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932年「一·二八」抗戰之後,周佛海在南京西流灣8號建造了一幢花園洋房,特在花坊下造了一個大地下室。1937年全面抗戰後,顧祝同、朱紹良、梅思平、陶希聖、羅君強、胡適、陳佈雷、陳立夫、張君勵等人,常來此躲避空襲。他們常常討論時局,都對中日戰爭前景持「戰必大敗」的悲觀情緒。於是胡適為這裡的這個非正式的組織起了個名字「低調俱樂部」,以表示其成員們對當時盛行的「歇斯底里的風氣」(指當時國民黨主戰派及民眾的抗戰熱情)的不滿。

低調俱樂部

1「低調俱樂部」

周佛海在抗戰開始后,曾就為何 主和申述了「理由」:中國 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組織的要素,沒有一種能和日本比擬,戰必敗。 低調俱樂部還有兩個較有影響的人物:胡適和陳佈雷。陳布雷是總統府國策顧問,蔣介石的許多反共、對日妥協的文稿都出自他手。但後來胡適漸漸拋棄和平幻想,他告訴汪精衛等人:「和比戰難百倍」。不久,他赴美展開國民外交,這位深有影響的低調人物醒了過來,成為戰鬥在另一條戰線上的抗戰分子。
抗日戰爭爆發, 南京瞬間淪陷,低調俱樂部成員一度四散,很快部分成員又聚於武漢,集合在一個名叫「藝文研究會」組織周圍。

2賣國勾當

汪精衛與低調俱樂部
汪精衛雖不直接參加「低調俱樂部」的活動,卻是這個組織的靈魂,無形中形成了以汪精衛為中心的「和平運動」。「低調俱樂部」批評主戰派說:「蔣委員長等主戰的結果,一個是丟,一個是燒,丟不了也燒不焦的地方,都給了共產黨的游擊隊。共產黨以游擊戰爭迴避對敵作戰,人稱『游而不擊』,他們是想借抗戰保全實力,待國軍消耗光了,他們就可顛覆政府。」
汪精衛則說:「主戰有主戰的道理,不過,主戰的目的是什麼呢?為的是國家能夠獨立生存下去。如果能達此目的,和日本言和也不失為一種手段。一味主張焦土抗戰的、唱高調的應該再坦誠一點,要說老實話。依我看來,日軍佔領區日益擴大,重要海港和交通路線大多喪失,財政又日益匾乏,在戰禍中喘息著的四萬萬國民,沉淪於水深火熱的苦難之中。為儘早結束戰爭,我曾多次向蔣委員長進言,要打開談判的大門。」

胡適與低調俱樂部

胡適是」精英「們眾口一詞稱讚的「自由主義」領軍人物,被認為代表了他那個時代民族的「良知」,可是,只要你了解了他與那個臭名昭著的「低調俱樂部」的關係,就可得出相反的結論。
後來胡適被任命為駐美大使,與「低調俱樂部」中斷了聯繫,但抹不去歷史的污點。而汪精衛和周佛海則公開投敵,成了名副其實的「漢奸」。
上一篇[膜苞鳶尾]    下一篇 [有髯鳶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