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美索不達米亞

巴比倫的自然與豐收女神伊什塔爾(Ishtar,又譯作「伊師塔」/伊修塔爾),名字的意思是「星辰」,在古代巴比倫和亞述宗教中象徵金星,同時也是司愛情、生育及戰爭的女神,伊什塔爾的偶像腳下踩著獅子,手中持有穀物。傳說伊什塔爾殺死自己的兒子兼丈夫坦姆斯(Tammuz,「唯一的兒子」),然而由於坦姆斯是植物之神,所以他死了導致地上長不出東西、鬧自然災害;於是伊什塔爾獨闖冥界經歷七重考驗,戰勝自己的姐姐Ereshkigal(邪惡的冥界女王)並且帶回了丈夫,將富饒和活力重新賜給人間。

1介紹

邪惡無情
在另外的一些傳說里她被形容得邪惡、無情,並通常毀滅自己的丈夫或情人。她最重要的一場愛情是和農神Tammuz的感情,他類似於希臘英俊的阿多尼斯(愛與美的女神,一說Aphrodite所愛戀的美少年) 。他死後,Ishtar試圖去陰間找回他,但是無濟於事。於是獨自生活。之後,根據偉大的《Gilgamesh(吉爾伽美什)史詩》記載,她曾經向傳說中的蘇美爾國王Gilgamesh(吉爾伽美什)求愛,但是被拒絕。 Gilgamesh列舉了被她殘忍殺害或傷害的她以前的愛人。她把這事告訴了她的父親Anu,父親賜給她了一個天上的神秘公牛,為她復仇。Gilgamesh和他的朋友Enkidu阻止並殺死了這個神秘的怪物,並把它的無首之屍,拋在了她的面前。他們又一次侮辱了她。她於是給Gilgamesh的好友Enkidu製造疾病以至其身亡。Ishtar 的傳說幾乎是希臘神Aphrodite的翻版。

2傳說

伊什塔爾是戰爭與愛情女神,她與植物之神塔穆茲是一對真心相愛的戀人。但是陰險的地獄之神嫉恨在心,並設法使塔穆茲受傷而死。為了追尋死去的情人,伊什塔爾下到地獄里,但女神如果要從天上下到地獄時,每下一重天、進一重門,便脫去一層代表神尊嚴的紗巾,並依次漸漸失去她的神性。伊什塔爾為了她的愛人最終通過七重門,走向了死亡之路。當世界失去愛神後,萬物衰謝,瀕臨滅絕。迫於主神的壓力,地獄之神才使依斯塔爾蘇醒,並按照主神的吩咐將「生命之水」贈與伊什塔爾。於是,女神將生命之水灑遍戀人身上……塔穆茲醒後,唱出一曲情切意美的歌:
愛人啊!你要知道世間萬事有假有真;
但是我相信你愛情純摯,如山之高如海之深;
來吧! 我們雙雙攜手,飛渡重門;
飛過白銀之路,飛到綠茵之地;
飛到幽雅的園林,把我們溫馨甜美的舊夢重溫。

3影響

在巴比倫,女神伊什塔爾在眾女神之中是至高無上的。這位「偉大的母親」在整個的西亞洲以各種不同的名稱而受人崇拜。當希臘殖民者在小亞細亞為她建築神殿的時候,他們就稱她為阿爾蒂米斯,並且把原有的禮拜儀式接受過來。這就是「以弗所人的狄阿娜」的起源。基督教又把她轉化成為童貞女瑪利亞,但是到了以弗所宗教大會上才規定把「聖母」這個頭銜加給我們的教母。
墮落天使
伊什塔爾在迦南(腓尼基)稱為阿納特,在羅馬被稱為坎貝雷。在中世紀的魔法書中被術士們描繪成墮落天使阿斯塔羅德、而在聖經中更被定為『巴比倫的大淫婦』。但同時,巴比倫人讚美伊修塔爾的讚美辭被聖經舊約的作者們挪用,成為了讚美上帝的話語。

4城門

古代的許多城市都被城牆所環繞,進城必須經過城門通道,但像巴比倫的伊什塔爾城門那樣精美的絕倫的城門卻不多見。它是進入巴比倫爾城的8座城門之一,而且是僅有的一座用鮮艷的青磚砌築 ,並飾有龍、獅子和公牛等浮雕圖案的城門。
地域
巴比倫中古代最富裕的城市之一。它坐落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現伊拉克)幼發拉底河畔。
基本情況
《伊什塔爾下陰間》是一首巴比倫詩歌。講述巴比倫最偉大的女神下陰間的故事。因結局殘缺,我們對女神何以如此不得而知,弗雷澤根據詩歌末尾提到的塔牧茲構想了結局:塔牧茲每年要下陰間一次,作為戀人的女神因此每年下陰間一次去營救他。女神的缺位使大地凋敝,她帶塔牧茲返回大地,大地復甦。
弗雷澤時代只能看到這份材料,因此他的推測是合理的。但隨著更為古老的蘇美爾長詩《印南娜下陰間》的搜集、整理、翻譯,弗雷澤的推斷被完全顛覆。
正文內容
到那不歸之鄉,艾里什基伽爾的領地,
伊什塔爾,月亮的女兒,下決心要去那裡。
到那黑暗的屋子,伊爾卡拉之居,
到那個進入之後無人離開的幽室,
走上一條不歸的路,
進入一個進入之後就不再有光的屋子,
那裡,塵土是他們的開銷,污泥是他們的食品,
那裡他們不見燈光,常在黑暗裡居住,
那裡他們象鳥一樣被麻衣包裹,以翅膀為著裝,
門和門栓之上散布塵土。
當伊什塔爾到達了不歸之鄉的門時,
她對守門人說道:
"啊!守門人,打開的你的門,
開門讓我進去!
如果你不開門讓我進入,
我將打碎門,粉碎門栓,
我將砸爛門柱,我將搬走門,
我將提升死者,讓他們吃活著的人,
以便死者將在數量上超過活人。"
守門人張口說話,
朝著亢奮的伊什塔爾:
"且慢,我的女主人,別把它扔下!
我這就去艾里什基伽爾女王的殿里宣布你的到來。"
守門人進入了,對艾里什基伽爾說:
"看,你的姐妹伊什塔爾正在門前等候,
就是舉行節日的她,
攪動了艾阿國王面前的深淵的那位。"
艾里什基伽爾聽到這些,面色蒼白如砍下的檉柳,
她的嘴唇烏黑如檫傷的庫尼努蘆葦。
是什麼推動她的腳步?是什麼讓她動心前來?
難道我情願與阿努那基一起喝水?
願以泥土為飯,以泥漿為酒?
情願悲嘆將妻子變成未亡人的男人?
情願哀傷自情人的腿上被劫走的不幸的少女?
或者願悲嘆那新逝的小小孩童?
去,守門人,為她打開門,
依古老的規則待她。"
守門人上前,為她打開門:
"請進,我的女主人,庫塔會朝你歡呼,
不歸之鄉的宮殿會因你的光臨而歡欣。"
當他打開第一道門讓她進入,
他剝去了並且在她的頭上帶走了碩大的王冠。
"守門人,你為何卸下我的頭上的王冠?"
"進入,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這樣。"
當他打開第二道門讓她進入,
他扯下並拿走了她的耳上的掛件。
"啊!守門人,為什麼你拿走我的掛件?"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打開第三道門讓她進入,
他脫去了環繞她的頸項的項鏈。
"為什麼,啊!守門人,你拿走的頸鏈?"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打開第四道門讓她進入,
他從她的乳房上帶走了胸飾。
"為什麼,啊!守門人,你在我的乳房上拿走胸飾?"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使她成為了進入的第五扇門,
他褪下並拿走了她臀上系著的玉腰帶。
"為什麼,啊!守門人,你在我的臀部上拿腰帶?"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打開第一道門讓她進入第六扇門,
他褪下並拿走了她的手鐲和腳環。
"為什麼,啊!守門人,你拿走我的手鐲和腳環?"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打開第一道門讓她進入第七扇門,
他剝下並帶走了她貼身的內衣。
"為什麼,啊!守門人,你拿走我的內衣?"
"進來,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伊什塔爾剛降入到不歸之鄉,
艾里什基伽爾就看見了她並且大聲叫喊。
伊什塔爾不言不語地飛到她身邊。
艾里什基伽爾張開了她的嘴說話,
"把她帶走,南塔爾,鎖到我的宮殿里!
對她釋放六十種痛苦:
讓她的眼睛有眼睛的痛苦,
讓她的側面的有側面的痛苦,
讓她的心有心的痛苦,
讓她的腳有腳的痛苦,
讓她的頭有頭的痛苦-
對她的每部分,對她的整個的身體!"
在伊什塔爾下降到下面的世界以後,
公牛不再跳到母牛的身上,公驢不使母驢妊娠,
街市上男人不再使處女懷孕。
男人睡在他自己的房間,少女也獨守空房。
守衛群神的帕蘇卡里的支柱
已經倒下,他的臉被遮蔽,
他身上裹著悲哀,他的長發披散。
帕蘇卡里向前,走到眾神之王艾阿跟前:
"伊什塔爾已去了下面的世界,還沒有上來。
自從伊什塔爾到了那不歸之鄉,
公牛不再跳到母牛的身上,公驢不使母驢妊娠,
街市上男人不再使處女懷孕。
男人睡在他自己的房間,
少女也只能獨守空房。"
在他明智的心裡,艾阿構思了一幅圖象,
並且創造了阿蘇舒那米爾,一個宦臣:
"阿蘇舒那米爾,上去,面對著不歸之鄉的大門,
不歸之鄉的七扇門將為你打開。
艾里什基伽爾會看見你,並因你而歡欣。
當她的心平靜,她的氣色愉悅,
讓她發出大神的誓言。
然後抬起你的頭,到盛著生命之水的袋子前用心祈禱:
"向你祈禱,我的女王,讓他們給我盛著生命之水的袋子
讓我喝到那生命之水。"
艾里什基伽爾聽見了這話,
就擊打她的大腿,咬破她的手指:
"你的請求的確是不情之請。
來,阿蘇舒那米爾,我將以有力的詛咒詛咒你!
城裡的陰溝里的污泥將是你的食物,
城市下水道的水將是你的飲料。
門檻將是你的住處,
昏潰糊塗者和口渴者將噬咬你的臉頰!"
艾里什基伽爾張開她的嘴說話,
向她的南塔爾,她的侍衛說話:
"南塔爾,上去敲響埃伽爾基那,
用珊瑚石裝飾門檻,
恭迎阿努那基的駕臨,讓他們在金制的王座上就座,
用生命之水噴洒伊什塔爾,並將她帶走!"
南塔爾去了,敲響了埃伽爾基那,
用珊瑚石裝飾了門檻,
迎來了阿努那基,讓他們在金制的王座上就座,
用生命之水噴洒了伊什塔爾,並將她帶走。
當她讓她走出第一道門時,
他還回了她的內衣。
當她讓她走出第二道門,
他歸還了她的手鐲和腳環。
當她通過第三道門時,
他歸還了她臀上的玉腰帶。
當她通過第四道門時,
他歸還了她的胸間的裝飾。
當她通過第五道門時,
他歸還了她的項鏈。
當她通過第六道門時,
他歸還了她耳上的掛件。
當她通過第七道門時,
他歸還了她頭上的大王冠。
"如果她不給你她的贖金,就帶她回去。
至於塔牧茲,她少年的情人,
用純水將他洗凈,以香膏膏抹他:
給他穿上大紅的衣服,讓他吹響他的玉笛。
並讓宮女們使他歡心。"
當貝麗麗正在展玩她的珠玉,
當她的臀上掛著"穿眼之石",
當她聽見她的兄弟的聲音,貝麗麗就敲響珠玉……
並讓"穿睛之石"充滿了……
"我唯一的兄弟,不要傷害我!
當塔牧茲找到我的日子,
當他的玉笛和光玉戒指見到我,
當與他同來的慟哭的男人和女人見到我,
願亡靈上升,聞到香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