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以色列海軍海豚級常規潛艇

標籤: 暫無標籤

  ◎ 以色列的生命繫於海洋


  以色列在地中海東岸有相對漫長的海岸線,在三面被阿拉伯世界包圍的情況下,是面對西方世界唯一的自由開放門戶,這是一個戰略資源,任何國家均不會自願放棄。以色列開


  國總理本·古里安就在以色列海軍學校第一屆軍官畢業典禮上稱:「如果我們無法控制周邊的海域,以色列就將成為一座孤立無援的城市。如同我們必須化沙漠為綠洲一樣,我們也必須征服海洋。」以色列人當然不會忘記,1956年和1967年的戰爭是因為什麼爆發的——埃及單方面封鎖蘇伊士運河禁運和切斷蒂朗海峽。因此,大衛王的子孫必須統治自己面前的海洋。


  相信許多人都以為以色列海軍的作戰能力,完全集中於大大小小的導彈艇(FAC)或巡邏艦(corvette)上,因為從薩爾1級到薩爾4.5級導彈艇,再到薩爾5級護衛艦的精妙設計和卓著戰功上可以得出這個結論。但是以色列封鎖東地中海水域、構成戰術乃至戰略威懾能力的任務卻有相當部份必須落在為數寥寥的幾艘傳統柴電潛艇身上。以色列海軍中艦齡最老的3艘海浪級柴電潛艇(GAL,540型)是從英國維克斯船塢工程公司購買的,1977年內相繼服役,艇艏設有8管533毫米口徑魚雷發射管,可搭載導彈或魚雷10枚,前者為潛射魚叉反艦導彈,後者則是美國霍尼威爾公司生產的NT-37E型魚雷;面對現存的和將來的威脅不斷增加,促使以色列的潛艇也必須進行升級,80年代中期海浪級開始進行中期改裝,但依然滿足不了以色列的國防需要,從而導致新型潛艇的出現。


  所有以色列人的苛刻戰術要求在德國人面前都不成為問題,因為他們向全世界推銷的209型潛艇已經持續20多年向超過10個國家出口,具有相當高的商業信譽,以色列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便打起了德國船廠的主意,起因卻是非常奇特,已經與以色列簽定《戴維營和平協議》的埃及正積極從德國引進209型潛艇。在參加過由德國潛艇聯合會舉辦的SUB-CON 85會議后,以色列就意識到應該將自己的新潛艇交給德國來造,再通過美國的「敲邊鼓」,必然能成就代表世界常規柴電潛艇最高技術、戰術水平的潛艇型號。一款新的潛艇在幾經周折后誕生了,這就是本文的主角:海豚級常規柴電潛艇。


  ◎ 建造背景


  20世紀50年代末,經過反覆討論和多重努力之後,以色列海軍購買了兩艘英國在二戰期間用過的S級潛艇,組建了潛艇部隊。第二代潛艇部隊則是由兩艘二手的英國皇家海軍T級潛艇組成,其中一艘「達喀爾」號在1968年1月返回本土海法港的途中在地中海水域失蹤。70年代初,以色列潛艇部隊發生了顯著變化,英格蘭維克斯造船廠在當時西德呂貝克工程事務所(Ingenieurkontor Lubeck,IKL)提供的設計方案上,修改建造出三艘新的海浪級潛艇。從那時起,以色列海軍在潛艇使用及技術上獲得了重要的經驗,這就引發了進一步的舉措——自己設計具有明顯自身風格的現代化潛艇,這意味著以色列海軍可以按照作戰使用要求取捨潛艇功能,而作戰使用要求又取決於所面對的戰場和威脅,因此,儘管建造一級潛艇帶有巨大的風險,但以色列海軍還是決定從第四代潛艇開始,研製適應其需要和作戰使用要求的本國潛艇,並開發最基本的水下作戰系統。


  1982年,以色列海軍和國防部的代表就潛艇市場作了第一次調查,包括已經停止建造柴電潛艇的美國造船廠。1984年下半年,以色列海軍開始概念設計,荷蘭鹿特丹船塢公司和西德呂貝克工程事務所兩家參與了秘密招標競爭,呂貝克工程事務所在1986年開始進行初步設計並最終取得合作意向。為了避免政治上的壓力,該項目並非直接由以色列向西德採購,而是由美國利頓集團(Litton Corporation)旗下的英格爾斯造船廠(Ingalls shipbuilding Divi-sion)為主承包商,藉助美國政府海外軍售的旗號向西德政府購買潛艇,再「過繼」給以色列。造艇事宜由霍瓦特-德意志造船股份有限公司(Howaldtswerke-Deutsche Werft AG,HDW)與蒂森北海工廠(Thyssen Nordseewerke,TNSW)負責。以色列海軍在西德的工作組負責督造艇體平台,在美國的工作組負責作戰系統。1988年10月,以色列方面在紐約與西德公司進行談判,西德代表也訪問以色列海軍並調查其實際需要和操作能力。1990年初,雙方曾在潛艇作戰系統的選擇上出現過一番爭論,隨後以色列確定採購勞拉公司和阿特拉斯公司的產品。但不久以後,由於財政壓力,以色列國防部於1990年11月30日作出中止潛艇合作的決定。


  但海灣戰爭的爆發改變了以色列海軍獲取潛艇的道路。遭到多國部隊打擊的伊拉克為達到把拆散反伊聯盟、將更多的國家拖入戰爭、使局勢進一步混亂的目的,向以色列發射了數十枚飛毛腿導彈,給首都特拉維夫等地造成較大傷亡。在美國極力安撫下,以色列沒有立即報復伊拉克,但戰爭結束后,通過「摩薩德」情報機構的取證和美國的暗中幫忙,希伯來字典里永遠找不到「忍」字的以色列很快發現——伊拉克用於改進飛毛腿導彈的技術來自西德!在鐵的事實面前,正沉浸在兩德統一喜悅中的德國科爾政府(東西德於1990年10月3日實現統一)為不破壞其成為「歐洲負責任大國」的形象而不得不息事寧人,承認在海灣戰爭之前一直與伊拉克進行軍事合作,包括導彈技術方面的合作,表示願意對過去的所作所為負責。以色列和德國就此問題展開秘密談判,德國同意用硬通貨的方式對以色列進行象徵性的賠償。當時以色列人剛剛從美國掃興而歸——他們希望從美國購買先進潛艇,但遭到美國的拒絕。以色列抓住機會,與德國人討價還價。以色列談判代表表示,以色列不需要賠償,只要德國忽視一切政治原因,恢復已擱淺的向以色列出售柴電潛艇的項目,並給予最先進的設計和裝備。在美國軍援擔保和政治壓力雙重作用下,再加上以色列願意用硬通貨購買德國武器,而且一筆勾銷海灣戰爭的積怨,德國方面自然順水推舟,於是一項影響中東軍事力量平衡的海豚級柴電潛艇建造項目就此拍板。1991年4月,以德雙方重新簽訂了合同,但修改了合同條款,由德國政府主動出資,贈送給以色列兩艘海豚級潛艇,第三艘潛艇的建造經費則由德國與以色列政府各出資一半,總造價高達8億美元。


  海豚級柴電潛艇的建造工程由1988年一直拖延至1992年才正式開始——由霍瓦特-德意志造船股份有限公司切下第一艘潛艇所需的鋼板材料,1994年再將完成的第一個艇身結構運給位於埃姆登市的蒂森北海工廠進行組合,1996年4月15日該級艇第一艘下水並被命名為「海豚」號(INS Dolphin),1998年4月正式服役。第二艘「黎凡塞」號(INS Leviathan)於2000年加入以色列海軍現役。第三艘「泰庫瑪」號(INS Tekuma)則在1998年7月9日下水,2001年11月抵達海法港基地。在整個項目中,由有經驗的以色列潛艇艇員和工程師組成的海軍工作組作為檢查組派到德國所有主要的潛艇建造和試航地點。


  ◎ 傳統單殼體與現代工藝結合


  海豚級(Dolphin)在德國呂貝克工程事務所的編號為800型(Tpye 800)。是在德國最暢銷的209級1400型和德國海軍自用型212級柴電潛艇的基礎上進一步改進的,是目前德國建造的同型潛艇中性能最好的。海豚級自持力達到60天;通氣管狀態下(4或8節航速)航行續航力分別為14000與8000海里,並可在水下以20節的最高航速持續衝刺一個小時。海豚級在基本結構上類似德國海軍的212型,但是增加了一個提供潛水人員進出的艙段,以適應經常使用蛙人進行特種作戰的以色列海軍需要。海豚級水上排水量1454噸,水下排水量1720噸,長73米,寬9.5米,吃水6米,水下航速21.5節,作戰潛深300米,最大極限潛深350米,乘員35人。


  海豚級潛艇的船體結構是傳統的單殼體。線型經過優化設計,達到低阻力,並可避免流動雜訊。封閉那些一直不用的開口也可以消除流動雜訊,實現封閉殼體的效果。海豚級的耐壓殼體由高強度、高彈性的HY80潛艇專用鋼製造。以超過25%最大工作深度試驗下潛深度,耐壓殼體進行的優化設計使艇在有限的最大排水量下獲得艇內最大有用空間。為了滿足沿海潛艇的要求,艇內大部分艙段都採用雙層甲板布置。


  總布置(從首至尾)概括如下:上層甲板、居住艙-艇員住室、冷藏艙和廚房、作戰情報中心、技術控制中心;第二甲板,魚雷發射管和武器儲存室、電子設備室;底層,蓄電池艙、輔機艙、油艙和污水艙、機艙 位於艇後半部分,佔一層甲板。機艙內主要部件有:主推進電機、3台柴油發電機、液壓站、2台高壓空壓機、主污水泵;機艙底層,油艙和空調室。為了維修保養方便起見,在機艙頂部備有維修開口,不用切開殼體就能將柴油機整體移出。為使艇員在海上長久逗留中保持良好狀態,設計的居住條件允許艇員同時休息、進餐或娛樂,即卧室專用於睡覺,另外設有餐廳等。為了改善艇員舒適度,配置較多衛生間。大型冷藏櫃可長時間保存較多的新鮮食物。


  因為採用優化線型設計和較小的長度/直徑比,海豚級潛艇有很高的機動性。潛艇行駛由適合淺海操作的高性能X型舵結構和位於殼體前部的首水平舵進行控制。由於停靠碼頭的實際原因,X型舵的大小限定在殼體直徑範圍之內。潛艇的機動由操舵站執行,它是一個雙座位的單人控制桿/盤結構,它先由費倫蒂公司設計,後來由GEC-馬可尼公司接替設計。在操舵站之中還綜合了安全包絡線設置,只要潛艇航行姿態超過包絡線,操舵員就會接收到有關操縱自由空間信息或警報。


  ◎ 有效的動力系統


  該艇的推進系統為常規柴電聯合動力系統,包括三台MTU 16V396SE84柴油機、三台MTU 750千瓦交流發電機以及一台水下推進用的西門子主推進電機,兩組蓄電池向主配電板供應電能,主配電板與蓄電池及主推進電機連接,以便能提供螺旋槳所需的電能。主推進電機通過撓性聯軸節螺旋槳軸與螺旋槳直接連接。海豚級最具吸引力的還是它的不依賴空氣燃料電池艙段。德國西門子公司從1982年起就開始研製潛艇用質子交換膜燃料電池PEMFC,1993年研製出額定功率為48馬力的PEMFC單元,並由這些單元構成的質子交換膜燃料電池用於海豚級潛艇,這意味著海豚級柴電潛艇以6節速度在水下巡航時,不用浮出水面便能保持30天不間斷潛航(按續航力計算為8800公里)。


  ◎ 犀利的武備


  在武裝方面,海豚級的魚雷管數目恐怕是全球潛艇之最,多達10管,艇艏有4具650毫米與6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使用阿特拉斯STN公司研製的DM2A3海豹533毫米反艦反潛兩用魚雷,總載彈量14枚。海豹魚雷採用中途線導以及末端主動/被動歸向,銀鋅電池動力推進,航速35節,射程達13公里,航速22節時則有25公里的射程,能夠自動修正航跡並且實施連續攻擊,戰雷頭重260公斤,其半破甲戰鬥部的爆炸威力相當於450公斤TNT。4具650毫米發射管主要除了發射同口徑魚雷外,也可以裝載潛水推送器(SDV)執行輸送特種部隊任務。


  除魚雷外,海豚級潛艇還可發射美製魚叉潛射導彈,射程130公里,速度為0.9馬赫,採用掠海飛行方式。這是一種全天候、超視距的反艦導彈系統,其主動雷達制導、彈頭設計和低空的掠海巡航彈道確保了該型導彈具備了很高的生存能力和有效性。動力裝置為特里達因(Teledyne)公司生產的渦噴發動機和用於潛艇發射的固體燃料助推器,推力約594公斤,彈長4.55米,彈重629.55公斤,彈徑342.9毫米,推進器穩定翼展開后的翼展為914.4毫米。據報道,美國在1999年為海豚級潛艇部署的魚叉導彈更換了與戰斧巡航導彈通用的彈頭,使導彈具備了更好的對岸目標攻擊和穿透能力。


  ◎ 數據潛望鏡:潛艇的「慧眼」


  海豚級潛艇上的兩部科爾摩根攻擊潛望鏡、搜索潛望鏡是以色列海軍專門自行研製的,其上配備有ESM早期預警、光學影像和通信天線。兩隻潛望鏡都穿過殼體。穩定的圖像提高


  了放大倍數。其真正的變化在於操作觀念上的習慣轉變,不再只有艇長或值班軍官才能看到外界情況,作戰信息中心的成員中任意一個都可以轉動潛望鏡,而且大家都能同時在操控台屏幕上看到外界情況。


  數據潛望鏡上集成如此眾多的感測器是一項技術挑戰。這樣也獲得一些操作上的優點,既可收集到來自總部或已方其他部隊的電報,又能探測到威脅輻射體,並在很短時間內繪出水面戰鬥圖。為減少內部空間的浪費,大部分升降裝置均為非穿透式桅杆,如望遠鏡附件在指揮台圍殼內。穿透式升降裝置只有潛望鏡和主通信桅杆。


  ◎ 追求絕對保險的作戰系統


  自計算機進入潛艇之後,作戰系統就被視為指揮核心,其他所有平台系統圍繞它的工作服務。作戰系統愈綜合、愈高級,支持指戰員決策的過程就愈容易。而且系統加速了探測和分類過程,因此對可能存在的威脅能給出早期預警。這當然有助於避免被探測,並增強潛艇完成任務的能力。因而,儘管所有技術都在進一步完善,但最終結果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部門的監測、控制和評判,以及計算信息能力。這個過程可能保武器跟蹤到真實的而不是虛擬的目標。


  老一代作戰系統由幾組獨立系統構成,功能有限。海豚級上所用的作戰系統與老一代系統不同,是集成系統,可通過多功能操控台使所有子系統一起工作,以建立優化的戰術圖景。現代水面艦艇和潛艇,擁有遠程探測能力和良好的武器性能, 對潛艇作戰系統提出了明顯的挑戰,這就要求作戰系統能探測、分析、分類並提出解決方案,以便儘可能快而精確地分配武器。這意味著要實現高度自動化技術。


  海豚級潛艇作戰系統採用了挪威與德國合作成立的阿特拉斯STN公司按照以色列海軍特殊要求開發的ISUS綜合指揮系統,該系統也用於挪威的210型烏拉級潛艇。但潛望鏡、電子戰設備(ESM)、通信導航等其他外圍設備則由以色列公司自行提供。現行技術和作戰系統的綜合使得其探測報警和實際交戰之間的周轉時間最短,為提高系統效率,還可以操縱和控制如潛望鏡和光電控制設備之類的外部系統,具備電子對抗、外部和內部通信、導航功能。


  一些極為重要的信息可能影響到潛艇的生存力,如蓄電池容量、機械和船體完整性、自雜訊監測,這些數據都要顯示給決策部門。ISUS綜合指揮系統是一個擁有3個處理器的數字化系統,能自動計算出執腥撾竦淖羆咽藎奔囁?2個目標(其中兩個為自動跟蹤)、通過數據鏈控制、制導8枚已經發射的魚雷。作戰時,系統將從各感測器送來的數據顯示於大型顯示屏幕上,供艇長決策。同時中央計算機推算出攻擊數據提供給武器發射系統,裝訂彈道數據,使之在目標在現役任何潛艇可能存在的機動包線範圍內正確射擊,保證彈無虛發。此外它內存資料庫還可向艇長提供專家輔助決策功能,為艇長下決心提供參考。作戰系統可隨時顯示有關發射管和武器的所有重要信息。一旦選定目標,馬上分配合適的武器,相關的點火數據自動按預設進入選定的武器中。如果魚雷向水面或水下目標發射,引導程序或者由作戰系統自動啟動,或者由操作員人工啟動。武器的裝卸、裝載、重裝、給魚雷發射管注水等,由在首艙的魚雷控制系統在作戰系統指令下完成。


  全艇的運轉態勢控制系統是由德國西門子公司製造的,可對全艇所有技術系統進行有效和安全監控。運轉態勢控制系統包括全自動模式或序列操作(即閉環模式)。操作員完全控制每步程序,並在需要時能中斷程序。系統結構包括10個沿艇體縱向分佈的局部處理單元,它們由冗餘匯流排系統連接到4台監控計算機上,再與中央控制站的高解析度彩色屏幕相連。態勢控制系統開發工作最大的挑戰在於詳細制定涉及單個技術系統簡單及安全操作的過程。


  以色列海軍在設計中運用了其在潛艇操作方面的多年經驗,並與西門子公司和造船廠的專家合作進行研究。為了絕對安全起見,作戰系統和全艇態勢控制系統設計中遵循一個「人在迴路中」的基本宗旨和三條主要規則:「人在迴路中」宗旨是指除了與安全有關的功能外,控制系統不能自動啟動程序、更改數值。三條規則是:對重要設備要有至少50%的冗餘(即安裝3套設備,2套用於最需要的作戰使用模式),保證某系統的工程與監控系統一旦失效,運轉態勢控制系統將默認該位置並予以關閉。


  作戰系統使用串聯模式,從最高級到最低級依次為自動模式或完全順序、局部操作台操作、液壓控制模塊集中操作、個別閥門人工操作。如此嚴密的安全設置,使得人為錯誤可能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程度。而且綜合作戰系統和高度自動化的全艇運轉態勢控制系統,使得艇員編製比小型潛艇艇員還少。


  ◎ 聲納與觀測系統


  海豚級柴電潛艇的聲納系統為FMS-52綜合聲納系統,包括DBQS-90FTC拖曳陣聲納、艏部的圓柱形DBQS-21DG測距聲納基陣(這是對中頻及中距離超聲探測的補充)、帶旁視基陣的FAS-3低頻聲納(由布置在潛艇殼體兩側的三組天線組成)。另外安裝在艇體上的偵聽天線探測分析任何聲傳遞,對可能給潛艇造成危險的威脅予以充分警戒。低頻聲納大大地擴展了探測距離。另外作為通信工具的水下電話也能用作探測距離極近艦船的手段。另外因為所有的聲學感測器在很大程度上均受到自雜訊的影響,所以沿全艇均布置自雜訊基陣,以監測潛艇的自噪水平。自雜訊基陣的任務是在敏感區域和平台系統中探測異常雜訊,這些異常雜訊會幹擾聲吶的有效工作,並可能暴露潛艇所處的位置。


  除此之外,海豚級還採取了四項措施強化自身的水聲隱蔽性:選用200轉/分的大型五葉螺旋槳;單軸驅動;柴油機組配置在雙層彈性軟墊上;機艙實現全封閉管理等,平均噪音水平不高於127分貝,這樣的低雜訊值為眾多聲納系統提供了良好的工作背景。


  整個系統採用全數字化技術和分散式計算機結構,有高超的實用性和可靠性,能夠同時自動警戒8個目標,噪音方式探測水面艦艇的距離一般在30-60公里上下,迴音方式約為20公里。艇上還裝有拉斐爾公司研製的單人操作C-Pearl電子支援措施(ESM)系統,它不但重量輕,而且外形小巧,能夠在密集而複雜的電磁環境下自動探測和識別敵雷達追蹤的威脅。


  ◎ 高靈敏度的電子戰系統


  海豚級採用的以色列埃爾比特公司研製的4CH(V)2 Timnex電子戰系統(ESM),工作範圍為2-18赫茲,可在天線出水后的幾秒內給出所有威脅輻射體的全部圖像。ESM數據可在ISUS作戰系統的阿特拉斯STN控制台的集成系統上用不同顏色顯示。對於現代潛艇通信而言,傳統要求能同時保證7個頻段信號的發射與接收,並支持諸如GPS和OMEGA之類的導航系統。為此海豚級在所有頻段上都擁有2根備用通信升降天線,搜索潛望鏡上的主天線能接收多個頻段信號。該通信系統能將每個站點上的信號分配到艇上任何通信網路。


  水面航行狀態時,應急天線能以HF頻段進行通信。為對海搜索和航行安全起見,在非穿通升降裝置上安裝了凱爾文·休斯公司專用搜索、導航雷達天線。為能在潛望深度高度速前進,所有升降裝置均為流線型。光順表面可避免海水載荷直接衝擊升降裝置。因此中將振蕩減到最小。光順表面還可以減小興波,這是雷達反射面積和光學識別的主要參數之一。


  ◎ 「海豚」後遺症?


  由於以色列周邊的阿拉伯國家都沒有足與海豚級抗衡的先進柴電潛艇,這導致許多阿拉伯國家相當不安,並開始謀求對策,例如埃及(雖然從1973年起與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但仍把以色列視為潛在威脅)便在2002年向荷蘭訂購兩艘新研製的海鱔級潛艇。從以色列建國以來,為了生存而與周邊人力物力強過自身數十倍的阿拉伯諸國不停交戰,造就了以色列窮兵黷武的強悍作風;外加唯一超級大國美國近乎無條件的支持,以色列在與周邊國家乃至於巴勒斯坦人的互動上顯得極其強勢而沒多少妥協餘地。雖然所向無敵的以色列國防軍經常把敵人打得落花流水,但是一味地強橫霸道也持續加深雙方的仇恨。以色列就算購買再多先進武器、以更強硬手段鎮壓「哈馬斯」極端組織,也無法保障本國人民免遭一而再、再而三地恐怖自殺攻擊。因此如果不設法從根本消弭仇恨,花再多錢購買先進武器,對以色列永續的和平而言也是沒有多少用處的。


  海豚級的多重安全設置


  基於德國傳統設計的安全概念,海豚級保證全艇安全水密性能主要依靠高強度耐壓殼體。如果發生失誤或故障,只要耐壓殼體保持完整,潛艇能利用應急吹除系統吹除壓載水艙后快速浮出水面。為支持這種概念,殼體上每個開口都進行了雙重密封以隔絕海水。這些閥門由全艇態勢控制系統監控。艇員可從此監控所有技術系統的工況並介入干涉。


  在現役海浪級潛艇安裝肼應急吹除系統的經驗基礎上,以色列海軍開發了新的應急吹除系統,該系統在最短時間內向首部主壓載水艙內充入大量空氣吹除。能夠保證潛艇的快速上浮。一旦恢復行動失敗,艇員可藉助於救生衣和保障系統從失事潛艇上實施自救。如果潛艇坐沉海底仍保持完整,艇員要等待深潛救援船來救援,或藉助頭盔充氣系統從脫險筒中脫險。為了支援被營救的艇員,設有一隻帶有失事信號發射機的筏。當球體從潛艇上釋放併到水面時,它會打開筏並使筏漂移,開始發射SOS信號。另外它還可以通過水下信號發射器向水面發出信號。


  沉默的絕殺——海豚級的核打擊能力


  2003年6月18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披露:當年5月初的一天深夜,以色列海軍的兩艘海豚級潛艇借著夜色的掩護,悄悄駛離以色列最大的軍港海法,向茫茫大洋深處潛去。這是以色列海軍史上史無前例的絕密軍事行動,不但以色列海軍絕大多數的高級將領不知道這次行動,就連兩艘潛艇上的官兵也是在出海后才了解他們所要執行的絕密任務。組成編隊的兩艘以色列潛艇途經地中海、蘇伊士運河、紅海和印度洋抵達斯里蘭卡附近海域。經過數天的周密準備,在接到指揮部的指令后,艦長一聲令下,一發外形類似西方最常用的反艦導彈魚叉的黑色導彈突然躍出洋麵,拖著長長的火舌,緊貼洋麵作超低空飛行,準確地擊中1500公裡外預定水域的目標……以色列因此成為全球第三個使用核潛艇發射攜帶核彈頭的巡航導彈的國家!


  20世紀90年代初,以色列「摩薩德」情報機構向政府提交數份報告,認為伊朗到2000年就會有能力對以發動核導彈襲擊。正是從那個時候起,以色列加快部署潛射核威懾力量的步伐。以色列最新的估計把伊朗襲擊以色列的日期推遲兩年,以色列高層對伊朗的核打擊能力也開始懷疑起來,但這並沒有妨礙以色列構建核保護傘的進程。由於潛艇特有的隱蔽性,其打擊性更強,對中東地區戰略平衡的動搖更大,以色列從訂購海豚級潛艇一開始便打算在上面部署遠距離對地攻擊武器,包括裝備核彈頭的導彈。2000年,以色列向美國申購50枚戰斧巡航導彈,雖然被美國拒絕,由於華盛頓當局擔心以色列會發展自己的遠程巡航導彈技術,引起阿拉伯國家的不安,故於當年3月拒絕了以色列的要求,不過此舉也暗示了以色列的意圖,引發周邊阿拉伯國家的高度關切。


  由於海豚級擁有4具650毫米特大口徑魚雷發射管,因此未來在部署某些「特殊」對地攻擊武器上頗具潛力。據德國《Der Spiegel》新聞雜誌報道,1999年,德國國防部在回答綠黨(green party)議員安格里卡·比伊爾(Angelika Beer)和溫福萊德·納克特維(Winfried Nachtwei)的時候是這樣說的:「連德國政府都不明白究竟為了什麼原因要為海豚級的潛艇安裝口徑650毫米口徑的魚雷管來使其可以發射潛射導彈。」位於德國柏林的泛大西洋(trans-atlantic)安全信息中心的頭頭沃特福萊德納索爾說:「德國當局的態度就是——'我不知道也沒關係,反正對我沒有什麼傷害'。」他認為,由於以前德國曾為伊拉克薩達姆政權提供過武器,德國賣給以色列潛艇是一種對以色列乃至整個猶太世界的補償。不過,許多歐洲軍事專家正在猛烈抨擊德國向以色列出口海豚級潛艇的行徑,甚至不顧自己有可能成為導致中東核武器競爭的「同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