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伍秋月是蒲松齡的小說《聊齋志異》中的女鬼。

1原文

秦郵王鼎字仙湖,為人慷慨有力,廣交遊。年十八,未娶,妻殞。 每遠遊,恆經歲不返。兄鼐,江北名士,友於甚篤。勸弟勿游,將為擇 偶。生不聽,命舟抵鎮江訪友,友他出,因稅居於逆旅閣上。江水澄波,金山在目,心甚快之。次日,友人來,請生移居,辭不去。居半月余,夜夢女郎,年可十四五,容華端妙,上床與合,既寤而遺。頗怪之,亦以為偶然。入夜,又夢之;如是三四夜。心大異,不敢息燭,身雖偃卧,惕然自警。才交睫,夢女復來,方狎,忽自驚寤,急開目,則少女如仙, 儼然猶在抱也。見生醒,頓自愧怯。生雖知非人意亦甚得,無暇問訊,直與馳驟。女若不堪,曰:「狂暴如此,無怪人不敢明告也。」生始詰之,答云:「妾伍氏秋月。先父名儒,邃於《易》數。常珍愛妾,但言不永壽,故不許字人。后十五歲果夭歿,即攢瘞閣東,令與地平,亦無 冢志,惟立片石於棺側,曰:『女秋月,葬無冢,三十年,嫁王鼎。』今已三十年,君適至。心喜,亟欲自薦,寸心羞怯,故假之夢寐耳。」王亦喜,復求訖事。曰:「妾少須陽氣,欲求復生,實不禁此風雨。後日好合無限,何必今宵。」遂起而去。次日復至,坐對笑謔,歡若平生。滅燭登床,開異生人,但女既起,則遺泄流離,沾染茵褥。
一夕,明月瑩澈,小步庭中,問女:「冥中亦有城郭否?」答曰:「等耳。冥間城府,不在此處,去此可三四里。但以夜為晝。」問:「生人能見之否?」答云:「亦可。」生請往觀,女諾之。乘月去,女飄忽若風,王極力追隨,欻至一處,女言:「不遠矣。」生瞻望殊無所見。女以唾塗其兩眥,啟之,明倍於常,視夜色不殊白晝。頓見雉堞在杳靄中。路上行人,趨如墟市。俄二皂縶三四人過,末一人怪類其兄;趨近視之,果兄,駭問:「兄那得來?」兄見生,潸然零涕,言:「自不知何事,強被拘囚。」王怒曰:「我兄秉禮君子,何至縲紲如此!」便請二皂,幸且寬釋。皂不肯,殊大傲睨,生恚,欲與爭,兄止之曰:「此是官命,亦合奉法。但余乏用度,索賄良苦。弟歸,宜措置。」生把兄臂,哭失聲。皂怒,猛掣項索,兄頓顛蹶。生見之,忿火填胸,不能制止,即解佩刀,立決皂首。一皂喊嘶,生又決之。女大驚曰:「殺官使,罪不宥!遲則禍及!請即覓舟北發,歸家勿摘提幡,杜門絕出入,七日保無慮也。」王乃挽兄夜買小舟,火急北渡。歸見弔客在門,知兄果死。閉門下鑰,始入,視兄已渺,入室,則亡者已蘇,便呼:「餓死矣!可急備湯餅。」時死已二日,家人盡駭,生乃備言其故。七日啟關,去喪幡,人始知其復甦。親友集問,但偽對之。
伍秋月

  伍秋月

轉思秋月,想念頗煩,遂復南下至舊閣,秉燭久待,女竟不至。朦朧欲寢,見一婦人來,曰:「秋月小娘子致意郎君:前以公役被殺,兇犯逃亡,捉得娘子去,見在監押,押役遇之虐。日日盼郎君,當謀作經紀。」王悲憤,便從婦去。至一城都,入西郭,指一門曰:「小娘子暫寄此間。」王入,見房舍頗繁,寄頓囚犯甚多,並無秋月。又進一小扉,斗室中有燈火。王近窗以窺,則秋月在榻上,掩袖嗚泣。二役在側,撮頤捉履,引以嘲戲,女啼益急。一役挽頸曰:「既為罪犯,尚守貞耶?」王怒,不暇語,持刀直入,一役一刀,摧斬如麻,篡取女郎而出,幸無覺者。裁至旅舍,驀然即醒。方怪幻夢之凶,見秋月含睇而立。生驚起曳坐,告之以夢。女曰:「真也,非夢也。」生驚曰:「且為奈何!」女嘆曰:「此有定數。妾待月盡,始是生期。今已如此,急何能待!當速發瘞處,載妾同歸,日頻喚妾名,三日可活。但未滿時日,骨軟足弱,不能為君任井臼耳。」言已,草草欲出。又返身曰:「妾幾忘之,冥追若何?生時,父傳我符書,言三十年後可佩夫婦。」乃索筆疾書兩符,曰:「一君自佩,一粘妾背。」
送之出,志其沒處,掘尺許即見棺木,亦已敗腐。側有小碑,果如女言。發棺視之,女顏色如生。抱入房中,衣裳隨風盡化。粘符已,以被褥嚴裹,負至江濱,呼攏泊舟,偽言妹急病,將送歸其家。幸南風大競,甫曉已達里門。抱女安置,始告兄嫂。一家驚顧,亦莫敢直言其惑。生啟衾,長呼秋月,夜輒擁屍而寢。日漸溫暖,三日竟蘇,七日能步。更衣拜嫂,盈盈然神仙不殊。但十步之外,須人而行,不則隨風搖曳,屢欲傾側。見者以為身有此病,轉更增媚。每勸生曰:「君罪孽太深,宜積德誦經以懺之。不然,壽恐不永也。」生素不佞佛,至此皈依甚虔。后亦無恙。
異史氏曰:「余欲上言定律,『凡殺公役者,罪減平人三等。』蓋此輩無有不可殺者也。故能誅鋤蠹役者,即為循良;即稍苛之,不可謂虐。況冥中原無定法,倘有惡人,刀鋸鼎鑊,不以為酷。若人心之所快,即冥王之所善也。豈罪致冥追,遂可幸而逃哉!」

2評價

小說評價
《小謝》、《聶小倩》、《伍秋月》都是人鬼戀故事,其中所寫女鬼之美,各有不同風采;女鬼之善,各有不同表現;祟人女鬼改惡從善,受壓迫女鬼奮起抗爭,構成聊齋鬼故事最有魅力的篇章。 《小謝》、《聶小倩》、《伍秋月》都是人鬼戀故事,其中所寫女鬼之美,各有不同風采;女鬼之善,各有不同表現;祟人女鬼改惡從善,受壓迫女鬼奮起抗爭,構成聊齋鬼故事最有魅力的篇章。女鬼特有的凄美,人鬼戀的纏綿悱惻,構成小說的閃光點。 女鬼特有的凄美,人鬼戀的纏綿悱惻,構成小說的閃光點。類似故事,還有《連瑣》、《巧娘》、《蓮香》、《水莽草》等。類似故事,還有《連瑣》、《巧娘》、《蓮香》、《水莽草》等。

3作者

蒲松齡,世界短篇小說之王,所著《聊齋志異》
蒲松齡

  蒲松齡

是中國古代文學史上最光輝的短篇小說集。字留仙,一字劍臣,號柳泉,山東淄川人,出身於一個破落的讀書世家。由於受家庭和社會風氣的影響,少年時代就醉心於科舉,19歲時接連考取縣、府、道三個第一,名振一時,但後來卻屢試不第,生活窮困潦倒,不得不以教書授徒為業。72歲時才授例得一名歲貢。正是這種坎坷的生活道路,使他對清王朝黑暗的統治有深刻的體會。為了發泄自已的不滿,他「集腋為裘,妄續幽冥之錄;浮白載筆,駐成孤憤之書」,寫就一代名著《聊齋志異》。
上一篇[龐安時]    下一篇 [土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