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他來自江湖》,為周星馳無厘頭喜劇的開山之作,是一部時裝寫實劇,反映現今社會,無論富或貧皆有誤入歧途的人,但只要決心洗心革面,改邪歸正,社會必定會接納他們。反之,那些死不悔改,繼續為非作歹的人,最終必定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並且落得慘淡收場。

1劇情簡介

他來自江湖 劇照1

他來自江湖 劇照1
萬梓良原是黑道英雄,后因一次買賣中,未婚妻意外身亡,大受打擊之餘,決心洗心革面,經營聯誼會為生。明天與母親,舅父何英彪及表弟何鑫淼同住,彪一直懷疑天是當年導致他被隔離警隊的人,故對他諸多單打,但天並不介懷。而彪之兒子淼卻視天為偶像,兩人情同手足,使彪頗為氣結。天自未婚妻死後,本心如止水,不料邂逅余文騫及阮黛玉,感情生活泛起漣漪。另淼為父誤入歧途,牽涉入毒品買賣,天為救淼,聯合舊友馬世雄,現任警務督察,與黑幫周旋。天忠肝義膽,決心脫離黑幫,前途一片光明。但感情卻牽制於兩女之間,最後如何抉擇。

2演職員表

職員表
  •  監製:劉家豪
  •  導演:劉家豪

3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29集
  • 30集
  • 第1集
       明天原是黑道黑雄,后因一次買賣中,未婚妻意外身亡,大受打擊之餘,決洗心革面,經營聯誼會為生。
      明天與母親、舅父何英彪及表弟何鑫淼同住,彪一直懷疑天是當年導致他被革離警隊的人,故對他諸多單打,但天並不介懷。而彪之兒子淼卻視天為偶像,兩人情同手足,使彪頗為氣結……
  • 第2集
       亞彩剛啟程往探望潔貞時,其姨甥女黛玉離家出走投靠她,迫於暫住明天家。
      黛玉入住明家不久,眼見明天輕佻,以為他為不良份子,對他頓生戒備。
      三大圈仔上聯誼會收「保護費」時,因不滿明天出手太低,大肆搗亂一番。黛玉恐茲生意外,連忙報警,將大圈仔嚇走。
      當雞泉領二CID到達聯誼會時,故意為難明天一頓,為英彪出一口氣,誣指明天遭黑幫敵對尋仇,令黛玉對明天誤會更深。
      一日,明天接到好找女兒黛玉的電話,因不知黛玉的乳名,使她錯過了通話機會,大表不滿。明天凡事不願多作解釋,使二人關係更趨惡化。
  • 第3集
       明天雖已脫離黑社會,但立賢對其關懷之情不減,故意詐病,著司機接明天來與他見面,明天見立賢年老孤獨,並樂於與他閑話敘舊。
      鑫淼發現明天與立賢有親密關係,認為巴結到有勢力的人,自可平步青雲,欲藉明天結識立賢,卻被明天所拒。
      立賢賞識明天的才幹,極力遊說他重新加入其堂口,並贈送他一部名貴房車,可惜明天不被其打動,著鑫淼把車退回。
      鑫淼終得償所願結識立賢,並夢想會被其賞識,自此助其發展事業,怎料只受聘為忠信同居女友美琪的私人司機,令他大表失望。
      立賢獲悉明天與黑幫結怨,遭人無意破壞聯誼會,以一著名室內設計家替他重新設計裝修,令明天啼笑皆非。
  • 第4集
       玉父阮旺上明天家找黛玉晦氣,才揭發黛玉被父出賣險些成為過埠新娘的事,明天對她頓生同情心,替她償還債項。
      黛玉不願接受明天幫助,揚言一定如數償還,明天反唇相稽,二人關係繼續惡化。
      少娟一直傾慕明天,向他投懷送抱,被黛玉撞見,以為明天玩世不恭,對他印象更差。
      立賢被匪徒擄走,幸忠信早收到消息,及時挽救其父出險境。
      黛玉受聘美琪開設的時裝店工作,由於表現良好,甚獲上司賞識。
      黛玉做家務時,不慎將明天送給少娟的名貴手錶跌落街,她不想欠明天人情,遂暗中傾盡財產,花七千元買回給他,令自己經濟陷於困難,迫於變賣珍藏K金郵票。
  • 第5集
       黛玉與明天相處日久,眼見他對屬下非常照顧,心地不壞,對他印象漸有改變,而明天亦發現黛玉可愛的一面。
      鑫淼不甘整日受女人支配,大表低落,找盡機會在忠信與立賢面前表現自己,以圖博得二人賞識。
      黛玉發現先前明天送給少娟的表為冒牌貨,大感後悔非常。明天體諒黛玉苦況,在黛玉欠款中減了七千元,令黛玉大為感動。
      聯誼會新聘請了一個大陸新移民余姣,由於樣貌娟好,曲線玲瓏,故惹來不少男客與同事垂涎。
      美麗見余姣生性隨和,以為她意圖不軌,旨在釣金龜婿,恐防她勾搭上明天,遂刻意撮合明天與黛玉。
  • 第6集
       鑫淼對黛玉驚艷之餘,早對她產生愛意,決展開追求,向她大獻殷勤。
      忠信為追殺一名泰國拆家,竟火燒木屋區,連累無辜死傷無數。立賢憤慨不已,厲言教訓忠信一頓。
      立賢希望忠信專心打理正當生意,幫會中一切事務,交由其它叔父打理,但忠信卻持不同意見,欲繼承其父堂主之位,一展拳腳,父子常因此發生意見。
      明天對忠信派人縱火之事,義憤填胸,與他大打出手,雙雙被帶返警署問話。
      黛玉被服裝店同事欺負,幸鑫淼及時趕至,替她出頭,鼓勵她另找工作。
      余姣雖飽受眾人歧視,但待人真誠,且不斷學習粵語及進修夜間課程,眾人大表意外。
      鑫淼不甘受美琪控制,欲為忠信效勞,卻不料發生交通意外,弄巧反拙。
  • 第7集
       英彪答應與鑫淼往接亞彩機,怎料途中遇上余姣,才改變主意陪她往取身份證。鑫淼以為父受余姣勾引,只顧另結新歡,對他怨恨更深。
      余姣感到委屈,向黛玉傾訴身世。原來當初到香港時,寄居姨丈家中,發覺其家境困難,不想拖累他,決自力更生。黛玉對她大表讚賞,對其印象完全改觀。
      黛玉替余姣向鑫淼解釋,證明她與英彪無曖昧關係。鑫淼因早已對黛玉著迷,對其所言完全認同。
      美麗製造機會明天與黛玉接近,可惜明天性不羈,缺乏細心,未能把握機會追求黛玉,令美麗大為氣結。
      明天在街上與雞泉發生衝突,被他乘機帶返警署為難一頓,明天在警署內重遇童年好友世雄督察,二人盡談別離情。
  • 第8集
       黛玉向一銀行求職,終獲錄用,但要在一星期內交出「鋪保」,迫於向父親求助,可惜阮旺不肯,令她感到彷徨無助。
      鑫淼為討好黛玉,代她向明天求助,以聯誼會的名義出一份「鋪保」。明天欣然答應,拜託其好友世基在銀行內幫助黛玉。黛玉獲悉大為感動,開始對明天產生好感。
      世基生性尖酸,在銀行內與同事結怨甚多,惟獨對黛玉照顧非常,令她受到其它同事反感。
      美麗故意將黛玉與明天同困一室,讓二人在患難中現真情,卻被英彪無意中破壞,令她大表氣結。當然玉、天知道真相后,頓感啼笑皆非。
  • 第9集
       余姣在夜校上學時,迷倒了一教師,令其夫妻不和。其後該老師更失去理智,乘機向余姣強暴,幸明天及時趕至,助其脫險。
      明天與余姣日夕相對,漸察覺其性格爽直可愛之處,對她情愫漸生,開始展開追求。另一方面,美麗覺察到余姣有上進心,對其印象完全改觀。
      明天在銀行內重遇當年黑幫好友陳七,發覺其面有異色,恐他再重施故伎作姦犯科,立強拉他走,怎料其後被世基揭發陳七原先有計劃打劫銀行之意,誤會明天仍與黑幫工作。
      世雄與明天一別十數年,對於他其間經歷一無所知,加上雞泉力指明天曾駕車衝破警方路障,其後得立賢找人頂罪,明天才得以逍遙法外。世雄經翻查檔案后,開始對明天抱疑心。
  • 第10集
       世雄回憶當年往事,知道明天你為人正直重義,往往為幫朋友而牽涉黑幫瓜葛,為此矛盾不已。
      黛玉眼見余姣與明天交往甚密,擔心她會遭明天矇騙感情,勸她小心提防,但余姣深信明天為人,還勸黛玉不要抱有成見。
      少娟對明天痴心難抵,意欲自動獻身予他,可惜明天不為所動,拒絕與她闢室談心,令她自尊心大損。
      另一方面,少娟無意中見到明天與余姣來往甚密,狀甚親熱,內心頹喪不已。
      鑫淼失業后,隨即向黛玉工作的銀行應徵為辦公室助理,以圖追求黛玉。
  • 第11集
       世雄奉命大舉掃蕩區內黃色架步,滿以為可以立下功勞,怎料黑幫死灰復燃。世雄心有不甘,決找盡線索將黑幫趕盡殺絕,因而激怒了忠信等人。
      忠信派人伏擊世雄,幸明天無意中撞見,及時相救。世雄眼見忠信手下對明天顧忌三分,頓對其背景更表疑惑。
      世基的歡喜冤家玉華已屆適婚之年,仍未嘗戀愛滋味,心存焦急之餘,常誤會旁邊男士對她有意,弄至笑話百出。
      世基以咭向黛玉示愛,被玉華看見,誤會世基一直暗戀她,鬧至滿城風雨。玉華知道真相后,對黛玉仇視,事事針對她。
      鑫淼不值玉華所為,正面與她衝突,終被迫辭職。
  • 第12集
       余姣與明天戀愛成熟,將他帶回姨丈家,姨丈見明天忠誠可靠,立替余姣慶幸找得如意郎君。
      余姣感到長此下去在聯誼會工作沒出息,欲一展其美術所長,應徵在一廣告公司工作。明天雖有不舍之感,但仍鼓勵余姣努力。
      鑫淼精神苦無寄託,閑來痴纏著黛玉,始終未能打動其芳心,心有不甘,決向黛玉揚威。
      鑫淼重操故業充當的士司機。一日,他發現一證券公司老闆遺下手提電話,立將其還給他,使老闆得回巨額投資的機會。鑫淼隨即被羅致加入其股票行工作。
      少娟未能得到明天,迅即投入一有錢男友懷抱,合資擴充一美容院,眾人亦大表安慰。
  • 第13集
       鑫淼亂撞亂碰下,令老闆賺到厚利,終博得其信任。另一方面,他自覺事業得意,隨即向家人與銀行舊同事炫耀。
      立賢鑒於自己年事已高,只好把幫會中事務逐步移交予忠信,但聲明不得販毒。
      忠信陽奉陰違,暗中計劃運毒,欲爭奪另一堂口之販毒地盤,但恐怕被立賢知道,遂安排他往瑞士度假。立賢見難得偷閑,相約明天同行,但他以公務纏身推卻。
      明天見忠信行藏有蹺蹊,向其手下查問,果發現忠信陰謀,及時破壞其行動,令忠信大為震怒。
      立賢獲悉忠信的販毒計劃,同時發現他為促狹兩幫仇敵,竟殺人嫁禍敵幫,令他大受刺激,一病不起。忠信見老父危在旦夕,只好敷衍應承從此不再販毒。
  • 第14集
       世雄在酒吧內邂逅一少女Yvonne,被其獨特氣質所吸引,主動給通訊電話予她,可惜她遲遲未找他,令他忐忑不安。
      世雄從與Yvonne第一次見面的談話中,得知她任職一大廣告公司,竟冒昧登門造訪,發現Yvonne是一舉足輕重的高級職員,對她刮目相看。
      世雄費盡心機向Yvonne展開追求,可惜她過於事業心重,對世雄若即若離,令他迷惘不已。
      立賢經此大病後,決將整盤生意移交給忠信,讓他自由發展,怎料忠信故態復萌,決瞞著立賢繼續經營黑幫生意。
      余姣在工作上雖盡全力,但未獲到讚賞,內心暗表失意,其後幸得Yvonne賞識,鼓勵她努力奮鬥,令她信心大增。
  • 第15集
       Yvonne在街上被人搶劫,到警局報案,剛巧遇著世雄。眾同事知道世雄與Yvonne的關係,故意戲弄為難Yvonne,令她尷尬不已。
      明天生日當天,余姣邀請世雄與Yvonne一同慶祝,氣氛融洽,與世雄與Yvonne間感情加深。
      余姣參與一餅店宣傳工作,加入一些有建設性的提議,大獲顧客及上司讚賞,令她喜出望外。
      Yvonne與一屬下亞球在公事上發生意見,一怒之下將他辭去。亞球懷恨於心,不時恐嚇騷擾Yvonne,企圖向她強暴,幸世雄及時趕至,助她脫離險境。
      余姣被廣告客戶看中,邀請她拍一廣告片,令她興奮非常,可惜該廣告未能突出余姣優點,令眾人失望非常。
  • 第16集
       亞好念女情切,不忍她長此下去寄人籬下,勸服黛玉搬回家,怎料阮旺怨氣未消,對黛玉不瞅不睬。
      黛玉與明天相處日久,發現其優點很多,對他動了真情。另一方面,她眼見明天與余姣戀愛成熟,內心不是味兒,未能向二人表露心態。
      亞好攜款到銀行存款,受到世基熱情招待,被阮旺撞見,誤會世基騙財騙色,大打出手,終被拉上差館問話。
      黛玉懇求世基撤銷對阮旺的控罪。世基知道阮旺與黛玉的關懷系后,立刻改變態度,實行「外父政策」,令黛玉尷尬不已。
  • 第17集
       余姣應邀參加一遊河,鋒芒盡露,被一電影導演看中,力邀她參與新片工作。
      明天雖為余姣受賞識而高興,但感到娛樂圈品流複雜,恐她會沉淪而難以自拔,暗為她擔心。
      余姣參與演員工作后,由於她賣力非常,受到一名導演刮目相看,對她垂青,令余姣對演藝生涯充滿信心。
      余姣因過份投入演戲,因而忽略了廣告公司工作,令同事不滿。余姣請教Yvonne,Yvonne亦認為能晉身娛樂圈的機會不多,亦贊成她不妨花兩年時間拍片。余姣頓解心中困惑。
      明天見美麗近日神色有異,行藏古怪,加上她一天突致電回家,聲言會離家兩天,令明天再起疑團。
  • 第18集
       鑫淼陪人到澳門博彩時,偶然撞見美麗及開叔與另一陌生男子爭執,狀態緊張,但不便上前追問,唯回港后告知明天。
      明天向開叔追問,始知道其父當年因爛賭成性,欠下貴利大筆賭債,終被貴利害死。事隔三十年後,明父好友再找出殺父真兇,約開叔與美麗到澳門了決此仇。美麗為息事寧人,只好放過仇人。
      美麗知道明天熟悉黑幫中人,恐他知道父仇真相后,會策動大報復,時常提出警戒,令明天啼笑皆非。
      余姣自全身投入影圈后,知名度大增,形成眾公子名流爭相追求對象。明天看到周刊報導有關余姣的緋聞后,雖不信其事,但仍忐忑不安。
      余姣樹大招風,受到其它同業抨擊與諷刺,令她難堪非常,幸得明天從旁開解,才懂得將謠言拋諸腦後。
      明天感余姣日漸走紅,手頭幾部片約忙得不可開交,雖然已盡量抽時間與她見面,但已感到二人間距離的壓力。
  • 第19集
       明天安排一連串節目為余姣慶祝生日,可惜她臨急被同事拉著,無法脫身,令明天空等一個晚上。
      余姣被提名角逐「電影金球獎」中的新人獎,可惜未能奪魁,受到同業的歧視,令她難過不堪。明天立趕至會場替她解圍,令她大為感動。
      余姣受明天真情所動,向他提出結婚。明天感到余姣實出於一時衝動,勸余姣審慎考慮后才作決定。
      Yvonne獲悉余姣正計劃結婚,忙加勸止,聲稱若她嫁作人婦后,便會繼續其藝術生命,令她矛盾非常。
      美麗感到余姣畢竟非賢妻良母型,恐她會耽誤明天一生幸福,遂伺機破壞二人婚事。
  • 第20集
       余姣無從抉擇,向一相士求卜,知道她與明天兩年內不宜結婚,決將婚期擱置,美麗暗自偷歡。
      余姣得一名流劉公子介紹,結識一國際知名導演,果被賞識,應邀成為一中、美合作新片女主角,並有機會被捧為國際首席華裔女星,再使余姣內心泛起衝擊。
      明天不欲扼殺余姣的藝術生命,同時亦深知永遠不能滿足她的需求,遂答應讓她出外發展,二人淡然分手。
      明天失戀后,表面上十分平靜,但內里十分迷惘失落,找黛玉作伴,向她傾吐心事,令黛玉迷惘不已。
      鑫淼因工作失誤,連累公司損失慘重,令老闆大受刺激,一怒之下打脫鑫淼的兩隻門牙,並將他辭去。
  • 第21集
       世基失意於銀行工作,毅然辭職,籌集公積金與一生積蓄,自組一小型出入口公司,計劃另創一番新事業。
      世基未能籌足資金,剛巧鑫淼正為前途擔夏,得亞彩的支助,與世基化敵為友,合股共同創立「宏基公司」
      翠芝因犯錯被銀行辭去。黛玉大表同情,介紹她到「宏基」工作。鑫淼在銀行工作時,已與翠芝發生誤會,故常找機會糟質她。
      阮旺與人發生爭執時被打傷,令黛玉擔心不已。明天帶他向英彪求醫,果能使他完全康復。阮旺對英彪的醫術讚賞不已。
      翠芝陪鑫淼到上海公幹。當她登上飛機時,回憶起當年其男友因交通失事身亡,頓變得神經緊張,終被趕下飛機。鑫淼雖對她大表同情,但仍埋怨她破壞公事。
  • 第22集
       翠芝不甘再受家人無理對待,離家出走,彷徨無助之際,得鑫淼安排與亞彩同居,令她大為感動。
      英彪帶鑫淼到舊居,懷緬過去,並坦言一直對其妻潔貞懷內疚之情,可惜無機會與勇氣向她認錯。鑫淼終對他諒解。
      英彪在巴士上邂逅一馬拉婆李萍萍,被其風韻所吸引,留下深刻印象,其後得一機會重遇萍萍,還替她醫治手患,二人開始展開友誼。
      余姣不時寫信予明天,可惜他為免藕斷絲連,將信件通通原封不拆鎖起。黛玉睹狀暗為自己有機會親近明天而歡喜。
      萍萍與英彪來往漸密,發覺他感情專一,對他大為欣賞,頓對他產生好感。另一方面,英彪得萍萍垂青,如沐春風,內心再泛起漣漪。
  • 第23集
       鑫淼對英彪另結新歡之事本甚反感,其後得翠芝開解下,終明白其父心情,嘗試接受萍萍。
      另一方面,鑫淼與翠芝相處日久后,發現其純真與富責任感的性格,漸對她消除誤會,二人感情漸深。
      鑫淼特意到街市買來兔肉,親自烹調招待萍萍,卻被英彪誤會他屠殺家中傷兔,令鑫淼大為氣結,以為萍萍存心挑撥離間,對她產生反感。
      鑫淼氣憤之時,開快車發泄,終釀成交通意外。英彪表面對他漠不關心,但內心挂念其傷勢。
      英彪珍惜與萍萍的感情,決向她坦言示愛,然後跟她回馬來西亞定居。萍萍果然情投意合,欣然答應。
      英彪坦誠地向鑫淼剖白內心感受。鑫淼大大諒解其心境,亦贊成其決定。
  • 第24集
       正當英彪春風得意之際,料想不到離家十八年的妻子潔貞突然回港。英彪本一直盼望有朝一日與妻複合,此際心亂如麻,不知如何抉擇。
      英彪唯有向萍萍坦言一切,聲稱寧與潔貞破鏡重圓,萍萍聽罷悻然回國。
      英彪滿以為可與潔貞重拾舊歡之時,發現原來潔貞乃打算與英彪辦理正式離婚手續,之後回美國與男友結婚。並欲說服鑫淼跟她回美國定居。英彪頓感一無所有,頹喪不已。
      黛玉因銀行政策有變,被調往離島分行工作,深感不便,決另謀工作。
      立賢大病後,已無復昔日魄力,祇好把堂主之位傳給忠信。忠信執大權后,進行大革新,派手下四齣爭奪地盤,並與泰國進行毒品交易。
  • 第25集
       忠信為免立賢阻撓其黑幫生意,將他軟禁家內。立賢欲找朋友訴苦,偷走離家,卻忘記帶明天的地址,在街上亂盪亂撞之際,剛巧遇上黛玉,彼此話甚投契,並介紹她到其屬下公司工作。
      立賢向黛玉訴苦時,提及當年明天與其女芷君熱戀,已到談婚論嫁的階段,可惜芷君不幸死去,令立賢與明天大受打擊,從此不再涉足江湖。
      忠信以為立賢派黛玉監視其生意,對她存偏見,事事無理挑剔一輪,令她甚為難堪。美麗見明天與余姣已分開一段時間,勸他珍惜對黛玉的感情,向她展開追求。
  • 第26集
       鑫淼不忍英彪孤單在港,決定留下,令英彪開心不已,父子間廿年來的隔膜終於給打破。
      明天因聯誼會停電,被迫休息數天,趁機探望立賢。立賢提醒他應珍惜黛玉的感情,向她熱衷追求。明天亦接納其好意。
      明天與老友金叔聚舊,見到他一家樂也融融,頓傾意於平淡的家庭生活,甚有落葉歸根之感。
      另一方面,明天回想起當年他與芷君在結婚前夕,因被仇家尋仇,芷君因以身護他而枉送命,頓對自己曾涉足江湖而缺乏安全感,又對投入黛玉之情頓生戒心。
      黛玉體諒明天心情,勸他盡量忘記舊事,重新振作投入新戀情。明天被其真誠所動,放膽再闖情關。
  • 第27集
       美麗見到明天終與黛玉戀愛,大表安慰,大事還神慶祝。亞彩大表嫉妒,埋怨鑫淼未能爭取追求黛玉。
      世雄感到Yvonne戀愛成熟,再三向她求婚,可惜Yvonne因目睹父母離異,對婚姻失去信心,能再加上事業如日方中,抗拒世雄好意,令他大表失望。
      Yvonne生日當天,世雄未能陪伴她慶祝,再加上接到其父去世消息,倍感孤寂,幸得世雄悉心照顧,令她大為感動,終答應世雄婚事。
      世基本不值Yvonne心高氣傲,反對世雄與她的婚事,其後見她與世雄投下真感情,盡量改變自己對她的觀感,接受她為家人。
  • 第28集
       鑫淼的貿易公司生意失敗,面臨破產的邊緣,迫於向亞彩借錢。亞彩誤會英彪指使鑫淼向她借錢,拒絕幫助鑫淼。
      鑫淼生意失敗,在一運輸公司找到司機的工作。其後他知道公司中有人暗中從事偷運古董文物的工作,決鋌而走險,博得世間財。
      鑫淼得知服務的公司原為忠信的子公司,欲乘機以偷運古董之事勒索忠信。忠信故意裝作屈服,表示賞識鑫淼的膽識,計劃培養他為得力助手。
      忠信與澳洲販毒集團合作,而這個集團表現得對忠信甚為不信任,因此觸怒了忠信。忠信為此決定好好教訓澳洲幫,計劃暗中「起章節附註」。
      明天感到黛玉已互相了解,遂向她求婚,果獲答應,令他大表驚喜。
  • 第29集
       忠信表面上著鑫淼與澳洲幫接頭偷運文物生意,然後派人中途運去毒品,連累鑫淼被澳洲幫擒住。
      鑫淼千方百計逃出澳洲幫的架步,致電回家求救,只有翠芝在家,並依照鑫淼指示,趕往相約地點營救鑫淼。
      鑫淼與翠芝欲找尋藏匿之地,卻不幸被澳洲幫中人擒獲。澳洲幫以為鑫淼是忠信的親信,脅持他加緊尋回毒品,但忠信根本不會關心鑫淼的性命安危,甚至計劃派人殺鑫淼滅口。
      明天追查鑫淼下落,迫於將婚期押后。其後他知道鑫淼落在澳洲幫的手上,只有找回失去的毒品,才能將鑫淼救回,於是冒險追查,終拆穿了忠信奸計。
  • 第30集
       立賢知道忠信任再插手販毒生意,大受刺激,終再次病倒,自此半身不遂。
      明天救鑫淼心切,不惜冒險在忠信手中搶到毒品,欲以此與澳洲幫交換人質。
      忠信知道明天與澳洲幫準備交涉,計劃伏擊搶回毒品,不料明天早已通知警方,結果忠信與澳洲幫一網成擒。
      世雄以為明天重蹈覆轍,參與毒品交易,及後知道真相,為存友誼,寧願徇私,不予起訴。
      鑫淼與翠芝患難中現真情,雙雙墮入愛河。另一方面,明天與黛玉能否終成美眷呢?余姣以後際遇如何呢?請留意本劇大結局!
1-10集11-20集21-30集查看全部劇情

4影片評價

該片說盡了

他來自江湖 劇照2

他來自江湖 劇照2
周星馳的奮鬥史。而周星馳與吳孟達,李力持的黃金搭檔組合也就此開始。周星馳與吳孟達這對黃金搭檔,是在1989年雙雙被導演看中在本劇集中飾演一對父子,從而才開始了兩人長期搭檔的演藝生涯。吳孟達曾經這麼回憶與周星馳的第一次合作:「與周星馳合作的第一部戲是我們共同的人生轉折,同上一部戲又是鄰居所以上班下班拍戲都在一起。我們就一起聊了一個風格出來,很特別的,跟以前看過的演出方式不一樣的東西,所以在香港就爆出來。那時候我們在拍《他來自江湖》,我跟星仔都不是主角,主角是萬梓良。我演星仔的爸爸。傳統上爸爸是一個很嚴肅的形象,正劇戲要這樣演才對。我們就把它扳了一下,演這個爸爸和兒子關係感覺好像朋友一樣,有時候他反過來好像比我懂。當初星仔地位不高,我和星仔討論后,他覺得應該改動的地方由我出面與導演他們談。拍完《他來自江湖》,就有人來找我們拍《賭聖》了。」[1-7]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