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侯立身,河北晉縣龐村人,1924年出生,1982年初去世,享年58歲。他是河北省較有影響的農民詩人。1982年侯立身因心臟病去世。他的詩作由張珍祥為之整理在《侯立身詩選》書稿中。侯立身在民歌創作和為人上,是我們的一個楷模。

1 侯立身 -出生

  侯立身兒時,爺爺是村中的老醫生,教他學了些文字。後來兵荒馬亂,日子一天天壞下來,他十六歲時就開始給財主打短工,扛長活。第一次打短工割穀子時,累得腰酸腿疼。八月十五中秋節這天中午,東家端出一大海碗自釀的酒來,讓大家喝。酒碗在飯桌上轉了一圈兒,卻沒有人喝。一個長工說:「立身年輕,你喝。」立身剛才聞著酒香,有心想嘗嘗,可自己從來沒有喝過酒,喝醉了怎麼辦?既然有人勸,就嘗嘗吧。於是他端起海碗慢慢地喝了一小口,雖然有點辣,但香得很,接著就又來了一口。人們一見小小侯立身喝了兩口,便起鬨地說:「都喝了!都喝了!你醉了俺們替你割……」他真的一口一口地把這碗酒全喝了,長工短工們歡呼起來。東家一見,又去酒缸里舀來一碗,大家又讓立身喝。喝就喝,不喝白不喝,他便一氣把這碗酒全喝了,真是越喝越香,也不覺得辣了。侯立身想:莫非我真有酒量?這時,東家看喝了兩大碗,怕他醉倒誤了幹活兒,便沒再舀第三碗。工頭便說,吃好了喝好了,下地走哇。立身就跟著大家去了,結果一晌無事。從此,他知道自己有海量了,全村人也都不敢小看他了。

  侯立身飯量大,酒量大,個子大,力氣大,幹活不耍滑,為人處事很厚道,在街面上人緣很好,又從小識幾個字,愛念嘴念謠的,便被抗日政府晉(縣)深(澤)極(無極)廂區領導發現了,讓他參加瓦解日偽軍的炮樓附近夜間喊話活動,讓他學寫標語,寫傳單,還讓他當廂區油印小報的通訊員。

  侯立身曾回憶說,我寫得不好,差錯挺多,區里還讓我當過模範通訊員,大會上表揚過。回憶抗日時期那段生活,侯立身是很激動的。他口齒不算流利,但比講其它事情要好得多。

2 侯立身 -創作

  侯立身的創作,按現有資料上看是1936年7月開始的,他的第一首民歌就是抗戰開始后,改造老民謠「天皇皇」開始的。他寫道:「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個夜哭郎。要問孩子為什麼哭,日本鬼子殺了他親娘!」

  他的另一個重要作品,是1966年邢台大地震時,他看著報紙,感到黨中央及時救助,比舊社會強多了,便油然產生了四句新民歌:「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可惜現在沒有發表時的資料,無法進一步證明。但晉縣人對他這四句是很佩服的。不久一首歌曲中,就有這幾句,侯立身沒有不高興,他認為唱到歌裡頭去了此詩更好。

  侯立身的詩,幾乎全是七字句的民歌。解放后,公開發表的約有250首以上。大詩人李季曾去晉縣龐村看望他,小住了幾日,使侯立身收穫很大。田間、張慶田、堯山壁、王洪濤等都為他改過詩。每逢省里、地區有創作班,他總想參加。一旦去了,就是一個兩鬢斑白老小孩兒,誰都請教,但年輕人總也叫他侯老師。

  侯立身是具有現實主義精神的老黨員、老農民詩人。他的詩不是寫出來的,都是先在心裡一句句湊好了,再念給人聽,然後再寫到紙上的。有很多詩,他隨時都能背誦給你聽。曾經有一段時間,他要學文雅的長短句,也學些文雅詞句,讓詩洋起來,後來他感覺到了自己特色的重要,便又在通俗的民歌上繼續努力。

  毛主席去世后,侯立身老淚縱橫,寫出了《毛主席勝過親爹媽》等富有深情的詩;打倒「四人幫」后,他寫出了《砸爛四條癩皮狗》、《地頭批判會》等較好的作品。他表現農村生活的《送棉》、《送糧》、《滴滴汗水樹樹花》、《節約歌》、《新嫁妝》、《不是神仙勝神仙》等,都是質樸、清新而流暢的。

上一篇[根霉]    下一篇 [握拳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