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伍德斯托克音樂節

標籤:搖滾伍德斯托克音樂節 歐美明星

伍德斯托克音樂節(Woodstock Music Festival),是全球重要的搖滾音樂節。第一屆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由4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投資者舉辦,為了順應美國民眾反戰的情緒採用「和平與音樂」作為主題。在舉辦者的精心策劃下,紐約、華盛頓、波士頓等大城市的報刊、雜誌都刊登了音樂節的廣告,宣稱「在伍德斯托克能找到真正的自由」。

1歷史發展

伍德斯托克的本質是一群天真的理想主義者,在戰爭與暴力的漫天烽火中,建立一個「愛與和平」的音樂烏托邦,一個伍德斯托克國度(Woodstock Nation)。事實上,那只是不甘被打敗的嬉皮的最終一搏。因為1960年代後期,更多的是黑暗、死亡與血腥。
伍德斯托克音樂節

  伍德斯托克音樂節

1969年1月,美國共和黨的尼克松宣誓就任總統,反戰運動持續高亢;5月在伯克利附近的人民公園,警察和社區運動分子為了公園的使用權而激烈對抗。6月,學運激進派「氣象人」從「全美民主社會學生聯盟」(SDS)分裂出來,主張暴力行動;6月28日,在紐約格林威治村的石牆酒吧,不甘於被警察長期騷擾的「同志們」起身抗暴,開啟了同志平權運動;8月初,吸引許多嬉皮跟隨的邪教曼森家族成員犯下嚴重兇殺案。 就在這一個灰暗的夏天,將近50萬人奇異地參與了一場關於「愛與和平」的音樂盛典。
1969年8月15日到18日。幾個年輕人看到搖滾樂已經在1960年代後期成為青年文化主要力量,看到愛與和平已然成為時代精神,就在紐約州北方的伍德斯托克小鎮附近舉辦一場「伍德斯托克音樂與藝術節」。 演唱會的陣容包括那個時代大部分的民謠和搖滾巨星,除了最重要的三個:滾石、披頭士和鮑勃·迪倫。 歌手們在舞台上日夜輪番上陣。台下的年輕人在雨後的泥漿中歌唱跳舞,在河中集體裸身洗浴,在草地上實踐「做愛不作戰」。

2周期

顧名思義,伍德斯托克指的就是舉辦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地方,為一美國小鎮。伍德斯托克音樂節也讓此默默無聞的小鎮「名留青史」。
  伍德斯托克音樂節不是一年一屆舉辦。1969年為第一屆,25年後的為第二屆。1999年為紀念Woodstock 30周年又舉辦了一屆,全球超過25萬樂迷到Woodstock朝拜、瘋狂。

伍德斯托克音樂節

伍德斯托克音樂節
1969年8月15-17日,是一個周末,由兩個24歲的年輕人發起的一場音樂節在這個周末舉行,本來,這次演出原定在紐約州的赫德遜河旁的伍德斯托克村舉行,但是由於當地有關部門的反對,使他們不得不把這次演出轉移到離紐約市西北70英里的白湖的貝瑟爾的一個叫做亞斯格的農場舉行。舉辦者希望這個容納10萬人左右的農場能有5萬左右觀眾光顧。但在演出開始后,他們發現大大低估了最初的預料,有40多萬的觀眾湧進了這個農場,最初預備的帳篷、食品等頓時短缺,組織者的失誤導致這場演出極度混亂,連續兩天的大暴雨使整個農場變成了一個難民營。但事實上,正是這場災難給音樂節塗上最光彩的一筆,所有的人都井然有序,在這個僅存72小時的王國里,沒有混亂出現。參加那次音樂節的人都記住這樣一句話:「你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你的兄弟姐妹。」同時,舞台上的歌星也給他們帶來真正的陶醉,在60年代紅極一時的歌星幾乎都參與到這次演出中,瓊.貝茲、「樂隊」、保羅.巴特菲爾德樂隊、「感恩而死」、吉米.亨德利克斯、「傑斐遜飛機」、賈尼斯.喬普林、桑塔納、「十年後」和「誰人」等31位藝人(樂隊)在3天的音樂節演出中登場表演。
  儘管這次演出意想不到的變故使兩位組織者賠了近200萬美元,但它所帶來的影響和對文化的震撼力是多少個200萬也買不到的。它使以音樂來表現文化或社會事件的活動達到了頂峰,以致在後來沒有人人再通過音樂會達到這種超凡的凝聚力。
  直到25年後,為紀念伍德斯托克音樂節25周年,美國人再次舉行了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儘管這次音樂節同樣打著「和平、音樂」的口號,但卻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很簡單,這次音樂節僅僅是一次紀念演出,同時也是一場商業操作,歷史是可以複製的,甚至連暴雨後的泥濘和主辦者的陪錢都可以複製,但25年前的精神卻沒有辦法複製。
  5年後,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將迎來30周年的紀念,為此。「伍德斯托克』99」即將拉開帷幕。這是一場紀念活動,也是對20世紀告別的演出。首屆盛況
1969年8月15日,首屆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在美國紐約附近的貝塞爾開幕,吸引了數十萬名嬉皮士。惡劣的天氣和擁擠的人群使現場變成一場盛大的嬉皮聚會,充滿叛逆、嚮往理想與自由的嬉皮精神在這裡得到了真正的體現。「要做愛,不要作戰」的反越戰口號響徹整個會場,青年們多數蓄著長發,身穿著粗布印染襯衫、印染工裝褲,發瘋般地隨著刺耳的音樂搖晃、吶喊。他們還毫無節制地在音樂節會場吸食毒品,在露天睡袋中性交……當時,兩場意外的特大暴雨好像是一個天意,給瘋狂的年輕人更多發揮的空間和表演的道具。他們脫光了衣服或穿著長裙西服躍進了泥水裡,擁抱自己和同伴們的激情與青春,再加上45萬雙狂舞的腳,將音樂會現場踏成了片泥沼。首屆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狂歡一直持續到1969年8月18日清晨,它最終成為60年代嬉皮運動象徵的標誌之一。

3其他信息

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海報上寫著:「三天的和平與音樂」。和平真的只存在那三天。 伍德斯托克結束后四個月,1969年12月4日,黑豹黨成員弗瑞德·漢普頓在家中被警察擊斃;兩天後,加州阿特蒙的滾石樂隊演唱會上,一人在騷動中被保全「地獄天使」刺死,為1960年代搖滾的恣意縱情劃下悲劇終點。搖滾樂演奏起哀戚輓歌:吉他之神吉米·亨德里克斯、大門樂隊主唱吉姆·莫里森、嬉皮之後賈尼斯·喬普林都在一年內死亡,他們都是27歲。
伍德斯托克天真地想逃出體制,但他們最終未能改變捆綁他們的社會結構和政經權力。他們沒有阻止戰爭,也沒有改變美國種族主義。伍德斯托克國度很快崩解了,他們和他們的後代很快成了新市場的消費者,購買嬉皮文化與另類文化的商業產品,而不需要有任何意識形態立場。反叛的烏托邦背叛了自己。

4相關資料

首屆伍德斯托克最大的特色就是什麼都沒發生:當時有50萬人,而且食物幾乎匱乏,但沒有發生任何暴力與不幸。當地警長說:「姑且不論他們的服裝和想法,他們是我24年警察生涯中最有禮貌、最體貼和最乖的年輕人。」
伍德斯托克成了搖滾史上的永恆神話。然而,它也體現了搖滾樂與音樂節在青年文化、反叛、商業與政治之間的多重矛盾。 伍德斯托克原本就是一場商業生意。即使後來主辦者願意拆掉圍籬,讓演唱會變成免費,但那是因為他們已經和華納公司談好紀錄片電影版權,所以能獲得更大收益。
到底嬉皮或搖滾所建構起的反文化,和當時的新左翼是否產生有機連結?又是否有改變體制的革命潛能?現場當然有人唱反戰歌曲,民歌之後瓊·貝茲也唱起工運老歌《喬·希爾》,要把嬉皮文化和工人傳統連繫起來;活動組織者也宣稱他們尊崇自由、反戰和民權的理念。
演唱會上有一段象徵性的衝突。新左派阿比·霍夫曼希望搖滾青年們可聲援因持有大麻而被逮捕的運動分子約翰·辛克萊。因此在誰人樂隊表演時,他衝上台去搶麥克風說:「你們怎麼可以在這邊爽,卻看著約翰·辛克萊只因為持有一點大麻而被捕。」話沒說完,誰人樂隊的吉他手皮特·湯森踢他,說:「滾開我的舞台。」
這段衝突常常被認為呈現了嬉皮、搖滾和新左派的分裂。然而,即使被趕下來,霍夫曼還是在後來寫下《伍德斯托克國度》一書:「他們是一群疏離的青年,他們致力於合作而非競爭,他們深信人們應該有除了金錢之外更好的互動工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