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伊哥斯波塔米戰役

標籤: 暫無標籤

  

  這場戰爭結束了雅典的經典時代,結束了希臘的民主時代,強烈地改變了希臘的國家。幾乎所有希臘的城邦參加了這場戰爭,其戰場幾乎涉及了整個當時希臘語世界。在現代研究中也有人稱這場戰爭為古代世界大戰。

  這場戰爭不但對古代希臘而且對歷史學本身有重要的意義。它本身是第一次科學地、歷史學地被記錄下來的史實: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在他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中詳細地記錄了當時的事件。這個紀錄到前411年冬中止,修昔底德分析了這場戰爭的原因和背景,他的分析對歐洲的歷史學是有先驅作用的。修昔底德后色諾芬在他的《希厄洛》中繼續了修昔底德的工作,記錄了前411年後的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古希臘人並不稱這場戰爭為伯羅奔尼撒戰爭,這個名稱是後來的人起的。修昔底德本人稱之為伯羅奔尼撒人與雅典人之間的戰爭:

  「雅典的修昔底德紀錄了伯羅奔尼撒人與雅典人之間的戰爭。他在戰爭爆發時開始了他的紀錄,他當時想到這場戰爭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可能比此前的戰爭都有歷史意義。他這樣想因為戰爭雙方使用了它們所有的手段,而其它的希臘城市遲早參加了這場戰爭。這場戰爭深刻地影響了希臘和一部分野蠻人,可以說這場戰爭影響了整個人類社會。」(《伯羅奔尼撒戰爭史》1,1)

1 伊哥斯波塔米戰役 -一、戰爭原因

  1、戰前的情況

  提洛同盟是希波戰爭中由希臘的自由城市自願成立的一個同盟。希波戰爭50年後,這個同盟已經退化,成為雅典保持和加強其在愛琴海的霸權的權力和強制工具。此外,雅典建立了一垛「長牆」,城牆將雅典與其海港比雷埃夫斯連在一起,使得這條對雅典來說儼如「生命之路」的地區不受陸上敵人的威脅。

  斯巴達領導下的伯羅奔尼撒聯盟,是提洛同盟的霸權的對抗者。雅典和斯巴達之間的衝突早在前460年就開始了。觸發的事件是米加臘退出伯羅奔尼撒聯盟,投靠雅典。這場衝突從前460年一直持續到前446年,被稱為是第一次伯羅奔尼撒戰爭,一般被看作是伯羅奔尼撒戰爭的前奏。前446年,雙方打了個平手,米加臘又回到了伯羅奔尼撒聯盟。在簽署和平條約時,雙方覺得彼此力量均衡,故決定互相尊重對方的聯盟,在衝突情況下由一個裁判來決定誰對誰錯。「中立」的城市國家被排除在這和平條約之外,這後來被證明是一個大錯。前430年代,在希臘世界的邊緣,一根導火線被點燃,其後發生的一些列事件最後引導了戰爭的爆發。

  2、軍事力量的比較

  雙方的軍事力量按其地理環境而各有優勢。雅典領導的同盟主要由愛琴海中的島嶼和濱海城市組成,因此它們的強處在於海戰。雅典作為最大的海上霸權,主要依靠它的海軍和同盟。雅典的海軍最主要的是它的三列槳戰艦和愛琴海的地理。三列槳戰艦是輕型戰艦,實際上不能在深海中遠航。假如天氣變壞,它們必須立刻尋找避風港。最好的避風港是沙灘,但是愛琴海邊上沙灘很少,大多數海岸是岩石和海礁,適當的避風港往往是港口城市,因此對於希臘的海軍來說,同盟的港口是非常重要的。對雅典來說,提洛同盟對它的貿易和作戰同樣重要。

  斯巴達的聯盟主要由伯羅奔尼撒半島和希臘中心地區的城市組成(科林斯是一個例外),它們是陸地國家,長處在於它們的長矛兵。

  雅典還有一個間接的強處:通過它的貿易的收入它比斯巴達的經濟力量強一些。

  3、文化和意識形態的區別

  雅典此時正處於其文化的頂峰,其政治結構是一個民主社會(不過當時的民主與今天的民主不一樣)。斯巴達的政治形式是一個混合憲法。外交上斯巴達傳統比較喜歡寡頭政治。兩個聯盟的同盟者在政治形式上也有這個區別。兩派之間的意識形式上的區別對雙方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斯巴達戰勝后立刻在雅典引入了寡頭政治。

  值得注意的是對當時的人來說民主的雅典代表著壓迫、徵求自由的城市國家,而反對民主、軍國主義的、壓迫本國內的大多數人(黑勞士)的斯巴達則是自由的希臘的保衛者。

  4、通向戰爭的道路

  戰爭起因的關鍵在於與斯巴達聯盟的科林斯。科林斯與斯巴達聯盟,同時它也試圖在兩個聯盟之外保持它對科林斯海灣的霸權控制。約前436年在埃比達姆諾斯(今天杜蕾斯)爆發了一場內戰。「民主」派向科林斯求救,而貴族派則向科林斯過去的殖民地克基拉求救。這樣這場內戰就擴展為科林斯和克基拉之間爭奪對愛奧尼亞海的統治權的外戰了。科林斯一開始戰敗后著手建立一支龐大的艦隊,雅典開始覺得這對它來說威脅了它的海上霸權的地位。因此雅典於前433年夏與克基拉簽署了一個防禦條約。克基拉本身擁有次於雅典后希臘的第二大艦隊。科林斯認為這個防禦條約違反了雅典與斯巴達間於前446年簽署的和約。

  同年出於另一個衝突雅典的公民大會決定對米加臘採取禁止貿易。米加臘是第一次伯羅奔尼撒戰爭的起因,那次戰爭結束后它與雅典之間就已經非常敵對了。米加臘也是伯羅奔尼撒聯盟的成員,因此它與科林斯一起要求斯巴達行動。一般認為這次禁止貿易的決定是戰爭的直接原因,因為斯巴達不得不行動。當時的人同樣這樣認為。當時的希臘劇作家阿里斯托芬認為雅典的領導人伯里克利想通過這場戰爭來分散雅典內部的政治困難:

  「不幸的源泉是菲迪亞斯的醜聞

  伯里克利怕他也會遭到同樣的不幸

  因為他害怕你們的憤怒和你們的無情

  為了保護他自己,他投入了那顆小小的火星:米加臘法令

  以此點燃了焚燒我們的城市的大火」

  (阿里斯托芬,《平安》,第605句,前421年首演)

  第三個導火線是卡爾息底斯半島上的波提得亞城。這座城市是提洛同盟的一員,但它與它的母城科林斯的關係也很好。當雅典要求它驅逐科林斯的官員和拆除它的護港城牆時它拒絕了這些要求和退出了提洛同盟。但科林斯的幫助也未能防止提洛同盟很快又將它收回了。

  就如修昔底德已經認識到和強調過的那樣,這些都只不過是戰爭表面上的導火線,而戰爭的實際起因是另一個。修昔底德認為戰爭的實際原因是斯巴達對雅典強盛起來的恐懼。他認為這場戰爭是不可避免的。

  前432年夏對當時的形式不滿的伯羅奔尼撒的聯盟者要求斯巴達行動。在斯巴達,國王阿希達穆斯二世呼籲大家應該理智行動,但他的意見未被採納。首先斯巴達確認雅典違背了前446年簽署的為時30年的和約,但是斯巴達與雅典的談判未能達到任何結果:在雅典尤其菲迪亞斯決定要與斯巴達作戰。

  最後伯里克利決定冒險,他想強迫斯巴達承認提洛同盟的霸權;而斯巴達則怕它假如不行動的話它的同盟者會退出伯羅奔尼撒聯盟,它不得不考慮它的同盟者的利益。這是戰爭的真正原因。

  學術界對戰爭的罪魁的問題至今爭議不休,可以確認的是,當時各國政治上不穩定,對外施行強力政策,以及過高的追求榮譽的意念造成了一種最終導致戰爭爆發的氣氛。修昔底德是這樣描寫這個氣氛的:

  「這邊和那邊對這場戰爭都抱有很大的希望,所有的人都想在戰爭中奮勇當先——這是可以理解的:開始的時候人人熱情洋溢,在伯羅奔尼撒有許多年輕人,在雅典也有許多年輕人,他們還從未見識到過戰爭,所以他們都想參加戰爭。希臘的其它城市都關注著這兩座城市之間的交兵……大多數人站在斯巴達的那一邊,因為斯巴達將自己說成是希臘的解放者……大多數人恨雅典,部分希望擺脫雅典的控制,部分害怕落入雅典的控制。」

  真正的作戰從前431年開始,斯巴達的同盟者底比斯於此年進攻普拉提。

2 伊哥斯波塔米戰役 -二、戰爭過程

  一般伯羅奔尼撒戰爭被分為三個階段:

  ·從前431年到前421年的阿希達穆斯戰爭,這個時期是以斯巴達的國王和將軍阿希達穆斯二世命名的

  ·從前421年到前413年的尼西阿斯和平

  ·從前413年到前404年雅典戰敗的第二次戰爭

  1、阿希達穆斯戰爭

  ①第一年

  相對於斯巴達而言雅典的陸軍比較少,但它的海軍很強。伯里克利的戰略是避免陸上的衝突,讓雅典的居民躲在「長牆」的後面而讓雅典強大的艦隊來攻擊伯羅奔尼撒和對它們的海港實行封鎖,用這個方法來慢慢地磨滅斯巴達(不過這個戰略並不是伯里克利的發明,在第一次伯羅奔尼撒戰爭中雅典就採取了這個戰略)。不過雅典也對米加臘進行過陸上襲擊,但這些襲擊的效果不大。前424年米加臘的兩個海港被雅典佔領,但在戰爭的最後幾年裡雅典又將它們失落了。

  斯巴達則以一支強大的陸軍進入雅典的領地並以此劫掠雅典的周圍地區,斯巴達希望以此來迫使雅典進行陸戰,但雅典人沒有上這個當。當時的攻城技術還無法攻破雅典的城市防禦系統,因此斯巴達無法攻佔雅典。斯巴達人因此也使用一種消耗的戰略:每年夏天斯巴達進入雅典的周圍,將田野劫掠一空,過幾周后他們又撤走了。維持其艦隊和對波提得亞的圍攻對雅典來說是耗費巨大的,因此有人對伯里克利的戰略表示懷疑,伯里克利還一度被解除他的戰略家的職務。

  前430年在雅典爆發了一場瘟疫,約四分之一的居民死亡,伯里克利死於前429年。有可能這是一場鼠疫,但也有可能是埃博拉、炭疽或傷寒。

  ②從伯里克利之死到斯發克特里亞戰役

  伯里克利死後新一代政治家上台:克勒昂是極端民主和侵略性政治的支持者,尼西阿斯支持與斯巴達談和,他更加代表富人的利益。兩人都不是傳統貴族的成員,他們更加強烈地將公民大會用做政治工具。由於雅典周圍的居民此時都躲到長牆後面,因此極端民主派加強補發贍養費的要求也被通過。後來這些補發給比較窮的社會成員的費用成為雅典的一個非常沉重的負擔。

  此後幾年中也沒有任何決定性的結果,但雅典得以封鎖科林斯海灣,這樣伯羅奔尼撒聯盟的艦隊基本上就沒有什麼作用了。前428年勒斯波思島上的米蒂利尼退出提洛同盟,但很快又被迫重新加入。前427年拉凱斯組織了雅典的第一次西西里遠征,但它對戰爭的結果沒有任何影響。

  前425年雅典獲得了一個勝利:一支雅典軍隊在德莫斯特尼斯的領導下在伯羅奔尼撒西岸的皮洛斯登陸,雖然他們未能圍攻斯巴達,但在斯發克特里亞戰役中他們俘虜了120名斯巴達貴族。克勒昂始終要求在皮洛斯斯巴達決戰,因此這次勝利成為了他的勝利。由於斯巴達對他們被俘的貴族擔心,因此它願意與雅典談和,但在克勒昂的影響下雅典向斯巴達提出了斯巴達無法接受的條件,因此和談沒有成功。

  ③戰爭罪行和修昔底德所觀察到的道德敗壞

  尤其在雅典方面在戰爭中發生了許多戰爭罪行:受難的有叛離雅典的同盟者(比如前427年米蒂利尼),但也有中立的城市國家(比如前416年在米洛島上)。尤其雅典的公民大會在作出這些決定起了一個非常壞的作用,它往往被引誘作出非常不理智的決定。公民大會還決定提高同盟者的交費和加強對它們的組織。但斯巴達也犯了不少戰爭罪行,比如在圍攻普拉提的過程中。修昔底德觀察到戰爭時的道德敗壞,作為例子他提到了克基拉,戰爭爆發后那裡很快爆發了一場血腥的內戰。

  ④布拉西達的遠征和阿奇達默斯戰爭的結束

  由於斯巴達人擔心雅典會對他們的俘虜採取報復行為,因此他們不敢再對雅典的郊區進攻。斯巴達建立一支自己的艦隊的計劃也沒有成功,因此他們決定採取一個新的戰略:他們進攻雅典的同盟者。

  前424年斯巴達非常出色的一位將軍布拉西達開始在色雷斯行動,他在作戰中也使用斯巴達的黑勞士,他說,假如他們幫助他作戰,他就給他們自由。布拉西達的口號是「自由和自主」,他與馬其頓的國王佩爾笛卡斯二世達成了一個同盟。馬其頓至此為止在作戰雙方間持中立。此外斯巴達人還佔領了雅典在這個地區最重要的基地安菲坡里斯。同年雅典在一場陸戰中被底比斯的軍隊戰敗。布拉西達的遠征擊中了雅典的一個關鍵,雅典的糧食是從今天的烏克蘭進口的,而色雷斯是這個運輸的必經之地,此外雅典從這個地區獲取建造它的艦隊的金和木頭。雄心十足的克勒昂依然堅持他的強硬政策,而尼西阿斯則主張與斯巴達達成一個協議。雙方雖然達成了一個停火協議,但誰也沒有遵守這個協議,因此戰事又爆發了。

  前422年克勒昂死了,斯巴達雖然佔領了安菲坡里斯,但它最優秀的將軍布拉西達也在這場戰役中陣亡,由於雙方的強硬派沒有了,因此和談終於有了希望。這個和平條約是由尼西阿斯談判得成的,因此被稱為尼西阿斯和平。

  2、尼西阿斯和平——一個不可靠的和平

  前421年所簽署的尼西阿斯和平的宗旨是保持雙方的均衡:斯巴達的俘虜被釋放,斯巴達放棄它在色雷斯佔領的據點,同時雅典也放棄它在伯羅奔尼撒佔領的據點,但雅典可以保存它所佔據的米加臘的兩個港口中的一個。但雙方都沒有完全實現這個和約的內容,因此很快雙方就又開始對對方不滿了。斯巴達的駐軍繼續待在安菲坡里斯,而且斯巴達人根本不想將它還給雅典,而雅典也不願放棄它在伯羅奔尼撒的據點皮洛斯。

  但斯巴達的同盟者,尤其科林斯和底比斯也不滿意:在和約中它們的利益沒有被提到。這在伯羅奔尼撒聯盟內部造成了很大的壓力,因此在尼西阿斯的調協下斯巴達與雅典達成了一個聯盟,但實際上這個聯盟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因為斯巴達的敵人阿戈斯,同樣是一個民主城市,也與雅典達成了一個反斯巴達的同盟。雅典的政治家阿爾西比亞德斯來自雅典最老的貴族家庭,他積極準備與斯巴達作戰,不斷地打破尼西阿斯的和平努力。因此斯巴達再次加強它與底比斯和科林斯之間的聯盟,這兩座城市都沒有加入阿戈斯的反斯巴達聯盟。

  這樣一來斯巴達就有空來對付阿戈斯了,而雅典則正在喘息和著手解決色雷斯的問題。阿戈斯未能從斯巴達的虛弱階段里獲得任何好處,前418年它的軍隊在馬提尼戰役中被斯巴達擊敗,而雅典則於前416年加固了它對提洛同盟的控制。

  3、阿爾西比亞德斯和西西里遠征

  在這段恢復的時間裡阿爾西比亞德斯在公民大會上越來越獲得支持者,他向雅典人提出了一個危險的計劃:遠征西西里島,並獲得越來越多的贊同者。目的是島上的糧食和將提洛同盟的影響擴張到那裡去。作為借口阿爾西比亞德斯使用賽格斯塔向雅典提出的求救。賽格斯塔和島上的其它一些城市國家在與島上的霸權錫拉庫薩作戰。尼西阿斯建議使用理智,因為這個行動實在太危險了,但阿爾西比亞德斯佔了上手。但遠征的開始就有不祥之兆:不知何人將市裡的赫耳墨斯神像破壞了,這個事件也被看做是對雅典的民主的一次進攻。有人懷疑這是阿爾西比亞德斯乾的事,但這個懷疑毫無根據,因為他從此並沒有獲得任何好處。因此他們決定不控告阿爾西比亞德斯,但雖然如此這件事還是留在了人們的記憶中了。

  最後於前415年在阿爾西比亞德斯、尼西阿斯和拉凱斯的領導下一支由134條三列槳戰艦和約5000名長矛兵組成的龐大的艦隊出發了。整個遠征隊有約32000人(6400陸軍和25000多名划漿手)。雅典本身提供了100艘三列槳戰艦和1500名長矛兵,這是一座城市單個提交的最大的一支遠征艦隊了,而且還如此地遠離家鄉。在雅典人獲得了第一次激戰後的勝利后阿爾西比亞德斯被叫回雅典:他還是應該因為損壞赫耳墨斯像的事被審判,此外他還被控犯了褻瀆宗教的罪(據說他嘲笑了依洛西斯秘密儀式)。阿爾西比亞德斯因此逃亡到雅典的對手斯巴達那邊,這是雅典的災難的開始。

  雅典人圍攻錫拉庫薩,但他們無法組成一個完整的包圍圈。錫拉庫薩從斯巴達沒有獲得多少幫助,但斯巴達派出的傳略家基里普斯後來被證明是一步很幸運的棋。尼西阿斯受到了一些挫折,但他不敢回雅典,因為他害怕公民大會上民眾的憤怒。前414年雅典還派出了德莫斯特尼斯作為增援,德莫斯特尼斯在阿奇達默斯戰爭中就已經表現出色了。前413年雅典人差點完全失去與家鄉的聯繫:在錫拉庫薩的海港中的戰役中他們失去了他們的艦隊,這樣一來對錫拉庫薩的包圍就終於失敗了,雅典人不得不撤退:很快就證明這一步為時已晚。部隊的大部分在撤退中被俘,大多數人死在俘虜營中,尼西阿斯和德莫斯特尼斯被處死。對雅典來說,西西里遠征遠遠地超出了它的能力,它是一次大災難。

3 伊哥斯波塔米戰役 -4、第二次戰爭

  ①斯巴達與波斯的協議

  雅典從西西里遠征的災難再也沒有恢復過來。由於前414年雅典對斯巴達的襲擊斯巴達稱尼西阿斯和平被撕毀,它立刻開始主動進攻。在阿爾西比亞德斯的勸告下他們佔領了雅典附近的德克萊亞,從這裡斯巴達的軍隊向雅典的郊區進行劫掠。雅典實際上被圍困,上千奴隸逃到斯巴達那邊去了。更嚴重的是雅典的牲畜主要在埃維亞,而由於陸路被切斷,這些牲畜只能從海路被運入,此外長牆必須日夜被守護,這當然需要人,而且對居民來說也是心理上的壓力。

  此外雅典在前414年在小亞細亞支持了一場當地的叛亂,因此與波斯帝國吵翻,這是一個嚴重的外交錯誤。波斯帝國因此與斯巴達通訊,雙方達成協議,斯巴達將小亞細亞退讓給波斯,作為交換波斯每年向斯巴達付一定數量(但並不十分大)的錢。

  許多提洛同盟的同盟者利用了雅典這時的困難情況,它們於前412年開始退出提洛同盟。斯巴達使用波斯的錢終於建造了一支自己的艦隊,這支艦隊在愛琴海很有成績,但它未能擊敗雅典的艦隊。但波斯實際上並不十分忠於它與斯巴達達成的協議,波斯希望靠斯巴達與雅典之間的拉鋸戰中提取利益。據說阿爾西比亞德斯鼓勵波斯這樣做的,因為他這時在斯巴達不再那麼紅了(傳說他鉤引了斯巴達國王的妻子)。

  ②雅典的寡頭政變

  雅典此時的政治氣氛非常緊張,軍事上情況嚴重,斯巴達的軍隊甚至在小亞細亞登陸了。而經濟上也有困難,連戰爭開始的時候留下來的最後的儲蓄都被動用了。

  這是前411年寡頭憲法政變的基礎:多個以薩摩斯島為基地的艦隊的指揮官比較傾向於寡頭政權,他們聯合到一起,他們認為雅典的民主制度是西西里遠征和其巨大損失的原因。阿爾西比亞德斯此時隨斯巴達的艦隊在愛琴海行動,他支持這些軍官的看法。由於他在斯巴達的地位不穩,他打算再次易幟。他讓這些軍官相信,假如在雅典一個寡頭政權上台的話,那麼波斯也會同意與雅典達成協議,而他也願意回到雅典。

  這些政變者有系統地行動,他們首先與雅典傾向寡頭政權的貴族取得聯繫。這些貴族在公民大會上宣稱當時的憲法不適合戰爭時代的需要。他們所傳播的恐懼和不安使得公民大會同意建立一個編寫新的憲法的委員會。

  這樣寡頭派在前411年春剝奪了公民大會的權利而設立了一個由400人組成的議會,這個議會的目的是建立一個新憲法。在這個憲法中只有5000人在公民大會中有表決權,而向市民的贍養費停發。但這個5000人的議會並未召開,因此這400人的議會就掌握了所有的權力(前411年5月和6月)。這場政變最後既沒有使波斯同意與雅典達成一個協議,又沒有能夠與斯巴達達成和平。斯巴達此時正處於勝利狀態,因此它根本不想與雅典達成和平。

  由於艦隊里的划漿手依然是民主派的而不是寡頭派的,因此這次政變很快就又被取消了。幾個月後這400人的議會就失去了它的權力,5000人的議會召開。前410年中民主制被恢復,贍養費重新發付。由於波斯沒有與雅典達成協議,因此在薩摩斯島上的寡頭派放棄了阿爾西比亞德斯,但阿爾西比亞德斯則換到了民主派的陣營中去了,他成為了民主派在薩摩斯島上的首領。

  ③賴山德爾和戰爭結束

  阿爾西比亞德斯回到雅典后雅典獲得了一系列勝利,比如前410年在基齊庫斯,因此斯巴達又同意進行和平談判了。但在雅典此時正好極端民主的強硬派當權,因此雅典將斯巴達的建議推翻了。似乎運氣又回到了雅典這一邊:阿爾西比亞德斯達到了強迫許多離棄提洛同盟的同盟者回到的目的,其中包括戰略要地拜占庭,雅典還與腓尼基簽署了一個停火協議。阿爾西比亞德斯於前408年夏以勝利者的姿態凱旋雅典,雖然他曾經叛變雅典,逃到敵人那裡,這時他被選為戰略家,獲得了無限制的海陸軍指揮權。

  前407年有經驗的斯巴達將軍賴山德爾被派到小亞細亞,他與在小亞細亞的波斯長官通訊,波斯終於放棄了它的坐等政策,斯巴達獲得了它所需要的一切。同年雅典在小亞細亞的軍隊被賴山德爾戰敗。雖然阿爾西比亞德斯當時不在場,但他還是被撤職。雅典人顯然不信任他了。

  賴山德爾的任期此後不久就到期了,因此他被撤回。他的繼承人與波斯之間的關係沒有那麼好。雖然如此斯巴達人在勒斯波思島將雅典的艦隊圍困住了,雅典聚集了所有力量派遣了一支增援艦隊,在阿吉紐西群島兩支艦隊進行決戰。這是希臘人之間進行的最大的一次海戰。隨後雅典軍隊獲得全勝。但由於一些雅典的水手沒有被營救因此在雅典對一些戰略家開庭審判,這些戰略家結果被處死,這樣雅典自己消滅了自己最有經驗的軍事家。

  前405年雅典的艦隊中了賴山德爾的圈套,在伊哥斯波塔米戰役中戰敗。從此雅典沒有完整的艦隊了,而賴山德爾則控制了海洋。城內慌亂一片,雅典人怕他們將象過去他們對被他們戰勝的人那樣對待。只有薩摩斯島還站在雅典一邊,其它的同盟者早就不是退出了同盟,就是被斯巴達征服了。賴山德爾派他的艦隊到薩摩斯島(薩摩斯島的居民此時終於獲得了雅典的公民權,這已經為時過晚了,雅典在此前對待它的同盟者就象對待被征服者那樣)。其它斯巴達艦隊開到比雷埃夫斯。在雅典城外兩支斯巴達軍隊匯合。城內擠滿了難民,城市被徹底包圍。最後雅典於前404年春投降。

4 伊哥斯波塔米戰役 -三、戰爭後果

  伯羅奔尼撒戰爭是一場非常殘酷的戰爭,在戰爭期間內政與外交息息相聯。雅典喪失了其強國地位。但戰爭的結束也給人們帶來了許多新的希望,尤其人們希望和平和自由。色諾芬是這樣來描述雅典的投降的:

  「雅典接受和平條約后賴山德爾進入比雷埃夫斯。那些被流放的人回到了他們的家園,在笛子音樂的伴隨下大家欣樂地開始拆除城牆,因為大家相信,從這一天開始希臘的自由開始了。」

  「長牆」被拆除,提洛同盟被解散。雅典的艦隊除12條船外全部被交出。在雅典一個親斯巴達的寡頭政權上台(不過這個政權在前403年就又被取消了)。在愛琴海上到處都設立了親斯巴達的政府,斯巴達在各處駐兵。雖然科林斯和底比斯希望摧毀雅典,但雅典沒有被摧毀,因為斯巴達不希望留下一個力量真空。斯巴達也有它自己的困難:它以自由和自主為口號介入戰場,但卻向波斯出賣了小亞細亞的城市。現在它又不想將這些城市讓給波斯了,因此它不得不與波斯作戰。波斯是這場戰爭中最大的得利者。波斯與斯巴達的戰爭一直到前386年才結束。

  這場戰火從西西里島到小亞細亞、牽涉了該地區所有國家的「古代世界大戰」過後希臘的經典黃金時代也結束了。伯羅奔尼撒戰爭是希臘歷史上的一個轉折點。希臘的城市國家此前就已經不穩定的均衡關係徹底被打破了。前4世紀雅典雖然能夠重建提洛同盟,但這個同盟與第一個同盟相比就遜色多了。

  但斯巴達的霸權也只持續了數十年,但此後戰前的形勢也未能被恢復。在這個發展規程的最後出現了雄心勃勃的馬其頓國王腓力二世。

上一篇[參地益陰膠囊]    下一篇 [靈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