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香港歌壇

伍仲衡是一名香港作曲人。於1997年加入香港樂壇創作行列,積极參与作曲、編曲及填詞。即使他在1997年已經發表第一首個人作品(陳曉東的《愛你躲你》),但他仍多次參加創作比賽。他於1998年奪得第十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冠軍;及於2000年第十二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再次獲得亞軍。於2005年,伍仲衡有份參與張學友歌舞劇《雪狼湖》的亞洲巡迴演出,充當鍵琴手。2007年他更是參與了104場的學友光年世界巡迴演唱會,充當演唱會樂隊成員。目前他和伍樂城合作,成為伯樂音樂學院的導師。

伍仲衡

  伍仲衡

1 [1] 個人檔案

伍仲衡 NG Chung Hang(Harry )
自由音樂創作人、編曲家
星座: 天蠍座
能操語言:國、粵、英
地區:香港
入行經過 於大學贏出創作比賽
音樂專長:作曲、編曲、鋼琴、音樂製作
擅長樂風:Jazz、Fusion、Latin
擅長樂器:鋼琴及各類鍵盤樂器
使用樂器:Korg with midi system、Taylor guitar
最愛的歌手:Diana Krall、Norah Jones、Elton John、玉置浩二、陶喆、 黃耀明
最愛的鋼琴手:Chick Corea
喜歡音樂類型:所有好聽的音樂
慣常創作地點/時段:隨時隨地
創作習慣:用簡譜記低一閃即逝的旋律
創作心得:要多聽多寫,把創作變成生活一部份,不要只等靈感來找自己
心得分享: 不要隨波遂流,做創作要有自己的味道
最欣賞創作人:玉置浩二、顧嘉輝、陶喆、柳重言、Eric Kwok
最想合作創作人/歌手:陳奕迅
一首理想之作必備:入耳再入心,能煽動內心情緒
音樂經歷:The Member of C.A.S.H. (香港作曲及作詞家協會)
The Exclusive Composer of Polygram Hong Kong
The Exclusive Composer of Universal Music Hong Kong
音樂獎項:第10屆 C.A.S.H. 流行曲創作大賽冠軍 (1998)
第12屆 C.A.S.H. 流行曲創作大賽亞軍 (2000)
第一首發表作品:陳曉東《愛你躲你》(96年)
曾合作過的歌手包括李克勤、譚詠麟、許志安、梁漢文、鄭中基、余文樂、吳浩康、劉浩龍、方力申、張敬軒、容祖兒、陳慧琳、梁詠琪、鄭秀文、何韻詩、張柏芝、劉若英、薜凱琪、吳日言、陳文媛、2R、陳曉東、李彩樺、方力申、謝霆鋒、王傑、周蕙、張家輝、小雪、何嘉莉、黃凱芹……
出版過的作品超過90首,重要力作有:《情非首爾》、《婚前的女人》、《空中飛人》(李克勤) 、《講也不要講》、《明天請早》(許志安)、《艷光四射》(何韻詩)、《名牌》、《生還者》(余文樂)、《流淚眼望流淚眼》、《損友》、《天氣報告》(容祖兒)、《密雲》、《像你》(梁詠琪)、《想愛你》(鄭中基)、《左上右落》(陳冠希)、《最佳男配角》(黃凱芹)、《愛一個人原來不易》(李彩樺)等
於2005年,伍仲衡有份參與張學友歌舞劇《雪狼湖》的亞洲巡迴演出,充當鍵琴手。2007年他更是參與了104場的學友光年世界巡迴演唱會,充當演唱會樂隊成員。
目前他和伍樂城合作,成為伯樂音樂學院的導師。

2[2]作品列表

2001年
張家輝 - 刺傷我
2003年
鄭融- 浮沙
2005年
2R - 大寵愛
2R - 戀愛星期天
余文樂 - 生還者
余文樂 - 名牌
余文樂 - 交換
李克勤 - 十年前後
李克勤 - 情非首爾
李克勤 - 婚前的女人
林苑 - 愛情飛走了
容祖兒 - 損友
張柏芝 - 氹氹轉 (國語版: 桃花轉)
張柏芝 - 豁出去 (國語版: 愛情學院)
梁洛施 - 精心片段
梁洛施 - 迷上天蠍
梁靖琪 - 賤人
許志安 - 講也不要講
陳文媛 - 你女友
陳慧琳 - 兩個世界
2007年
江若琳 - 傷情路
江若琳 - 錯愛
李克勤 - 晚安
泳兒 - 一時倦了
洪卓立 - 苦行僧
洪卓立 - 目前
梁漢文 - 註定
陳柏宇- 車匙
陳柏宇 - 一公升的眼淚 (國)
傅穎- My Cup Of Tea
鄭融 - 東京百貨
鄧麗欣 - 日久生情
鄧麗欣 - 再見不是朋友
鍾欣桐 - 你看得見嗎
2010年
彭永琛 - 人間昆蟲記
全是平衡跟和諧--伍仲衡(一)
如果是綠咖啡的捧場客,一定知道Harry,因為他替我們當過很多次的鋼琴伴奏,而他造詣的驚人,曾經叫我自慚:為什麼我沒有想過,琴,可以這樣彈。
伍仲衡
Harry喜歡live performance的程度,即使伴奏都已表露無遺,他的陶醉和滿足,都從他的身體語言和表情可知。由小六起,他便包辦了校內所有可以有鋼琴伴奏的場合。當中最深刻的,要數在殯儀館的一次。他憶述那次是他老師丁母憂,老師突然叫他幫忙,結果就即場彈奏。還有一次是中學的聯校比賽,在大專會堂,歌星周慧敏臨時想唱天荒愛未老,結果他便有幸充當她的伴奏。「我好鐘意在台上的感覺,可惜我唔唱得。」否則,他一定會是個很紅的唱作人。
Harry七歲學琴,但那個時候,並沒有對它特別有興趣。那年代,不乏學鋼琴的人,只是一種熱門的課外活動,而且那時彈的東西都不是他喜歡的東西。所以Harry偶爾會用學琴的時間去做其他他更喜歡的事情,例如去踢足球,做童軍。
進入科大念土木工程,Harry遇到一班愛玩音樂的人,一起夾band,參加歌唱比賽,贏出創作比賽,開始認識一些評判,漸漸增加對音樂創作的興趣,埋首作曲編曲。直至大學畢業,他已經整個人沉迷在音樂創作里。土木工程,已經拋緒腦後。
「發展理想真系唔容易。」Harry說,家庭的壓力是一定有的。但他不甘心自己做不到自己鐘意的事。於是大學畢業后,他只為自己安排了一條出路--創作,因為他寧願揀自己鐘意做的,而且自己實在太喜歡,所以沒有擔心其他。結果他97年簽了出版公司,已發表的作品有20多首。別以為青睞易得,他也是經過多次失敗,沒有人要他的歌的時期。
「心灰意冷當然有,但我recover得快。」Harry遇上挫折,會提醒自己:寫未必有機會用,但唔寫就一定冇。他不相信懷才不遇。他說,如果冇人要你的歌,是因為D野唔得;如果你的作品是那麼好,怎麼會沒有人用?所以心灰意冷是很自然,但懂得反思也很重要。唱片公司要的,不單是好野咁簡單,而是「好好」既野。
每個人的生命里以至萬物,都有很多需要平衡的方面,例如工作和遊戲的平衡、心靈和物質的平衡、白晝黑夜、正義邪惡,沒有平衡便會出現問題。在pop music里,創作人如何在賺錢之中有個人風格,如何在兩者中取得一個平衡,一樣重要。Harry說,真正賣錢的歌,都很易記,有hook line。寫好聽的旋律,不難;好聽而有靈魂的旋律,不容易。Harry自己都一直在找這個平衡,如何讓作品既達到自己所定的「好」的標準,又在市場上受歡迎。
受不受歡迎,是一個計算,如何建立自己作品的風格?Harry會跟我們談一談和諧--harmony。
當被問到喜歡怎麼樣的音樂時,Harry說:「jazz, 拉丁(bosa nova, samba等), western, fusion, harmony, 靚既野。」
當中,harmony是一個重要的元素。為什麼有些人的音樂,別人一聽便可以認出來呢?那就是個人風格,Harry形容為「有陣味既野」,就像蕭邦和貝多芬的作品。不同的人對不同的harmony有感應,而創作人因為鍾愛某個harmony,在創作的時候不自覺地將之加入,然後創作出屬於他自己,獨一無二的東西,個人風格便慢慢建立。「就好似行路總會選擇某一條路。」他自己曾經苦練蕭邦的曲,就可見他對「靚既野」的沉迷程度。
Harry隨時隨地都在創作,他可以在行街的時候,進入路過的琴行,彈一彈琴,有時靈感就這樣跑出來。有時候,他並不是刻意,但當他想到什麼時,就要立即用紙筆記下,因為一定會忘記。有時這些用身上廢紙記錄著的一兩句靈感,會發展成一首完整的歌。
Harry有一個私人studio,以他小學時住的地方改建,本來是他教琴的地方。他每天的日程就是回studio,在那裡做圍繞音樂的東西。他曾經寫過流行歌書、做小朋友唱歌學英文的CD、教中大夜校,現在多編曲錄音,接廣告,或偶然一些特別節日或婚宴的演奏。維持創作生涯,一點不易。到底音樂,有什麼特別這麼吸引Harry?
「雖然來來去去o個12個音,但可以像變魔法般變出不同類型的旋律,好有挑戰性。」Harry覺得在那12個音里,可以找到無限可能性。那些什麼音樂都已經俾人寫曬的說法,根本就冇可能 。 Harry就是醉心「 研究如何用那12個音,寫o的冇人寫過既野」。當然,這需要時間摸索。
看著Harry認真郤又帶點理所當然的態度,我不禁問他,「音樂」,他認為是什麼東東。他不知在那裡看過,說harmony是空間的改變,melody是時間的改變,二者同時進行,就是音樂。我從來沒有預想會是這麼學術性的答案。想一想,這個看法蠻有意思的,至於讀者是否能領會,就要靠你們的思考了。
不過,Harry也很清楚,流行音樂是潮流的一部份,隨年代轉變。但現在經濟差,娛樂事業所受的影響不少。他提到MP3這玩意有點動氣,認為對唱片業做成很大的打擊。他反駁一些人認為如果歌好聽,他們聽過MP3后仍會再買CD。 「 去看電影 , 看完覺得不好看可o吾可以 o吾俾錢o丫?我擺o左時間落去架嘛。要聽好多地方可以聽。」
最後,Harry想跟未入行但愛寫歌的朋友,或一些抱怨作品沒人要的人一些看法:歌曲好不好聽很主觀,如果被人拒絕作品的經歷都未試過,全部都給人取錄,才是奇怪。換言之,寫歌EQ很重要,「EQ低就o吾好隨便玩火,好危險!」

文章主題: 伍仲衡專訪:有錢先有好歌

一本便利#728
我 敢 做
星 級作曲 家 : 「 有 錢 先 有 好 歌 ! 」
若 果 世 上 真 的 有 運 氣 這 回 事 的 話 , 我 想 , 這 兩 年 我 正 在 行 大 運 。 我 為 李 克 勤 所 作 的 〈 情 非 首 爾 〉 剛 剛 摘 下 了 新 城 勁 爆 歌 曲 獎 - - 他 的 最 新 大 碟 《 李 克 勤 演 奏 廳 》 , 全 碟 十 首 歌 中 , 有 三 首 歌 出 自 小 弟 手 筆 。 其 實 巨 星 如 譚 詠 麟 、 許 志 安 、 容 祖 兒 、 何 韻 詩 、 陳 慧 琳 都 唱 過 我 的 作 品 , 近 兩 年 我 出 版 過 的 作 品 達 七 十 幾 首 ( 由 97 年 出 道 至 02 年 , 出 版 作 品 總 數 不 夠 十 只 ! ) , 就 連 我 未 紅 前 被 監 制 reject 的 歌 亦 被 重 新 錄 用 , 娛 樂 圈 跟 紅 頂 白 , 莫 過 於 此 , 所 以 你 叫 我 做 訪 問 我 一 口 應 承 , 我 認 , 我 絕 對 好 名 好 利 , 無 錢 無 飯 食 , 點 作 曲 呀 !
小 檔 案
伍 仲 衡 ( Harry ) 32 歲
音 樂 創 作 人 , 善 彈 鋼 琴 ( 八 級 ) 及 結 他 等 樂 器 , 97 年 加 入 樂 壇 創 作 行 列 , 於 98 及 00 年 分 別 奪 得 第 十 屆 及 第 十 二 屆 C.A.S.H. 流 行 曲 創 作 大 賽 冠 亞 軍 , 至 今 出 版 作 品 超 過 80 首 , 近 期 代 表 作 包 括 〈 情 非 首 爾 〉 、 〈 空 中 飛 人 〉 、 〈 明 天 請 早 〉 、 〈 艷 光 四 射 〉 等 , 是 個 極 為 多 產 的 歌 手 。
三 十 小 時 一 首 歌
除 了 為 紅 星 作 曲 外 , 我 今 年 開 始 涉 獵 唱 片 制 作 , 提 供 「 一 條 龍 」 式 服 務 ( 作 曲 、 填 詞 、 錄 音 、 后 期 制 作 等 ) , 無 他 , 人 紅 自 然 野 心 大 , 而 且 極 「 好 賺 」 ( 每 首 約 四 萬 元 ) , 呢 個 時 勢 做 作 曲 家 除 真 系 識 作 曲 外 , 仲 要 識 計 數 同 marketing , 唔 系 生 存 唔 到 , 「 一 條 龍 」 包 括 請 樂 手 及 租 錄 音 室 的 費 用 。 我 每 次 租 錄 音 室 都 會 以 package 形 式 去 租 。 點 解 ? 因 為 若 以 時 鍾 計 的 方 式 , 就 一 定 蝕 死 你 ! 現 今 樂 壇 質 素 極 差 , 很 多 新 人 錄 一 首 歌 要 三 、 四 十 個 鍾 ! 對 , 你 沒 有 聽 錯 , 在 灌 錄 完 畢 后 , 我 還 要 逐 只 字 逐 只 字 幫 他 們 edit , 一 句 錄 了 三 十 八 次 可 能 只 可 以 用 一 個 字 , 要 完 成 整 首 歌 你 說 要 花 多 少 精 神 ? 不 過 亦 有 例 外 的 , 像 克 勤 、 容 祖 兒 及 梁 詠 琪 等 , 通 常 都 幾 take 收 工 。
依 家 很 多 所 謂 歌 星 , 外 表 夠 煞 再 加 上 運 氣 , 唔 使 識 唱 歌 都 可 以 大 紅 大 紫 。 但 做 幕 后 , 就 一 定 要 真 材 實 料 。 我 每 一 首 作 品 , 都 是 嘔 心 瀝 血 之 作 。 行 外 人 以 為 作 曲 家 通 常 都 會 閉 關 「 靈 感 」 , 其 實 各 施 各 法 。 好 似 我 咁 , 平 日 無 事 就 會 走 去 尖 沙 咀 間 通 利 琴 行 睇 琴 彈 下 玩 下 , 好 多 時 一 些 作 品 的 雛 形 就 是 從 這 而 來 , 每 當 有 靈 感 我 都 會 立 即 用 紙 筆 抄 低 , 多 年 來 已 成 習 慣 。 有 時 一 彈 就 幾 個 鍾 , 引 來 不 少 途 人 圍 觀 , 更 試 過 有 個 女 仔 當 場 問 我 能 否 收 她 為 徒 。
譚 詠 麟
可 以 作 曲 俾 樂 壇 前 輩 唱 , 唔 系 個 個 得 。
李 克 勤
Harry 近 年 差 不 多 成 為 克 勤 的 「 御 用 」 創 作 人 , 上 年 一 首 〈 空 中 飛 人 〉 , 今 年 首 〈 情 非 首 爾 〉 , 掂 !
余 文 樂
樂 仔 的 〈 生 還 者 〉 及 〈 名 牌 〉 , 乃 出 自 Harry 的 手 筆 , 一 出 即 成 熱 唱 K 歌 。
王 菀 之
Harry 與 王菀 之 老 友 鬼 鬼 , 二 千 年 C.A.S.H. 流 行 曲 創 作 大 賽 , 便 由 二 人 瓜 分金 、 銀 。
何 韻 詩
Harry 寫 給阿 詩 的 〈 艷 光 四 射 〉 , 為 她 贏 得 多 個 獎 項 , 包 括 04 年 新 城 勁 爆 原創 歌 曲 獎 。
2R
Harry 亦 與不 少 新 人 合 作 , 2R 就 是 一 個 例 子 。
殯 儀 館 彈 Keyboard
不 用 多 說 , 人 所 共 知 藝 術 家 的 道 路 多 數 是 崎 嶇 滿 途 。 我 初 中 就 已 考得 八 級 鋼 琴 , 中 學 時 已 開 始 創 作 及 夾 band , 可 以 說 是 風 頭 躉 。 就連 阿 sir 的 母 親 過 身 , 也 叫 我 到 殯 儀 館 幫 他 彈 聖 詩 。 那 時 只 是 玩得 開 心 , 報 大 學 亦 不 是 音 樂 系 。 其 間 以 玩 票 性 質 參 加 一 些 音 樂 比 賽 , 想 不 到 就 此 吸 引 了 行 內某 音 樂 監 制 的 賞 識 , 找 我 作 曲 。 雖 然 他 一 個 仙 都 未 給 過 我 , 但 已 令 我 的 心 雄 起 來 , 認 為 自 己是 作 曲 天 才 。 讀 到 Yr.2 , 更 瞞 屋 企 輟 學 , 全 情 做 音 樂 工 作 , 並 以教 琴 為 生 , 那 時 年 輕 , 甚 么 都 夠 膽 做 。 最 后 當 然 還 是 給 父 母 揭 發 , 雖 然 給 罵 個 狗 血 淋 頭 , 但罵 歸 罵 , 他 們 還 是 每 個 月 給 我 生 活 費 ( 雖 然 我 有 教 琴 , 但 仍 不 足 以 cover 我 添 置 音 樂 器 材 所 用 的 錢 ) , 那 段 日 子 , 令 我 明 白 無 論 如 何 , 親 人 也 總 會 在 你 身 邊 。
十 個 作 曲 九 個 乞 米
要 數 人 生 中 最 經 典 的 一 幕 , 莫 過 於 首 次 C.A.S.H. 流 行 曲 創 作 大 賽 冠 軍 的 情 景 。
寫 K 歌 錢 夠 多
雖 然 得 到 了 這 么 高 的 榮 譽 , 但 那 時 因 為 是 雷 頌 德 一 人 的 天 下 , 他 捧紅 黎 明 、 陳 慧 琳 , 絕 對 是 「 名 牌 子 」 , 音 樂 監 制 不 會 博 , 大 星 的 曲 都 留 給 他 , 其 他 作 曲 家 的機 會 相 對 較 少 , 所 以 我 的 事 業 仍 未 否 極 泰 來 。 直 至 兩 年 后 , 我 又 拿 到 C.A.S.H.. 流 行 曲 創 作 大 賽 亞 軍 , 兩 次 奪 魁 , 才 開 始 為 音 樂 監 制 所 信 任 , 03 年 開 始 我 的 工 作 愈 來 愈 多 , 有 些 新 人 的 主 打 歌 都 出 自 我 的 手 筆 , 好似 李 彩 華 最 廣 為 人 熟 悉 的 〈 愛 一 個 人 原 來 不 易 〉 就 是 我 的 作 品 , 打 滾 了 那 么 多 年 , 我 亦 清 楚市 場 需 要 甚 么 歌 - - 就 是 那 些 easy listening 、 音 要 比 較 密 , 這樣 填 詞 人 就 可 以 填 多 些 字 , 最 重 要 一 點 是 要 有 金 句 , 令 全 世 界 聽 過 一 次 就 記 得 , 如 「 做 只 貓做 只 狗 不 做 情 人 」 的 歌 , 簡 單 點 說 , 就 是 要 那 些 人 人 在 卡 拉 ok 都會 點 的 易 上 口 歌 。
行 外 人 根 本 不 會 知 道 , 如 果 我 們 凈 靠 賣 碟 所 賺 版 稅 , 一 定 餓 死 , 我試 過 作 一 首 曲 , 只 有 三 十 多 元 。 作 曲 家 的 收 入 來 源 , 是 靠 K 歌 「食 糊 」 , 因 為 每 次 有 人 在 K 場 點 唱 我 的 作 品 , 我 就 有 錢 分 , 由 C.A.S.H. 幫 歌 手 統 計 , 越 多 人 唱 我 的 歌 , 我 就 越 分 得 多 。 所 以 很 多 時我 會 聯 同 其 他 作 曲 家 , 拉 隊 到 卡 拉 ok 狂 點 自 己 的 作 品 , 搵 錢 嘛 ,有 誰 不 想 ? 就 算 是 藝 術 家 , 都 要 食 飽 先 有 氣 力 作 曲 。
講 到 自 己 好 貪 錢 咁 , 其 實 我 對 自 己 的 出 品 要 求 絕 對 嚴 謹 , 有 時 右 手正 想 「 交 行 貨 」 地 作 曲 、 左 手 就 會 死 按 右 手 , 阻 止 自 己 寫 一 些 有 損 自 己 名 聲 的 樂 章 , 做 呢 行, 不 嬲 都 是 理 想 與 現 實 對 峙 , 就 系 咁 矛 盾 。
多 年 來 拿 過 的 獎 項 , 伍 仲 衡 都 珍 而 重 之 地 放 在 錄 音 室 。
伍 仲 衡 平 日 出 街 只 會 去 兩 處 地 方 ; 通 利 及 HMV , 你 不 難 會 發 現 他 的 影 , 現 時 他 每 寫 十 首 歌 , 就 有 七 首 被 采 用 。
我 95 年 輟 學 開 始 寫 歌 及 不 斷 參 加 各 類型 的 作 曲 比 賽 , 希 望 能 打 響 名 堂 , 終 於 在 兩 年 后 的 某 一 日 , 寶 麗 金 突 然 打 電 話 給 我 , 說 在 某個 比 賽 聽 過 我 的 作 品 , 認 為 可 以 采 用 , 那 首 就 是 陳 慧 嫻 〈 最 美 的 預 兆 〉 , 之 后 就 開 始 合 作 ,我 真 正 第 一 首 作 品 是 陳 曉 東 96 年 的 〈 愛 你 躲 你 〉 , 那 時 在 收 音 機聽 到 自 己 的 作 品 , 簡 直 unbelievable , 覺 得 自 己 好 快 是 樂 壇 接 班人 , 那 知 卻 是 惡 夢 的 開 始 , 因 為 之 后 的 作 品 , 全 部 石 沉 大 海 , 唱 片 監 制 一 句 「 唔 」 就 等 於 判了 死 刑 , 還 記 得 我 入 行 后 頭 一 年 的 總 收 入 只 有 三 千 多 元 , 幸 好 有 教 琴 撐 住 。 家 人 常 和 我 說 「十 個 作 曲 , 九 個 乞 食 」 , 我 那 時 真 的 很 驚 「 好 唔 靈 丑 靈 。 」
低 處 未 算 低 , 和 我 拍 了 3 年 拖 的 女 朋 友, 最 初 她 被 我 的 才 華 吸 引 , 但 之 后 見 到 我 「 無 乜 前 途 」 , 於 是 跟 做 律 師 的 前 度 男 友 復 合 。 雖然 如 此 , 我 卻 從 沒 想 過 放 棄 音 樂 , 因 為 那 時 覺 得 已 經 沒 甚 么 可 以 輸 , 哈 , 其 實 我 都 幾 「 阿 Q 」 。
在 谷 底 捱 了 2 年 , 直 到 98 年 我 拿 了 C.A.S.H.. 流 行 曲 創 作 大 賽 的冠 軍 才 開 始 有 起 色 。 我 還 記 得 宣 布 我 得 冠 軍 后 的 十 五 秒 , 褲 中 的 call 機連 續 震 動 了 十 五 分 鍾 ! 原 來 是 家 人 及 親 戚 朋 友 不 斷 call 我 想 向 我祝 賀 。 上 台 一 刻 我 全 身 發 抖 , 當 我 從 偶 像 顧 家 輝 手 上 接 過 獎 項 時 也 忘 記 說 多 謝 , 只 因 我 太 興奮 , 因 為 我 終 於 得 到 家 人 的 認 同 。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