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何遠傳

——《梁書》卷五三

[說明]何遠(470—521),字義方,東海郯縣(今山東郯城西北)人。何遠初
仕於南朝齊,為江夏王國待郎,后參預崔慧景與江夏王蕭寶玄圍攻宮城之事。事敗
后他逃亡在外,曾投降北魏。後由北魏返回,迎接梁蕭衍的義軍,為梁朝的建立立
下功勛。以後他出任武昌太守,改變先前倜儻風流的行為,折節為吏。杜絕交遊,
不受請託。以後歷任郡、縣官員,生活極為儉樸,將俸祿代貧民交納租賦。他對人
從不低聲下氣,也不向上官送禮。在處理政務時,打擊豪強富戶,扶助貧弱百姓,
因此屢次受到豪強的誣告陷害,兩次受到免官的處分,但他仍不改初衷。他所到之
處,都受到當地百姓的愛戴,在他活著的時候就為他建立祠堂,足見他在百姓心目
中的地位。

何遠,字義方,是東海郯縣人。他父親何慧炬,在南朝齊曾任尚書郎。何遠初
次任官為江夏王國侍郎,轉任奉朝請。齊東昏侯蕭寶卷永元中,江夏王蕭寶玄在京
口被護軍將軍崔慧景所擁戴,入圍宮城,何遠參預此事。事情失敗民何遠便逃到長
沙宣武王蕭懿處,蕭懿給予他妥善保護,將他藏匿起來。何遠又求得桂陽王蕭融的
保護,不久被發覺,收捕的軍兵來到時,何遠越牆而逃,得以倖免,蕭融及何遠的
家屬都被捉到,蕭融被殺死,何遠的家屬被關押到尚方。何遠逃到長江,讓他的朋
友高江產共同聚集人眾,打算迎接梁武帝蕭衍的義軍。東昏侯的黨羽聽到消息,派
兵逮捕何遠等,他已聚集的人眾又潰散四逃。於是何遠就投降北魏,進人壽陽,拜
見刺史王肅,打算與王肅同倡義舉,王肅不能採用何遠的建議,於是何遠就請求迎
接梁武帝,王肅同意,派遣兵士護送何遠到梁武帝的軍營。梁武帝見到他時,對張
弘策說:「何遠美丈夫,而能不惜破家以報答舊德,是常人所難於作到的。」臨時
委任他為輔國將軍,隨大軍東下。梁武帝攻破朱雀航的敵軍后,以何遠為建康今。
梁武帝即位成為皇帝后,以何遠為步兵校尉,並由於奉迎的功勛封他為廣興男,封
邑有三百戶。又遷任建武將軍、后軍將軍鄱陽王蕭恢的錄事參軍。何遠與蕭恢的關
系一向很好,在府中竭盡心力,知無不為,蕭恢也推心置腹,倚仗他處理事務,關
系親密,十分信賴。
不久,他遷任武昌太守。何遠本來風流倜儻,喜好行俠仗義,到這時才改變原
來的志節行為,努力盡到自己的職責,杜絕交遊,對親朋的饋贈,絲毫不受。武昌
民間都飲用長江水,盛夏時節,何遠嫌江水熱,經常用錢買百姓井中的涼水,如有
人不收錢,則將水還給他。其他事情也多是如此。這種作法雖然象是假裝的,但表
現出何遠的委曲用意。他的車輛與服飾尤為簡陋,所用器物沒有銅製或漆器。江南
盛產水產品,十分便宜,但何遠每頓飯不過吃乾魚數片而已。然而他的性情剛正嚴
厲,官吏及百姓多因小事受到鞭罰,於是被人所控告,他被徵召到延尉受審,被彈
劾有數十條罪狀。當時士大夫犯法后,都不接受測立等拷問,何運知道自己並未犯
有贓罪,就接受測立,二十一天沒有招供,但還是以私藏違禁甲仗罪被除名。
後來,何遠又被起用為鎮南將軍、武康令。他更加堅持清廉的節操,除去淫祀,
以身作則,百姓十分稱讚。太守王彬巡察屬縣,諸縣都以盛宴款待王彬。到武康后,
何遠只為王彬準備下乾糧、飲水而已。王彬離去時,何運送他到縣境,送上一斗酒、
一隻鵝作為臨別贈禮。王彬與何遠開玩笑說:「你的禮物超過東晉時的陸納,恐怕
會被古人所譏笑吧!」梁武帝聽到何遠的才幹,擢升他為宣城太守。自縣令升為靠
近京都的大郡長官,是近代從未有過的事。宣城郡受到過盜匪搶掠,何遠盡心治理,
又使聲名遠聞。過了一年,何遠遷任村功將軍、始興內史。當時泉陵侯蕭淵朗出任
桂州刺史,一路上搶掠騷擾,但進入始興境內,一草一木都不敢侵犯。
何遠在任時,喜歡開闢街巷,修整牆屋,小至百姓住宅、交易市場,大至城牆
塹壕、馬廄倉庫等,他都象經營自己家業那樣來加以修治。他應得的田秩俸錢,一
概不取,到年底時,選擇最窮困的百姓,作為他們的稅款,長期堅持這樣。然而他
聽理訴訟也象一般人一樣,不能以教化使百姓不發生訴訟,而他性情果斷,百姓不
敢非議,只是心中畏懼而感到可惜。何遠所到之處,百姓都為他建立生祠,並上表
報告治理的情況,梁武帝經常下詔予以表彰。天監十六年,梁武帝下詔說:「何遠
先前在武康,已因清廉公平而著名,又治理二郡,更顯出他的清白。治理郡務,以
道義為先,惠留民間,百姓愛戴,即使是古代的賢良太守,也無法超過他了。應當
將他擢升為朝內的榮耀職務,以表彰他在外的政績。可任用他為給事黃門侍郎。」
何遠即被調入朝,又擔任仁威將軍長史。不久,他出任信武將軍,監吳郡事。他在
吳郡因飲酒過量,頗有失誤,調任東陽太守。何遠處理政務時,對豪強富戶恨如仇
敵,對貧民百姓視如子弟,因此,特別為豪強所畏懼。他在東陽任職一年多,又被
受罰者所誣告,因此被免職還家。
何遠為人耿直清高,不循私情,在人世之間,杜絕請謁,也不拜訪別人。與別
人寫信,無論貴賤,所用的稱謂禮節都一樣。在與人交往時,從不低聲下氣,因此
多受到俗士的忌恨。他的清廉公正,確實是天下第一。他先後出任數郡太守,見到
可產生貪慾的東西,始終不改變自己的廉潔之心。他的妻子兒女饑寒交迫,如同最
貧窮的人。當他離開東陽歸家,數年間口不談榮辱,士大夫們更以此讚賞他,他輕
財好義,周濟別人的窘急,而且說話從無虛妄,都是出於他的天性。他經常與別人
開玩笑說:「你能抓到我一句假話,我就給你一匹縑作為酬謝。」大家都注意他,
但未能找到。
以後,他又被起用為征西將軍咨議參軍,中撫將軍司馬。他於梁武帝普通二年
去世,時年五十二歲。梁武帝給予優厚的贈官及賞賜。(劉馳 譯)

[原文]

何遠,字義方,東海郯人也。父慧炬,齊尚書郎。遠釋褐江夏王國侍郎,轉奉
朝請。永元中,江夏王寶玄於京口為護軍將軍崔慧景所奉,入圍宮城,遠豫其事。
事敗,乃亡抵長沙宣武王,王深保匿焉。遠求得桂陽王融保藏之,既而發覺,收捕
者至,遠逾垣以免;融及遠家人皆見執,融遂遇禍,遠家屬系尚方。遠亡渡江,使
其故人高江產共聚眾,欲迎高祖義師,東昏黨聞之,使捕遠等,眾復潰散。遠因降
魏,入壽陽,見刺史王肅,欲同義舉,肅不能用,乃求迎高祖,肅許之。遣兵援送,
得達高祖。高祖見遠,謂張弘策曰:「何遠美丈夫,而能破家報舊德,未易及也。」
板輔國將軍,隨軍東下,既破硃雀軍,以為建康令。高祖踐阼,為步兵校尉,以奉
迎勛封廣興男,邑三百戶。遷建武將軍、后軍鄱陽王恢錄事參軍。遠與恢素善,在
府盡其志力,知無不為,恢亦推心仗之,恩寄甚密。
頃之,遷武昌太守。遠本倜儻,尚輕俠,至是乃折節為吏,杜絕交遊,饋遺秋
毫無所受。武昌俗皆汲江水,盛夏遠患水溫,每以錢買民井寒水;不取錢者,則摙
水還之。其佗事率多如此。跡雖似偽,而能委曲用意焉。車服尤弊素,器物無銅漆。
江左多水族,甚賤,遠每食不過乾魚數片而已。然性剛嚴,吏民多以細事受鞭罰者,
遂為人所訟,征下廷尉,被劾數十條。當時士大夫坐法,皆不受立,遠度己無贓,
就立三七日不款,猶以私藏禁仗除名。
後起為鎮南將軍、武康令。愈厲廉節,除淫祀,正身率職,民甚稱之。太守王
彬巡屬縣,諸縣盛供帳以待焉,至武康,遠獨設糗水而已。彬去,遠送至境,進斗
酒雙鵝為別。彬戲曰:「卿禮有過陸納,將不為古人所笑乎?」高祖聞其能,擢為
宣城太守。自縣為近畿大郡,近代未之有也。郡經寇抄,遠盡心綏理,復著名跡。
期年,遷樹功將軍、始興內史。時泉陵侯淵朗為桂州,緣道剽掠,入始興界,草木
無所犯。
遠在官,好開途巷,修葺牆屋,民居市裡,城隍廄庫,所過若營家焉。田秩俸
錢,並無所取,歲暮,擇民尤窮者,充其租調,以此為常。然其聽訟猶人,不能過
絕,而性果斷,民不敢非,畏而惜之。所至皆生為立祠,表言治狀,高祖每優詔答
焉。天監十六年,詔曰:「何遠前在武康,已著廉平;復蒞二邦,彌盡清白。政先
治道,惠留民愛,雖古之良二千石,無以過也。宜升內榮,以顯外績。可給事黃門
侍郎。」遠即還,仍為仁威長史。頃之,出為信武將軍,監吳郡。在吳頗有酒失,
遷東陽太守。遠處職,疾強富如仇讎,視貧細如子弟,特為豪右所畏憚。在東陽歲
余,復為受罰者所謗,坐免歸。
遠耿介無私曲,居人間,絕請謁,不造詣。與貴賤書疏,抗禮如一。其所會遇,
未嘗以顏色下人,以此多為俗士所惡。其清公實為天下第一。居數郡,見可欲終不
變其心,妻子饑寒,如下貧者。及去東陽歸家,經年歲口不言榮辱,士類益以此多
之。其輕財好義,周人之急,言不虛妄,蓋天性也。每戲語人云:「卿能得我一妄
語,則謝卿以一縑。」眾共伺之,不能記也。后復起為征西諮議參軍、中撫司馬。
普通二年,卒,時年五十二。高祖厚贈賜之。

上一篇[遒逸]    下一篇 [排打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