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作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標籤: 暫無標籤

《作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是最悲觀、最憂傷的哲學家創作的關於痛苦的鴻篇巨製,同時它也是一本當代青年不可不讀的經典名著。是叔本華最為著名的作品,出版於1819年。1844年,該書的增補本出版。

1版權信息

作 者: [德]叔本華著,石沖白譯
出 版 社:商務印書館
出版時間: 1997-2-1
封面2

  封面2

頁 數: 740
開 本: 32
I S B N : 9787100022965
包 裝: 精裝
定價:30.40

2內容簡介

兩句話概括
書的中心可以用兩句話概括:
1.「世界是我的表象」,即外在世界只是感覺和表象的世界。但在表象世界的背後,還存在一個意志世界,「世界是我的意志」。意志是萬物的基礎。整個世界就是意志,意志是唯一的,不可分的實體,人的認識和理性就是意志客觀化發展到一定級別後的產物。
2.「世界的本質是意志」,即世界的精神內核是「生存意志」(此處我強調「生存意志」是為與尼採的「權力意志」區別),
也許初學者會不理解意志的確切意思,在此我解釋一下:生存意志是指宇宙萬物的本質是生存下去的慾望,生存包含兩個意思:「飲食」是個體的生存,「男女」是種族的生存。權力意志是指萬物並不滿足生存,還有主宰一切的慾望。

3目錄

第一版序
封面3

  封面3

第二版序
第三版序
第一篇
世界作為表象初論
服從充分根據律的表象
經驗和科學的客體
第二篇
世界作為意志初論
意志的客體化
第三篇
世界作為表象再論
獨立於充分根據律以外的表象
柏拉圖的理念 藝術的客體
第四篇
世界作為意志再論
《作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西班牙古城堡

  《作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西班牙古城堡

在達成自我認識時,生命意志的肯定和否定
附錄 康德哲學批判
叔本華生平及大事年表

4出版過程

哲學較量
封面4

  封面4

在柏林大學任教時,雄心勃勃、無所畏懼、充滿自信的叔本華卻在柏林大學把自己的哲學講座與黑格爾的講座安排在同一時間,試圖和黑格爾在講台上一決高低。叔本華指望學生們用後世的眼光來估量他和黑格爾。但是學生們不能預見得那麼遠,結果黑格爾的講座常常爆滿,而聽他講課的學生卻從來沒有超出過三人。於是叔本華帶著一種憤悶的心情離開了大學的講壇。叔本華與黑格爾的對抗實際上是兩種哲學傾向之間的較量。他失敗了,因為他不屬於那個時代。用叔本華自己的話說,他的書是為後人寫的。他為這部悲觀主義巨著做出了最樂觀的預言:」這部書不是為了轉瞬即逝的年代而是為了全人類而寫的,今後會成為其上百本書的源泉和根據。「
世界的定義
世界是什麼,世界就是人的表象,這是一條適用於一切有生命、能認識的生物的真理。人所認識到的一切事物並不是本身存在的,而是存在於人的表象,也就是意識中的東西。世界上的事物是相對於人而存在的。是依賴於主體的。比如人看見的太陽,其實並不是太陽,而是看見太陽的眼睛,是人的意識。叔本華的這種認識論強調了人的主觀意識,而否定了一切存在於人的主觀意識之外的客觀事物。
意志
因此,意志是人的本質,也是世界的本質。作為人和宇宙之源的意志並不是一種具有某些固定性質和特徵的東西,它是一種純粹的傾向,沒有任何原因,沒有任何基礎,也不服從任何目的,是一種絕對自由的意願。
世界是意志的,是一個痛苦的世界。
因為意志本身就表示慾望,它所欲求的總是大於它所能得到的。慾望的無窮和滿足的短暫是矛盾的。每當一個慾望得到滿足的地方,餘下來就有十個慾望得不到滿足。慾望是無窮的,而滿足是有限的———「這好像投給一個乞丐的施捨一樣,維護他活過今天,以便把他的痛苦拖延到明天。只要我們的意識中還充滿意志,只要我們還沉溺於種種慾望以及隨之而來的不斷的希望和畏懼之中,只要我們還聽任意願的驅使,我們就決不會有永久的幸福或安寧。」即使慾望得到了完全的滿足,也不能擺脫痛苦,如果一個人什麼都滿足了,那麼他就會陷入孤寂、虛空、厭倦中。就好像世間的無敵高手總是寂寞的、厭世的。其次,人生之所以不幸,是因為痛苦是它的基本刺激物和實體,快樂只是痛苦的消極中斷。亞里士多德是對的:聰明人不求快樂,只求免去憂慮和痛苦。「人生猶如鐘擺,在痛苦和無聊之間擺來擺去。自人們把一切痛苦的折磨變成地獄的概念之後,留給天堂的就只有無聊了。」我們越在自己的行動中取得成功,就意味著意志越強烈,從而也意味著更大的痛苦。人就是這樣的矛盾體。好比婚姻的例子,我們結婚不幸福,不結婚也不幸福;獨居不幸福,群處也不幸福:我們像一群聚在一起取暖的刺蝟,擠得太近了不舒服,然而分開了又可憐。這全是滑稽可笑的。「如果我們把人作為整體來看,並且只強調它最顯著的特徵,那它的確是一場悲劇;但是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它的細節,它又有喜劇的性質。」
對西方哲學的影響
不管怎麼說,叔本華最後還是一個成功者,他在西方哲學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是不容忽視的。他之所以會取得這樣的成功,歸納起來有這樣幾個因素:首先,悲觀主義容易使人感動,這是無需贅述的原因;第二,叔本華擺脫了傳統的宗教情操,他以悲觀主義重新解釋基督教。在他的意志和觀念世界里根本沒有上帝,不必使世界的邪惡與上帝的存在調和———那是另一個大安慰;第三,是他的所謂意志為主,智慧為次的理論,人類的行動決定於「意志」而不決定於「理性」;第四,是他的基本觀念的簡單性,他寫東西的時候,很少使用術語,只用少數易於了解的無可避免和無可代替的專門名詞就夠了;第五,叔本華的文體是19世紀德國人的典型文體,他不是一個創新的人,但是他的方法是適當地運用流行的習慣語並證明在德國可以用一種非專家的普遍讀者所能了解的方式來討論形而上學的問題。總之,他替許多人明白表示出一種感覺,這種感覺過去一向是隱而不現的,因此也是一知半解的。這種感覺還告訴我們,19世紀的進步並不是走向太平盛世的黃金時代。只有在這個時代,那悲觀主義的解釋者和證明者才會發現自己的聽眾。歐洲對1848年的理想和努力感到幻滅,幾乎讚美地轉向這種表達1815年大失望的哲學。科學對神學的衝擊,社會主義者對貧窮和戰爭的控訴,和生物學對生存競爭的強調,———所有這些因素都有助於叔本華出名。因此,叔本華成功了。
英文翻譯
現存《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的五個英譯本中,Die Welt als Wille und Vorstellung被翻譯為三種形式
  1)在Kemp(1883)和Berman(1995)的譯本中,書名被譯為《作為意志和觀念的世界》(The World as Will and Idea),Kemp譯本將Vorstellung譯為idea的原因在上面已經有提及,另外需要的注意的是,因為叔本華在WWR第一卷第三部分「作為表象的世界再論」中曾集中討論過跟柏拉圖理念(Platonic Ideas)相關的Idee,Kemp將Vorstellung譯為idea后,將Idee譯為Idea,以示區分。而根據Berman的說法,idea對於英語讀者來說更加顯得那麼不笨拙。
  2)在Payne(1958)和Janaway(2010)的譯本中,書名被譯為《作為意志和表徵的世界》(The World as Will and representation),Payne在1957年的WWR翻譯序言里認為,Representation是英語中最好的能傳達Vorstellung含義的單詞,這也是法語和義大利語WWR譯本的選擇。Pyane同時也提到了Kemp譯法可能產生的Idea和Idee的混淆。Janaway大致遵循了Pyane的觀點,而儘管representation和presentation有差異,但是他們更願意使用前者這個更加傳統的術語。
  3)在Aquila(2007)的譯本中,書名被譯為《作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The World as Will and Presentation),Aquila給出的原因是representation不必要得引入了這樣一種涵義:存在於腦海中的一個definite item只是一個副本,刻畫或替身,而不是這個definite item本身,「『presentation』 resembles Vorstellung in suggesting simply the occurrence of something』s coming before the mind or entering into its conscious experience」
資料
叔本華生於波蘭但澤(今格但斯克)。父親海因里希·弗洛里斯·叔本華(
叔本華肖像圖1

  叔本華肖像圖1

Heinrich Floris Schopenhauer)是非常成功的商人,后自殺。母親約翰娜·叔本華(Johanna Schopenhauer)是當時頗有名氣的作家,與歌德等文豪有交往。他和母親的關係一直不好,隔閡非常深,最後關係破裂。但由於他繼承了他父親的財產,結果使他一生過著富裕的生活。叔本華死後,將所有財產捐獻給了慈善事業。
逝世
1831年8 月的一場鼠疫迫使叔本華逃離了柏林,居住在萊茵河畔法蘭克福的一個小旅店中。這一沉寂便是20個春秋,直到1851年,人們在讀到他的最後一部著作《附錄和補充》時,才恍然大悟,認為叔本華說出了他們的心裡話,於是,叔本華的形象在他們的心目中一下子高大起來,叔本華熱一下子便席捲了全德的中產階層。可是,這時候的叔本華已是一個古稀之年的老人了。1860年9月21日,他起床洗完冷水浴之後,像往常一樣獨自坐著吃早餐,一切都是好好的,一小時之後,當傭人再次進來時,發現他已經倚靠在沙發的一角,永遠睡著了。

哲學思想

叔本華哲學思想的四個主要方面,這就是:唯我主義的唯心論、唯意志論的哲學體系、反理性主義的哲學立場和悲觀主義的人生觀。歸納、總結叔本華的哲學思想,可以由下面幾句話來描
封面5

  封面5

述:人生即意欲(或稱之為意志)之表現,意志又是無法滿足的淵藪;而人生卻又總是去追求這種無法滿足的淵藪。所以,人生即是一大痛苦。
叔本華認為,人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問題是認識本質,包括自我和世界的本質。他說:「我們決不能從外面得到事物的真正本質。無論我們怎樣進行探究,我們只能得到印象和名稱。我們就像一個人繞著城堡走來走去總找不到入口,只能有時粗略描繪一下城堡的外觀。」「讓我走進裡面去。如果我們探索出我們自己心靈的本質,我們也許就有了開啟外部世界的鑰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