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春秋時期,太行山北部地區有一民族,叫狄,游牧為生,善騎射。周襄王24年,狄人分赤狄、白狄、長狄、眾狄四支。赤狄集於河北定州新樂一帶,名號為「鮮虞」,白狄建都盂縣城東古城坪,國號「仇狄」。長狄、眾狄結於唐河流域,國號「中山國」。為共同抵禦晉國侵擾,以中山國為首,組成鞏固的狄人族軍事聯盟。

1與晉國對立

仇猶國的壯大與強盛,與晉國逐漸形成對立。秦、晉爭霸,仇猶國受利益驅使,時與秦聯合擊晉,時與晉共同攻秦。鑒於國與國之間政治主張的不同,仇猶常為晉國持不同政見受官府通緝的「罪犯」提供避護。如公元前597年,也就是晉景公三年,大夫屠岸賈以「治靈公賊之致趙盾」為借口,滅趙氏九族,大將韓厥命程嬰攜趙氏孤兒潛出國界,逃入仇猶國藏山洞中匿十四年。

2與晉國聯姻

因仇猶國內山深林密,地理崎嶇,路途坎坷險惡。仇猶軍身著白銀服飾騎於馬上,勇猛善戰,有「白色旋風」之稱,敵寡擒之,敵眾隱入高山叢林之中,令你難尋蹤跡。晉為西阻秦軍東進,安撫背部,使用了聯姻之術。公元前650年,晉獻公嬰仇猶公主為妻,生二子,即重耳(晉文公)和夷吾(晉惠公)。

3故事

仇猶國建立約百年後中國步入戰國時期,每個有勢力的國家都想統一霸業。晉國首先把身邊的敵對勢力列入清剿名單,晉六卿之一智伯在定襄集結重兵,並以饋贈大鐘為名,出使仇猶,望仇猶國民修好車道,靜等佳音。
仇猶國王聞之大喜,鐘聲一震,四方皆聞,國家集結兵馬,舉行盛大典禮,節日祝賀,益處極大。
大臣赤章蔓枝諫曰:「晉為大國,我為小國。大強小弱。自古小國給大國進貢,弱國給強國送禮,今日智伯送巨鍾與我,其人貪而無信,狡猾多端,大王不可不防啊!」
大王說:「吾與晉國君舅甥之親,歷年禮尚往來,不分彼此,兩國軍民,廣結眷屬,其哪來伐我之禮?」
赤章蔓枝說:「晉國多年來不敢小視於我,仇猶仰仗兵強將勇,地勢險惡,晉兵難履仇猶國山路崎嶇,今以二軌廣車為送鍾之名開路,師隨其後奈何?」
大王說:「赤章愛卿,依你之說,對誰都懷疑,什麼都怕,明日早朝就不要戴官帽,應換戴鋼奎一頂,天有不測風雲,小心天上下隕石砸破頭顱。「
殿內上下朝野大臣聞之哈哈大笑。
赤章蔓枝羞愧滿面,仍據理力爭,說:「大王難道不曉得兵不厭詐之說?今日智伯千里送鍾,必凶多吉少,敬請大王清心寡欲,克己復禮,嚴守中立。「
大王說:「我心已定,爾休再胡言。你們這些書生怨不得無所作為,全因膽小如鼠,天上掉飽餡餅唯恐砸傷腦袋。哈、哈——」
殿內又是一片譏笑聲。
赤章蔓枝說:「送鍾、送鍾,鍾和終乃諧音之字,仇猶國完矣!這莫非是天意否?」
大王大怒,「放肆!亂我朝野,動我軍心,捧棍打出,永不再用。」赤章蔓枝乃我鮮虞赤狄之族人,殿試入仇猶做官。今日之禍,咎由自取。先逃往山東齊國,亡國之臣不被重用,回鮮虞安度晚年,今日新樂複姓赤章,多赤章蔓枝之後。
仇猶國王隨即款待晉國使者,號令軍民,北接滹沱河南北通途,逢山開路,遇水搭橋,鑿崗墊窪,加寬車道,安然無事,坐候鍾音。
智伯統率的晉軍大搖大擺以方車二軌載運大鐘戰車開道,就象戰場上總衝鋒時步兵尾隨坦克之後一般,直奔仇猶國都而來。大兵壓境,兵臨城下,仇猶國軍民舉手無措,蒼慌應戰,寡不敵眾,城池攻破,國王被斬,香妃殉亡,將士潰不成軍。智伯入城安撫軍民,自此仇猶國士隸屬晉國。晉鍾真正成了仇猶國之喪鐘。
上一篇[廣車]    下一篇 [陶克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