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前田利之(?~1572),即佐脅良之,通稱藤八郎,做了信長家臣、清洲城代佐脅藤右衛門興世的養子,並以小姓身份出仕信長,由於與同僚爭吵並殺死對方而被追放,往投德川家康。

不過卻沒有利家那樣的好運氣,在元龜三年十一月的三方原合戰中身負重傷,不久后的十二月二十二日不治身亡。其次女(松齡院)後來被前田利家收為養女,嫁與加賀藩臣筱原一孝。其未亡人起初做了淺井長政之女淀君的乳母,稱為「大局」。回到金澤后獲得利常所賜二百石,又成為利家之孫、後來的越中富山藩初代藩主前田利次的乳母,稱為「表局」,因為這層關係,其子作右衛門久良出仕利次,總俸祿八百石,子孫作為富山藩士直至幕末。


  《利家與松》中的佐脅良之(前田利之)


  前田利之是利家的族弟,事實上,雖然各種影視作品都把前田利之(佐脅良之)作為一個武士來表現,但實際上歷史上的佐脅良之並沒有成為一位武士,這和他哥哥前田利家是有著鮮明對比的,同時也算是他自己的悲劇。作品一直表現著他的悲劇,從出生開始到加入德川軍隊后與武田的重騎兵作戰時壯烈戰死三方原。良之一心效忠信長但是並未得到重用。


  良之在幕後偷偷地支持著利家,希望他能夠奮發地領受一塊什麼樣的領地當上城主或者是國主,因而為利家工作了很久,雖然兩個人心裡不說,但是利家是能夠感受的–但是這卻引起了信長的不快,因此疏遠良之,並且在後來發生了許多良之不顧一切地請求信長理解的事情–這都是悲劇。良之的悲劇卻有相當大一部分是歷史鑄就的。良之本身是願意向上的,也是個能屈能伸的大丈夫,但是就有那樣的歷史巧合–淺井長政恰好在那個時候和信長結為兄弟,信長在一高興之下就把市公主(信長之妹)嫁給了長政,在貼身護衛的選擇上,信長自然選擇了良之–一方面,由於良之已經無法再上戰場殺敵;另一方面,作為一個應該是劍術十分了得的貼身保鏢,信長卻選擇一個雙手無法拿刀的人,這是他考慮到良之的忠誠,足以充當一個回報淺井動向的內部探子角色……良之深黯這一切由於當時的形勢無法開口拒絕–實際上他的確是十分喜歡、尊重和敬仰著信長的。因此,他的悲劇進一步發展,這的確是歷史原因造成,他在那個時候如果拒絕的話,可能一刀被信長劈死,先前存在的一切伏筆都化為烏有了。


  竹山先生(竹山·洋,《利家與松》原作者)是典型的佛教痴迷信徒,他塑造的良之之死的確壯烈。良之在能登戰役后,右手被受傷及根部,在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再拿起他心愛的戰刀–良之的悲劇開始走向一個小高潮,他開始信奉佛教,雕刻一些菩薩像與佛像一樣。在比睿山戰役中他不顧敵將追趕和大火燃燒中橫樑將要倒下的危險救下了一個襁褓里的嬰兒(瑪雅,佛教中指佛主的女兒。此女是後來的麻阿,前田利家四女),這是一種他在內心裡已經存在很久的東西,或許這一點上,他比他哥哥還要善良。不知道他信奉佛教到底是一種好還是一種悲,但是珍愛著生命,至少是他悟出的一大原則。

上一篇[A字裙]    下一篇 [齊游網頁遊戲平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