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伊斯蘭哲學亦稱哲學為「伊勒姆·希克邁」,是以《古蘭經》和聖訓為思想淵源, 闡述伊斯蘭教義及有關對自然、社會和人類思維的哲學基本問題的學說或世界觀體系,是伊斯蘭文化的精華,也是世界哲學思想史的重要組成部分。

伊斯蘭哲學(a1—Falsafah al—Islamiyyah)
闡述伊斯蘭教義及有關對自然、社會和人類思維的哲學基本問題的學說或世界觀體系,阿拉伯語亦稱哲學為「伊勒姆·希克邁」('Ilm al-Hikmah,即智慧之學)。是以伊斯蘭教的基本信仰為前提,以安拉創世說為中心,在探討教義問題的基礎上,融匯穆斯林各民族多樣性的文化,吸收古希臘等外來哲學思想和自然科學成果。藉助理性思辨和邏輯論證,運用與教義學不同的哲學概念術語、範疇命題、論證方法,說明造物主與被造物、理性與啟示、知識與信仰、人與現實世界等之間的關係,而逐漸形成和發展起來的宗教哲學及自然哲學思想。它是中世紀以來伊斯蘭教國家各族人民和學者,在長期的社會鬥爭、宗教論爭和生活實踐中,在伊斯蘭社會文化傳統和特定的歷史環境中,共同創造的、獨特發展的哲學形態。伊斯蘭哲學是伊斯蘭文化的精華,也是世界哲學思想史的重要組成部分。
伊斯蘭哲學是中世紀阿拉伯帝國政治、經濟、文化和宗教發展的必然產物。7世紀初,穆罕默德阿拉伯半島創立了伊斯蘭教,是由多神信仰向唯一神信仰的思想升華。穆罕默德的後繼者率穆斯林軍先後向外擴張,到8世紀中期,形成地跨亞非歐三洲的阿拉伯哈里發帝國,伊斯蘭教發展為多民族信仰的世界性宗教。帝國政治的統一和封建生產關係的全面確立,促進了農業、手工業、商業和海陸交通的發展。隨著經濟的繁榮,文化科學事業日益活躍,在天文學、數學、醫學、化學等學科取得了重大成就。帝國實行博採諸家、兼容並蓄的文化政策,大力贊助翻譯和介紹外國的科學和哲學著作。9世紀初,阿拔斯王朝哈里發馬蒙(813~833在位)在首都巴格達創立「智慧館』,對希臘的科學和哲學著作進行了有組織和大規模的翻譯和註釋。10世紀時,柏拉圖的《國家篇》、《蒂邁歐篇》、《智者篇》,亞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學》、《物理學》、《倫理學》、(範疇篇》、《解釋篇》、《前分析篇》、《後分析篇》,普羅提諾的《九章集》,波菲利的《亞里士多德<;範疇篇>;導論》,闡述新柏拉圖主義流溢說的主要哲學著作《亞里士多德神學》和《原因篇》等已被譯為阿拉伯文並加以註釋。同時波斯、印度的古典學術著作也被譯成阿拉伯文。這些著作的流傳,開闊了阿拉伯思想家的思維,希臘哲學的唯理論、邏輯思維和演繹法提供了認識世界的理論和方法,促進了阿拉伯自然科學和哲學研究的發展,出現了大批哲學家和哲學派別。在哈里發帝國內,伊斯蘭教作為官方的意識形態一直居於統治地位。《古蘭經》和聖訓被遵奉為神聖的經典及社會生活的準則。在伊斯蘭教初期,由於政治和宗教鬥爭的需要,出現了不同的政治宗教派別,對《古蘭經》和教義進行了種種解釋,展開了辯論,提出了與信仰有關的哲學問題,稱為「凱拉姆」。后在希臘哲學和其他宗教思想的影響下,不少教義學家、經注學家和學者對伊斯蘭教義作了種種煩瑣的哲學論證,使哲學開始從教義學中獨立出來,形成了伊斯蘭教經院哲學。

1思想淵源

賦予伊斯蘭特色
繼承以古希臘哲學為主體的東西方哲學思想,並經過加工改造,賦予伊斯蘭特色。其中亞里士多德的唯理論和邏輯思維,畢達哥拉斯的數論,柏拉圖的靈魂論和理想國,新柏拉圖主義的流溢說等影響較大。另外還吸收了基督教的神愛說和神智論,波斯光明與黑暗的二元論哲學和印度佛教哲學的某些理論。
經院哲學
經院哲學以伊斯蘭教歐萊瑪(即宗教學者)階層為主體,在探討基本信仰和教義(即凱拉姆)的基礎上而形成的不同哲學流派。經院哲學主要流派分為兩支:1.穆爾太齊賴派。它形成於8世紀初,是伊斯蘭教早期反對宿命論的蓋德里葉派思想的繼承者。它吸收古希臘哲學的唯理主義思想,提倡運用理性解釋《古蘭經》和自由討論教義問題。該派還提出了含有辯證法因素的哲學概念、範疇,給伊斯蘭教義引進了邏輯思維的新方法。該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瓦綏勒·本·阿塔、伊本·歐拜德、伊本·胡載里、奈薩姆、賈希茲和穆阿邁爾等。2.艾什爾里派。10世紀初,由從穆爾太齊賴派中分化出來的艾什爾里(873~935)所奠基,其追隨者后形成艾什爾里派。該派的哲學思想以維護伊斯蘭教基本信仰為宗旨,調和理性與信仰,以理性論證正統派的信條。11世紀后,該派的學說得到統治者的推崇,成為官方的經院哲學。后安薩里將其與神秘主義調和,成為正統經院哲學的最終理論形式。該派的主要代表人物還有巴基拉尼(?~1013)、巴格達迪、朱韋尼、舍赫拉斯塔尼等。
自然哲學
以阿拉伯亞里士多德學派為代表,分東方和西方兩大支系。東方支系以巴格達為中心,代表人物有肯迪、伊本·法拉比、伊本·西那和拉齊,西方支系以科爾多瓦為中心,代表人物有伊本·巴哲、伊本·圖菲利、伊本·路世德和伊本·赫勒敦等。他們深受亞里士多德哲學的影響,精通各門自然科學,諳熟伊斯蘭教義,多為百科全書式的學者。他們注重研究自然科學和邏輯學,推崇自然哲學,強調理性的作用。在不違背宗教信仰的前提下,力圖使哲學脫離宗教教義學,變為理性的知識體系,具有明顯的世俗傾向。另外,10世紀由巴士拉政治上傾向什葉派伊斯瑪儀派的世俗知識分子組成的「精誠兄弟社」,闡發了自然哲學思想。他們提出伊斯蘭教已被愚昧和無知所污染,陷入迷誤,須用哲學和科學知識加以洗滌和醫治。他們主張研究和汲取對人類有益的一切宗教、哲學思想和科學知識,建立包羅人類一切學問和智慧的哲學,以啟迪人們的理智。該團體編纂的「論文集」,集希臘哲學、伊斯蘭各派學說和自然科學之大成,對伊斯蘭哲學的發展起了推動作用。

2特點和對後世的影響

近現代伊斯蘭哲學思想
1798年法國殖民者佔領埃及后、伊斯蘭世界先後淪為西方列強的殖民地,伊斯蘭教隨之進入近代歷史時期。隨著西方意識形態和社會生活方式的衝擊和滲透,伊斯蘭國家的社會生活出現了世俗化和西方化的傾向。為了爭取民族獨立,維護伊斯蘭教的文化傳統和價值觀念,出現了伊斯蘭教復興和改革的運動,形成了以救亡圖存為宗旨的諸多思想派別和社會運動,主要有:⑴伊斯蘭復古主義。以瓦哈比派為代表,堅持「認主獨一論」,提出「恢復正教』,「回到《古蘭經》去」的口號,主張恢復伊斯蘭教早期原教旨精神和質樸風尚,嚴格遵從經、訓教導,清除一切外來及異端思想影響,否認人與真主之間存在「中介」,改革陳規陋習,純潔宗教,凈化社會,抵制外來侵略。⑵泛伊斯蘭主義。以阿富汗的哲馬魯丁·阿富汗尼為代表,他認為應抵制西方殖民主義及物質文明對伊斯蘭世界的威脅。在政治上,主張全世界穆斯林團結起來,擁戴一個共同的哈里發,建立超民族、超地域的伊斯蘭大帝國。在宗教上,既要堅持伊斯蘭原教旨,又要對宗教和社會進行改革,主張學習先進的科學與文化,發展宗教和現代教育,用理智鞏固信仰,改變伊斯蘭國家的落後狀態。⑶伊斯蘭現代主義,它是主張變革傳統宗教和社會制度,使伊斯蘭教適應時代發展需要的現代主義思潮,以埃及的穆罕默德·阿布篤和印度的賽義德·艾哈邁德汗為代表。20世紀初,伊斯蘭教哲學家伊克巴爾吸取西方哲學和科學的成果,對伊斯蘭教的形式主義和定命論進行了批判。二次世界大戰後,伊斯蘭國家紛紛獲得獨立,穆斯林學者將如何振興民族經濟,發展現代科學和教育,全面復興伊斯蘭教文化,以應付現代各種思潮的挑戰,作為研究探討的主要課題。有的調和現代科學和宗教,認為宗教和現代科學沒有矛盾,提出發展現代教育和科學文化是強國之策。有的主張擺脫伊斯蘭社會危機的出路,不是向西方學習,而是恢復伊斯蘭教的傳統,全面實行伊斯蘭教法和政教合一制度。有的提出「伊斯蘭社會主義」,作為民族復興和發展社會經濟的手段。

對歐洲哲學的發展曾產生過重要影響

伊斯蘭哲學對歐洲哲學的發展曾產生過重要影響。12~13世紀,通過西班牙的科爾多瓦、托萊多及西西里的大學和翻譯機構,西方學者負笈來此學習,並將希臘哲學著作的阿拉伯文譯本和阿拉伯哲學家的大量論著翻譯傳入西歐,促進了西歐的哲學研究和科學文化的發展。在巴黎和義大利的主要大學推崇伊本·路世德的哲學著作,形成了阿威羅伊學派,並對基督教經院哲學的唯名論派以深刻影響,曾在西歐思想界占重要地位。伊本·赫勒敦被推崇為歷史哲學的奠基人。安薩里的著作傳入西歐后,其思想被基督教哲學家廣泛引用。
7世紀中葉,伊斯蘭教開始傳入中國,伊斯蘭教經院哲學和蘇菲神秘主義也隨後傳入。11世紀,中國新疆的喀喇汗王朝首府喀什噶爾為伊斯蘭學術文化中心。維吾爾學者優素福·哈斯·哈吉布的《福樂智慧》和馬哈茂德·尤格納克的《真理的入門》等著作,闡述伊斯蘭教的自然觀、知識論、倫理觀及出世派和入世派的人生哲學。元至明中葉,伊斯蘭教正統派及蘇菲主義的哲學經籍(阿拉伯文和波斯文本)先後傳入新疆和內地。從元代始,在廣州、泉州、濟南、定州等地清真寺,出現了用儒、釋、道語言闡述伊斯蘭教義及哲理的碑文。明清之際,隨著經堂教育的倡興、漢文譯著經籍活動的開展及蘇菲主義門宦派別的出現,伊斯蘭教經院哲學和蘇菲哲學以更大的規模在中國各族穆斯林中傳播。在經堂教育中多採用阿拉伯文或波斯文的原著《教心經注》、《歸真要道》、《昭元秘訣》、《歸真總義》等教義和哲學著作,並有漢譯本。在漢文譯著活動中,以王岱輿的《清真大學》、《正教真詮》、馬注的《清真指南》、劉智的《天方性理》、馬德新的《大化總歸》和《四典要會》及蘇菲各門宦的道統史、傳教箴言和歌訣等為代表,將伊斯蘭教義和中國傳統思想相結合,借儒、道、佛語彙,闡釋伊斯蘭哲學和倫理學,建立了中國伊斯蘭教宗教哲學思想體系,成為中國哲學思想史的組成部分,豐富了中國思想文化的寶庫。
上一篇[佐木龍太]    下一篇 [竹本義太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