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流派介紹

日本15--16世紀一百多年中,群雄割據,幕府統治名存實亡,原來中央政府統治力量就不強的伊賀地區一時間出現幾十家割據勢力,紛紛造反與相互攻伐,由於各勢力土地、兵力有限,因此靠培養「特工」--「忍者」,進行偵察、偷襲、暗殺等活動,很快在日本湧現出三十多個忍者流派,最有名的要數伊賀流與甲賀流。
伊賀流

  伊賀流

上野忍者村的「傳承館」通過文獻和實物揭開忍者日常起居與修鍊的神秘面紗,原來,武功只是忍者所修行的「忍術」中一小部份,除此外還有「食、香、葯、氣、體」五種必修科目,俗稱「忍者五道」。
「食」,指的是忍者的食譜,為了輕巧出沒於樹枝屋頂,煉出一身卓越輕功,合格的忍者體重一般不超過六十公斤,一日三餐均以黑米、燕麥、豆腐、磨芋為主;但另一方面為保持充沛體力,因此芝麻、松子、紅糖、鵪鶉等富含蛋白質、鐵、維生素的食品也不可缺少。這一食譜與現代生活倡導的「低熱量、高營養」不謀而合。
「香」,指忍者能通過衣服上的味道判斷對方的經濟情況與地位。但為了掩飾自己忍者身份,忍者常用商人、修鍊者、和尚等七種變身,在「傳承館」展出的丁香、檀香、桂皮等香料便是他們用來製造不同的體味,增強變身的真實性時使用的。
「葯」,更不簡單,忍者通常也是一名醫生與藥物專家,善於運用山林各種植物和草藥來治傷醫病。長時間潛伏時為避免蚊蟲叮咬,忍者隨身攜帶著大量驅蟲葯,此外還有迷香,烈性毒藥、雄黃、淫羊霍等用於不同任務時的各種藥品,令人嘆為觀止。
「氣」,指忍者注重修身養性,以便實戰中可以集中精力、果斷勇猛且處驚不變,與中國宋明時期武當派修鍊方法有驚人的相似。
「體」,是指忍者注重肌肉與關節的鍛煉,同時配合靜坐、呼吸、按摩、針灸等恢復方法來鍛煉自己,以適應各種武技的需要。
除上述的「忍者五道」,忍者還是天文學家與化學家,可以觀看星空預測天氣,並調製火藥與火器。例如歷史上有名的忍者「猿飛佐助」所使的獨門兵器就是一支射程在五十米的突火槍,比當時以火器著稱的明朝軍隊中最好的鳥銃槍射程高出一倍。只可惜猿飛日月後來誤入陷阱被殺,他神秘兵器從此也不知所蹤,被日本軍火史書引為憾事。
忍者的武功與日本武士的武功有根本區別,忍者由於執行任務的特殊,通常不用大刀或長矛,而使用便於攜帶的短兵器和暗器。傳說明朝中原武林出現過一種叫「八角菱」的暗器,純鋼打造,利如刀,薄如紙,大小不過兩寸,散射出來如漫天花雨,且喂有劇毒,極有可能來自日本忍者之手。而忍者徒手搏擊也是一絕,十根手指如鋼似鐵,穿胸破腹,撕頸裂頭,瞬間使人至死,雖然不及中原武術博大精深,但實用性強,完全符合格鬥中「一擊必勝」的思想基礎。
再者忍者的居所也同樣神秘莫測,處處機關暗通,這是為了防範其他割據勢力手下忍者的威脅。從外表看來只是普通民宅,但座位旁邊地板一般安有轉軸,當有敵人闖進,輕拍木板,背面立即翻轉,露出兵器,操刀應戰。頂蓬木板也是活動的,拉下來便是摺疊樓梯,便於隱藏或逃跑。日本傳統房門是拉門,正同容易被人堵截,且出入時聲音較大,所以忍者的房門是轉門,可以不露聲色,出其不意反攻對方。牆板上則處處有暗門,或用於逃跑,或暗藏兵器,有一間甲賀流忍者房間牆內竟有十七個暗孔,三十多種不同的兵器,簡直是個隱形的兵器展櫃。
關於忍者的神奇傳說多不勝數,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翻看日本戰國時代有關忍者的記載,或親自逛逛上野忍者村。今天,真正意義上的忍者雖不存在了,但刻苦勤勉,頑強堅韌的特點卻被當作日本人性格中最優秀的部份傳承下來。也許,日本人能創造戰後經濟奇迹,依靠的就是這一股忍者精神。

2日本忍者談

●忍術的發源
忍者

  忍者

忍術的理論基礎是由中國傳來日本的孫子兵法而來,之後再加上修練道, 以及在山中的伏擊技巧發展而成。在平安時代時,由於武士階級興起,在山中伏擊的兵法就由武士去發展。在源平時代,學會在山中伏擊的源義經成功的使用了山中伏擊的技巧,完成了攻擊面戰法的理論。在南北朝時代,楠木正成發展出防禦面的兵法,在此同時,忍術跟武術才分開成不同的系統。
●忍術的流派
在戰國時代,忍術開始有長足的進步,因為這個時代非常需要忍術,武術和兵法。但是和兵法,武術不同的是,忍術有他的獨特性。忍術發達的地區有以下幾處忍術的流派也就是用以下的地名當作流派的名稱:
武藏,甲斐,越后
信濃,伊賀,等四州
甲賀,紀伊,等叄州
其中后叄州的忍術在日本是最為發達的。
●忍術教科書"萬川集海"
原本在大和民族東征之前,伊賀跟甲賀兩地是不分的,這裡都被稱作IGA。後來因為在室町與戰國時代,這兩百年間地名分開,所以流派也慢慢分開了。不過雖然流派分開,可是忍者修練的經典卻是同一本書,這本書我們叫做 "萬川集海"。這本書有著教導忍者如何施行忍術的一切理論基礎與技能。(註:"戰國美少女~斬斷雲空",還有"忍者亂太郎"中提到的忍者教科書就是這本。)
●為何伊賀與甲賀的忍術如此發達呢?
伊賀與甲賀離京都跟名古屋算是很近,而且位在重山險阻圍繞的封閉小盆地里,自成一個小天地。可是在戰略上的位置卻是十分的重要。因為靠近日本的中央 近畿地帶,所以受到京都的文化影響蠻深的。神社,寺院,莊園都很多。在後來 莊園制度崩壞的時候,土豪們就一個個崛起。在戰國時代,這麼小的土地居然有60個土豪,但是因為土地都很小,所以大家都想奪取對方的土地,於是每家人家大概都會養個30-40個兵,以便對付"敵國"(這非常類似台灣當年開墾土地時代,閩南人各村莊之間的為土地而械鬥的情形,也有些類似閩客互斗)。這裡的競爭是超乎外人想象的激烈,土豪們互相結盟,互相探查敵情,也互相屠戮,被打擊的土豪一但垮了,就很難再爬起,也難怪這種有山地,征戰又激烈的地方,會成為忍術發展的大本營。時間久了,各土豪之間就慢慢發展出一種平衡,然後忍術也開始冠於全國。
●忍術的理論由來
忍者的出身多半來自農民,而不是出身高貴的武士。忍術的山中伏擊技巧、來自住在大和、吉野、鞍馬、根來、伊賀的山地戰經驗。京都則是忍術中使用的法術(陰陽道)發祥地、因為不遠處有比高野等佛教密宗的本山。忍術的武芸面來自柳生流劍派、寶藏院流槍術。
●中國,韓國的移民與忍者
因為大和朝廷非常歡迎外地擁有技術的人來日本定居。所以中國跟朝鮮就有大量的人過來。例如製造陶器,盔甲,服裝的師傅,有很多人就是由中國與朝鮮搬到日本這些人通常都定居京都,然後也有些人就搬到附近的伊賀或甲賀去工作。此外,這裡的異民族和歸化人(外地人落籍日本,變成日本人,改姓日本姓氏)很多。例如德川幕府初期,因為服部半藏跟隨家康工作,就有許多伊賀,甲賀的人跟著服部 搬到江戶去住。笄町,就是伊賀,甲賀町的轉化。在那裡還留有半藏門(服部半藏住過的老房子)的地名。據說服部半藏就是轉化人。他的家族本是中國人,姓秦,後來因為定居日本,為了跟當地合從而為一,就改了個日本姓,改姓服部,從此服部一家就從此誕生。
●外地工藝師傅的影響
此外,外地人傳入的科技,例如火藥在此生根,所以這裡是日本很早就 有的火藥製造地。其他的工藝人也在此生根,例如製造工藝品的 師傅,耍玩偶的師傅......各種藝人都來啦......因此造成伊賀,甲賀地區 有許多這樣的人,造成日後忍者可以以許多民間賣藝工藝身份的技能 去從事諜報工作。可是在當時的社會,這種人的身份並不高尚(在他們 的故鄉中國與朝鮮,這些人的身份也不高,商人是士農工商四民之末 ,當然日本也分士農工商階級,可是士指的是士大夫,也就是武士)。
●最愛用忍者的武將--武田信玄
因為信玄非常討厭自己國家的秘密被他人知道,所以喜歡訓練忍者。他最愛驅使自己培養的忍者(他叫他們為"亂波",還有"叄者"(這也是武田家叫忍者的一種稱呼)。"亂波"的由來是來自於甲,信,越叄地 的流浪無業游民,或是強盜集團把他們組織化,教以山地戰還有其他的戰鬥技巧,於是這樣就成為忍者啦。此外,"叄者"是"間見","見方", 還有"目付"的總稱,這些人是斥候和間諜的專家。信玄派富田鄉左衛 門去統馭"叄者"這些忍者。
●羽柴秀吉與蜂須賀小六
大家都知道,羽柴秀吉在無路可走時,曾經投靠蜂須賀小六,在他家裡吃白飯。蜂須賀小六是在美濃地區活躍的"夜盜"(強盜,好聽一點叫做野武士,沒有找到 僱用他們的主子的軍隊,難聽一點就說是趁著夜色出沒搶錢的山大王)。反正 干強盜集團的人通常不窮,所以也就可以好客讓一些沒飯吃的人投靠他,到他家吃飯。後來這些人因為幫助秀吉??了墨股城,所以化為官軍,總算洗脫強盜 污名,可是由於信長非常討厭軍紀差的爛軍隊,所以蜂須賀小六從此跟他的強 盜集團再也不幹殺人越貨的事情,可是他們在強盜時期所訓練出來的一身偷雞摸狗好本領卻成為當忍者的好條件,於是那些人就轉為當成羽柴秀吉軍隊的忍者。而且在各大戰役都有傑出的表現。(資料來源網路-作者:不詳)
●忍者名稱的沿革
忍者這個稱謂是在日本江戶時代開始有的,不過忍者的歷史從更為久遠的時候便開始了。據說在日本首次派譴"忍者"完成任務的,是德聖太子。在當時,忍者被人們稱為"志能便"。根據時代和地點的不同,有各種各樣的稱謂以下是各個時期忍者的當時的稱謂:飛鳥時代:"志能便";奈良時代:"斥候";戰國時代:叫法甚多,流傳最廣的叫法是"亂波",這是武田信玄給起的名字。江戶時代:"忍者"。
雖然是在江戶時代正式確立了名字,但是正是從這一時代開始日本進入了較長時間的德川家族統治的和平時期,在歷史的舞台上的活動變得越來越少。由於失去了活動的舞台,使得忍者在歷史的舞台上漸漸地消失。以至於許多的忍術失傳。關於忍者活動的最後記載是在1637年"島原之亂"中,忍者曾作為幕府的部署作戰。
●忍術的起源
忍術,又名隱術。關於忍術和忍者的起源說法不一,國內有人認為,忍術起源於中國漢代的五行術,後來傳到了日本。同空手道、柔道、少林寺拳法等日本武技一樣,忍術是由中國古武術傳到日本后逐步發展起來的日本特色武術。忍術權威著作《萬川集海》中指出:忍術思想的根源來自中國殷周之際的姜太公呂望。是他首先提出了忍術概念,並寫在了傳世名著《六韜》之中。後來,孫武、張良、韓信等相繼對忍術理論進行了完善。特別是孫武的《孫子兵法》倍受忍者階級推崇。此時忍術也基本形成了由權謀·形成·陰陽·技巧等幾部分構成的雛形。隨著忍術傳到日本,忍者也就在日本出現並發展起來。日本人則認為忍術的理論基礎是由中國傳來日本的孫子兵法演化而來的,之後再加上修練道和山中的伏擊戰技巧發展而成的,就是所謂的"風、林、火、山"四字真言。在平安時代時武士階級興起之後大力吸取了山伏擊戰的兵法加以發展。到了源平時代,源義經成功的使用了山中伏擊的技巧,完成了攻擊面戰法的理論。在南北朝時代,楠木正成發展出防禦面的兵法,到此為止,忍術跟武術才分開成不同的系統正式獨立出來。中國、朝鮮的移民與忍者的發展也有極大的淵源。因為古代日本很落後,所以日本政府非常歡迎來自科技文化高度發達的中國移民到日本定居,因而受到中華文明熏陶的朝鮮人也受到歡迎,日本人把這些移民叫做"歸化人"(雖然歡迎,但還是歧視他們,移民很難進入上流社會,而且不能沿用原居住地的語言和文化,必須改成日本姓名使用日語)。這些古代的技術移民將大量的先進科學技術和文化知識帶到了日本,例如製造陶器、盔甲、服裝技術,以及決定性的促進了日本忍術發展的中國武術。因為忍者的出身多半來自社會最底層的農民,而不是出身高貴的武士。所以作為很難被上流社會接納的移民,"歸化人"們也大量的進入了忍者這一行業。"歸化人"通常都定居京都,隨後有大量的人遷移到到附近的伊賀或甲賀去居住,這也是和兩個地方忍術異常發達的主因。例如大名鼎鼎的服部半藏正成就是中國人,他姓秦,秦氏家族是公元三世紀末四世紀初時從中國吳國(日本和服的傳統稱呼是"吳服",正是取自秦氏家族出身的吳國)渡海定居日本的,之後就改了個日本姓服部。服部半藏投效德川家康,後來移居江戶。傳說中這位忍者最終悟出了忍的真諦,這是多少代忍者所不曾有過的,至今日本人提起他來還是交口稱讚"鬼半藏"的傳奇。
●忍術的流派和教科書
在戰亂的戰國時代,大名們需要大量的刺探敵軍情報和對敵人城市開展破壞活動,所以忍術在這一時代出現了飛躍性的發展。忍術發達的地區有以下幾處:武藏、甲斐、越后、信濃、伊賀、甲賀、紀伊等地區,其中伊賀、甲賀的忍術在日本是最為發達的。伊賀與甲賀離京都很近,地勢都屬於重山險阻圍繞的封閉小盆地。雖然貧瘠,但是在戰略上的位置卻是十分的重要:因為它們靠近日本的中央近畿地帶。在戰國時代在伊賀與甲賀的彈丸之地上先後崛起了六十多家土豪(每家的最大兵力不超過50個人,按中國的演算法他們充其量就是小股的土匪武裝而已)。地盤雖小,這裡的競爭卻是是超乎外人想象的激烈。土豪們彼此虛情假意的結盟,暗中互相刺探一旦抓住機會就予以對手無情的打擊。這兩塊充滿了殘忍、狡詐的血腥山地逐漸演化成忍術發展的大本營。伊賀跟甲賀對忍者事業的最大貢獻就是對忍術的理論基礎和技能作出了系統化,編出了一本忍者的修鍊寶典--《萬川集海》。雖然流派不同,忍者們修練的經典都是《萬川集海》這本書,這本書的內容就是教導忍者如何施行忍術的一切理論基礎與技能指導。
在德川家族第四代將軍德川家綱時代的延寶4年(1676年),甲賀的隱士藤林保武結合中國和日本歷代名將的思想與武學精華,參照《六韜》和《孫子兵法》的內容寫成了集忍道、忍術、忍器於一體的忍者究極修行指南。並參照中國古籍《文選·左思·吳都賦》中的"百川派別,歸海而匯"思想,將書命名為《萬川集海》。正如書名所示《萬川集海》就是海納百川取各流派精髓的意思。萬川集海》由正心、將知、陰忍、陽忍、天時、忍器六部分組成。此書成為了後來忍者修行的必讀教材。《六韜》和《孫子兵法》是對《萬川集海》及忍術整體發展影響較深的兩部古代著作,由此也可以看出,這些中國古代的軍事武學思想為以後日本忍術的發展壯大奠定了充實的理論基礎,這是忍術最早的確源於中國的明證,可以說《萬川集海》是日本人學習中國古代軍事精華和密術玄學修鍊之道后的概括總結。
●一個忍者的修鍊之路
忍術在日本戰國時代盛行一時是因為其極強的實用性。忍術是古代日本忍者所掌握的整套完善的間諜情報技術體系,包括有:追蹤、偵察、諜報、保鏢、暗殺等多方面的內容。忍者技藝超人,擅長使用劍、鉤等各種兵器與飛鏢等暗器;他們能飛檐走壁,在沙地上飛跑不發出一點聲響;在水中屏息可長達五分鐘,如用特殊器具可在水底待上一天一夜;他們善於在水面和水底搏鬥,甚至能潛到船底,偷聽船上人的對話......這種種的超人技能是通過非人的磨練才能習得的。
精神修鍊:忍術和其他武術流派強調體質訓練不同,它尤其強調精神上的修鍊,並將其整個的訓練體系,建立在超乎想象的精神修鍊基礎上。因為忍者所執行的大多是一去不回的高風險性任務,獨自一人在敵人的巢穴中完成任務要克服對死亡、孤獨、黑暗乃至於飢餓、寒冷 、傷病等諸多困難,所以擁有強大的精神力量,是忍術之所以無堅不摧的真正原因。作為一名忍者家族的後代,一經降生就必須接受殘酷的命運現實--或者成為忍者,或者死。忍者從很小的時候起,就被灌輸以對主人絕對忠誠的思想:除了自己的主人,任何人命令都不會聽哪怕是日本天皇也不行。通過從小開始這種精神洗腦而打造出的忍者比任何的宗教信徒都更加狂熱,更加無所畏懼。不過忍者也不是像邪教徒一樣的殭屍般的戰士,它有著一套切實可行的強大精神力量的訓練方法。這種技術才是忍術的秘中之秘,它就是東密的修行。東密和中國的藏密,印度的雜密一樣,是佛教中密宗的一個支派,而且東密對於人體念力的開發,向來有著自己獨特的傳承,在密教界一直以顯著快捷著稱,忍者通過通過東密秘法的修習,錘鍊自己的意志,精神變得無比純粹和堅韌,體內的潛能將得到最大限度的開發。可以完全除去心靈的迷惑和恐懼,全神貫注的投入戰鬥。此外密宗認為人的身體有許多奧秘和潛能,只要通過密宗法門的不懈努力就能使修行者發揮全部潛力,讓身體與宇宙溝通達到天人和一的境界,這和忍者追求的極限體術不謀而合。密宗視大日如來為萬物之主,極力推崇傳承、真言和密咒。我們在一些影視作品或者漫畫中經常可以見到忍者做出許多古怪的手勢,那便是在表述東密主要修法之一的"九字秘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這九字真言。
技能訓練:忍者家族的小孩不論男女,都必須繼承祖先的職業傳統,一般從五歲開始就接受訓練。訓練的種類有五種,即平衡、靈敏、力量、持久及特殊技巧。平衡訓練從走竹竿開始,當能夠在滾圓的竹竿上行走而不滑下,就將竹竿逐漸升高,最終要升到三四十尺高,達到奔跑跳躍如履平地的境界,這樣就能在樹上、屋頂及牆頭上下攀援,行走如飛。靈敏的訓練也是如此跳過插著刀片的繩子,在布滿利刃、槍尖的狹道中拐彎抹角急速穿行。持久及力量的訓練最為艱苦,如雙手掛在樹上,支持全身,下面放滿暗器,不容你鬆手跳下,以恐懼來激發體內的潛能作長久的支持。長跑更是忍者的基本功,要求連續跑上五十公里路而不停下來休息,日行百里是家常便飯。至於特殊技巧訓練就更令人吃驚。除了上述說過的,還有徒手搏鬥,投毒解毒等。化裝術更是忍者的特長,他們能製造人皮假臉,改換性別。讓一個忍者在人群中穿行,由幾個人在一旁辨認,結果各人所見都不相同,高矮胖瘦,不一而足,真可謂"千面人"。還有隱身術,文章開頭說到美國忍者在煙霧中突然消失就是一種,那是忍者事先挖好一個地洞,然後趁著煙霧掩護跳入地洞,令追捕者失去目標,以為真有"隱身術"(不過一般這樣的洞都是挖在樹林等便於遮掩躲藏的地方,像電影里那樣在水泥地上消失也太誇張了)。
體質訓練:忍術對於身體訓練的強度也是非常殘忍的。忍術所包括的內容,每一項忍者都必須精通。並且每項訓練,都全是死亡淘汰賽,無法承受的人是不允許生存的。除了常規訓練外,忍術還包括多種"怪力訓練",忍者通過它進一步磨練意志,忍耐力,生存能力等等。這種怪力訓練諸如連續數天不食不動,殺死自己的同伴,以及與猛獸搏鬥等,是令人難以想象的。通過這些死亡率極高毫無人性的修行,忍者從精神到肉體都實現了超人的飛越。獲得了超越常人的毅力、耐力、戰鬥力。通過忍術的訓練而倖存的忍者,個個都是一部絕對可靠的全功率戰鬥機器。
●忍者與武士
戰國時代中,雖然同為大名服務,不過忍者和武士的身份分別可謂天上地下,形象一點說就是忍者是家奴,武士是家臣。由於忍者們乾的大都是涉及到上層權力爭鬥的秘密事件,而且危險性相當大,因此他們的結局往往十分可悲。危險首先來自僱主。這些陰險毒辣的社會頭面人物在不擇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后,怕事情內幕泄露,往往將執行任務的忍者殺死滅口。忍者雖然本領超人,但執行任務中也經常有失算的時候。有一個忍者冒著夏日的酷暑,潛入一個諸侯住宅行刺。為了不發出聲響他硬是用手在土中挖洞,用了十幾天的時間才潛入室內的榻榻米之下。就在即將大功告成的時候,他身上的汗臭找來了蒼蠅和蚊子,昆蟲的嗡嗡叫聲引起一個衛士的懷疑,於是衛士抽刀向下刺穿地板,將藏匿在下面的忍者殺死。
忍者最可怕的敵人是武士。武士在明處,忍者在暗處,防不勝防,故武士最憎恨忍者,忍者一旦被武士捕獲,必然受到最殘酷的刑罰處死。活剝皮就是酷刑的一種,皮膚被一片片剝下來,極其痛苦,而又不能立即死掉。所以忍者是絕對不肯讓武士活捉的。這裡講述一位最富有傳奇性的忍者的遭遇。這位忍者名叫猿飛,因為他有象猿猴一樣在樹上攀援飛躍的本領,來去無蹤;同時他徒手格鬥的武功也很好,人們根本無法捕捉他。有一次他被派去偵察住在某城堡中的一個將軍,偷聽到將軍和一位大臣的密談。可當他離開城堡時被守衛發現,他立即躍上城牆,巧妙地避開了追趕的人,但當他跳落花園時,踩上了一隻暗設的捕熊鋼夾,將他的腿緊緊夾住。這時將軍手下的衛士圍了上來,猿飛見狀,一刀將夾住的腿砍斷,單腳逃了很長一段距離。可終因失血過多,難以支持。猿飛見衛士越來越近,知道自己沒有希望逃脫,便索性站定、大聲辱罵了追趕他的衛士,用劍毀掉自己的面容,使人無法辨認,然後揮劍砍斷自己的的脖子。一個聞名遐邇的忍者就這樣可悲地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那些倖存下來的忍者也往往很寂寞地了卻殘生。侍奉德川家康多年的"鬼半藏"可謂黑白道俱通的忍者,他身為德川家康信任,無數次的拯救過德川家康的性命,還多次揮戈上陣參加三河軍團的征戰,他的一生可謂是忍者最輝煌的典型了,臨死時的俸祿也只是八千石而已,只是同等功勛武士出身將領待遇的零頭......
最愛用忍者的武將--武田信玄因為信玄非常討厭自己國家的秘密被他人知道,所以喜歡訓練忍者.他最愛驅使自己培養的忍者(他叫他們為"亂波",還有"叄者"(這也是武田家叫忍者的一種稱呼)."亂波"的由來是來自於甲,信,越叄地的流浪無業游民,或是強盜集團把他們組織化,教以山地戰還有其他的戰鬥技巧,於是這樣就成為忍者啦.此外,"叄者"是"間見","見方",還有"目付"的總稱,這些人是斥候和間諜的專家.信玄派富田鄉左衛門去統馭"叄者"這些忍者。

3著名忍者一覽

百地三太夫,又名百地丹波。是一個以伊賀上野為駐點的土豪、乃伊賀上忍三大家之一。在鬼瘤砦擊退了織田信雄的伊賀平定軍。終身與織田家抗戰到底的傳奇式忍者。
石川五右衛門,伊賀忍者。作為百地三太夫的部下,曾經潛入大坂城想刺殺豐臣秀吉。可惜由於不慎觸動寶物"千鳥的香爐"而被發現,后被豐臣秀吉處死。
風魔小太郎,相州亂波的首領。侍奉了北條家五代家主。為北條家收集戰時情報和進行破壞敵國的活動。傳說風魔小太郎身高七尺二寸,據說在北條家滅亡后在江戶城組織盜賊集團。他所率領的"風魔黨"是活躍於黑道上的忍者集團,在日本民間流傳著甚多的傳說。
鈴木佐大夫,雜賀眾的頭領。雜賀眾是一個以鐵炮(火槍)作為主要武器的傭兵集團。由於當時鐵炮珍貴,所以雜賀眾的戰力自然不容忽視。與本願寺勾結抗擊織田信長。後來在與豐臣秀吉的戰鬥中被殺。
服部半藏正成(Hattori hanzou masanari,1542-1596)
服部氏祖先原本是日本古代(6世紀中旬)豪族之一秦氏的後裔,而秦氏則是自中國吳國渡海過來的移民。秦氏不但傳授紡織技術給日本人,更在日本各地展開「新樂」公演,令日本人大開眼界。所謂「新樂」,是3世紀末到4世紀初。在中國非常發達的一種大眾藝能,內容包含歌舞、雜技、力技、魔術、偶人劇、口技,以及訓練犬、猴子、鳥等小動物表演節目的大眾娛樂。據說是融合西藏藝能與中國藝能的新型技藝。秦氏集團當時主要在中國南部都市與寺廟巡迴演出,日後組織逐漸膨脹,分散到中國各地。其中之二、三個樂團,為了尋求新天地,渡海到日本來。日本和服的傳統稱呼是「吳服」,語源正是取自秦氏出身的吳國。服部氏是秦氏集團分組之一。至於何時移居伊賀?年代不大清楚。服部氏一族如何將「新樂」技能鑽研演繹成兵法忍術?也沒有詳細史料可追本究源。總之,服部一族於15世紀上旬離開老家,歸依三河大名松平清康(德川家康祖父),世代成為松平家家臣。作為德川的家臣、服部半藏率領伊賀忍者建立了不少戰功。所以人們都畏懼地稱他為「鬼半藏」。而從此德川家的忍者部隊的首領也以繼承『半藏』這個稱號為榮耀。不過正成的兩個兒子卻都是悲劇型人物:長子服部正就因為自私自利和愚蠢而激起部下忍者集體叛亂(這是極為罕見的),后被德川家康貶為平民。後來為了重振家道,正就參加了1615年德川家康進攻豐臣秀賴的「大阪夏季戰役」,在戰鬥中陣亡。次子服部正重也因為妻子娘家涉嫌叛亂而遭到株連,遭到流放的處罰,最後窮困潦倒的客死異鄉。

4現代忍者活動

日美「忍術演習」
在日美聯合軍演同時,滋賀縣日本自衛隊也在與美陸軍進行聯合訓練,訓練中日方「出動」了「忍者」。
日本富士新聞網播放的一段採訪錄像顯示,日方向美國陸軍1000名士兵展示了伊賀流忍者技藝,其中包括伊賀流難得一見的火藥術。美軍士兵表示對這項技藝十分感興趣,部分士兵還體驗了手裡劍(一種脫手暗器)和吹箭。一名接受採訪的美士兵說:「很開心,雖然沒射中。」日本媒體報道稱,此次的「忍術演習」作為日美文化交流的一部分,是在美方的強烈要求下實現的。
美陸軍軍官拉森此前曾表示:「基於對亞太地區戰略的重視,需要與自衛隊進一步的溝通,通過訓練可以增進理解」。
上一篇[豌豆屬]    下一篇 [伊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