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簡介

何塞·馬蒂

  何塞·馬蒂

何塞·馬蒂(José Julián Martí Pérez 生於1853年一月二十八日,卒於1895年五月十九日)古巴卓越的詩人、傑出的民族英雄、偉大的思想家。他從15歲起就參加反抗西班牙殖民統治的革命活動,42歲便犧牲在獨立戰爭的戰場上,他短暫的一生完全獻給了爭取祖國獨立和拉美自由的事業。
何塞·馬蒂於從兒童時代起,他對不合理的事情、壓迫和專制就表現出叛逆的精神;15歲就表現初衷。讀大學時創辦了革命報,並在其它報刊工作,寫作並發表了許多熾熱的愛國詩篇;也支援叢林里的游擊戰士。16歲時被捕並罰作苦役,後來又被流放到西班牙。在西班牙,他還為古巴的獨立不懈地奔走呼籲,同反動、專制主義分子進行辯論,並於1873年寫了「古巴的政治囚禁」,對殖民政府的罪行進行有力的揭露。1887年10月10日,何塞·馬蒂在紐約向古巴人發表了非常明確、富有戰鬥精神的演說,從那時起他就投身到團結和組織古巴人,為古巴獨立的最後戰役做準備。1892年4月10日,宣告成立古巴革命黨,何塞·馬蒂當選代表,負責黨的最高職務。1895年5月19日,西班牙軍隊襲擊戈斯麥和馬蒂在東方省多斯里奧斯的軍營,古巴獨立先驅何塞·馬蒂在戰鬥中陣亡。
馬蒂在古巴、拉美乃至世界文學史上佔有重要位置,是拉美現代主義的開路先鋒,他的詩篇《伊斯馬埃利約》、《純樸的詩》和《自由的詩》,他的散文《我們的美洲》、《美洲我的母親》《玻利瓦爾》等在古巴和拉美膾炙人口。

2生平

馬蒂1853年1月28日出生在古巴哈瓦那市。父親馬里亞諾·馬蒂是個西班牙農民,曾在駐古
1古巴比索正面的何塞·馬蒂

  1古巴比索正面的何塞·馬蒂

巴的一支西班牙炮兵部隊中服役,1853年退伍,留居古巴,在警察局當督察員;后因得罪了上司,被解僱,遂以縫紉為業。母親萊奧諾爾·佩雷斯,操持家務。馬蒂有5個妹妹。一家8口全靠父親一人掙錢糊口,生活非常貧困。馬蒂從小就到小酒館幹活掙錢,幫助父母維持一家人的生活,一直到12歲才進小學讀書。
馬蒂進的是「聖保羅小學」。校長是古巴著名詩人、教育家拉法埃爾·瑪麗亞·德·門迪維。馬蒂自幼好學,天資聰穎,在校學習成績名列前茅,深得門迪維的鐘愛。門迪維是哈瓦那的一位愛國志士。他在學校內外廣泛宣傳愛國主義思想,抨擊西班牙罪惡的殖民統治,主張古巴獨立。他家是愛國者們經常聚會的地方。馬蒂經常參加聚會,思想深受影響,立志為祖國的獨立而奮鬥,「為一切被奴役的人報仇」。
1868年10月10日,古巴愛國者卡洛斯·馬努埃爾·德·塞斯佩德斯率眾在奧連特省起事,武裝反抗西班牙殖民統治。獨立鬥爭的烈火迅速燃遍全國。哈瓦那的愛國者們在門迪維的指導下,積極行動起來。不滿16歲的馬蒂滿腔激情,寫詩,撰文,辦雜誌,口誅筆伐,散發傳單,揭露西班牙殖民統治的罪行;讚美祖國,謳歌獨立;宣揚愛國主義;讚頌為祖國獨立、自由而戰的英雄;號召人們起來,「奔向前方,奔向戰爭,奔向戰場」,同西班牙殖民主義者作堅決的鬥爭。他在自己創辦的《自由祖國》周刊上發表的詩歌《阿布達拉》中唱道:艱難險阻,流血犧牲,愛國志士,決不停止鬥爭! …… 捍衛祖國,英勇頑強,死得其所,芳名萬代傳揚。殖民當局注意上了馬蒂,於1869年10月逮捕了他,以「反叛」的罪名判處他6年徒刑,關進政治監獄,在採石場服苦役。牢獄的生活磨練了馬蒂。殖民當局的凶暴殘忍加深了他對西班牙殖民統治的仇恨,堅定了他為祖國獨立、自由而鬥爭的決心。他申明,監獄的生活也「不能使我改變對事物的看法」。他身系囹圄,仍向難友們宣講自己的理想、鬥爭的必要和祖國的解放。他在日記本上寫道:「為祖國而死,比活著更強。」
殖民當局於1871年初將馬蒂放逐到西班牙。他寄居馬德里,在中央大學選修法學、政治經濟學;利用一切空閑時間去圖書館、博物館學習。1873年5月,他轉到薩拉戈薩大學,1874年秋獲得哲學、文學和法學博士學位。他在求學的同時,經常和寓居在西班牙的古巴愛國者聚會,商討如何支援國內正在進行的獨立戰爭。他撰寫了一本小冊子《古巴的政治監獄》,以親身經歷,淋漓盡致地揭露了西班牙殖民政府的野蠻和殘暴。馬蒂初到西班牙時,對主張共和、民主的西班牙「自由派」尚抱有一線希望,幻想他們能讓古巴獨立。但「自由派」於1873年2月上台執政后,仍然拒絕古巴人的獨立要求。馬蒂醒悟了過來,得出結論:無論是「君主制」的西班牙,還是「共和制」的西班牙,都不會和平地讓古巴獨立。要贏得古巴的獨立,不能靠乞求,「通往自由之路只有一條,那就是鬥爭。」為此,他決定離開西班牙,到「鬥爭的第一線去」。
1874年底,馬蒂乘船返回古巴。殖民當局禁止他上岸,他只得前往墨西哥。他在《宇宙》雜誌謀得一工作,當校對。同時,他為報刊撰稿,鼓吹古巴獨立。不久,他的文章和思想就引起了墨西哥知識界的注意。1876年11月,波菲利奧·迪亞斯在墨西哥建立起獨裁政權,馬蒂難以在墨西哥存身,於1877年2月前往瓜地馬拉,在師範學校、瓜地馬拉大學等學校講授法國、英國、義大利和德國文學以及拉丁文和歷史。
1878年2月10日,古巴愛國軍與西班牙殖民政府簽訂了「桑洪和約」,允許流亡在外的古巴人自由返回家園。馬蒂遂於1878年7月6日離開瓜地馬拉回國。馬蒂回到古巴后,繼續進行革命活動,鼓吹祖國完全獨立。他多次在群眾集會上發表演說,指出「桑洪和約」並沒有解決古巴的獨立問題,申明「權利要奪取,不能乞求」。高呼「同胞們起來,為自由而戰!」號召愛國者們團結一致,振奮精神,繼續戰鬥,爭取祖國的完全獨立和解放。
1879年8月下旬,奧連特、拉斯維利亞斯兩省人民起義,反抗西班牙殖民統治。馬蒂在哈瓦那熱烈響應,建立了「秘密革命委員會」,宣傳革命,募集資金,向起義軍運送武器彈藥。9月17日,殖民當局逮捕了他,要他宣誓效忠西班牙。他昂首回答:「馬蒂不是孬種!」當局誣陷他是個「危險的瘋子」,再次將他放逐到西班牙。
這時的馬蒂已不僅僅是個嫉惡如仇、一腔熱血的愛國青年了,他的思想日臻成熟,鬥志更加旺盛。他到西班牙不久就逃往法國,並於1880年初抵達美國紐約。馬蒂首先認真總結了古巴以往獨立鬥爭失敗的歷史教訓,指出必須要有嚴格的組織紀律;必須要有統一的指揮,反對「首領主義」、軍人擅權。他特彆強調必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愛國力量,尤其要團結好「黑人兄弟」。為此,他做了大量的宣傳、組織工作。
馬蒂為了戰鬥和生活,以新聞為業,擔任《美洲雜誌》的主編,撰寫了許多文章,宣揚愛國主義思想,激勵同胞們起來爭取古巴獨立、自由;譴責種族主義,號召白人和黑人團結一致,共同戰鬥;批駁「合併派」所謂古巴不能自立、應該同美國合併的賣國主張,申明「我們既不希望、也不需要把古巴併入美國的版圖」。他提出,我們必須堅持獨立,既不依附於西班牙,又不依附於美國。他還指責主張「自治」的人,號召發動一場「人民大眾的戰爭」,在古巴建立一個「獨立的共和國」。馬蒂還為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國民報》、委內瑞拉的《輿論報》、宏都拉斯的《共和國報》、墨西哥的《自由黨報》、烏拉圭的《公眾輿論報》等拉丁美洲國家的報刊撰稿,向拉丁美洲人民報道美國的真實情況,敘述美國人對財富的「追逐」、政治家與銀行家的結盟、勞資之間的矛盾等;同時揭露美國政府妄圖將拉丁美洲變為其政治、經濟附庸的陰謀,指出美國政府提出「泛美主義」的險惡用心,警告拉丁美洲各國政府和人民別上美國的圈套,防止被美國侵吞。
馬蒂在新聞報道和時事評論方面的成就,使他蜚聲拉丁美洲。他的思想和主張深受拉丁美洲各國政府和人民的重視。薩爾瓦多科學、美術協會聘請他為通訊會員;布宜諾斯艾利斯新聞協會指派他為駐美國、加拿大的代表;烏拉圭、巴拉圭和阿根廷三國政府任命他為駐紐約的領事。1891年,巴拉圭政府還委派他為代表,出席在華盛頓召開的「國際貨幣會議」。馬蒂在外交活動中,為維護拉丁美洲國家和人民的權益作出了巨大貢獻,深受拉丁美洲國家和人民的讚賞。
馬蒂在從事新聞宣傳和外交活動的同時,還扎紮實實地做了大量革命組織工作。他一到紐約就參加了古巴僑民愛國組織「古巴革命委員會」,在僑民中積極活動,聯絡同志。1882年7月,他派人到多明尼加、哥斯大黎加等地,與流亡在那兒的「十年戰爭」(1868—1878年)時期的領導人馬克西莫·戈麥斯、馬塞奧等聯繫,商討爭取古巴獨立大業。1884年,他在紐約成立「古巴救濟協會」,擔任主席,動員僑胞,支持國內正在進行的反抗西班牙殖民統治的鬥爭。1889年,他又在紐約成立「獨立者」俱樂部,著手團結僑居美國的古巴人,籌劃統一分散活動的愛國小團體。1890年1月,馬蒂協助僑居美國的古巴黑人成立愛國團體「同盟會」。古巴人口中有1/3以上是黑人。馬蒂十分重視這一組織,每天晚上給黑人同胞上課,宣講愛國主義,號召他們投身祖國的獨立運動。1891年11月26日和27日,馬蒂應佛羅里達州坦帕和卡約烏埃索地區煙草工人的邀請,在坦帕作了兩次重要演說。他指出,發動古巴獨立戰爭的「時機到了」;必須有個團結一致的、堅強的革命組織;必須正確對待黑人。他說黑人是「高尚的」,是「我們的兄弟」。他號召同胞們「跨上戰馬,為國而戰,捐軀在棕櫚樹下」。僑胞們聽了馬蒂火一般的演說后,愛國熱情倍增,決心同他一道為古巴的獨立而戰。
1892年4月10日,馬蒂在紐約主持召開古巴僑民各愛國團體代表大會,正式成立統一的組織「古巴革命黨」。黨綱第一條載明:「古巴革命黨的建立,是為了團結所有懷著善良願望的人們的力量,以贏得古巴島的完全獨立,並促進和幫助波多黎各爭取獨立。」大會一致推選馬蒂為「黨代表」,負責協調、指導工作。馬蒂創辦了黨的機關報《祖國》。
「古巴革命黨」的成立是獨立戰爭準備工作的重要步驟。接著,馬蒂全力以赴,組織軍事力量,籌集資金,購置武器彈藥。他親自到多明尼加會晤戈麥斯,請他出任解放軍總司令;並與在哥斯大黎加的馬塞奧聯繫,讓他配合行動。他派人到牙買加、宏都拉斯等地的古巴僑民中活動,宣傳黨的主張,組織愛國力量,募集資金。同時,馬蒂吸取歷史上失敗的教訓,委派專人回國,與島上各愛國團體聯絡,貫徹黨的主張,組織發展軍事力量,以期屆時裡應外合,確保勝利。
1894年底,馬蒂租了兩隻遊艇、一艘輪船,裝上武器彈藥,準備渡海回國發動獨立戰爭。臨出發前,叛徒向美國當局告發了這一軍事行動。美國海軍於1895年1月12日扣留了船隻和武器彈藥。馬蒂立即決定改變行動計劃,於28日給國內黨組織下達全國總起義的命令,時間定2月份後半個月的某天。31日,他乘船去多明尼加,與戈麥斯會合;同時通知馬塞奧,要他直接率領愛國志士登陸古巴。
1895年2月26日,馬蒂接到國內來電:「東部、西部,起義開始。」他同戈麥斯於3月25日共同簽署了著名的「蒙特克里斯蒂宣言」,申明這次戰爭是1868年爆發的獨立革命戰爭的繼續;宣布決不傷害和平的西班牙人,尊重不與革命為敵的古巴人的財產權;號召全體古巴人不分種族、膚色,緊密團結,戰鬥到底。4月1日,兩人登舟渡海回國;11日在奧連特省的普拉伊塔斯登陸,與起義部隊會合。馬蒂感慨萬分:「今天我才覺得自己象個人。」5月18日,馬蒂隨軍在雙河口宿營。次日,解放軍與西班牙軍隊遭遇,在雙河口平川地帶交戰。總司令戈麥斯要他留在後邊,但他沒有聽從,跨馬沖向敵陣,不幸中彈身亡。戈麥斯及全體將士十分悲傷。他們決心遵循馬蒂的教導:「古巴人寧願犧牲生命,也不願放棄自由!」繼續為祖國的獨立、自由而戰鬥。

3評價

馬蒂不僅是位思想家、革命家,而且還是個卓越的詩人、文學家。他的詩、文是戰鬥的武器,教育的篇章。他反對無病呻吟,反對「為藝術而藝術」,強調文學
何塞·馬蒂紀念塔

  何塞·馬蒂紀念塔

的「教育作用和美學效果」,主張「純樸」、「愛國主義」、「寫出對世界有益的詩歌」。他被公認為西班牙語世界最偉大的散文家之一,19世紀末、20世紀初流行於拉丁美洲和西班牙文學中的「現代派」的先驅。他行文流暢,語言精練,想象豐富。他的詩、文現實感強,且富於哲理。他的著作收輯成了《馬蒂全集》,凡73卷。為人稱道的詩集有《伊斯馬埃利略》(1882年)、《自由詩》(1882年成書,1913年出版)、《短歌行》(1891年)等。他的詩歌簡潔、明快,多用比喻,寓思想於一簡單具體的形象之中。他在《悼念11月27日遇害的兄弟們》一詩中體現了這種形式與思想內容的完美結合:瞧吧,暴君,你的專橫引起了反抗的風暴。你的掙扎亦將徒勞。被你處死者的歌聲滔滔: 他們死於你的魔爪, 他們永生在榮耀的懷抱。…… 殺吧,暴君,你殺吧,血洗天空天更藍,大千世界更妖嬈!
馬蒂是一位偉大的思想家。在他卷帙浩瀚的著作中包含著深邃的思想。他主張民族獨立,後來,馬蒂成為古巴民族的英雄和象徵;主張建立一個自由的、有尊嚴的共和國,這個共和國應保障人的尊嚴;主張建立公正、平等的社會,通過各國行使自主權以實現世界平衡,這一思想對於世界政治、經濟、社會出現嚴重失衡的今天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主張人人平等,認為人不分種族,都是平等的,號召拉美各國人民加強團結,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
馬蒂的思想寫入了古巴共產黨黨綱和古巴共和國憲法,成為古巴黨、國家和社會的指導思想,並對世界各國都產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響。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會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開會,號召全世界人民紀念世界四大文化名人:屈原、哥白尼、拉伯雷、何塞·馬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