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作者

但以理書有幾處經文提到但以理是作者,如9:2及10:2。耶穌顯然也同意此說,因神亦引用9:27;11:31;12:11,論到(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本書大概在主(耶穌)前五三〇年寫成,即五三九年古列王佔領巴比倫之後不久。
一般所認為但以理書大部分是虛構的這種看法,最主要是根據現代哲學上的假定:人類不可能預言長遠以後的事。因此他們認為但以理書中一切已應驗的預言,都是在事情發生之後寫的,所以時間上一定不會在馬加比時期(主前二世紀)之前。但以下客觀的證據卻排除了這種觀點:
一、持寫作年代較晚之看法的學者,為了避免書中的預言在長遠之後才應驗的這種情形產生,通常都堅持2章及7章中的四個帝國是巴比倫、瑪代、波斯和希臘。但在本書作者心目中,(瑪代人和波斯人)同被視為是四大帝國中的第二國。因此,很明顯這四大帝國是指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及羅馬。
二、本書所用的語句文法,也證明它的著作日期比主前二世紀要早。由於死海古卷可提供主前二世紀以後之希伯來文與亞蘭文寫作的真實樣本,這些死海古卷所提供的語言證據,顯示但以理書中的希伯來文和亞蘭文,必定是在主前二世紀以前數世紀寫成的。再者,最近學者研究的結果,證明但以理書中所用的波斯文和希臘文字句,並不顯示此書是在較晚時期寫成。3章中一些專門術語的用法,在主前二世紀時已相當過時,連七十士譯本(舊約聖經的希臘文譯本)的譯者都譯錯了。
三、但以理書中有些預言,不可能在主前二世紀以前應驗,因此,本書具有預言的性質,是不容否認的。與第四帝國相關的象徵,毫無疑問是在預示羅馬帝國,而羅馬帝國直到主前六十三年才控制了敘利亞及巴勒斯坦。同時,有關以後要來的「受膏君」之預言,其出現時間是在(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之後的四百八十三年,推算出來就是耶穌在世的時期。
因此,客觀的證據似乎否定此書在較晚時期才寫成的說法,且顯示沒有充分理由可否認但以理是本書作者。

2主題

本書的神學主題是論神至高無上的權柄:(至高的神在人的國中掌權)。但以理所有的異象都顯明神是凱旋得勝的神(7:11,26-27;8:25;9:27;11:45;12:13)。神至高無上的權柄在啟示錄達到最高峰:「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11:15;參但2:44;7:27)。

3體裁

本書主要是由歷史性的敘述(主要1至6章),及啟示性的資料(主要在7至12章)組成。後者也可以說是象徵性的、異象性的、先知性的文學,通常是在受壓迫的情況下寫成;在神學內容方面主要是末世性的。啟示文學基本上是要激勵神的百姓。有關啟示文學對數字之象徵性的用法。

4大綱

一 前言:背景(1章;以希伯來文寫成)
1、歷史性簡介(1:1-2)
2、但以理及他的朋友被擄(1:3-7)
3、忠心的少年人(1:8-16)
4、少年人升居高位(1:17-21)
二 世上列國的命運(2至7章;自2:4下開始亞蘭文寫成)
1、尼布甲尼撒夢見大象(2章)
2、尼布甲尼撒造金象並下令全國敬拜此像(3章)
3、尼布甲尼撒夢見極其高大的樹(4章)
4、伯沙撒王及巴比倫的敗亡(5章)
5、但以理得解救(6章)
6、但以理夢見四獸(7章)
三 以色列國的命運(8至12章;以希伯文寫成)
1、但以理在異象中見公綿羊及公山羊(8章)
2、但以理的祈禱及他七十個「七」的異象(9章)
3、但以理在異象中看見以色列的未來(10至12章)

5主要內容

夢見可怕的巨像
(覆蓋但以理書2章1-49節)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很可能從耶路撒冷於公元前607年被摧毀時算起),他發了一個使他煩亂不安的夢。所有術士法師均無法把夢和夢的講解告訴他。他應許給他們大賞,但他們卻說除了諸神之外,沒有人能夠將王所求問的向他說明。王勃然大怒,遂下令把所有智士殺死。由於王的諭旨也把四個希伯來人包括在內,但以理便求王寬限時間以求能把夢講解說明。但以理和他的同伴禱告求耶和華的指引。耶和華把夢和解釋向但以理顯明,他於是覲見王說:「只有一位在天上的上帝能顯明奧秘的事。他已將日後必有的事指示尼布甲尼撒王。」(但以理書2章28節)但以理把夢說出來。夢與一尊巨像有關。像的頭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銀的,肚腹和腰是銅的,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的。有一塊石頭撞擊巨像,把它砸碎,然後石頭變成一座大山,充滿天下。但以理解釋巴比倫王就是像的金頭。在他的王國之後會有第二、第三、第四個王國相繼興起。最後,「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卻要打碎滅絕那一切國,這國必存到永遠。」(但以理書2章44節)巴比倫王滿懷感激地稱頌但以理的上帝是萬神之神,並派但以理「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但以理的三個同伴則被立為朝中的大臣,治理國家。(但以理書2章47,48節)
「七期」的夢
(覆蓋但以理書4章1-37節)這夢見於但以理所謄錄的巴比倫國史文獻內。這份文獻是由飽受教訓而學會謙卑自抑的尼布甲尼撒執筆的。首先尼布甲尼撒承認至高上帝的大能及他的王國。然後他敘述所發的可怕的夢,並解釋這夢如何應驗在他身上。他夢見一棵大樹,高得頂天,所產的果子可供眾生食用,其蔭可遮庇萬民。一位守望者大聲喊叫說:『要伐倒這樹。把樹的殘株用鐵圈和銅圈箍住。經過七期,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給極卑微的人統治。』(但以理書4章14-17節)但以理把夢講解出來,指明樹代表尼布甲尼撒。這個含有預言性的夢不久便實現了。有一天國王因自己的威榮而自命不凡,隨即變成有如瘋子一般,在田間吃草為生,與獸無異,一共過了七年。此後他的神智回復正常,他於是稱頌耶和華的至尊地位。
關於獸的異象
(覆蓋但以理書7章1節 - 8章27節)回到「伯沙撒元年」,他可能於公元前553年開始統治。但以理髮了一個夢,他用亞拉米文將夢記下來。他看見四隻猙獰的巨獸相繼出現。第四隻獸異常強壯,有一個小角從其他角中長出來,這角有口「說誇大的話」。(但以理書7章8節)亘古常在者坐在寶座上,有『億萬』使者在他跟前侍立。「有一位像人子的」來到他面前,「得了權柄、榮耀、國度,使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但以理隨後獲得有關四獸的異象的解釋。它們分別代表四王或四國。第四獸有十角,角中長出一小角。這角變成勢力強大,與聖民爭戰。然而,天上的法庭出面干預,把「國度、權柄,和天下諸國的大權……賜給至高者的聖民」。(但以理書7章27節)
兩年後,距離巴比倫傾倒尚有很長的時候,但以理接獲另一個異象,他用希伯來文把異象記錄下來。有一隻公山羊,兩眼之間有一隻異乎尋常的角;公山羊跟一隻自高自大的雙角公綿羊爭戰,且勝了它。後來公山羊的大角折斷了,繼而長出四隻較小的角來。其中一角長出另一小角,小角漸漸強大,甚至與天上的眾軍抗衡。經文預言過了2300日,聖所就必「潔凈」。(但以理書8章14節)加百列向但以理講解異象的意義。公綿羊代表米底亞和波斯王。公山羊就是希臘王,他的國後來被瓜分為四國。後來,有一面貌兇惡的王興起,要「攻擊萬君之君」。由於這異象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但以理必須在當時把異象封住。(但以理書8章25-26節)
北方王與南方王對峙,米迦勒站起來
(覆蓋但以理書10章1節 - 12章13節)當時是「居魯士第三年」,大約是公元前536年,猶太人返回耶路撒冷之後不久。但以理禁食了三天,然後來到底格里斯河邊。一位天使向他顯現,透露「波斯國的魔君」攔阻他去見但以理,但「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前來幫助他。他接著向但以理透露一個關乎「最後階段的日子」(《新世界譯本》)的異象。
這個異象一開始便提及波斯王朝以及後來與希臘的鬥爭。有一個強盛的王興起,執掌大權,他的國必分裂為四。結果產生了兩大王系,南方王與北方王勢不兩立。兩王相爭互有勝負。這些怙惡不悛的王必同席說謊。「到了定期,」戰火必再爆發。北方王必興兵褻瀆聖地,並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北方王必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但卻敬拜保障的神。「到末了,」南方王必與北方王交戰,北方王必進入列國,如洪水泛濫,而且更「進入那榮美之地」。從東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擾亂他,他就大發烈怒出去,「在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然而「到了他的結局,必無人能幫助他」。
異象繼續展現:但以理看見『保佑本國之民的』米迦勒站起來。那時必有史無前例的「大患難」,凡名錄在冊上的必能逃脫。有許多睡在塵埃中的人醒來得享永生,「智慧人(「有洞察力的人」,《新世界譯本》的翻譯)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他們必使多人歸義。但以理要把這書封閉,「直到末時」。「這奇異的事到幾時才應驗呢?」天使提及三期半、1290日及1335日,並且宣布「惟獨智慧人能明白」。這樣的人快樂了!最後天使向但以理提出安慰的應許,他必安歇,然後「到了末期」他必起來享受他的福分。
上一篇[全球金融監管]    下一篇 [全球化進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