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作用於傳出神經系統的藥物

標籤: 暫無標籤

1 作用於傳出神經系統的藥物 -概述

  傳出神經系統主要由植物神經系統和運動神經系統組成。前者亦稱自主神經系統,包括交感神經系統和副交感神經系統。體內大多數器官受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的雙重支配,但兩者通常產生相反的作用,即生理性拮抗。作用於傳出神經系統藥物的藥理作用共性為擬似或拮抗傳出神經系統的功能,其作用點在於受體和遞質兩方面。作用於受體的藥物具有重要的臨床價值,如受體的激動劑和拮抗劑,而作用於傳出系統遞質的藥物,雖在理論上有重要意義,但能廣泛由於臨床的並不多。

2 作用於傳出神經系統的藥物 -擬副交感神經葯

M膽鹼受體激動葯

  1、乙醯膽鹼(ACh):乙醯膽鹼為膽鹼能神經遞質。其性質不穩定,極易被體內的乙醯膽鹼酯酶水解,且其作用廣泛,選擇性差,故無臨床實用價值,但由於其為內源性神經遞質,分佈較廣,具有非常重要的生理功能,因而必須熟悉該遞質的藥理作用及作用機制。
  ① 心臟:ACh通過激動M2chR激活IP3,二醯甘油等級聯機制,產生心律減慢即負性頻率作用,竇房結與房室結間傳導減慢即負性傳導作用和心肌收縮力減弱及負性肌力作用。
  ② 血管:ACh可舒張全身血管,包括肺和冠狀血管。
  ③ 血壓:靜注小劑量ACh時,由於全身小血管舒張,可產生一過性血壓下降,常伴有反射性心動過速,但大劑量時可引起心律減慢和房室傳導阻滯。
  ④ 胃腸道:迷走神經興奮釋放的ACh可明顯興奮胃腸道平滑肌,使其收縮幅度和張力均增加,促進腺體分泌,出現噁心、嘔吐、噯氣,小腸痙攣和排便等癥狀。
  ⑤ 泌尿道:迷走神經興奮可使泌尿道平滑肌收縮、蠕動增加、膀胱逼尿肌收縮,排空壓力增加,膀胱容積減少。同時,膀胱三角區和外括約肌舒張,使膀胱排空。
  2、毛果芸香鹼:也稱匹魯卡品。能激動MChR,產生M樣作用,對眼和腺體的作用較明顯。
  ① 眼:毛果芸香鹼滴眼能產生縮瞳,降低眼內壓和調節痙攣等作用。
  ② 腺體:毛果芸香鹼10—20mg皮下注射可使汗腺分泌增加,唾液分泌也明顯增加。淚腺、胃腺、胰腺、小腸腺體和呼吸道黏膜分泌均可增加。
  ③ 平滑肌:毛果芸香鹼可使腸平滑肌興奮,腸平滑肌的張力和蠕動增加;支氣管平滑肌興奮,可誘發哮喘;此外,也可興奮子宮、膀胱、膽囊與膽道平滑肌。 N膽鹼受體激動葯

  N膽鹼受體有Nn和Nm兩種亞型。Nn受體分佈於交感神經節、副交感神經節和腎上腺髓質;Nm受體分佈於骨骼肌。N膽鹼受體激動葯有煙鹼、洛貝林、合成化合物四甲銨和二甲基苯哌嗪等。煙鹼和洛貝林為天然生物鹼。洛貝林由山梗菜中提取,作用弱於煙鹼,曾用作反射性興奮呼吸中樞葯。
  煙鹼由煙草中提取,是一種少見的本身為液體的生物鹼。作用廣泛而複雜,可激動NmChR和NnChR,能作用於多種神經效應器和化學感受器,既可激動NChR,又可阻斷NChR,最終的效應是煙鹼的興奮作用與抑制作用的總和。給葯后首先對所有神經節產生短暫的興奮作用,隨後是持續的抑制作用。小劑量煙鹼可對NChR產生激動作用,大劑量則在激動之後迅速產生阻斷作用。例如煙鹼可激動交感神經節或阻斷副交感神經支配心臟的神經節而加速心率,也可阻斷這兩者而減慢心率。還可通過作用於頸動脈體和主動脈體以及中樞神經而影響心率。此外,尚可激動腎上腺髓質的NnChR而引起AD的釋放,從而加速心率,升高血壓。煙鹼對骨骼肌NmChR的阻斷作用可迅速掩蓋其激動作用而產生肌肉麻痹。由於煙鹼作用廣泛、複雜,故無臨床實用價值,僅具有毒理學意義。抗膽鹼酯酶葯

  (一)、概述:
  1、膽鹼酯酶:膽鹼酯酶(ChE)可分為乙醯膽鹼酯酶(AChE)和假性膽鹼酯酶兩類。前類亦稱真性膽鹼酯酶,主要存在於膽鹼能神經末梢突觸間隙。AChE可在膽鹼能神經末梢、效應器接頭或突觸間隙等部位終止ACh作用。
  2、抗膽鹼酯酶葯共性:抗膽鹼酯酶葯又稱間接作用的擬膽鹼葯或AChE抑製藥,與ACh相似也能與AChE結合,但結合較牢固,形成的複合物水解較慢,使AChE活性受抑制,從而導致膽鹼能神經興奮時末梢釋放ACh不能被及時水解而大量堆積,產生擬膽鹼作用。
  ① 眼:結膜用藥時可產生結膜充血,並可使位於虹膜邊緣的瞳孔括約肌和睫狀肌收縮,導致瞳孔縮小和睫狀肌調節痙攣,使視力調節在近視狀態。
  ② 胃腸道:新斯的明可促進胃平滑肌收縮及增加胃酸分泌,拮抗阿托品所致的胃張力下降並增強嗎啡對胃的興奮作用。
  ③ 骨骼肌神經肌肉接頭:大多數作用較強的抗AChE葯對骨骼肌作用主要通過抑制神經肌肉接頭AChE所致,但也有一定的直接興奮作用(新斯的明)。一般認為抗AChE葯可逆轉由競爭性神經肌肉阻滯劑所引起的肌肉鬆弛,但並不能有效拮抗由去極化型肌松藥引起的肌肉麻痹,因後者引起的肌肉麻痹主要由於神經肌肉運動終板除極所致。
  (二)、常用藥物:
  1、易逆性抗AChE葯:
  ① 新斯的明:通過抑制AChE而發揮完全擬膽鹼作用。通過ACh興奮M、N膽鹼受體;此外,尚能直接激動骨骼肌運動終板上的Nm受體,故對骨骼肌興奮作用較強,而對腺體、眼、心血管及支氣管平滑肌興奮作用較弱。臨床用於重症肌無力、對抗非除極化型肌松葯作用、手術后腹脹氣、尿瀦留、陣發性室上性心動過速及青光眼等。
  ② 毒扁豆鹼:亦稱依色林。為可逆性AChE抑製劑,其作用與新斯的明相似,但較強,而無直接興奮M、N膽鹼受體作用。可進入中樞,故對外周和中樞有較強的作用。臨床用於青光眼、抗膽鹼葯中毒。
  2、難逆性抗AChE葯:
  有機磷酸酯類主要作為農業和環境衛生殺蟲劑,如敵百蟲、樂果、馬拉硫磷、敵敵畏、內吸磷和對硫磷等。本類藥物臨床治療價值不大,主要為毒理學意義。

3 作用於傳出神經系統的藥物 -膽鹼受體阻斷葯

M膽鹼受體阻斷葯

  M膽鹼受體阻斷葯能阻礙ACh或膽鹼受體激動葯與平滑肌、心肌、腺體細胞、外周神經節和中樞神經系統等的M膽鹼受體結合,從而拮抗其擬膽鹼作用。但通常對ACh引起的N膽鹼受體興奮作用影響較小。然而阿托品及其類似藥物的季銨類衍生物,具有較強的拮抗N膽鹼受體的活性,可干擾外周神經節或神經肌肉傳遞。在中樞神經系統如脊髓、皮層或皮層下中樞也存在膽鹼能神經遞質傳遞及M、N膽鹼受體的激動效應,大劑量或毒性劑量的阿托品及其相關藥物通常對中樞神經系統具有先興奮后抑制的作用;季銨類藥物由於較難透過血腦屏障,因而對中樞的影響較小。
  1、阿托品:競爭性拮抗M膽鹼受體。其作用廣泛,隨著劑量增加,各器官對藥物的敏感性亦不同。可依次出現腺體分泌減少,瞳孔擴大和調節麻痹,胃腸道及膀胱平滑肌抑制和心率加快等效應,大劑量尚可出現中樞癥狀。臨床主要用於解除平滑肌痙攣;抑制腺體分泌;擴瞳;治療緩慢型心律失常;解救有機磷酸酯類中毒及抗休克等。
  2、東莨菪鹼:治療劑量時即可引起中樞神經系統抑制,表現為睏倦、遺忘、疲乏、快捷動眼睡眠時相縮短等。大劑量有催眠作用。其外周作用與阿托品相似。臨床常用於麻醉前給葯,治療暈動病,帕金森病及抗休克等。
  3、哌侖西平:其結構式與丙咪嗪相似,屬三環類藥物。其對M1和M4受體的親和力均強,因此,並非為完全的M1受體選擇性藥物。臨床用於治療消化性潰瘍,以抑制胃酸及胃蛋白酶分泌。還用於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治療等。N膽鹼受體阻斷葯

  1、神經節阻滯葯:選擇性與神經節Nn膽鹼受體結合,競爭性阻斷ACh與其受體結合,使ACh不能引起神經節細胞除極化,從而阻斷神經衝動在神經節中的傳遞。這類藥物對交感神經節和副交感神經節都有阻滯作用,因此其綜合效應常視兩類神經對該器官支配,以何者佔優勢而定。如交感神經對血管作用佔優勢,用藥后對血管主要為舒張作用,尤其對小動脈,使血管床血流量增加;靜脈舒張,回心血量減少及心排出量降低,結果使血壓明顯下降,尤其以坐位和立位血壓下降顯著。在胃腸道、眼、膀胱等平滑肌和腺體則以副交感神經佔優勢。因此用藥后常出現便秘、擴瞳、口乾、尿瀦留及胃腸道分泌減少等。臨床常用美卡拉明和樟磺咪芬,用於麻醉時控制血壓,以減少手術區出血。
  2、神經肌肉阻滯葯:是一類作用於神經肌肉接頭突觸后膜N膽鹼受體、併產生神經肌肉阻滯的藥物,故稱為骨骼肌鬆弛葯。按其作用機制不同分為兩類:
  ① 除極化型神經肌肉阻滯葯:又稱非競爭性神經肌肉阻滯葯。臨床常用琥珀膽鹼,又稱司可林。由於本葯對喉肌鬆弛作用較強,故靜脈注射給葯適用於氣管內插管、氣管鏡、食管鏡檢查等短期操作。靜脈滴注也可用於較長時間手術。
  ② 非除極化型神經肌肉阻滯葯:又稱競爭性神經肌肉阻滯葯。臨床常用筒箭毒鹼。其藥理作用為與ACh競爭神經肌肉接頭的N膽鹼受體,阻斷ACh的除極化作用,使骨骼肌鬆弛。臨床常用於麻醉輔助葯,適用於胸腹部手術及器官插管等。

4 作用於傳出神經系統的藥物 -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

構效關係及分類

  1、構效關係: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的基本化學結構是β—苯乙胺。腎上腺素、去甲腎上腺素、異丙腎上腺素和多巴胺等在苯環上有3,4—二羥基,具有兩個鄰位羥基的苯環一般稱為兒茶酚,故這類藥物又稱為兒茶酚胺。
  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的基本化學結構由苯環、碳鏈和氨基三部分組成。這三部分的氫可被不同基團取代,從而產生多種衍生物。
  ① 苯環:本類葯激動α、β受體的活性與3,4位羥基的存在有關。如把酚羥基除去,則失去了兒茶酚氨結構,作用減弱,但具有不被兒茶酚胺氧位甲基轉移酶(COMT)破壞的性質,故在體內消除較慢,作用時間延長。
  ② 碳鏈:苯環和氨基間的碳鏈長度以兩個碳原子為最佳,如果α碳上的一個氫被甲基取代,則由苯乙胺類變為苯異丙胺類,其外周腎上腺素受體激動作用減弱而中樞興奮作用加強,不易被單胺氧化酶破壞,穩定性增加,作用時間延長,如麻黃鹼和間羥胺。
  ③ 氨基:氨基氫原子的取代基團與藥物對α和β腎上腺素受體的選擇性有關。一般認為取代基團從甲基到叔丁基,其對β受體的的激動作用逐漸加強,而對α受體的作用趨於減弱。
  ④ 光學異構體:碳鏈上的α碳和β碳如被其他基團取代,可形成光學異構體。在α碳上形成的左旋體,外周作用較強;在α碳形成的右旋體,中樞興奮作用較強。
  2、分類:
  ① α、β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腎上腺素和麻黃鹼。
  ② α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α1、α2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如去甲腎上腺素;α1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如去氧腎上腺素;α2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如羥甲唑啉。
  ③ β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β1、β2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如異丙腎上腺素;β1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如多巴酚丁胺;β2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如沙丁胺醇。 α、β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

  1、腎上腺素:為α、β受體激動葯,作用廣泛而複雜,並且與機體的生理病理狀態、靶器官中腎上腺素受體亞型的分佈、整體的反射作用和神經末梢突觸間隙的反饋調節等因素有關。
  ① 血管:小動脈和毛細血管括約肌的腎上腺素受體密度高,靜脈和大動脈的腎上腺素受體密度低,因此腎上腺素主要收縮小動脈和毛細血管前括約肌,其次收縮靜脈和大動脈;皮膚、黏膜血管α受體佔優勢,β2受體相對較少,腎上腺素對其呈顯著的收縮反應;骨骼肌血管以β2受體為主,呈舒張反應;腎臟血管α受體佔優勢,腎上腺素在對血壓無明顯作用的劑量即可增加腎血管阻力,減少腎血流量達40%。
  ② 心臟:β1、β2和α受體在心臟共存,其中以β1受體為主。腎上腺素興奮心臟作用主要由於激動心肌、竇房結和傳導系統的β1受體,從而增強心肌收縮力、加速心率和加快傳導,提高心肌的興奮性,心排出量增加。
  ③ 血壓:腎上腺素對血管總外周阻力的影響與其劑量密切相關,小劑量和治療量腎上腺素使心肌收縮力增強,心率和心排出量增加,皮膚黏膜血管收縮,使收縮壓和舒張壓升高。同時舒張骨骼肌血管,抵消或超過對皮膚黏膜血管的收縮作用,使收縮壓不變或下降,脈壓增大,有利於血液對各組織器官的灌注。
  ④ 平滑肌:腎上腺對平滑肌的作用主要取決於器官組織的腎上腺素受體類型和分佈密度。如激動支氣管平滑肌的β2受體,舒張支氣管平滑肌;激動胃腸道平滑肌α和β受體,使胃鬆弛,腸張力下降,蠕動頻率及振幅減低;鬆弛膀胱逼尿肌,減緩排尿感,使尿瀦留;可減少房水的產生及促進其迴流,使眼壓降低;可促進Ca﹢﹢內流,增加運動神經元遞質釋放,促使神經肌肉傳遞易化。
  ⑤ 代謝:治療量的腎上腺素能明顯增強機體的新陳代謝,可通過激動肝臟的β2和α受體,促進肝糖原分解和糖原異生,升高血糖和乳酸,但極少出現尿糖;可促進脂肪分解,使血中遊離脂肪酸增加。
  ⑥ 中樞神經系統:由於腎上腺素不易透過血腦屏障,故僅在大劑量時才出現中樞興奮癥狀,如激動、嘔吐、肌強直,甚至驚厥等。
  臨床上主要用於搶救過敏性休克,心臟驟停;治療支氣管哮喘,青光眼及配合局麻用藥,以收縮周圍血管,延緩局麻藥吸收,延長麻醉作用時間,減少局麻藥吸收中毒的發生。
  2、麻黃鹼:麻黃鹼直接激動α(α1和α2)、β(β1和β2)腎上腺素受體,並可促進去甲腎上腺素的釋放。與腎上腺素比較,本葯的特點是:作用較弱,持續時間較長,性質穩定,可口服;中樞興奮作用較顯著;收縮血管、興奮心臟、升高血壓和鬆弛支氣管平滑肌作用較腎上腺素弱而持久,對代謝的影響微弱;連續使用可發生快速耐受性。
  ① 中樞作用:該葯能透過血腦屏障,其中樞作用較腎上腺素強。較大劑量能興奮大腦皮層和皮層下中樞,引起精神興奮、失眠、不安和肌肉震顫等癥狀。
  ② 心臟:使心肌收縮力加強,心率加快,心排出量增加,但較腎上腺素弱。
  ③ 血管:對皮膚、黏膜和內臟血管呈收縮作用,比腎上腺素弱而持久。
  ④ 血壓:升壓作用緩慢而持久,可持續數小時;收縮壓升高比舒張壓顯著,脈壓增加。
  ⑤ 平滑肌:該葯鬆弛支氣管平滑肌的作用比腎上腺素弱而持久。也具抑制胃腸道平滑肌,擴瞳和升高血糖作用。具鬆弛膀胱壁和逼尿肌,以及收縮其括約肌的作用。
  ⑥ 骨骼肌:可增強重症肌無力患者的骨骼肌張力。
  ⑦ 快速耐受性:本葯在短期內反覆使用,作用可持續減弱,停葯後作用可恢復。
  臨床應用主要為:麻醉給葯,治療鼻塞、支氣管哮喘及緩解蕁麻疹和血管神經性水腫等過敏反應的皮膚黏膜癥狀。
  3、多巴胺:是去甲腎上腺素生物合成的前體,存在於去甲腎上腺素神經、神經節和中樞神經系統,為黑質—紋狀體通路的遞質。臨床上主要用於治療各種休克,如心源性休克、感染性中毒休克和出血性休克等。對於伴有心肌收縮力減弱及尿量減少者較為適宜,最好同時補充血容量,糾正酸中毒。本葯可與利尿葯合用治療急性腎衰竭。α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

  1、去甲腎上腺素:為α1、α2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進入體內后,直接激動α受體,對α1、α2受體無選擇性。對β1受體作用較弱,對β2受體幾乎無作用。
  ① 血管:激動血管α1受體,使血管收縮。對全身各部分血管收縮作用的程度與其含α受體的密度以及去甲腎上腺素的劑量有關。皮膚黏膜血管收縮最明顯,其次是腎臟血管;對腦、肝、腸系膜,甚至骨骼肌血管都有收縮作用。
  ② 心臟:主要激動心臟β1受體,增強心肌收縮力、加快心率和加快傳導,提高心肌興奮性。
  ③ 血壓:有較強的升壓作用。小劑量可使外周血管收縮,心臟興奮,收縮壓和舒張壓升高,脈壓略加大。較大劑量時血管強烈收縮,外周阻力明顯增高,血壓升高而脈壓變小,導致包括腎、肝等組織的血液灌流量減少。
  ④ 其他:對血管以外的平滑肌和代謝的作用均較弱,僅在大劑量時才出現血糖升高。對孕婦可增加子宮收縮的頻率。
  臨床應用僅限於早期神經源性休克以及嗜鉻細胞瘤切除后或藥物中毒時的低血壓。本葯稀釋口服,可使食管和胃內血管收縮產生局部止血作用。
  2、甲氧明:為α1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對β受體幾無激動作用。其作用與去甲腎上腺素相似,主要收縮血管而升高血壓,除冠狀血管外的其他血管,包括腎血管幾乎都呈收縮反應。由於血壓升高,反射性減慢心率。本葯還能延長心肌不應期和減慢房室傳導。可用於腰麻或全身麻醉等情況下的低血壓。也用於其他方法治療無效的陣發性室上性心動過速。β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葯

  1、異丙腎上腺素:β受體激動葯對β1、β2受體的選擇性很低,對α受體幾無作用。
  ① 心臟:激動心臟β1受體,表現為正性肌力、正性縮率及加速傳導作用等。使心排出量增加,收縮期和舒張期縮短,興奮性提高。
  ② 血管和血壓:可激動β2受體而舒張血管,主要是舒張骨骼肌血管,對腎血管和腸系膜血管的舒張作用較弱,對冠狀動脈也有舒張作用。由於心臟興奮和血管舒張,故收縮壓升高或不變而舒張壓略下降,脈壓增大。
  ③ 平滑肌:除血管平滑肌外,該葯也激動其他平滑肌的β2受體,特別對處於緊張狀態的支氣管、胃腸道等多種平滑肌具有舒張作用。
  ④ 其他:具有抑制組胺及其他炎症介質釋放的作用。升血糖作用較腎上腺素弱,可能由於其對胰島細胞有較強的β受體激動作用所致。
  臨床上主要用於治療房室傳導阻滯,支氣管哮喘急性發作,搶救心搏驟停,休克等。
  2、多巴酚丁胺:是具有左旋多巴酚丁胺和右旋多巴酚丁胺的消旋體。左旋多巴酚丁胺可激活α1受體,引起明顯的升壓效應,而右旋多巴酚丁胺則拮抗α1受體,阻斷左旋體的效應。但兩者均為β受體激動劑,並且右旋體激動β受體的強度是左旋體的10倍。消旋多巴酚丁胺的作用是兩者的綜合效應。
  臨床上主要用於治療心肌梗死併發心力衰竭。該葯可增加心肌收縮力,增加心排出量和減低肺毛細血管楔壓,並使左室充盈壓明顯降低,使心功能改善,繼發性促進排鈉、排水、增加尿量,有利於消除水腫。

5 作用於傳出神經系統的藥物 -腎上腺素受體阻斷葯

α腎上腺素受體阻斷葯

  1、作用機制:α腎上腺素受體阻斷葯能選擇性的與α受體結合,其本身不激動或較少激動腎上腺素受體,卻能阻斷遞質或受體激動葯與α受體結合,從而拮抗其對α受體激動的效應。本類藥物主要通過阻斷α1或α2受體而產生對心臟、血管和血壓的作用。
  ① α1受體阻斷作用:藥物阻斷α1受體可抑制內源性兒茶酚氨引起的縮血管作用,導致動、靜脈擴張,外周阻力下降以致血壓下降。降低血壓的作用強度取決於患者用藥時的交感神經活性,對卧位時作用較直立位時弱。降低血壓的作用在低血容量時特別明顯。α1受體阻斷引起血壓下降可反射性引起心率加快、心排出量增加及水、鈉瀦留等。
  本類藥物阻斷α1受體亦可拮抗外源性兒茶酚胺的收縮血管、升高血壓的作用,完全拮抗去氧腎上腺素所致的升壓反應;部分拮抗去甲腎上腺素所致升高血壓反應;並可將腎上腺素升壓反應翻轉為降壓作用。此現象稱為「腎上腺素作用的翻轉」,這是因為α受體阻斷葯阻斷收縮血管的α1受體,不影響縮血管的β2受體,結果使舒張血管的效應充分表現出來。
  ② α2受體阻斷葯:α2受體在調節交感神經活性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如激動交感神經末梢突觸前膜α2受體可抑制去甲腎上腺素的釋放,激動中樞神經系統橋腦髓質的α2受體,可抑制交感神經的活性,導致血壓下降。α2受體阻斷葯育亨賓可增加交感神經活性,增加交感神經末梢釋放去甲腎上腺素,繼而激動心臟的β1和血管的α1受體,產生升壓作用。
  α受體阻斷葯也可阻斷非血管平滑肌的α受體,如膀胱及前列腺的括約肌,阻斷該部位的α受體,可降低括約肌張力,減少阻力。激動胰島α2受體可顯著抑制胰島素分泌,而阻斷這些受體則可促進胰島素的釋放。
  2、酚妥拉明:為短效α受體阻斷葯。對α1、α2受體的親和力相同。靜脈注射能使血管擴張,外周血管阻力降低,血壓下降,肺動脈壓下降尤為明顯。血管舒張作用是直接作用,大劑量能阻斷α受體。由於血管舒張,血壓下降而反射性興奮心臟,加上該葯能阻斷去甲腎上腺素能神經末梢突觸前膜α2受體,促進去甲腎上腺素釋放,致使心肌收縮力增強、心率加快及心排出量增加,有時可致心律失常,亦可翻轉腎上腺素的升壓作用。
  該葯也能阻斷5—HT受體,激動M膽鹼受體和H1、H2受體,促進肥大細胞釋放組胺,還具有阻斷鉀通道的作用。其興奮胃腸道平滑肌的作用可被阿托品拮抗。
  臨床用於治療外周血管痙攣性疾病,嗜鉻細胞瘤,急性心肌梗死,頑固性充血性心力衰竭,搶救休克,口服或直接陰莖海綿體內注射用於診斷或治療陽痿等。
  3、坦洛新:坦洛新結構與其他α1受體阻斷葯不同,生物利用度高,t 1/2 約為9—15h,對α1A受體的阻斷作用遠強於對α1B受體阻斷作用。對良性前列腺肥大的療效高,說明α1A受體亞型可能是控制前列腺平滑肌最重要的α受體亞型。研究表明α1A受體主要存在於前列腺,而α1B受體主要存在於血管。所以儘管非選擇性α受體阻斷葯酚苄明、選擇性α1受體阻斷葯哌唑嗪和α1A受體阻斷葯均可用於治療良性前列腺肥大,改善排尿癥狀,但對於心血管的影響明顯不同,酚苄明可降低血壓和引起心悸,哌唑嗪降低血壓,而坦洛新則對心率和血壓沒有明顯影響。 β腎上腺素受體阻斷葯

  1、作用機制:
  ① β受體阻斷作用:本類藥物通過阻斷多種臟器組織的β受體,拮抗或減弱神經遞質或擬腎上腺素葯對β受體的激動作用。如β受體阻斷葯普萘洛爾明顯拮抗異丙腎上腺素的心率加快作用,使量效反應曲線平行右移。當增加異丙腎上腺素劑量時,仍能達到最大效應,是典型的競爭性拮抗作用。
  ② 膜穩定作用:某些β受體阻斷葯具有局部麻醉作用。在心肌電生理研究中表現為奎尼丁樣阻滯鈉通道,穩定心肌細胞膜電位的作用。β受體阻斷葯的膜穩定作用與其抗心律失常和抑制心肌作用有關,但在離體實驗中發揮膜穩定作用的濃度較治療時體內藥物的濃度高,也遠較其阻斷心肌β受體的濃度高,後來發現膜穩定作用與β受體阻斷葯的治療作用基本無關。其臨床意義可能在於局部滴眼用以治療青光眼時,其局部麻醉作用成為副作用,而無膜穩定作用。
  ③ 內在擬交感活性:有些β受體阻斷葯在與β受體結合時,產生激動效應,即ISA。由於β受體阻斷葯ISA的強度遠較其阻斷作用弱,這種激動作用在整體動物常被阻斷作用所掩蓋;只有在離體器官、利血平化動物或慢性植物神經功能不全的患者才能表現出來。具有ISA的β受體阻斷葯的特點有:藥物對心臟抑制作用和對支氣管平滑肌收縮作用較弱;增加藥物劑量或體內兒茶酚胺處於低水平狀態時,可產生心率加快和心排出量增加等作用。
  2、臨床應用:主要用於治療心律失常;高血壓病;心絞痛;充血性心力衰竭;甲狀腺功能亢進及治療偏頭痛,減輕肌肉震顫,酒精中毒,降眼壓等。
  3、普萘洛爾:普萘洛爾(propranolol,心得安)是等量的左旋和右旋異構體的消旋品,其中僅左旋體有阻斷β受體的作用。該葯具有較強的β受體阻斷作用,對β1和β2受體的選擇性很低,無內在擬交感活性。用藥后可使心率減慢,心肌收縮力和心排出量降低,冠脈血流量下降,心肌耗氧量明顯減少,對高血壓患者可使其血壓降低,支氣管阻力也有一定程度的增高。可用於治療心律失常、心絞痛、高血壓和甲狀腺功能亢進等。
  4、阿替洛爾和美托洛爾:對β1受體有選擇性阻斷作用,無內在擬交感活性,對β2受體作用弱,故對呼吸道阻力影響輕微,但對哮喘患者仍需慎用。臨床實驗證明,阿替洛爾每天75—600mg的降壓效果優於普萘洛爾60—480mg。阿替洛爾的t1/2和作用維持時間均較普萘爾和美托洛爾長。臨床應用時每日口服一次即可。而普萘洛爾和美托洛爾則需每日2—3次。
  5、拉貝洛爾:口服可吸收,部分被首過消除,生物利用度20%—40%,口服血漿藥物濃度個體差異大,容易受胃腸道內容物的影響。拉貝洛爾的t1/2為4—6h,血漿蛋白結合率為50%,約有99%在肝臟被迅速代謝,只有少量以原形經腎臟排泄。臨床上多用於中度或重度高血壓、心絞痛,靜脈注射可用於高血壓危象。它與單純β受體阻斷葯相比,能降低卧位血壓和外周阻力,一般不降低心排出量,可降低立位血壓,引起直立性低血壓。
  6、卡維地洛:是一個新型同時具有α1、β1和β2受體阻斷活性的藥物,還具有抗氧化作用。1995年被美國FDA批准用於治療充血性心力衰竭,是此類藥物中第一個被正式批准用於治療心衰的β受體阻斷葯。本藥用於治療充血性心力衰竭,以明顯改善癥狀,提高生活質量,降低病死率。治療輕、中度高血壓療效與其他β受體阻斷葯、硝苯地平等相似。用藥量主張從小劑量開始(首次3.125—6.25mg,2次/d),根據病情需要每2周增量一次,最大劑量可用到每次50mg,每日2次。
上一篇[房室]    下一篇 [小兒竇性心動過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