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代議制民主的基本內容包括:社會共同體是政治權力的最終來源;王權源於人民權力的轉讓,但人民仍保留著對它的所有權和終極控制權;公共權力的使用應以社會共同體的同意為基礎,「關涉大家的事需得到大家的同意」應成為立法、建立政府及其他政治決策的基本原則;由各等級或社會團體選派的代表組成的機構能夠行使共同體的政治權力,特別是立法權和徵稅權。

1簡介

代議制民主思想的一些基本要素是在中世紀漫長的歷史過程中逐漸孕育形成的。本文從政治權力的來源、歸屬和行使等方面分析代議制民主思想的原初內涵及其在中世紀的起源與成長發育過程。代議制民主的特點:選舉代表參與

2信息時代民主的新趨向

直接民主與間接民主
民主概念起初指公民直接行使權力的政治形式,可以說,所謂民主最初指的就是直接
民主。在民主發源地的古希臘和羅馬城邦中實行的都是直接民主。在希臘,城邦是公民
的自治團體。城邦規模狹小,公民是城邦居民中的一個狹隘的特權集團。公民通過親自
參加公民大會(ecclesia)和陪審法庭等機構掌握國家(城邦)最高權力。亞里士多德給公
民下的定義是「凡得參加司法事務和治權機構的人們」。〖ZW(〗亞里士多德:《政
治學》,商務印書館,1981年,第111頁。〖ZW)〗意即有權參加公民大會和陪審法
庭的人。在雅典民主最盛時,不僅立法和司法權由公民直接行使,即使行政權也不是掌
握在職業官吏手中,而是由公民按亞里士多德所說的「輪番為治」原則執掌。在伯里克
利時代的雅典,除少數例外(將軍、財務官),公職人員都由抽籤選舉,有的按日輪值。
羅馬雖然不是典型的直接民主,元老院和高級官員掌握著巨大的權力,人民大會遠沒有
希臘城邦公民大會那般壓倒優勢的權力。但羅馬的人民大會(Comitia)不是代表機構,
而是公民直接行使權力的機構。人民大會採用兩級投票制,即公民們先在庫里亞、百人
隊或特裡布斯(部落)內投票,然後再按上述各團體投票。但是與代議制民主不同,公民
們不是把權力委託給代表,而是親自到羅馬城特定集會地點直接行使權力。當羅馬國家
的規模已經擴展到十分龐大時,羅馬人仍採用這種民主形式。古人的想象力似乎無法超
越這種「親自到場」的行使權力的方式。
從歷史的觀點看,近代普遍流行的代議制民主(間接民主)是民主的變種。〖ZW(〗
當代擁護直接民主的學者要求一種更「充分的民主」或「純粹的民主」,如B.比特漢姆
(B.Beedham)就把代議制民主稱為「半成品」。(《經濟學家》,1996年12月2日。)〖Z
W)〗古代的直接民主隨城邦的解體而消逝,民主在中世紀末期再生時便採取了代議制
形式。近代民主思想家雖然承認國家權力屬於人民,但他們幾乎眾口一詞,認為人民不
適合直接掌握國家權力。他們認同中世紀成長起來的代議制民主,由人民選舉出代表掌
握國家權力。公民的民主權利體現在他們選舉代表的權利上。
代議制民主方案的出現,使近代思想家解決了一個困擾民主制度擁護者的一個難題,
即在理論上必須承認人人平等,但在實踐上,只能由少數精英掌握國家權力。實行代議
制民主的另一個絕對的理由在於,近代民族國家地域廣大人口眾多,經濟發展和社會交
往水平以及交通通訊等技術手段的限制,使直接民主在實際操作上是不可能的。所以,
在那個時代的政治思想家中,只有具有激進和浪漫色彩的理想主義者盧梭堅持直接民主
的方案。他認為,人民的主權是不能代表的。在抨擊英國的代議制時他曾指出:「英國
人自以為是自由的,他們是大錯特錯了。他們只有在選舉國會議員期間,才是自由的。
議員一旦選出之後,他們就是奴隸,他們就等於零了。」〖ZW(〗盧梭:《社會契約
論》,商務印書館,1982年,第125頁。〖ZW)〗盧梭是瑞士人,當時瑞士是歐洲唯
一還實行直接民主的國家。當他繪製民主藍圖時,頭腦中自然會湧現家鄉政治生活的情
景。不過盧梭也明白,他的民主理想只適用於小國,在大國里是無法實現的。
在創建代議制民主的那些政治家的心目中,實行代議制民主的另一個理由是防止所謂
「暴民」政治。近代民主在理論上是全民的民主、平民的民主,而不是古代的特定身份
集團的民主或中世紀的貴族民主。但在實踐上,必須在平民大眾與國家最高權力間建立
一個隔離緩衝帶。美國憲法選擇「共和」政體而不是「民主」政體,按憲法制定者的解
釋,就是要與暴民政治劃清界限。在西方政治傳統里,對所謂「暴民」政治的恐懼不次
於對個人專制的厭惡。史籍所載古代城邦民主制衰落時期平民的表現,古代學者幾乎眾
口一詞的對平民政治的厭惡,都是西方政治文化遺產的一部分,為近代政治家們所繼
承。代議機構被視為遏制「暴民」無理性行為的「馬勒」。
古代城邦解體后,直接民主的政治形式曾星星點點閃爍於西方歷史的長河中。早期日
爾曼部落和中世紀阿爾卑斯山區的居民曾享受過直接民主的生活。英格蘭和威爾士的地
方自治區可以選擇是召開區大會(直接民主)還是選舉區議事會(代議民主)。北美新英格
蘭鄉鎮政權一直由每個公民都可參加的鄉鎮大會(town meeting)掌握。瑞士自12~13世
紀起若干州(canton)由人民的集會統治,其中5個存在至今。這裡的公民們像古代雅
典人一樣,在特定日期到州府的廣場上面對面地討論和決定州的重大事務。一位西方學
者說:「他們——的確,也只有他們——與雅典的民主制度是相似的。」〖ZW
(〗Mogens Herman Hansen,The Athenian Democracy in the Age of Democracy
:Structure,Principles and Ideology,Translated by
J.A.Crook,Blackwell,1991,p.2.〖ZW)〗
上述特例對歷史的影響是微不足道的。從總體上看,在主權國家層面上的直接民主已
經消失了二千多年。近代以來幾百年間是代議制民主的一統天下。盧梭所設想的由一群
質樸的農民圍坐在大樹下討論自治問題的民主藍圖已經沒有人認真對待。只是從60年代
起,一些激進的學者又重新發現了盧梭的觀點。於是重新出現了對農村公社或嬉皮士公
社直接民主的興趣。但盧梭的信徒們也不得不承認,現代國家,即使是公司和學生團體
也太大,無法由全體成員的大會來統治。於是他們將直接民主的理想大大打了折扣,要
求代表儘可能地服從全民會議,如使他們隨時可由選民召回等。即使作為直接民主典範
的新英格蘭的鎮民大會近些年也已經呈衰落趨勢。由於鎮的人口增加,大批居民遷往郊
區,使原來那種「人人到場」的會議在許多鎮已難以為繼。一些鎮已經改行鎮民代表會
議制、鎮長會議制和鎮經理制等。〖ZW(〗參閱譚君久:《當代各國政治體制·美
國》,蘭州大學出版社,1998年,第324~327頁。〖ZW)〗
信息時代的公民參與
全民公決是直接民主諸多形式的一種。儘管全民公決在戰後有了長足的發展,但嚴格
來說,它的技術基礎仍然屬於工業化社會。當代信息傳播技術的發展,為公民參與創造
了更加多樣化的形式和無限廣闊的前景。自1974年以來,「電子投票」(televoting)、
「電子市政會議」(electronic town meeting)問世,人們覺得,新技術正在擴大和重
新定義直接民主。
在代議制民主下,公民投完票后便退居一旁,國家事務任由「代表」們決定。只是在
下一次投票時,他們才有機會對代表的表現作出一個裁決。有人稱這種民主為「部分民
主」。也就是說,公民只有選舉代表的權利,對於關涉他們切身利益的重大事務卻不能
直接參与。採用代議制民主的最有力的根據在於,直接民主在技術上無法操作,它會使
決策變得過分冗長,費用過於高昂。並且,普通群眾也沒有足夠的知識就國家公共事務
作出正確的判斷和選擇。但時至今日,許多人認為,隨著條件的變化,這些理由遠不再
是那樣充足的了。他們相信,由民意代表(政治精英)壟斷決策權的時代已經結束,一個
公民廣泛參與的參與制民主時代正在到來。
用公民普遍參與的或直接的民主取代代議民主依賴兩個條件:第一,人的信息化程度
的提高;第二,社會信息通迅網路性能的提高和使用範圍的普及。
前者的核心內容是人的知識化、智能化水平的提高,使人更自覺意識到自己的社會地
位、角色、自身的權利義務,有能力和願望來直接表達自己的意志。由於信息革命使選
民的信息化程度有了極大提高,現代民主有了教育有素的選民。他們在瞬間即可共享信
息,代表們知道的事情他們也都知道,在時間上也不晚。所以出現了普遍的對代表的不
信任,選民們自主作出決策的信心加強了。人們覺得,代議制民主應該遜位了。對人們
生活有重大影響的事務,人們不需代表,而是要自己參與決定。
新的技術手段是互動式的媒介以及多媒體信息高速公路的通迅網路的普及化。它不像
傳統的大眾傳播媒介那樣信息單向流通,受眾只是被動的接受者。它是信息雙向流動,
受眾同時也是信息的發送者。它有能力溝通每個家庭和個人,使每個人都能方便地參與
到信息流通的網路中來。它為每個個人、不同利益集團、各類組織、多層次的政治機
構,提供了直接性的、普遍互動式的表達意願、傳遞信息、商議、諮詢、監督、審核、
建議、選舉、表決的先進技術裝備。各類信息傳遞的準確、快捷、方便、逼真,都是前
所未有的。新技術使以前不可想像的事成為現實。
1985年,里根和戈爾巴喬夫在日內瓦的會談出乎意料地友好。很快,英國大多數媒介
得出結論,這次會談標誌著東西關係的解凍。不僅如此,它還進一步宣稱,英國公眾也
是這樣看的。他們是怎樣如此快地得到公眾的意見的?
通常,當記者想了解公眾的想法,他們走進當地一家商店,尋問他們遇到的頭十個
人,將其發表在第二天的報紙上。政客們則尋問他們的地方政黨或他們搭乘的計程車的
司機。但這些方法是荒誕不科學的。你在街上遇到的人可能根本沒有代表性,地方政黨
成員也是如此。後來,人們採用了科學的民意測驗方法,就是派受到嚴格訓練的人通過
電話詢問若干選民的意見,選民的名單是隨機從電話薄上選出的。這個方法慢、麻煩,
同時也令人不快。
這次,為了迅速準確地報道里根和戈爾巴喬夫會談在公眾中的反應,BBC嘗試一種新
的民意測驗技術。選一組電視觀眾,使每人配有一部帶有鍵盤的監聽器,當電視中問他
們對首腦會談的看法時,他們可以直接鍵入他們的意見。所以,幾分鐘內,BBC就可以
宣布,由於這次首腦會談,選民中認為核戰爭在20年內「肯定會爆發」的比例從6%降至
2%,認為「很可能」爆發的由31%降至23%(星期日泰晤士報,1985.11.24.)。〖ZW
(〗Lain Mclean,Mechanisms for Democracy,in David Held and Christopher
Politt(ed.),New Forms of Democracy,SAGE Publications Ltd,1986,p.135.〖Z
W)〗
BBC的的這次做法只是互動電視(interactive television)的一個例證。它在英國出
現在1982年。那時是通過電話線傳送大量信息。互動電視為公民的參與提供了一種新的
工具。一位英國學者說:「互動信息技術使選舉和民意測驗變得容易得多。任何在線上
的人都可以參加。任何有電話或互動有線電視的人都是在線上的人。」英國有80%的家
庭有電話,下次大選完全可能通過電話進行。民意測驗也可以提高其準確率。
著名美國未來學家托夫勒曾在1980年出版的著作中談到世界上第一個「電子市政
府」。「利用這一雙向作用的通訊系統,一個小小哥倫布郊區的居民們,實際上通過電
子設備,參加了當地計劃委員會的一次會議。他們只消按動一下室內的電鈕,就能立即
就有關當地城市規劃,住房條例和公路建設等實際問題的提案進行投票。他們不但能夠
投票贊成或反對,而且能參加討論,通過空間,大膽發言。」托夫勒說,「這是明天可
能實行直接民主的一個最初的跡象。利用先進的計算機,人造衛星,電話,有線電視,
投票技術以及其他工具,一個受過教育的公民,在歷史上第一次能夠開始作出自己的許
多政治決定。」〖ZW(〗阿爾文·托夫勒:《第三次浪潮》,生活·讀書·新知三聯
書店,1984年,第533頁。〖ZW)〗
上述兩例表明了參與制民主在技術上的可行性。與此相適應,公民的參與熱情空前高
漲,也在推動著當代世界參與制民主的興起。一位歐洲學者指出:權力下放,權力分
散,基層群眾參與,「要求更多參與決策的浪潮已經席捲整個世界」。〖ZW(〗福爾
默·威斯蒂主編:《北歐式民主》,1990年,第134頁。〖ZW)〗著名未來學家奈斯
比特也指出:「萬事都要親自參與的這種哲學,正在美國各地自下而上地傳播開來。」
〖ZW(〗約翰·奈斯比特:《大趨勢棗改變我們生活的十個新方向》,第161頁。
〖ZW)〗
新型的參與制民主擴展了民主決策的範圍,改變了其方法。它使當代民主正經歷著深
刻的革命性變革,開創著民主的新時代。當然,參與制民主興起並非要完全排斥傳統的
代議制民主。它只是部分地取代了代議制度的功能,在某些方面改變了其功能和運作方
式。有的在日常生活領域擴充了民主制度的領域,如在工作場所和地方社團。代表仍會
被選舉,但他們越來越受選民和輿論的支配,獨立性日益喪失。不過,代議制不會完全
被掏空,它仍有廣闊的領域。大體說來,一些相對簡單的事務,專業性不強的事務,地
方性事務,較有可能吸收公民的直接參与;另一些事務,如複雜的金融政策等,則仍然
是少數精英的領域。政治性決策可以由公民參與,但許多專業性領域仍是普遍公民參與
的盲區。現代社會已不是簡單古樸的農民和牧人的社會,它變得日趨複雜,許多公共決
策需要專門的知識,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公民參與的範圍。正因為如此,不論公民參
與今後多麼發達,像古典城邦時代那樣的直接民主也不會再現。
上一篇[瓜希拉半島]    下一篇 [金蟾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