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唐代譯經家。北印度罽賓國人。聞文殊菩薩在清涼山,遠涉流沙,躬來禮謁,於唐高宗儀鳳元年(676)杖錫五台山,虔誠禮拜,逢一神異之老翁,蒙其示教,重返本國,取梵本尊勝陀羅尼經復來京師;儀鳳四年,高宗敕令日照及杜行顗譯之,譯成之後,置於宮中,未流佈於世,后應波利之請,還其梵本,以供流布。波利遂持此梵本往西明寺,得精通梵語之僧順貞共譯之,是為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此經除上記二譯本外,另有七種譯本,其中以波利所譯,流通最廣。此經譯成后,波利持梵本入於五台山,莫知所終。又譯有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一卷。

佛陀波利,北印度罽賓國(位於今克什米爾一帶)僧人。他出家后堅定修鍊,發誓為了佛法可以捨棄一切,乃至自己的生命,他非常嚮往佛家神聖們留下來的靈異聖跡。
佛陀波利聽說在震旦(中國)有文殊大菩薩的道場,因此特地長途跋涉,前來禮拜參見。經過千山萬水,到了唐高宗儀鳳元年(公元676年)才抵達東土中國。佛陀波利到了五台山南邊陽嶺的地方,放眼望去,但見林木參天,花草茂盛,五峰高聳,心中感到非常的欣慰,於是五體投地的向空中朝拜說:「自從釋迦牟尼佛涅盤以來,許多神聖都不再出現,只有大慈悲的文殊菩薩在這裡度化眾生,可是我經受了世上種種磨難,卻不能一見聖容。我經歷了流沙險難之苦,特前來瞻仰禮拜,懇請菩薩慈悲,使我暫時得見您的聖容,聽到您親口的慈示!」一面說著,一面情不自禁的飲泣起來。
他正在向山頂禮時,忽然看到一個老人從山谷中走出來,用梵語對他說:「你說你心繫佛法,遠訪勝跡,可知漢地眾生,多造罪業,就是出家人,犯戒律的也很多,現在能夠消滅眾生罪業污垢的《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你帶來了嗎?」佛陀波利回答:「我甘心吃盡苦頭,只是想見菩薩一面,並無別的念頭,所以沒有攜帶《佛頂尊勝陀羅尼經》。」老翁說:「你沒帶來,文殊菩薩怎麼會見你?即便站在你面前,你也未必有眼識得。」佛陀波利一時無法回答,老翁又開口道:「你還是先回印度把《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取來,廣傳漢地眾生,這才是廣濟眾生的善事,待你取經回來,到時候別說見文殊菩薩,就是親自供養諸佛也不是不可能的。」佛陀波利仆地上便拜,待他抬起頭來,老翁已經不見了。佛陀波利悟到老翁所說的定是大覺點化,一時間悲喜交加,對佛法的正信倍增。
數年之後,佛陀波利帶著《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乘船從印度前往中國,途中遇上大海難,船在發狂的波濤中沉沒。海難發生時,佛陀波利想的只是佛法,不久就昏迷過去,等他醒轉過來,發現自己已經在沙灘上,而船和旅伴都已無影無蹤,他馬上想起船上珍貴的佛經,忍不住失聲悲嘆。然而,抬首一看,只見那些珍貴的經卷竟毫無沾濕,整整齊齊的堆在不遠的沙灘上。
唐高宗弘道元年(公元683年),佛陀波利到了京城長安,謁見高宗皇帝,請求高宗幫助翻譯《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宣傳佛法。高宗聽佛陀波利說了來華的經過,十分敬重,於是讓中國僧人幫助佛陀波利譯出《佛頂尊勝陀羅尼經》。經譯完后,高宗賜給佛陀波利三十匹綢子,想將經文收藏在內廷供奉。佛陀波利知道后,急的跑進宮裡,流著眼淚說:「貧僧往來奔波,不辭艱辛,不在富貴,而在救度眾生,所以還請陛下把經文頒行天下,廣為流布。」高宗為之感動,將梵語原本交還於他。
佛陀波利出了宮,來到五台山附近的西明寺,和精通梵語的順貞和尚一起重新譯出《佛頂尊勝陀羅尼經》。譯經結束之後,佛陀波利就表現出很嚴重的疾病之象,一連七天七夜完全不能進食飲水,在極大的痛苦中,佛陀波利只是一心憶念佛法。第七日夜,佛陀波利就恢復了健康,展現了罕見的人間生命奇迹,顯示了佛法的超常,第八日,佛陀波利便離開了西明寺,前往五台山。
佛陀波利進了五台山金剛窟以後,就看到極大的光圈象網一樣,一圈一圈密密的籠罩著,光圈之內,端坐著文殊菩薩。佛陀波利環顧身邊,只有自己一人,回頭看到同行的一些僧人們都在外頭,所以再度出來招呼他們一同入窟朝聖,可是就在這一轉眼間,光圈卻消失了,又恢復成原來的山洞。佛陀波利悟到自己使命已了,剛才所見乃是文殊菩薩前來接自己回歸佛國,於是就在山岩邊揀了一個自己認為合適的地方,閉眼入定,坐化歸天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