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佛說大乘莊嚴寶王經

標籤:經書

這是一部主要宣說觀世音菩薩心咒和觀世音菩薩功德的經典。

1前言

無垢光尊者說:「僅僅聽到此經的名字,也不會墮入惡趣。就像《涅盤經》、《三摩地王經》一樣,這部經的功德非常大,猶如烈火,能燒盡我們無始以來的罪障;猶如清水,能洗凈我們的業障垢染;猶如狂風,能摧毀我們身口意的一切障礙……」看了這部經之後,你們會對觀音心咒和觀音名號生起更大的信心,覺得以後什麼都不持誦也可以,就是要一心一意念觀音心咒。(資料出自索達吉堪布《觀音心咒之功德》)

2卷一

佛說大乘莊嚴寶王經卷第一
中印度惹爛馱啰國密林寺三藏賜紫沙門臣天息災奉 制譯
如是我聞:
一時,世尊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苾芻眾千二百五十人俱,並諸菩薩摩訶薩眾,其名曰:金剛手菩薩摩訶薩、智見菩薩摩訶薩、金剛軍菩薩摩訶薩、秘密藏菩薩摩訶薩、虛空藏菩薩摩訶薩、日藏菩薩摩訶薩、無動菩薩摩訶薩、寶手菩薩摩訶薩、普賢菩薩摩訶薩、證真常菩薩摩訶薩、除蓋障菩薩摩訶薩、大勤勇菩薩摩訶薩、藥王菩薩摩訶薩、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執金剛菩薩摩訶薩、海慧菩薩摩訶薩、持法菩薩摩訶薩,等八十俱胝菩薩,皆來集會。
是時,復有三十二諸天子眾,皆來集會,大自在天及那羅延天而為上首;帝釋天王、索訶世界主、大梵天王、日天、月天、風天、水天,如是諸天眾等皆來集會;復有百千龍王,所謂阿缽邏羅龍王、曀攞缽怛哩(二合)龍王,底銘[口+疑][口*(隸-木+匕)]龍王、主地龍王,百頭龍王、虎虜[糸+尼]拏龍王,得叉計龍王、牛頭龍王、鹿頭龍王、難陀龍王、跋難陀龍王、魚子龍王、無熱惱龍王、娑櫱哩拏龍王,如是諸龍王等皆來集會。
復有百千彥達嚩王,所謂鼓音彥達嚩王妙聲彥達嚩王、千臂彥達嚩王天主彥達嚩王,身歡喜彥達嚩王種種樂音彥達嚩王,莊嚴彥達嚩王現童子身彥達嚩王,妙臂彥達嚩王法樂彥達嚩王,如是等諸彥達嚩王皆來集會。
復有百千緊那啰王,所謂妙口緊那啰王寶冠緊那啰王,熙怡緊那啰王歡喜緊那啰王,輪莊嚴緊那啰王珠寶緊那啰王,大腹緊那啰王堅固精進緊那啰王,妙勇緊那啰王百口緊那啰王,大樹緊那啰王,如是等諸緊那啰王皆來集會。
復有百千天女,所謂最上天女妙嚴天女,金帶天女莊嚴天女,聞持天女甘露月天女,清凈身天女寶光天女,花身天女天面天女,口演五樂音天女快樂天女,金鬘天女青蓮華天女,宣法音天女妙樂天女,樂生天女妙嚴相天女,嚴持天女布施天女,潔已天女,如是諸天女等亦來集會。
復有百千諸龍王女,所謂妙嚴持龍女母呰鄰那龍女,三髻龍女和容龍女,勝吉祥龍女電眼龍女,電光龍女妙山龍女,百眷屬龍女大葯龍女,月光龍女一首龍女,百臂龍女受持龍女,無煩惱龍女善莊嚴龍女,白雲龍女乘車龍女,未來龍女多眷屬龍女,海腹龍女蓋面龍女,法座龍女妙手龍女,海深龍女妙高吉祥龍女,如是諸龍女等亦來集會。
復有百千彥達嚩女,所謂愛面彥達嚩女愛施彥達嚩女,無見彥達嚩女妙吉祥彥達嚩女,金剛鬘彥達嚩女妙鬘彥達嚩女,樹林彥達嚩女百花彥達嚩女,花敷彥達嚩女寶鬘彥達嚩女,妙腹彥達嚩女吉祥王彥達嚩女,鼓音彥達嚩女妙莊嚴彥達嚩女,豐禮彥達嚩女法愛彥達嚩女,法施彥達嚩女青蓮華彥達嚩女,百手彥達嚩女蓮華吉祥彥達嚩女,大蓮華彥達嚩女體清凈彥達嚩女,自在行彥達嚩女施地彥達嚩女,施果彥達嚩女師子步彥達嚩女,炬母那花彥達嚩女妙意彥達嚩女,惠施彥達嚩女天語言彥達嚩女,愛忍辱彥達嚩女樂真寂彥達嚩女,寶牙彥達嚩女帝釋樂彥達嚩女,世主眷屬彥達嚩女鹿王彥達嚩女,變化吉祥彥達嚩女焰峰彥達嚩女,貪解脫彥達嚩女嗔解脫彥達嚩女,痴解脫彥達嚩女善知識眷屬彥達嚩女,寶座彥達嚩女往來彥達嚩女,火光彥達嚩女月光彥達嚩女,遍照眼彥達嚩女金耀彥達嚩女,樂善知識彥達嚩女,如是等諸彥達嚩女亦來集會。
復有百千緊那啰女,所謂一意緊那啰女深意緊那啰女,風行緊那啰女水行緊那啰女,乘空緊那啰女迅疾緊那啰女,財施緊那啰女妙牙緊那啰女,無動吉祥緊那啰女染界緊那啰女,熾盛光遍緊那啰女妙吉祥緊那啰女,寶篋緊那啰女觀財緊那啰女,端嚴緊那啰女金剛面緊那啰女,金色緊那啰女殊妙莊嚴緊那啰女,廣額緊那啰女圍繞善知識緊那啰女,主世緊那啰女虛空護緊那啰女,莊嚴王緊那啰女珠髻緊那啰女,總持珠緊那啰女明人圍繞緊那啰女,百名緊那啰女施壽緊那啰女,護持佛法緊那啰女法界護緊那啰女,上莊嚴緊那啰女剎那上緊那啰女,求法常持緊那啰女時常見緊那啰女,無畏緊那啰女趣解脫緊那啰女,常秘密緊那啰女駛總持緊那啰女,釰光焰緊那啰女地行緊那啰女,護天主緊那啰女妙天主緊那啰女,寶王緊那啰女忍辱部緊那啰女,行施緊那啰女多住處緊那啰女,持戰器緊那啰女妙嚴緊那啰女,妙意緊那啰女,如是等諸緊那啰女亦來集會。
復有百千鄔波索迦鄔波斯迦亦來集會,及余無數在家出家之眾百千,異見外道尼干他等亦皆來於大集會中。
是時大阿鼻地獄出大光明,其光遍照祇陀林園,其園悉皆變成清凈,現天摩尼寶莊嚴柱,微妙圓滿,現大樓閣金寶校飾,復現諸房現黃金房白銀為門,現白銀房黃金為門,現金銀間錯房,金銀間錯以為其門,現金銀間錯寶莊嚴殿,金銀間錯妙寶莊嚴以為其柱,現黃金殿白銀為柱,現白銀殿黃金為柱,或白銀殿天諸妙寶以嚴其柱,祇陀林樹上,現種種天妙眾寶而為莊嚴,復現黃金劫樹白銀為葉,其樹上有種種莊嚴,懸挂百種上妙衣服嬌奢耶等,復有百千真珠瓔珞寶網羅上,復有百千上妙寶冠珥璫繒帶,玲瓏雜寶而嚴飾之,復有上妙雜華上妙卧具,微妙寶篋以為嚴飾,如是種種莊嚴劫樹,出現其數而有百千,其祇陀林眾園門樓,金剛妙寶以為階陛,其樓上有無數殊妙繒彩真珠瓔珞,如是莊嚴,復有百千上妙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而有上妙圓滿雜華,所謂優缽羅華矩母那華,奔拏哩(引)迦華曼那啰華,摩訶曼那啰華優曇缽羅華等盈滿池中,復有種種上妙華樹,所謂瞻波迦華樹迦啰尾啰華樹,波吒攞華樹妙解脫華樹,香雨華樹妙意華樹,有如是等悅意華樹,其祇樹園現如是等希有凈妙莊嚴之相,是時會中有除蓋障菩薩摩訶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瞻仰尊顏而白佛言,希有世尊我今心中,而有疑事欲問如來,唯願世尊聽我所問,世尊今於此處有大光明,為從何來以何因緣,而現如是希奇之相。
爾時世尊告除蓋障菩薩言,善男子汝等諦聽,吾當為汝分別解說,此大光明是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入大阿鼻地獄之中,為欲救度一切受大苦惱諸有情故,救彼苦已復入大城,救度一切餓鬼之苦。
是時除蓋障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其大阿鼻地獄,周圍鐵城地復是鐵,其城四周無有間斷,猛火煙焰恆時熾燃,如是惡趣地獄之中,有大鑊湯其水涌沸,而有百千俱胝那庾多有情,悉皆擲入鑊湯之中,譬如水鍋煎煮諸豆,盛沸之時或上或下,而無間斷煮之麋爛,阿鼻地獄其中有情受如是苦,世尊,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以何方便入於其中?
世尊復告除蓋障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由如轉輪聖王入天摩尼寶園,如是善男子,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入大阿鼻地獄之時,其身不能有所障礙,時阿鼻地獄一切苦具,無能逼切菩薩之身,其大地獄猛火悉滅成清涼地,是時獄中閻魔獄卒,心生驚疑怪未曾有,何故此中忽然變成如是非常之相,是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入其獄中破彼鑊湯猛火悉滅,其大火坑變成寶池,池中蓮華大如車輪,是時閻魔獄卒見是事已,將諸治罰器杖弓劍錘棒,弓箭鐵輪三股叉等,往詣閻魔天子,到已白言大王決定能知我此業報之地,以何事故悉皆滅盡,時閻魔天子言,云何汝所業報之地悉皆滅盡,復白閻魔天子言,彼大阿鼻地獄變成清涼,如是事時有一色相端嚴之人,髮髻頂戴天妙,寶冠莊嚴其身入地獄中,鑊湯破壞火坑成池池中蓮華大如車輪,是時閻魔天子諦心思惟,是何天人威力如是,為大自在天為那羅延等,到彼地獄變現如是不可思議,為是大力十頭羅剎威神變化耶,爾時閻魔天子,以天眼通觀此天上,觀諸天已,是時復觀阿鼻地獄,見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如是見已,速疾往詣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所,到已頭面禮足,發誠實言以偈贊曰。
歸命蓮華王 大悲觀自在。
大自在吉祥 能施有情願。
具大威神力 降伏極暴惡。
暗趣為明燈 睹者皆無畏。
示現百千臂 其眼亦復然。
具足十一面 智如四大海。
愛樂微妙法 為救諸有情。
龜魚水族等 最上智如山。
施寶濟群生 最上大吉祥。
具福智莊嚴 入於阿鼻獄。
變成清涼地 諸天皆供養。
頂禮施無畏 說六波羅蜜。
恆燃法燈炬 法眼逾日明。
端嚴妙色相 身相如金山。
妙腹深法海 真如意相應。
妙德口中現 積集三摩地。
無數百千萬 有無量快樂。
端嚴最上仙 恐怖惡道中。
枷鎖得解脫 施一切無畏。
眷屬眾圍繞 所願皆如意。
如獲摩尼寶 破壞餓鬼城。
開為寂靜道 救度世間病。
如蓋覆於幢 難陀跋難陀。
二龍為絡腋 手執不空索。
現無數威德 能破三界怖。
金剛手葯叉 羅剎及步多。
尾多拏枳你 及與栱畔拏。
阿缽娑么啰 悉皆懷恐怖。
優缽羅華眼 明主施無畏。
一切煩惱等 種種皆解脫。
入於微塵數 百千三摩地。
開示諸境界 一切惡道中。
皆令得解脫 成就菩提道。
是時閻魔天子,種種讚歎供養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已,旋繞三匝卻還本處。
爾時除蓋障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彼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救是苦已還來於此會中耶。
佛告除蓋障菩薩言,善男子彼觀自在菩薩,從大阿鼻地獄出已,復入餓鬼大城,其中有無數百千餓鬼口出火焰,燒燃面目形體枯瘦,頭髮蓬亂身毛皆豎,腹大如山其咽如針,是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往詣餓鬼大城,其城熾燃業火悉滅變成清涼,時有守門鬼將執熱鐵棒,丑形巨質兩眼深赤,發起慈心,我今不能守護如是惡業之地,是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起大悲心於十指端各各出河,又於足指亦各出河,一一毛孔皆出大河,是諸餓鬼飲其中水,飲是水時咽喉寬大身相圓滿,復得種種上味飲食悉皆飽滿,此諸餓鬼既獲如是利益安樂,各各心中審諦思惟,南贍部洲人何故,常受清涼安隱快樂,其中或有善能常行恭敬孝養父母者,或有善能惠施遵奉善知識者,或有聰慧明達常好大乘者,或有善能行八聖道者,或有善能擊法犍稚者,或有善能修破壞僧伽藍者,或有善能修故佛塔者,或有善能修破損塔相輪者,或有善能供養尊重法師者,或有善能見如來經行處者,或有善能見菩薩經行處者,或有善能見辟支佛經行處者,或有善能見阿羅漢經行處者,作是思惟,南贍部洲有如是等修行之事,是時此大乘莊嚴寶王經中,自然出微妙聲,是諸餓鬼得聞其聲,所執身見雖如山峰及諸煩惱,金剛智杵破壞無餘,便得往生極樂世界,皆為菩薩名隨意口,是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救斯苦已,又往他方諸世界中救度有情。
是時,除蓋障復白佛言:「世尊,觀自在菩薩摩訶薩,來於此處救度有情耶?」
世尊告言:「善男子,是觀自在菩薩,救度無數百千俱胝那庾多有情恆無間息,具大威力過於如來。」
除蓋障白言:「世尊,觀自在菩薩摩訶薩,云何有如是大威神力?」
佛告善男子:「於過去劫有佛出世,名尾缽屍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我於是時,於一長者家為子,名妙香口,於彼佛所聞是觀自在菩薩威神功德。」
時,除蓋障白言:「世尊所聞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威神功德其事云何?」
世尊告言:「觀自在菩薩,於其眼中而出日月,額中出大自在天,肩出梵王天,心出那羅延天,牙出大辯才天,口出風天,臍出地天,腹出水天,觀自在身出生如是諸天。時觀自在菩薩,告大自在天子言:『汝於未來末法世時,有情界中而有眾生執著邪見,皆謂汝於無始已來為大主宰,而能出生一切有情。是時,眾生失菩提道,愚痴迷惑作如是言:
「『此虛空大身, 大地以為座,
境界及有情, 皆從是身出。』
「如是,善男子,我於尾缽屍如來所,聞是已后復有佛出,號式棄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除蓋障,我於是時,為勇施菩薩摩訶薩,於彼佛所聞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威神功德。」
除蓋障言:「世尊所聞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威神功德其事云何?」
佛言:「是時式棄如來會中,有一切天、龍、葯叉、阿蘇啰、櫱嚕拏、摩護啰誐、人及非人悉來集會。時彼世尊,於是眾中欲說法時,口放種種雜色光明,所謂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紅色紅光、玻胝迦色玻胝迦光、金色金光。其光遍照十方一切世界,其光還來繞佛三匝卻入於口。
「時彼會中,有寶手菩薩摩訶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白世尊言:『何因何緣出現斯瑞?』佛告:『善男子,極樂世界有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欲來於此故現斯瑞。』彼觀自在來此之時,出現種種劫樹、華樹、矩母那華樹、瞻波迦華樹,復現雜華寶池樹,雨種種妙華,又雨諸寶摩尼真珠、琉璃、螺貝、璧玉、珊瑚等寶,又雨天衣如雲而下。彼時祇樹給孤獨園七寶出現,所謂金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主藏寶、主兵寶。如是七寶出現之時,其地悉皆變成金色。是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出彼極樂世界之時,地六震動。
「爾時,寶手菩薩摩訶薩,白世尊言:『以何因緣出現斯瑞?』佛言:『善男子,是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欲來到此故現斯瑞。』是時,又雨適意妙華及妙蓮華。時,觀自在菩薩手執金色光明千葉蓮華,來詣佛所頂禮佛足,持是蓮華奉上世尊:『此華是無量壽佛令我持來!』世尊受是蓮華,致在左邊。佛告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汝今現是神力功德莊嚴,於意云何?』觀自在言:『我為救度一切惡趣諸有情故,所謂一切餓鬼、阿鼻地獄、黑繩地獄、等活地獄、燒燃地獄、煻煨地獄、鑊湯地獄、寒水地獄。如是等大地獄中所有眾生,我皆救拔離諸惡趣,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時,觀自在菩薩如是說已,頂禮佛足,禮畢而去忽然不現,由如火焰入於虛空。
「爾時,寶手菩薩白言:『世尊,我今有疑欲問如來,願為宣說。觀自在菩薩,有何福德而能現是神力?』佛言:『如殑伽河沙數如來應正等覺,以天妙衣及以袈裟,飲食、湯藥、坐卧具等,供養如是諸佛所獲福德,與觀自在菩薩一毛端福其量無異。善男子,又如四大洲,於其一年十二月中,於晝夜分恆降大雨,我能數其一一滴數。善男子,觀自在菩薩所有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又如大海,深廣八萬四千逾繕那,如是四大海水,我能數其一一滴數。善男子,觀自在菩薩所有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又如四大洲所有四足有情,師子、象、馬、虎、狼、熊、鹿、牛、羊,如是一切四足之類,我悉能數一一身中所有毛數。善男子,觀自在菩薩所有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又如有人,以天金寶造作如微塵數如來形像,而於一日皆得成就種種供養,所獲福德而我悉能數其數量。善男子,觀自在菩薩所有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又如一切樹林,我能數其一一葉數;觀自在菩薩所有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又如四大洲所有男子女人、童男童女,如是之人皆成預流果、一來、不還、阿羅漢果、緣覺、菩提,如是所有福德,與觀自在菩薩一毛端福其量無異。』
「是時,寶手菩薩白世尊言:『我從昔已來,所未曾見亦未曾聞,諸佛如來有於如是福德之者。世尊,觀自在位居菩薩,云何而有如是福德耶?』佛告:『善男子,非獨此界唯我一身,乃至他方無數如來應正等覺俱集一處,亦不能說盡觀自在菩薩福德數量。善男子,於此世界若有人,能憶念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名者,是人當來遠離生老病死輪迴之苦,猶如鵝王隨風而去,速得往生極樂世界,面見無量壽如來聽聞妙法。如是之人而永不受輪迴之苦,無貪瞋痴,無老病死,無饑饉苦,不受胎胞生身之苦,承法威力蓮華化生,常居彼土候是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救度一切有情,皆得解脫堅固願滿。』
「是時,寶手菩薩白世尊言:『此觀自在而於何時,救度一切有情,皆得解脫堅固願滿?』世尊告言:『有情無數,常受生死輪迴無有休息。是觀自在為欲救度如是有情證菩提道,隨有情類現身說法:應以佛身得度者,即現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菩薩身得度者,即現菩薩身而為說法;應以緣覺身得度者,即現緣覺身而為說法;應以聲聞身得度者,即現聲聞身而為說法;應以大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現大自在天身而為說法;應以那羅延身得度者,即現那羅延身而為說法;應以梵王身得度者,即現梵王身而為說法;應以帝釋身得度者,即現帝釋身而為說法;應以日天子身得度者,即現日天子身而為說法;應以月天子身得度者,即現月天子身而為說法;應以火天身得度者,即現火天身而為說法;應以水天身得度者,即現水天身而為說法;應以風天身得度者,即現風天身而為說法;應以龍身得度者,即現龍身而為說法;應以頻那夜迦身得度者,即現頻那夜迦身而為說法;應以葯叉身得度者,即現葯叉身而為說法;應以多聞天王身得度者,即現多聞天王身而為說法;應以人王身得度者,即現人王身而為說法;應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現宰官身而為說法;應以父母身得度者,即現父母身而為說法。善男子,觀自在菩薩摩訶薩,隨彼有情應可度者,如是現身而為說法,救諸有情皆令當證如來涅槃之地。』
「是時,寶手菩薩白世尊言:『我未曾見聞如是不可思議希有!世尊,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有如是不可思議,實未曾有!』佛告:『善男子,此南贍部洲為金剛窟,彼有無數百千萬俱胝那庾多阿蘇啰止住其中。善男子,觀自在菩薩摩訶薩現阿蘇啰身,為是阿蘇啰說此《大乘莊嚴寶王經》。阿蘇啰眾得聞是經,皆發慈善之心,而以手掌捧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足,聽斯正法皆得安樂。若人得聞如是經王而能讀誦,是人若有五無間業皆得消除,臨命終時有十二如來,而來迎之告是人言:「善男子,勿應恐怖,汝既聞是《大乘莊嚴寶王經》!」示種種道往生極樂世界,有微妙蓋、天冠珥璫、上妙衣服;現如是相,命終決定往生極樂世界。寶手,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最勝無比現阿蘇啰身,令彼阿蘇啰當得涅槃之地。』是時,寶手菩薩頭面著地,禮世尊足,禮已而退。

3卷二

佛說大乘莊嚴寶王經卷第二
「於是式棄佛后,有佛出世,號尾舍浮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除蓋障,我於是時為忍辱仙人,住處深山,其間磽确嶔崟,無人能到久住其中。是時,我於彼如來處,聞是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威神功德。
「是觀自在入於金地現身,為彼覆面有情,而說妙法示八聖道,皆令當得涅槃之地。出此金地又入銀地,是處有情而皆四足止住其中。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救彼有情而為說法:『汝應諦聽如是正法,當鬚髮心審諦思惟。我今示汝涅槃資糧!』是諸有情於觀自在前立,白菩薩言:『無眼有情救為開明令見其道,無恃怙者為作父母令得恃怙,黑闇道中為燃明炬開示解脫正道。有情若念菩薩名號而得安樂,我等常受如是苦難。』是時,此等一切有情,聞《大乘莊嚴寶王經》,得聞是已皆得安樂獲不退地。
「是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出於是中又入鐵地,而於是處禁大力阿蘇啰王。菩薩往是處時現身如佛,是時大力阿蘇啰王,遠來迎是觀自在菩薩摩訶薩。阿蘇啰王宮中有無數眷屬,其中多是背傴矬陋。如是眷屬皆來親覲禮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足,而說偈曰:
「『我今生得果, 所願悉圓滿,
如意之所希, 斯是我正見。
「『既得見於菩薩,我及諸眷屬皆得安樂。』於是以寶座獻觀自在菩薩,恭敬合掌白言:『我等眷屬從昔已來,好樂邪淫,常懷瞋怒,愛殺生命,造是罪業我心憂愁,恐怖老死輪迴,受諸苦惱無主無依。垂愍救度,為說開解禁縛之道!』觀自在言:『善男子,如來應正等覺常行乞食,若能施食,所獲福德說無有盡。善男子,非唯我身,在阿蘇啰窟說不能盡,乃至如十二殑伽河沙數如來應正等覺,俱在一處,而亦不能說盡如是福德數量。善男子,所有微塵,我能數其如是數量。善男子,施如來食所獲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又如大海,我能數其一一滴數。善男子,施如來食所獲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又如四大洲,所有男子女人、童子童女,悉皆田種滿四大洲,不植余物唯種芥子,龍順時序降澍雨澤;芥子成熟,於一洲內以為其場,治踐俱畢都成大聚。善男子,如是我能數盡一一粒數。善男子,施如來食所獲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又如妙高山王,入水八萬四千逾繕那,出水八萬四千逾繕那。善男子,如是山王以為紙,積以大海水充滿其中皆為墨汁,以四大洲所有一切男子女人、童子童女,悉皆書寫妙高山量,所積紙聚書盡無餘,如是我能數其一一字數。善男子,施如來食所獲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善男子,如是一切書寫之人,皆得十地菩薩之位,如是菩薩所有福德,與施如來一食福德其量無異。善男子,又如殑伽河沙數大海之中所有沙數,我能數其一一沙數。善男子,施如來食所獲福德,而我不能說盡數量。』
「是時,大力阿蘇啰王聞說是事,涕淚悲泣盈流面目,心懷懊惱哽曀吁嗟,白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我於往昔而行布施,所施之境垢黑非法。由斯施故,我今並諸眷屬,反受禁縛在於惡趣受斯業報。於今何故持少分食,奉施如來變成甘露?我從昔來愚痴無智,習行外道婆羅門法。時有一人身形矬陋,來於我所求丐所須。我當具辦種種寶冠、金銀耳鐶、上妙衣服、寶莊嚴具、閼伽器等。復有百千象馬寶車、真珠瓔珞、寶網莊嚴、懸眾妙纓而校飾之,種種寶蓋寶網絻羅張施其上,系諸寶鈴震響丁丁。復有一千黃牛,毛色姝好,白銀嚴蹄,黃金飾角,又以真珠雜寶而為庄校。復有一千童女,形體姝妙,容貌端嚴狀如天女,首飾天冠、金寶珥璫、種種妙衣、間廁寶帶、指鐶寶釧、瓔珞玲瓏、微妙華鬘,如是種種嚴飾其身。復有無數百千雜寶之座,復有金銀雜寶積聚無數,又有群牛數百千萬及牧放人,又有無數如天上味香美飲食,又有無數寶鈴、無數金銀師子之座、無數金柄妙拂、無數七寶莊嚴傘蓋。辦具如是種種作大施時,而有百千小王皆來集會,百千婆羅門亦皆來集,無數百千萬剎帝利眾亦來集會,時我見已心懷疑怪。當於是時,唯我最尊,具大勢力統領大地。我依婆羅門法,專為懺悔宿世惡業,而欲殺諸剎帝利等及諸妻子眷屬,取其心肝割剖祀天,覬其罪滅。是時,百千萬剎帝利小王,我以枷鎖禁在銅窟,及無數百千邊地之人悉皆禁是窟中,而以鐵橛上安鐵索,系縛諸剎帝利手足。時我於窟造立其門,以之常木為第一重門,以佉你啰木為第二重門,復用其鐵為第三重門,又以熟銅為第四重門,又以生銅為第五重門,又以白銀為第六重門,又以黃金為第七重門。如是七重門上,各以五百關鎖而牢固之,又於一一門上各置一山。是時,有那羅延天,忽於一日現身為蠅而來探視,又於一日而現蜂形,又於一日而現豬身,又於一日現非人相,如是日日身相變異而相探覷。我時心中思惟,作是婆羅門法。那羅延天見作斯法,來於銅窟而相破壞,去除門上七山,一一棄擲異處,高聲喚彼所禁人言:「無勝天子等,汝身受大苦惱,汝等身命為存活耶?為當已死?」此諸人等聞其喚問,隨聲應言:「我命今在!那羅延天尊,大力精進,救我苦難!」其天便乃破壞銅窟七重之門。時諸小王在於窟內,得脫系縛之難而見那羅延天,是時各各心中思惟:「其大力阿蘇啰王為已死耶?為復而今死時方至?」剎帝利等又作是言:「我寧與彼斗,敵相殺死而有地,不應受此禁縛而令我死。我今當依剎帝利法,與彼戰鬥相殺,設死其地而得生天。」時諸小王各於自舍,排駕車乘鞁勒鞍馬,執持器仗欲大戰鬥。時那羅延天現婆羅門,其身矬陋,著以鹿皮而為絡腋,手中執持三岐拄杖、所坐之物,隨身持行來至我門。時守門者告於彼言:「不應入此門內,汝矬陋人止勿入中!」婆羅門言:「我今自遠而來到此?」守門者問婆羅門言:「汝從何來?」婆羅門曰:「我是月氏國王處大仙人也,從彼而來。」時守門者往大力阿蘇啰王所白言:「今有婆羅門,其身矬陋而來到此。」大力阿蘇啰王言:「是人今來何所須耶?」守門人言:「我今不知所須云何?」大力阿蘇啰王告言:「汝去喚是婆羅門來。」守門之人既奉教敕,遂喚婆羅門入於其中。大力阿蘇啰王見已,與寶座令坐。大力阿蘇啰王師奉所事金星先已在中,告大力阿蘇啰王言:「今此婆羅門是其惡人,而來到此決定破坏於汝」「師今何故而能知耶?」告言:「我今知此。」「所現之身知是云何?」「此是那羅延天。」既聞此已心即思惟:「我行惠施而無反覆,今來障難破坏於我。」大力阿蘇啰言:「我口辯才,當須問是婆羅門言:今來我所於意云何?」婆羅門曰:「我從於王乞地兩步。」阿蘇啰告婆羅門言:「卿所須地而言兩步,我當與卿其地三步。」先以金瓶授與凈水,告言:「須地,卿當受取。」婆羅門受已,而咒願曰安樂長壽,時婆羅門矬陋之身隱而不現。爾時,金星告阿蘇啰王言:「汝今當受惡業果報。」時那羅延天忽然現身,於兩肩上荷負日月,手執利劍輪棒弓箭如是器仗。時大力阿蘇啰王,忽然見已慞惶戰慄,其身蹎仆迷悶躄地,良久而起:「今當云何?我寧服其毒藥而死耶!」是時,那羅延天步量其地,只及兩步更無有餘,不迨三步。「違先所許,我今云何?」那羅延言王,「今應當隨我所教。」時大力阿蘇啰王白言:「我如所教。」那羅延曰:「汝實爾耶?」大力阿蘇啰王言:「我實如是,此言誠諦,心無悔吝。」是時我依婆羅門教作法之處悉皆破壞,所有金銀珍寶、莊嚴童女、衣服、寶鈴、傘蓋、妙拂、師子寶座、寶嚴黃牛及諸寶莊嚴具,時諸小王眾等悉皆受之,便乃出是大力阿蘇啰王作法之地。』大力阿蘇啰王白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我今身心思惟,為於往昔依婆羅門法,而設廣大布施之會,所施之境垢黑不凈。我今並諸眷屬,是以禁縛在斯鐵窟受大苦惱。觀自在,我今歸依願垂哀愍,救脫我等如是苦難。』而讚歎曰:
「『歸命大悲蓮華手, 大蓮華王大吉祥,
種種莊嚴妙色身, 首髻天冠嚴眾寶。
頂戴彌陀一切智, 救度有情而無數,
病苦之人求安樂, 菩薩現身作醫王。
大地為眼明逾日, 最上清凈微妙眼,
照矚有情得解脫, 得解脫已妙相應。
猶如如意摩尼寶, 能護真實妙法藏,
而恆說六波羅蜜, 稱揚斯法具大智。
我今虔懇至歸依, 讚歎大悲觀自在,
有情憶念菩薩名, 離苦解脫獲安隱。
作惡業故墮黑繩, 及大阿鼻地獄道,
諸有餓鬼苦趣者, 稱名恐怖皆解脫。
如是惡道諸有情, 悉皆離苦得安樂!
若人恆念大士名, 當得往生極樂界,
面見如來無量壽, 聽聞妙法證無生。』
「是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與大力阿蘇啰王授其記別:『汝於當來得成為佛,號曰吉祥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汝於是時,當證六字大明總持之門。今此一切阿蘇啰王,汝於當來悉皆救度。如是佛剎一切有情,而不聞有貪瞋痴聲。』時,大力阿蘇啰王聞斯授記,即以價直百千真珠瓔珞,復以種種妙寶莊嚴百千萬數天冠珥璫,持以奉上願垂納受。
「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告大力阿蘇啰王言:『我今為汝說法,應當諦聽!汝應思惟,乃至於人無常幻化,命難久保。汝等而常心中,思惟貪愛具大福德,心常愛樂奴婢人民乃至谷麥倉庫及大伏藏,心常愛樂父母妻子及諸眷屬。如是等物雖恆愛樂,如夢所見,臨命終時,無能相救得不命終此南贍部洲。由是顛倒命終之後,見大奈河膿血盈流,又見大樹猛火熾燃,見斯事已心生驚怖。是時閻魔獄卒以繩系縛,急急牽挽走履鋒刃大路,舉足下足剗割傷截,而有無數烏鷲、矩啰啰鳥及猘狗等而啖食之,於大地獄受其極苦。所履鋒刃大路之中,復有大莿長十六指,隨一一步有五百莿,刺入腳中悲啼號哭而言:「我等有情皆為愛造罪業。今受大苦,我今云何?」時閻魔獄卒告言:「汝從昔來未曾以食施諸沙門,亦未曾聞法犍稚聲,未曾旋繞塔像。」時諸罪人告閻魔獄卒言:「我為罪障於佛法僧,不解信敬而恆遠離。」獄卒告言:「汝以自造種種惡業,今受苦報。」獄卒於是將諸罪人往閻魔王所,到已立在面前。時閻魔王言:「汝去往於業報之處。」是時閻魔獄卒驅領罪人,往黑繩大地獄所;到已是諸罪人,一一拋擲入地獄中;既擲入已,一一罪人各有百槍,攢刺其身命皆不死;次有二百大槍,俱攢刺身其命亦活;後有三百大槍,一時攢刺其身命亦不死。命既生活,是時而又擲之入大火坑命亦不死,而於是時以熱鐵丸,入在口中令吞咽之,唇齒齗齶及其咽喉悉燒爛壞,心藏腸肚煎煮沸然遍身燋壞。』告大力阿蘇啰王言:『受斯苦時而無一人能相救者。汝當知之,我今為汝說如是法,汝等應當躬自作福。』
「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告大力阿蘇啰王言:『我今欲往祇樹林園,彼於今日大眾集會。』是時,觀自在菩薩放無數雜色光明,所謂青色光明、黃色光明、紅色光明、白色光明、玻胝迦色光明、金色光明等,如是光明往尾舍浮如來前。時有天、龍、葯叉、啰剎娑、緊那啰、摩護啰誐並諸人等悉皆集會,復有無數菩薩摩訶薩亦皆集會。於是眾中有一菩薩名虛空藏,從坐而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恭敬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今此光明為從何來?』佛告:『善男子,今此光明,是觀自在菩薩在大力阿蘇啰王宮中,放斯光明而來至此。』時虛空藏菩薩白世尊言:『我今以何方便而能見彼觀自在菩薩?』佛告:『善男子,彼菩薩亦當來此。』觀自在菩薩出大力阿蘇啰王宮時,祇陀林園忽然而有天妙華樹、天劫波樹,而有無數諸天鮮妙雜色莊嚴,上懸百種真珠瓔珞,又懸憍屍迦衣及余種種衣服,樹身枝條其色深紅,金銀為葉。復有無數微妙香樹殊妙華樹,無數寶池有百千萬雜色妙華充滿其中。出現如是時,虛空藏菩薩白世尊言:『彼觀自在菩薩,於今何故而未來耶?』
「佛告:『善男子,彼觀自在菩薩,從大力阿蘇啰王宮出已,而有一處名曰黑暗,無人能到。善男子,彼黑暗處日月光明之所不照,有如意寶名曰隨願,而於恆時發光明照。彼有無數百千萬葯叉止住其中,於時見觀自在菩薩入於其中,心懷歡喜踴躍賓士,而來迎逆觀自在菩薩,頭面禮足而問訊言:「菩薩於今無疲勞耶?久不來此黑暗之地。」觀自在菩薩言:「我為救度諸有情故。」時彼葯叉、羅剎,以天金寶師子之座而請就坐,於是菩薩為彼葯叉、羅剎說法:「汝當諦聽有大乘經,名《莊嚴寶王》。若有得聞一四句偈,而能受持讀誦,解說其義,心常思惟,所獲福德無有限量。善男子,所有微塵,我能數其如是數量。善男子,若有於此《大乘莊嚴寶王經》,而能受持一四句偈,所獲福德而我不能數其數量。若以大海所有之水,我能數其一一滴數;若於此經有能受持一四句偈,所獲福德而我不能數其數量。假使十二殑伽河沙數如來應正等覺,經十二劫俱在一處,恆以衣服、飲食、卧具、湯藥,及余資具奉施供養如是諸佛,而亦不能說盡;如是福德數量,非唯於我在黑暗處說不能盡。善男子,又如四大洲人,各各以自所居舍宅造立精舍,而於其中以天金寶造千窣堵波,而於一日悉皆成就種種供養所獲福德,不如於此經中,而能受持一四句偈所獲福德。善男子,如五大河入於大海,如是流行無有窮盡;若有能持此大乘經四句偈者,所獲福德流行亦復無盡。」時彼葯叉、羅剎,白觀自在菩薩言:「若有有情而能書寫此大乘經,所獲福德其量云何?」「善男子,所獲福德無有邊際。若人有能書寫此經,則同書寫八萬四千法藏而無有異。是人當得轉輪聖王,統四大洲威德自在,面貌端嚴,千子圍繞,一切他敵自然臣伏。若有人能常時但念此經名號,是人速得解脫輪迴之苦,遠離老死憂悲苦惱。是人於後所生之處能憶宿命,其身常有牛頭栴檀之香,口中常出青蓮華香,身相圓滿具大勢力。」說是法時彼諸葯叉、羅剎,有得預流果者,其中或有得一來果者,作如是言:「唯願菩薩且住於此,勿往余處。我今於此黑暗之地,以天金寶造窣堵波,又以金寶造經行處。」是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告言:「我為救度無數有情,皆令當得菩提道故,欲往余處。」時諸葯叉羅剎各各低頭,以手搘揌徘徊意緒而思惟之,作如是言:「今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舍此而去,於後誰能為於我等說微妙法?」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於是而去,彼諸葯叉羅剎悉皆隨侍而送。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告言:「汝等而來已遠,應還所住。」時諸葯叉羅剎頭面著地,禮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足已還歸本處。
「『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猶如火焰上升虛空,而往天宮到彼天上現婆羅門身。彼天眾中有一天子名妙嚴耳,而常貧窮受斯苦報。時觀自在菩薩所現婆羅門身,詣彼天子所,到已告言:「我患飢餒而復困渴。」時彼天子垂泣而告婆羅門言:「我今貧匱,無物所奉。」婆羅門言:「我功所須,必應相饋乃至少分。」時彼天子俯仰入宮搜求所有,忽然見其諸大寶器,復盛異寶盈滿其中,復有寶器滿中而盛上味飲食,又有嚴身上妙衣服盈滿宮中。時彼天子心懷思惟:「今此門外婆羅門,決定是其不可思議之人,令我得是殊常之福!」於是請彼大婆羅門入其宮中,持天妙寶及天上味飲食以奉供養,受斯供已而咒願言安樂長壽。時彼天子白婆羅門言:「賢者為從何方而來到此?」婆羅門言:「我從祇陀樹林大精舍中,於彼而來。」天子問言:「彼地云何?」婆羅門告言:「彼祇陀林精舍之中,其地清凈,出現天摩尼寶莊嚴劫樹,又現種種適意摩尼之寶,又現種種寶池,又有戒德威嚴具大智慧無數大眾出現其中,彼有佛號尾舍浮如來。於是聖天所住之地,有如是變化出現之事。」時彼天子白言賢者:「云何,大婆羅門,宜誠諦說,為是天耶?為是人耶?賢者,於今云何出現斯瑞?」時婆羅門言:「我非是天,亦非是人,我是菩薩,為欲救度一切有情,皆令得見大菩提道。」於是天子既聞斯已,即以天妙寶冠莊嚴珥璫,持奉供養而說偈言:
「『「我遇功德地, 遠離諸罪垢,
如今種勝田, 現獲於果報。」
「『於是天子說斯偈時,彼婆羅門化度事訖,而出天宮即時而往師子國內;到已,於諸羅剎女前當面而立。其所現身相貌端嚴殊色希奇,諸羅剎女見斯容質而起欲心,既懷欣慕,於是移步親近而告彼言:「可為我夫,我是童女,未經適娉,願為我夫!今既來此,勿復余去!如人無主而能為主,又如闇室為燃明炬,我今此有飲食衣服庫藏豐盈,及有適意果園、悅意水池。」告羅剎女言:「汝今應當聽我所說。」羅剎女言:「唯然願聞,旨諭云何?」「我今為汝說八正道法,又為說四聖諦法。」時羅剎女得聞是法各獲果證,有得預流果者,或得一來果者,無貪瞋痴苦,不起噁心無殺命意,其心樂法樂住於戒,作如是言:「我從今已去而不殺生!如南贍部洲奉戒之人,清凈飲食如是活命,我自於今活命亦爾。」於是羅剎女,不造惡業,受持學處。
「『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出師子國,而往波羅奈大城穢惡之處。彼有無數百千萬類蟲蛆之屬依止而住。觀自在菩薩為欲救度彼有情故,遂現蜂形而往,於彼口中出聲作如是云:
「『「曩謨沒[馬+犬]野」
「『彼諸蟲類隨其所聞,而皆稱念亦復如是。由斯力故彼類有情,所執身見雖如山峰及諸隨惑,金剛智杵一切破壞,便得往生極樂世界,皆為菩薩,同名妙香口。於是救度彼有情已,出波羅奈大城而往摩伽陀國。時彼國中值天亢旱滿二十歲,見彼眾人及諸有情,饑饉苦惱之所逼切,悉皆互相食啖身肉。是時,觀自在菩薩心懷思惟:「以何方便救此有情?」時觀自在菩薩種種降雨,先降雨澤蘇息枯涸,然後復雨種種之器,各各滿中而盛味中上味飲食,時彼眾人皆得如是飲食飽滿。是時又雨資糧粟豆等物,於是彼諸人等,所須之物隨意滿足。時摩伽陀國一切人民,心懷驚愕怪未曾有。時眾於是集在一處,既俱集已各作是言:「於今云何天之威力致如是耶?」於彼眾中而有一人耆年老大,其身傴僂而策其杖,此人壽命無數百千,告眾人言:「此非是天之威力,今此所現,定是觀自在菩薩威德神力之所變現。」眾人問言:「彼觀自在菩薩何故而能出現斯瑞?」耆舊於是即說:「彼聖觀自在功德神力,為盲冥者而為明燈,陽焰熾盛為作蔭覆,渴乏之者為現河流,於恐畏處施令無畏,病苦所惱而為醫藥,受苦有情為作父母,阿鼻地獄其中有情令見涅槃之道,能令世間一切有情得是功德利益安樂。若復有人念是觀自在菩薩名者,是人當來遠離一切輪迴之苦。」眾人聞已咸稱善哉。「若有人能於觀自在像前,建立四方曼拏羅,常以香華供養觀自在菩薩者,是人當來而得轉輪聖王,七寶具足,所謂金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主藏寶、主兵寶,得如是七寶。若復有人能以一華,供養觀自在菩薩者,是人當得身出妙香,隨所生處而得身相圓滿。」於是耆舊說觀自在菩薩功德神力已,時諸人眾各各還歸所住,耆舊之人既說法已回還亦爾。是時,觀自在菩薩上升虛空,於是思惟:「我久不見尾舍浮如來,而今應當往到祇陀樹林精舍之中見彼世尊。」是時,觀自在菩薩即往到彼精舍,見有無數百千萬天、龍、葯叉、彥達嚩、阿蘇啰、檗嚕拏、緊那啰、摩護啰誐、人及非人,復有無數百千萬菩薩悉皆集會。』
「是時,虛空藏菩薩白佛言:『世尊,今此來者是何菩薩?』佛告:『善男子,是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時虛空藏菩薩默然而住。於是觀自在菩薩,繞佛三匝卻坐左邊。世尊於是而慰問言:『汝無疲勞耶?善男子,汝於余處,所為化事而云何耶?』觀自在於是即說昔所化事:『我已救度如是如是有情。』時虛空藏菩薩聞已,心中怪未曾有:『今我見此觀自在而為菩薩,乃能救度如是國土有情,得見如來如是國土有情而為菩薩!』是時,虛空藏菩薩於觀自在前立,而問訊於觀自在菩薩言:『如是化度得無疲勞耶?』觀自在言:『我無疲勞。』而問訊已默然而住。爾時,世尊告善男子言:『汝等諦聽!我今為汝說六波羅蜜多法。善男子,若為菩薩應先修行布施波羅蜜多,然後修行如是持戒、忍辱、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如是而得圓滿具足。』說斯法已默然而住。時彼眾會各各而退還歸本處,彼菩薩眾而亦退還本佛剎土。」

4卷三

佛說大乘莊嚴寶王經卷第三
爾時,除蓋障菩薩白世尊言:「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往昔之事,已聞佛說。彼菩薩有何三摩地門?唯願世尊為我宣說。」
佛告:「善男子,其三摩地門,所謂有相三摩地、無相三摩地、金剛生三摩地、日光明三摩地、廣博三摩地、莊嚴三摩地、旌旗三摩地、作莊嚴三摩地、莊嚴王三摩地、照十方三摩地、妙眼如意三摩地、持法三摩地、妙最勝三摩地、施愛三摩地、金剛幡三摩地、觀察一切世界三摩地、樂善逝三摩地、神通業三摩地、佛頂輪三摩地、妙眼月三摩地、了多眷屬三摩地、天眼三摩地、明照劫三摩地、變現見三摩地、蓮華上三摩地、上王三摩地、清凈阿鼻三摩地、信相三摩地、天輪三摩地、灑甘露三摩地、輪光明三摩地、海深三摩地、多宮三摩地、迦陵頻伽聲三摩地、青蓮華香三摩地、運載三摩地、金剛鎧三摩地、除煩惱三摩地、師子步三摩地、無上三摩地、降伏三摩地、妙月三摩地、光曜三摩地、百光明三摩地、光熾盛三摩地、光明業三摩地、妙相三摩地、勸阿蘇啰三摩地、宮殿三摩地、現圓寂三摩地、大燈明三摩地、燈明王三摩地、救輪迴三摩地、文字用三摩地、天現前三摩地、相應業三摩地、見真如三摩地、電光三摩地、龍嚴三摩地、師子頻伸三摩地、莎底面三摩地、往複三摩地、覺悟變三摩地、念根增長三摩地、無相解脫三摩地、最勝三摩地、開導三摩地。善男子,觀自在菩薩摩訶薩,非唯有是三摩地,而於一一毛孔具百千萬三摩地。善男子,觀自在菩薩摩訶薩,位居菩薩功德如是,乃至諸佛如來嘆未曾有如是功德。
全文過長請見參考資料
上一篇[普曜經]    下一篇 [才中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