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伊斯蘭現代主義

標籤: 暫無標籤

伊斯蘭現代主義(Islamic Modernism) 近現代伊斯蘭社會思潮與社會運動之一。19世紀下半葉產生於印度、埃及等伊斯蘭國家和地區,系在西方思想影響下產生的一種同傳統主義相對立的宗教社會改良主義思潮。

1代表人物

主要代表人物有印度的賽義德·艾哈邁德汗(1817~1898)、穆罕默德·伊克巴爾(1876~1938)、埃及的穆罕默德·阿布篤(1849~1905)等。主張根據時代與社會條件的變化,以新的觀點來重新解釋伊斯蘭教義,改革陳規陋習,吸收先進的科學文化,以增強其活力,適應時代與社會發展新潮流。

2因素

伊斯蘭現代主義系特定歷史環境下的產物,其產生有多種複雜的因素:
(1)社會危機加深。近代以來,伊斯蘭國家大部分淪為西方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和列強的附庸,封建自然經濟遭到了破壞,傳統的伊斯蘭文化日趨衰落,引起穆斯林的強烈不滿,要求社會變革的呼聲日強。
(2)階級分化加劇。歐洲殖民統治促使階級分化加劇,產生了依附帝國主義的封建買辦資產階級控制政權,社會財富集中在極少數人手裡。民族資產階級及其知識分子開始要求提高自身的權利和地位,成為現代主義主要的社會基礎。
(3)歐洲思想文化的傳入和影響。隨著歐洲殖民主義的入侵,伊斯蘭國家閉關鎖國的封閉狀態被打破。西方先進的科學技術、思想文化相繼傳入和滲透,喚起了伊斯蘭民族意識的覺醒。在知識界,興起向西方學習的新觀念、新思潮運動。各國的現代派宗教思想家便在發展科學教育、振興民族文化、弘揚伊斯蘭傳統精神等口號下,發起現代主義的改革運動。
(4)生活環境的影響。隨著穆斯林在全球範圍內的增加,長期喝各個不同民族的交往,在實際生活工作過程中為便於統籌協調工作時間等方面的事項,慢慢接受了一些新的變化,比如,按照伊斯蘭教的相關規定,目前中國的一些傳統節日都不屬於伊斯蘭教的節日,但由於法定假日的安排等方面的因素,為何這些安排相統籌,慢慢也接受了一些地方習慣。

3觀點

伊斯蘭現代主義企圖通過使宗教信仰、教法、儀禮、制度適應現代化,全面復興伊斯蘭文化,以此為基礎來實現社會政治、經濟、宗教和文化教育的改革,達到富國強民的目標。其基本觀點和改革主張包括:
(1)以現代主義的觀點和眼光重新認識和對待中世紀伊斯蘭傳統。
認為當代伊斯蘭國家貧困、衰落的原因之一是墨守傳統的陳規,教內因循守舊思想束縛了理性和科學文化的發展。因此,需要批判舊傳統、舊觀念。穆罕默德·阿布篤曾明確指出,今人有條件吸取古人的經驗、教訓,比古人更聰明、更有知識,應反對盲目因襲古人之宗教傳統。艾哈邁德汗認為伊斯蘭教內部的因循守舊思想離開了《古蘭經》的真諦,阻礙了穆斯林社會的發展。他指責中世紀伊斯蘭學者「以物配主,另立偽神,擯棄真經,編造偽典,無視真聖,崇拜偽聖」。這些批判為宗教傳統的調整、革新提供了理論依據。
(2)以進化、發展的觀點重新解釋經、訓涵義和教理。
艾哈邁德汗和阿布篤等現代派宗教思想家,都倡導尊重科學,推崇理性,認為《古蘭經》和伊斯蘭教教義的精神同科學和理性相一致,主張堅持伊斯蘭教正道,簡化儀禮,批判異端邪說,變革歷史遺留下來的蓄奴制、一夫多妻制,以及聖徒和聖墓崇拜等陳規陋習。
(3)以靈活變通的觀點重新解釋伊斯蘭教法的理論基礎,以恢復其活力。
認為經訓為行教、立法的根本依據,但經訓含有兩類不同的內容,其中純系宗教信仰的內容具有永恆價值,而社會立法性內容則需根據時代條件的變化作出新的解釋。並認為聖訓律例多為後人假託、偽造,數量龐大,真偽難辨,應取審慎態度。對具有連貫的傳述線索、真實可靠的聖訓律例應遵循,對類比方法應解釋為「創製」或「獨立判斷」(伊智提哈德),認為它是恢復教法活力和理性主義傳統的重要手段。有的還把這種靈活變通的方法稱之為伊斯蘭教的「運動原理」(伊克巴爾語)。主張對公議應進行具體分析和應用。中世紀流行的「公議不謬」說和「創製大門關閉」說束縛了教法思想的發展,故應審慎對待舊的公議原則,但要根據新情況、新問題,借用公議的判斷形式,作為現代法制改革的手段。主張擴大公議的範圍,公議應由社會各黨派、教法學家、各階層人士參加的現代制憲會議或立法會議來作出。

4基本特徵

伊斯蘭現代主義運動只在少數伊斯蘭國家和地區的知識階層中間流行,尚未形成統一的思想學說和統一的群眾運動,它帶有明顯的地域性、分散性、妥協性。其基本特徵是:
(1)提倡弘揚傳統的伊斯蘭文化,純潔宗教信仰,恢復伊斯蘭教初創時期的活力。
為此,現代派普遍重視現代科學文化教育,但所追求的目標不盡相同。有的主張用進化與發展的觀點來對待本民族的伊斯蘭文化遺產,培養一批有理想、有文化的現代穆斯林知識階層,作為宗教與社會改革的中堅,有的從急功近利出發,強調按西方國家的模式,造就一批穆斯林文職官員,充實到政府部門中去,通過參政議政,提高穆斯林民眾的社會福利。
(2)調和宗教與科學。
現代派提倡現代科學,試圖用科學的觀點來彌合宗教信仰,以調和宗教與科學的矛盾,阿布篤堅持「雙重真理說」,認為安拉降示了兩本書:創造的自然之書和啟示的神聖經典,後者引導人們用智慧來了解自然界的奧秘,故宗教與科學是一致的,宗教是科學的良師益友。艾哈邁德汗深受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的影響,他相信萬物之間有因果聯繫,自然界處在不斷運動之中,天體運行、人的生老病死皆受自然規律的支配。他主張在堅持伊斯蘭教認主獨一前提下,對《古蘭經》中談及的末世論、宇宙說、天使說、惡魔說等作出自然主義的解釋。
(3)調和信仰與理性。
現代派尊重理性,但反對以理性主義觀點審視一切。阿布篤宜稱,在判定真理與謬誤上,理性具有最後的權威,但他又認為,天啟是不謬的,而理性是易錯的,理性需要天啟的指導和核准。伊克巴爾強調用理性主義觀點來審視伊斯蘭傳統,但他又認為,哲學需要承認宗教的中心地位,因為理性只能認識局部,直覺才能認識全體。艾哈邁德汗亦推崇理性。但認為理性有局限性,理性不能用以解釋伊斯蘭教基本信仰。

5相關

現代以來,伊斯蘭現代主義思潮曾對伊斯蘭世界產生過重要影響,對各國的宗教、社會法制改革曾起過推進作用,在部分國家或地區一度成為佔主導地位的思潮,極大地影響和決定了伊斯蘭教意識形態發展的趨向。但由於現代派過分強調原旨教義和托古改制,其思想淵源主要是以復古主義為特徵的原教旨主義,因而二者有許多共同點。20世紀初,隨著土耳其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勝利,民族主義、世俗化和政教分離主義影響日增,現代主義開始同復古主義結合,其影響亦大不如前。

6影響

目前,現代主義思潮仍被一些伊斯蘭國家的當政者作為推行社會改革的理論依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