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伊凡·屠格涅夫

標籤: 暫無標籤

屠格涅夫是俄國十九世紀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家。他以寫作中短篇小說和長篇小說聞名,俄國大批評家別林斯基當時對他有過很高的評價,說他是個「非常聰明的 人」,具有「非凡的詩的才能」。他曾經有機會見過普希金,非常崇拜他的詩才,他自己的詩歌創作也深受他的影響。《散文詩》是他晚年的代表作。

屠格涅夫(1818-1883)是俄國十九世紀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家。他以寫作中短篇小說和長篇小說聞名,其實他最初是以詩人走上文學創作道路的。他早在大學時代,就開始寫作抒情詩、敘事詩和詩劇,翻譯莎士比亞、拜倫和歌德等人的詩歌作品。俄國大批評家別林斯基當時對他有過很高的評價,說他是個「非常聰明的人」,具有「非凡的詩的才能」。他曾經有機會見過普希金,非常崇拜他的詩才,他自己的詩歌創作也深受他的影響。《散文詩》是他晚年的代表作。

秋天 一朵小花 春天的黃昏 在大路上 當我和你離別時 對話 門檻(夢) 


1 伊凡·屠格涅夫 -秋天

有如悲傷的目光一樣,我喜愛秋天。
在多霧的靜靜的日子裡
我時常走進樹林,我坐在那兒——
望若白色的天空
和那暗黑的松林的樹尖。
我愛嚼著酸味的葉子,
帶著懶散的微笑躺在草地上,
聽著啄木鳥的尖銳的叫聲
心裡盡在想著各種稀奇古怪的幻想。
青草全都枯萎啦……在它的上面
浮現著一層寒冷的安靜的光亮……
我整個的心都沉醉於
幸福的和自由的悲傷……
什麼我沒有回想起?
什麼樣的幻想沒有來將我尋訪?
松林象活人似地彎下腰來,
在沉思地發出喧響……
於是,突然刮過一陣風,
就象一群大的飛鳥,
在交錯和暗黑的樹枝中間,
不耐煩地在喧嘩叫嚷。
     (一八四二年)
              戈寶權譯


2 伊凡·屠格涅夫 -一朵小花

你曾經有一次——在陰暗的小樹林里,
在春天的年輕的草叢中央,
找到了一朵平凡的樸素的小花?
(那時你孤獨的一個人,正生活在遙遠的異鄉。)

它等待著你——在多露的草叢中,
它孤零零地在開放……
為了你啊,它保存著自己的純潔的香味,
那是它的最初的芳香。

於是你摘下了那搖擺著的花莖,
拿在你細心的手上,
帶著緩慢的微笑,
把這朵被你毀掉了的小花插在你的紐孔上。

然後你沿著滿是灰塵的大路向前走;
四周圍--整個的田野都被曬得發燙,
從天空里滾流下來的一股熱浪,
而你的那朵小花也早巳枯萎損傷。

它生長在安靜的陰影里,
它靠著清晨的雨水滋長,
它被炎熱的灰塵所悶死,
它被正午的陽光所燒傷。

這怎麼辦呢?惋惜也是枉然!
要懂得,它被創造到世上,
只不過是為了緊靠著你的心口,
就只生存那一瞬的時光。
          (一八四三年)
 註:最後的三行詩,曾被俄國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引作
中篇小說《白夜》的題詞。
              戈寶權譯


3 伊凡·屠格涅夫 -春天的黃昏

金黃色的烏雲
在靜息著的大地上飄揚;
寥闊的無聲的田野,
在閃耀著露珠的光芒;
小溪在峽谷的陰暗處潺潺滾流——
春天的雷聲在遙遠的地方震響,
懶散的和風在白楊的樹葉中間
用被束縛住了的翅膀在煽動。

高高的樹林啞然無聲,絲毫不動,
綠色的黑暗的森林靜默不響。
只不時在深深的陰影里,
一片失眠的樹葉在沙沙作響。
星啊,美麗的愛情的金星啊,
在落霞時的火焰里閃閃發光,
心裡是多麼輕快而又聖潔,
輕快得就象是在童年時代一樣。
      (一八四三年)
 註:這首詩曾由俄國作曲家魯賓斯坦在一八四八年譜成歌
曲。
              戈寶權譯


4 伊凡·屠格涅夫 -在大路上

多霧的早晨,灰白的早晨,
凄涼的田野,鋪蓋著一層白雪的銀光,
我無意中回想起那過去的日子,
回想起那些早就被遺志了的人們的臉龐。

回想起那些豐富的熱情的話語,
那些貪婪地但又畏怯地想捕捉住的目光,
那些最初的相會,最後的相會,
還有那些輕輕的細語的可愛的音響。

回想起帶著奇突的微笑的離別,
還回想起很多親切而又遙遠的地方,
當我聽著不停的車輪的幽怨聲。
和沉思地看著那寥闊的天空的時光。
   (一八四三年)
 註:這首詩曾被譜成歌曲,一直到今天還經常在音樂會上
被演唱。開頭的一句,曾被俄國名詩人勃洛克引作《灰白的
早晨》一詩(一九一四年)的題詞。他在一九二○年出版的一
九○七至一九一六年的詩歌作品集,也以《灰白的早晨》為
書名。
              戈寶權譯


5 伊凡·屠格涅夫 -當我和你離別時

當我和你離別時——
  我不想把話隱藏在心上,
那時我是多麼愛你啊,
  盡我所能地愛得發狂。

但是我們的相會我並不愉快,
  我倔強地一聲不響——
我也不想了解你的
  深沉的、悲傷的目光。

你儘是同我講起
  那親愛的家鄉。
但是那種幸福,我的天啦,
  現在對我已成為異鄉!

相信吧:從那時起,我生活了很多時光,
  忍受了很多的悲傷……
我也把很多的歡樂,
  還有很多愚蠢的眼淚都一概遺忘!
   (一八四三年)
 註:這首詩是屠格涅夫寫給他的好朋友巴庫寧的三妹塔傑
亞娜·亞歷山德羅夫娜·巴庫寧娜的。屠格涅夫一八四一年
從柏林回國后,秋天曾訪問過巴庫寧的莊園普列木辛諾,作
客期間迷戀過巴庫寧娜。一八四二年三月他們分別後,屠格
涅夫曾在三月二十日寫信給她:「在離開莫斯科時,我不能
不留給你幾句傾心的話……。我想忘掉一切,一切,包括你
的目光,可是我現在卻這樣生動地,這樣清楚地看見你的目
光。我從沒有比愛你這樣更愛過一個女人……」。
              戈寶權譯
          錄自《詩刊》(1983.9.)


6 伊凡·屠格涅夫 -對話

    無論是在少女峰上,或是在黑鷹峰上①,都不曾有
  過人類的足跡。

  阿爾卑斯山的峰巔……連綿的峭壁……群山的最中心。
  群山之上,是淡青色的、明亮的、啞然無聲的天穹。凜
冽而嚴峻的酷寒,堅硬的、閃爍著金色星點的雪;被狂風吹
禿的、冰封的峭崖上,幾塊威嚴的巨石從雪被下聳出。
  兩個龐然大物,兩個巨人,矗立在地平線的兩旁:少女
峰和黑鷹峰。
  於是少女峰對鄰居說:
  「有什麼新鮮事好講嗎?你看得比我清楚。那兒下邊有
什麼?」
  幾千年過去了:只是一剎那。於是黑鷹峰隆隆地回答:
  「密雲正遮住大地……你等一會兒!」
  又過去幾千年:只是一剎那。
  「喂,現在呢?」少女峰問道。
  「現在看見啦。那兒下邊還是老樣子:花花綠綠,瑣瑣
碎碎的。能看見藍晶晶的海洋,黑黝黝的森林,灰撲撲的一
堆亂石塊。近旁,一群小蟲子還在那兒扭動,你知道,就是
那些兩條腿的,還不曾來玷污過你或我的東西。」
  「人嗎?」
  「是的,人。」
  幾千年過去了:只是一剎那。
  「喂——現在呢?」少女峰問道。
  「小蟲子看上去似乎是少些啦,」黑鷹峰隆隆地說。
「下面變得清晰一些了;海洋縮小了;森林稀疏了。」
  又過去幾千年:只是一剎那。
  「你看見什麼啦?」少女峰說。
  「在我們旁邊,離我們很近的地方,好像打掃乾淨了,」
黑鷹峰迴答,「哦,那邊,沿著那些河谷,還有些斑斑點點,
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現在呢?」少女峰問道。這期間又過去了幾千年,——
只是一剎那。
  「現在好啦,」黑鷹峰迴答,「到處都整齊乾淨了,全
都是白色,不管你往哪兒瞧……到處都是我們的雪,一模一
樣的雪和冰。一切都停滯了。現在好了,安靜了。」
  「好的,」少女峰低聲說。「不過咱倆也嘮叨得夠啦,
老頭兒。該打會兒瞌睡啦。」
  「是的。」
  兩座龐大的山峰睡著了;永遠沉默的大地上,青色的、
明亮的天穹睡著了。
                1878年2月
   智 量譯
  ①瑞士境內阿爾卑斯山的兩個著名高峰。


7 伊凡·屠格涅夫 -門檻(夢)

  我看見一幢巨大的樓房。
  正面牆上是一道敞開的狹門,門裡——陰森黑暗。高高
的門檻前站立著一個姑娘——一個俄羅斯姑娘。
  那望不透的黑暗散發著寒氣;隨著冰冷的氣流,從大樓
深處傳出一個緩慢、重濁的聲音。
  「噢,是你呀,你想跨過這道門檻,你可知道,是什麼
東西在等待著你?」
  「知道,」姑娘回答。
  「寒冷、飢餓、憎恨、嘲笑、輕蔑、監牢、疾病,還有
死亡本身?」
  「知道。」
  「完全的隔絕,孤獨?」
  「知道……我準備好了。我能忍受一切痛苦,一切打
擊。」
  「不僅敵人的打擊——而且是親人的,朋友的打擊?」
  「對……即使是他們的打擊。」
  「好。你準備去犧牲?」
  「對。」
  「去做無名的犧牲?你會死掉——而沒有人……甚至沒
有人知道,他滿懷尊敬紀念著的人是誰!……」
  「我既不需要感激,也不需要憐惜。我不需要名聲。」
  「你準備去犯罪?」
  「也準備去犯罪。」
  姑娘埋下了她的頭……
  那聲音沒有馬上重新提出問題。
  「你知道嗎,」它終於又說話了,「你可能放棄你現在
的信仰,你可能認為你是受了騙,是白白毀掉了自己年輕的
生命?」
  「這我也知道。反正我想要進去。」
  「進來吧!」
  姑娘跨過了門檻——於是一幅重重的帘子在她身後落下。
  「傻瓜!」有人從後面咬牙切齒地罵她。
  「聖女!」從某個地方傳來這一聲回答。
                1878年5月
   智 量譯
      選自《屠格涅夫散文詩》,上海譯文出版社


參考資料

* 中國詩歌庫 http://www.shigeku.com
* 中國詩歌史 http://poetrycn.com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首頁



上一篇[反通貨膨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