,每句台詞都該有所藝術把握,才等起到應有的效果,記得有人評價馬三立說:「別看他說相聲像落家常,擺到紙上哪句也不是廢話」。京劇也是同理,念「京白」也得下大功夫的。
  當今演員中「京白」能給人印象的更少了,《彩霞工程》中一次播放李維康的專輯,其中有《戲鳳》一劇,李的「念白」真讓人驚艷。
  現在愛「過把癮」的人不少,「生一千,旦一萬。」鮮見學丑的,另一方面愛聽丑的也少了,會欣賞丑的更少。其實丑角在很多戲里是很重要的,在後台,也是丑角為尊,他不勾臉點白,誰敢動手?梨園敬丑。哪行都要說戲詞,唯丑角能講點大實話。
  若花旦「京白」就是耍嬌,丑角「京白」就是逗哏。這樣的「京白」不是藝,不耐聽,不會為人物或戲添什麼彩兒。旦念「京白」易尖利,丑念「京白」易啰嗦,這都是功夫不到家,京劇的深遂也在此,容不得馬虎。
上一篇[煤油燈]    下一篇 [junitperf]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