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視劇港劇

《人海驕陽》,國產電視劇,由著名演員林俊賢、 黃秋生 、陳秀雯主演,主要講述主角鍾文軒被情敵嫁禍陷害入獄,之後同遇兩位紅顏知己,共同為自己平反的故事

1主創團隊

導演: 曾勵珍
  編劇: 楊松柏
  主演: 林俊賢 / 黃秋生 / 陳秀雯 / 張鳳妮 / 陳佩珊/ 吳瑞庭 / 楊羚 / 麥翠嫻

2劇情介紹

鍾文軒(林俊賢)自外國學成回來,一心以作育英才為已任,對學生因材施教。因此深為校花袁家欣(楊羚)傾慕,但卻惹來壞學生賀子奇(吳瑞庭)誤會軒有心奪愛,在偶然機會下嫁禍陷害軒。真金本不怕紅爐火,但奈何遇上對軒有歧見的警察方忠義(劉江),再加上督察賀子豪(黃秋生)徇私護弟奇,軒終含冤入獄!
禍不單行,軒母遽然而逝,軒妻傷心遠去,軒的甥女王清玲(陳佩珊)亦因偶象幻滅而自暴自棄。面對重重打擊,軒幸得紅顏知己方彤(陳秀雯)的支持,豁然接受命運的磨鍊,使二人感情猛增;但其間軒又與苦命而樂天的莫詠璇(麥翠嫻)相遇,在同是淪落人的背景下,二人互生憐惜之情,使軒在忙於為自己平反之餘,一時也不知如何抉擇!

劇照(2)

劇照(2)

劇照(1)

劇照(1)

3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第1集
       鍾文軒父親早喪,由母玉好撫養成人,后往外國留學,學成返港娶得雪兒為妻,夫妻恩愛,一家樂也融融。文軒之姐文娟早年嫁予一地產經紀王燦成,並生下一女清玲。清玲自幼甚喜與文軒為伍,至長大后,甚至視他為偶像,極聽從他的說話,而令燦成頗為不滿。文軒立志作育英才,在新界一學校任職。他對學生本著有教無類的精神,全心全意教學,又能用嶄新的教育法去引導他們,故深得學生們的愛戴,但另一方面卻遭老一輩師長非議。學校中來了個問題學生賀子奇,反叛性強,到處糾黨惹事。文軒用盡方法感化他,反令子奇對他反感,二人嫌隙日深。雪兒驗出懷有身孕,卻受朋友的影響,恐怕文軒日後會偏愛兒子多於自己,患得患失,其後她發覺文軒對她仍是愛護備至,才安心盤算著美好將來。文軒主張學生應有正常的課外活動,遂在學校成立一支壘球隊,一群擁戴他的學生蜂擁參加,尤其是「校花」韋家欣,因她對文軒心生愛慕,便常藉故親近。
  • 第2集
       學校附近發生一宗非禮案,文軒被邀請協助調查。雖然文軒被證實與案件無關,但探員方忠義卻對文軒存有成見,一直認為他就是色魔。原來多年前忠義曾負責一宗非禮女童案,由於過份秉公辦理,不聽從手下勸告,將疑匪草率放掉,後來疑匪含恨於心,將義之手下女兒強姦至精神錯亂,而其手下更與疑匪同歸於盡。忠義有愧於心,自此對所有色情犯恨之入骨,除了對每一宗風化案鍥而不捨地去追查外,還對疑犯粗暴對付,故常遭投訴。燦成有意移民,欲遊說文軒合作,但為他所拒,記恨在心,對文軒的風光暗表不滿。其後他見雪母歐太自外國歸來,欲乘機巴結,以圖找得移民機會。子奇心儀家欣,好勝心起,欲在同學面前將她追求到手,怎料家欣不為所動,還乘機戲弄子奇一頓。
  • 第3集
       子奇在校內不斷破壞搗蛋,校長等欲趕他出校。文軒幾番請求,欲藉家訪深入了解其家庭狀況。原來子奇自幼喪母,故缺乏家庭管教及照顧,以致頑皮不堪,除對兄長子豪敬畏外,對外人一律不放在眼內。子奇以為文軒在其父賀輝面前告狀,對他誤會更深。子奇與飛群結怨,被當街圍毆,幸文軒經過制止,替他療傷。子奇被其鍥而不捨的精神所感動,二人關係漸見緩和。子奇向家欣展開追求,卻被她乘機留難,反令他感到有挑戰性。警方見近日非禮案頻生,為追緝色魔歸案,進行「放蛇行動」,派出忠義之女方彤為餌,連夜到寂靜地帶望引出真兇。方彤陰差陽錯下遇上色魔,除被迷奸,幸文軒剛巧出現,將方彤救出。方彤雖肯定文軒與案件無關,但忠義始終堅信文軒為色魔,但苦無證據。
  • 第4集
       子豪憑其精明頭腦及靈活身手,在工作上屢建奇功,事業一帆風順,而感情方面奪得方彤青睞,惟子豪寄情於工作,故二人未能燃起燦爛火花。雪兒本在美國攻讀大學,未學成已回港與文軒結婚。歐太見文軒在港發展不大,極力遊說雪兒夫婦跟隨她移民。文軒放不下學校工作,婉拒其好意。雪兒幼受父母呵護,養成其倚賴性強與沒主見的性格。歐太為人勢利,對雪兒進才言謂文軒對她缺乏愛護,令她對文軒的信心亦動搖,設下計劃試驗丈夫之忠誠,鬧出笑話,但終明白文軒對自己情深一片,決盡妻子本份侍奉他。雪兒雖對丈夫深信不疑,但見丈夫受女學生歡迎,還收到家欣的禮物,略表呷醋,但經文軒解釋后亦釋然。子奇追求家欣不遂,更誤會文軒與她有染,遂又故態復萌,放棄改過之餘,更伺機向家欣及文軒報復。
  • 第5集
       子奇惡意戲弄文軒,被眾人目擊,家欣替文軒不值,乘機譏諷子奇,令他對二人更為憤恨。子奇在課室搗亂,被校方開除,校長召子豪面談,子豪獲悉子奇惡行,氣忿之餘,與子奇起衝突。子奇認為此事是文軒與他為難,因而對他更含恨於心。玉好多年操勞,患有高血壓,可是未積極延醫,致身體欠佳,令文軒等擔心不已。文軒見經濟基礎漸穩,為著未來嬰兒與母親健康,另覓一新居所。家欣對文軒產生愛情的幻想,為了親近他,不惜詐稱自己家庭不愉快,企圖騙得文軒單獨相聚的機會。子奇追求家欣不遂,老羞成怒,乘家欣單獨在天台時,擊暈她再撕爛其衣服,以圖令她當眾出醜后離去。不料使色魔有機可乘,將她姦汙。文軒後來赴約而來,見家欣衣衫不整,正欲施援手,剛巧家欣蘇醒,誤會文軒是色魔,告發其所為。
  • 第6集
       文軒被警方拘捕,將他起訴。忠義碰上文軒,促使他記起昔日的陰影,不自覺失去冷靜及果斷的判決力,搜集一切對文軒不利的證據。另一方面,子豪發覺此事與子奇有關,子奇自知闖禍,求子豪幫忙,子豪不忍其弟惹上官非,利用職權將一切罪名推在文軒身上。清玲雖深信文軒為人,及至親口問家欣時,家欣力指文軒為色魔,令清玲信心崩潰,頓有偶像幻滅之感,對文軒不瞅不睬。雪兒備受壓力,受周圍之閑言閑語影響,對文軒信念動搖,情緒大受困擾。玉好替文軒擔心,為他向欣母解釋,卻遭拒於門外,難堪非常。
  • 第7集
       文軒不但失去教職,更受到學生及親友鄙視唾罵,但他仍能不向環境屈服,有待洗脫罪名后再執教鞭。方彤憑著其直覺與正義感,相信文軒無辜,答應努力替他追查案件真相。清玲大受打擊下,變得憤世嫉俗,做出種種反叛行為,自暴自棄。文軒睹狀欲出言相勸,反被她破口大罵,直指他人面獸心。清玲失意之時,結識小販袁中泰,被其積極進取的性格所感染,留下深刻印象。子豪發現方彤追查文軒的案件,欲出面阻止,使二人間矛盾越發尖銳,情海開始起波瀾。文軒在街上撞見家欣,欲乘機向她解釋。家欣不理會他,還向警方投訴他恐嚇當事人。
  • 第8集
       雪兒輕信謠言,愈相信文軒為色魔,與他爭執之際,不慎失足跌下樓梯,送院后終告流產,令她精神陷於崩潰狀態,逃避與文軒見面。忠義由於情意結的驅使下,對文軒窮追猛打,即使自己與方彤有執拗亦在所不計,一心以為自己只是替天行道,故雖稍有錯失,亦安然處之。文軒上庭后,發覺一切證據對他不利,大感沮喪,幸方彤從旁鼓勵,助他搜集有利證據。方彤與文軒相處后,發覺自己原來已愛上文軒,使方彤與子豪的關係更為冷淡。另一方面,子豪亦忙於事業而對這段感情掉以輕心,卒令這段多年的感情出現問題。玉好沒料到文軒突遭橫禍,震驚之餘,一病不起,但愛子心切,仍為文軒奔波,希望一天能替他洗脫嫌疑。
  • 第9集
       燦成見文軒惹上官非,不加援手,還落井下石。他恐文軒罪名成立入獄后,養育玉好之責任會落在他的身上,不時冷嘲熱諷,令文軒更為難受。文軒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年半。子奇自覺連累文軒蒙上不白之冤,大表內疚不安。清玲見文軒被定罪,更為放縱。燦成眼見女兒淪落亦無法挽救,只用高壓政策管束清玲,令她更反感,憤而離家出走。雪兒對文軒絕望,黯然隨母赴美,決與他分手,文軒聞訊大表傷心。玉好不堪刺激,病倒垂危,須聘名醫醫治。燦成常為其龐大支出而大吵大鬧。
  • 第10集
       文軒幾經辛苦申請出外探望玉好,可惜來不及見其最後一面,令他沮喪不已。清玲終日在外流連,荒廢學業,成為一問題少女。一次,清玲重遇中泰。中泰風趣樂觀,對清玲一見鍾情,而清玲在苦悶之餘,亦樂得與中泰為伴,令他以為有機會奪得其芳心。燦成周轉不靈,著文娟遊說文軒將其名下財產轉給他。文軒看在其姊份上,終簽署協議書。中泰不忍清玲終日混在市井群中,想辦法拉攏她與家人和好如初,使她一家團聚。子豪利慾薰心下,竟被黑幫首腦范培生收買,掩飾其黑幫活動。一日,培生與另一黑幫喪B火拚時,子豪名義平息廝殺,利用職權剷除喪B,為培生除去大敵。子豪奮勇,受到上司讚賞。他更為挽回方彤的心,向她求婚。方彤被其所動,終答應婚事。
  • 第11集
       文軒初入獄時,常受惡霸欺凌,得阮四照顧,二人成了莫逆之交。一日,阮四遭仇家尋仇,文軒奮勇助其抗敵,致身受重傷,令阮四大為感動。文軒成為獄中數黑幫爭奪拉攏對象,向他威逼利誘,文軒一一拒絕。阮四將他掙扎生存的理論授予文軒,令他人生觀大變。培生利用子豪將喪B手下阿德等趕盡殺絕,逼他們改投其門下。阿德等寧死不屈,還設計殺子豪報仇。廉署職員張松柏接獲投訴子豪與培生勾結,遂深入調查。子豪故意大肆掃蕩培生黃賭檔口,以掩人耳目。方彤冷眼旁觀,子豪表現有異,暗起疑心。松柏監視子豪的行動,徹底調查財產來源,並拖延其升職計劃。子豪自知此地不容,毅然辭去警務工作,決跟隨培生作姦犯科。
  • 第12集
       方彤被子豪所蒙蔽,以為他銳意在商場發展,並依其勸告,決在結婚前辭職,專心照顧家庭。子奇終日遊手好閒,與飛群結怨,被黑幫尋仇。他找子豪替其出頭,終嚇退敵人。培生表面經營酒吧及電影公司等娛樂事業,私底下卻進行賣淫勾當。他賞識子豪才智,安排他打理部分事務,為他發展黑白兩道生意。子奇見子豪威風,欲追隨他做生意。子豪不想其弟插手黑幫,只安排他在旗下酒吧充任調酒員。清玲得中泰介紹在酒吧充當侍應,與子奇份屬同事。二人重逢,互相鬥氣。其後一次子奇助清玲嚇退色狼,二人隔膜全消。正當方彤忙於籌備婚事之時,無意中發現子奇瞞著自己進行非法勾當,勸他放棄,子豪不肯。方彤心灰意冷,毅然取消婚約,決意返回警局崗位。
  • 第13集
       文軒服刑期滿回家時,遭到燦成與清玲的白眼,令他感到沮喪萬分。文軒在眾叛親離的環境下,仍不氣餒,力求法律援助還以清白,可惜事隔多時,更未掌握證據,令他失望非常。文軒受到街坊及親友鄙視,又遭逢一連串打擊,令他意志消沉,幸得方彤協助鼓勵,重新振作做人。文軒偶然機會下結識向北與中泰,得其幫助到一天台木屋居住,令他患難中感到一點人間溫馨。子豪對方彤余情未了,欲向她表示等他得到大權,會將業務改邪歸正,可惜方彤對他已死心,堅拒再接受他。文軒找到一份清潔工作,仍不時遭人白眼,但卻能感染到向北與中泰知足常樂的性格,對前途充滿希望。另一方面,中泰亦積極向文軒請教,互相協助,成為深交。
  • 第14集
       文軒等為中泰慶祝生日時,清玲亦到場,見到文軒面時,火上心頭,侮辱文軒一頓后離去。中泰了解文軒苦衷,儘力替他向清玲解釋。玲、奇同樣放任不羈,因來往多而擦出火花,二人竟成為情侶。文軒深夜在街上見到舞女莫詠璇被數爛仔追債留難,遂挺身為她解圍。詠璇對他不勝感激之餘,向他盡吐慘痛身世,文軒感到同病相憐,視她為好友。原來多年前詠璇父莫森因染上毒癮,令其妻無法忍受下離家出走,家庭經濟出現危機,而詠璇一直只有當舞小姐養家。莫森對女兒感歉疚,但因無法戒除毒癮,只有不斷向詠璇索錢,常常自責,但始終未能戒去毒癮。文娟不忍文軒被逼遷,常偷偷背著燦成接濟文軒。清玲再與燦成發生爭執,一怒之下離家與子奇同居,中泰眼見二人關係密切,初嘗失戀滋味。
  • 第15集
       子豪不想子奇泥足深陷,一直阻止他插手黑幫生意。子奇以為子豪恃勢凌人,乘機在培生面前表現英勇,果獲重用,向子豪示威。子豪對方彤心生不忿,認為全是文軒造成,對他更是憤恨,放火恐嚇文軒。子文軒不欲方彤因幫助自己,而致與子豪產生誤會,著方彤向他解釋。方彤坦言已與子豪分手,文軒才放心。其實方彤自文軒出獄后,已將感情寄托在他身上,無奈文軒卻未投入這段感情,令她感到失望。詠璇幾年前得一行船客人垂青,終答應下嫁,以為可從此重新做人,怎料一次出海時遇上戰爭,被炸彈打中葬身大海,她為供養老父,不惜重披舞衣。文軒見詠璇一生坎坷,全無生存目標,不忍她繼續沉淪,努力誘導她入正途。二人患難中見真情,發生一段真摯的感情。
  • 第16集
       子豪開一間電影公司,以拍電影為名,其實從事賣淫事業。一次,其手下阿富利誘一無知少女余文靜簽約,逼她拍下寫真錄影帶,然後藉此勒索她,文靜終被逼為娼。詠璇不值文靜被欺凌,欲出手助她脫離火坑,反被阿富恐嚇。文靜欲暗中偷回錄影帶,危急時遇上文軒。文軒念在師生關係,助她逃走。詠璇同情文靜遭遇,請求一黑幫首腦超哥代出頭要子豪放過文靜。子豪不懼超哥惡勢,派人暗殺超哥。子奇對文軒含恨於心,派人追殺他,幸得中泰協助脫險,設計令眾人以為他死去,並將文軒與詠璇安置在一隱蔽地方。文軒被子豪手下打傷,詠璇細心照顧他,二人患難見真情,漸生情愫。
  • 第17集
       泰國一大拆家馮先生垂涎清玲美色,向子豪合計將她得到手。子奇知子豪所為,向他找晦氣。子豪坦言計劃另起爐灶,故犧牲清玲以藉此與拆家打好關係,並安撫子奇日後兄弟合拍重組勢力,子奇大感矛盾。清玲發覺子奇為著事業,將自己被污辱之事一筆勾清,一怒之下搬到中泰家。清玲為刺激子奇,不惜在他面前與馮先生親熱,並決定離開酒廊,改行任職在子豪的夜總會。子奇欲勸止,二人反大吵一輪。中泰獲悉清玲與子奇感情有變,幾欲乘虛而入,但他知清玲並沒有愛過自己,自知無法勉強,終於一心一意發展自己的事業。詠璇患難中與文軒建立感情,難以取捨,終放開自己接受這份新愛。方彤見文軒失蹤多日,向中泰查問,揭發子豪的卑鄙所為,伺機揭發子豪的罪行。
  • 第18集
       子豪因失去方彤才知珍貴,欲與她重續前緣。方彤其實已對他極失望,但為了要調查文軒之事,便假意接受子豪的追求。子豪找著文軒,領手下追殺他,文軒危急之際,幸遇上阮四,助他脫險。阮四利用與培生的關係,勸子豪放過文軒。子豪忌阮四之勢力,只好暫且擱置對付文軒。子奇一次運毒途中為警察窮追,遇上清玲。清玲為保其安危,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將毒品吞入肚中瞞天過海。子奇感清玲出於真情,大為感動,二人和好如初。清玲因為金錢問題,與子豪反目,被他禁錮起來。子奇眼見清玲受逼害,心中不忍,不顧一切,反抗子豪,欲救回清玲。子豪大怒之下,將子奇打傷,被子奇看清子豪的猙獰面目,頓大徹大悟,洞悉過往過失。
  • 第19集
       子豪為爬上高位,竟暗中收買培生手下,將勢力擴大,欲殺死培生奪位。子奇逃亡之際,重遇文軒,遂向文軒懺悔,將一切向他剖白。文軒才知一切原來是子豪擺布,矢意要向子豪討回公道。清玲知一直錯怪文軒,後悔不已,與他重建親密關係。忠義得悉文軒為清白無辜,令他甚覺抱歉,坦然向文軒認錯,決助他洗雪沉冤,捉拿子豪歸案。當方彤正要向文軒表明心跡時,猛然發覺他與詠璇產生感情,只好將愛意埋在心底。子豪為打擊文軒,施計陷害莫森,令他慘遭喪命。詠璇痛心之餘,決助文軒對付子豪。
  • 第20集 (大結局)
       中泰利用徐康對子豪不服,聯絡他偷齣子豪的黑幫業務的磁碟。子豪發覺后,逼文軒交出磁碟不果,乘機挾持詠璇。子豪約文軒決鬥,乘機圍擊文軒,幸方彤帶大批探員及時趕至,欲將子豪繩之於法之際,卻被子豪槍傷。詠璇知方彤對文軒有意,曾欲讓愛,但方彤亦明白愛情不能相讓,自動引退。詠璇終於想通,接受文軒的愛。子奇與清玲戀愛成熟,決共諧連理。子豪於二人舉行婚禮時,伏擊文軒,清玲首當其衝,送院后死去。文軒屢對付子豪不果,終把心一橫,要以暴易暴,用自己的方法收服子豪。究竟文軒能否將子豪繩之於法?文軒與方彤及詠璇的三角關係怎樣解決?留意本劇大結局。
      
      
1-10集11-20集查看全部劇情
[1-3]
上一篇[54式手槍]    下一篇 [尤菲米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