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伯宗(公元前?~前576年)姬姓,郤氏旁支,春秋時期的晉國大夫。賢而好直言。晉景公六年以「鞭之長,不及馬腹」諫止晉攻楚。成語「鞭長莫及」由此而來。欒弗忌之難中,被人進讒言而遭殺害。

1生平軼事

直言遇害
晉景公去世后,晉國上卿欒書率百官擁立晉景公的兒子姬州蒲即位,為晉厲公。晉厲公時代,晉、楚長期爭霸,南北爭戰,百姓塗炭。宋國派出使臣,撮合晉、楚停止干戈,定期為盟。晉國大夫士燮和楚國公子罷,在宋國西門外歃血為盟。楚國司馬公子側沒有參與議和,他探聽到吳、晉、魯、齊、宋、衛、鄭等國大臣在楚國和吳國的交界處開會。
公子側遊說楚共王熊審:「晉、吳通好,必有謀楚之情,宋、鄭俱從,楚國孤矣。」
楚共王說:「我想討伐鄭國,西門之盟怎麼辦?」
公子側說:「宋、鄭長久與楚國盟好,因為我們與晉盟,他們才附晉。我們應唯利而進,不用管西門之盟。」
楚共王命公子側率楚軍伐鄭國,鄭國又叛晉從楚。晉厲公大怒,召集眾臣應對。這時,欒書為中軍元帥,主持國政。但是郤氏家族卻主掌軍政實權,郤錡為上軍元帥,郤犨為上軍副將,郤至為新軍副將,號稱「三郤」。郤犨的兒子郤毅、郤至的弟弟郤乞,也都是朝中大夫。晉國深受卿族一家獨大之害。大夫伯宗看不過眼,屢次向晉厲公進言,「郤氏族大勢盛,應該稍抑其權。」晉厲公不但沒有採納伯宗的諫議,反而把伯宗的話告訴了三郤。伯宗的兒子伯州犁感覺到危險,勸父親小心。三郤因而聯名上奏,請晉厲公嚴查伯宗誹謗朝政之罪。晉厲公沒辦法,只好命人將伯宗關起來。
三郤命伯州犁離開晉國,伯州犁只好逃到楚國,楚國任命他為太宰。三郤又奏伯宗通楚之罪。晉厲公帶三郤來到關押伯宗的地方,讓伯宗申辯。伯宗卻憤怒地咬斷自己的舌頭,把舌頭吐到三郤面前。晉厲公撿起那截舌頭,放到郤錡袍中,嘆息地說了一聲:「有種!」便轉身走了。郤錡將伯宗的舌頭扔到地上,用腳碾碎,對伯宗說:「這舌頭怎麼吐出來的,你就要怎麼吞下去。」伯宗狂笑,一頭撞在牆上,氣盡身亡。

2史籍文載

史籍《烈女傳·晉伯宗妻》中記載:
晉大夫伯宗之妻也。伯宗賢,而好以直辯凌人。每朝,其妻常戒之曰:「盜憎主
畢羊像取自東晉顧愷之繪列女圖卷

  畢羊像取自東晉顧愷之繪列女圖卷

人,民愛其上。有愛好人者,必有憎妒人者。夫子好直言,枉者惡之,禍必及身矣。」
伯宗不聽,朝而以喜色歸。其妻曰:「子貌有喜色,何也?」伯宗曰:「吾言於朝,諸大夫皆謂我知似陽子。」妻曰:「實谷不華,至言不飾,今陽子華而不實,言而無謀,是以禍及其身,子何喜焉!」伯宗曰:「吾欲飲諸大夫酒,而與之語,爾試聽之。」其妻曰:「諾。」
於是為大會,與諸大夫飲。既飲,而問妻曰:「何若?」對曰:「諸大夫莫子若也,然而民之不能戴其上久矣,難必及子。子之性固不可易也,且國家多貳,其危可立待也。子何不預結賢大夫,以托州犁焉。」伯宗曰:「諾。」乃得畢羊而交之。
及欒不忌之難,三郄害伯宗,譖而殺之。畢羊乃送州犁於荊,遂得免焉。君子謂伯宗之妻知天道。《詩》云:「多將熇熇,不可救藥。」伯宗之謂也。
史書稱讚道:伯宗凌人,妻知且亡,數諫伯宗,厚許畢羊,屬以州犁,以免咎殃,伯宗遇禍,州犁奔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