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個人十常侍

侯覽(?-公元172年),東漢宦官,山陽防東(今山東單縣東北)人。延熹年間賜爵為關內侯。因誅梁冀有功,進封高鄉侯,后遷為長樂太僕。任官期間,專橫跋扈,貪婪放縱,大肆搶掠官民財物。為了報復私仇,侯覽又誣陷張儉、李膺、杜密等為黨人,造成了歷史上有名的黨錮之禍。熹平元年,侯覽被舉奏專權驕奢,印綬亦被繳收,隨後自殺身亡。

1簡介

侯覽

  侯覽

覽(?-172) 東漢山陽防東(今山東單縣東北)人,漢桓帝時宦官,為中常侍。延熹年間賜爵為關內侯。因誅梁冀有功,進封高鄉侯。后遷為長樂太僕。任官期間,專橫跋扈,貪婪放縱,大肆搶掠官民財物,先後奪民田地一百八十頃,宅第三百八十一所,模仿宮苑興建府第十六處。他還掠奪婦女,肆虐百姓。為其母大起冢墓,督郵張儉破其家宅,藉沒資財。侯覽為了報復,誣張儉與長樂少府李膺、太僕杜密等為黨人,造成歷史上有名的黨錮之禍,先後被殺被流放者三百餘人,被囚禁者六、七百人。熹平元年(172),有司舉奏侯覽專權驕奢,下詔收其印綬,自殺。其阿附者皆免官。

2人物生平

侯覽,山陽防東人。漢桓帝初年任中常侍,依靠奸佞狡猾而晉陞,藉助皇帝恩寵貪贓放縱,接受的賄賂數以萬計。延熹年間,連年對外征伐,國家府庫空虛,於是借用百官的俸祿和王侯的租稅。侯覽也獻出縑帛五千匹,因而被賜爵為關內侯。又因為參與謀划翦除梁冀有功,進封為高鄉侯。
小黃門段家住濟陰,與侯覽一起購置田產,靠近濟北的地界,他們的僕人賓客侵掠百姓,劫持過往行人。濟北相滕延一併收捕,處死數十人,把屍體堆放在交通要道。侯覽、段大怒,將此事報告桓帝,滕延被處以濫殺無辜之罪,送到廷尉審理,免去官職。滕延,字伯行,北海人,後來曾任京兆尹,有政績,世人稱之為長者。
漢桓帝

  漢桓帝

侯覽等人從此後更加放縱。侯覽的哥哥侯參為益州刺史,郡中富裕的平民,他都以大逆不道的罪名加以誣陷,處以死罪,沒收他們的財物,先後數以億計。太尉楊秉上奏侯參的罪狀,詔令以囚車將其押回,在途中自殺。京兆尹袁逢在旅舍清點侯參的財物,共有車三百餘輛,都裝著金銀錦帛和珍寶古玩,不可勝數。侯覽因此事受牽連,被免去官職,不久又官復原職了。
建寧二年,因母親去世而歸家,大肆修建母親的陵墓,督郵張儉檢舉上奏侯覽貪污放縱,先後奪去他人宅第三百八十一所,田地一百一十八頃,建造宅第十六處,都有高樓池苑,樓閣高堂相連,皆以彩畫丹漆裝飾,規模宏偉,僭用宮室的形制,又預先修造自己的陵家,建造雙闕,有石槨,陵園的房廡高達百尺,破壞他人的房屋,發掘其墳墓;劫掠善良百姓,搶奪良家女子為妻,還有其他許多罪行,請聖上將其處死。而侯覽卻趁機把上奏在中途截留,使其無法上報桓帝。張儉於是破壞了侯覽的壽冢家宅,沒收他的家財,列舉其罪上報。又舉報侯覽在母親活著的時候交結賓客,擾亂國法,仍然無法上達桓帝。侯覽因此誣陷張儉為黨人,同時還誣告前長樂少府李膺、太僕杜密等,都予以夷族滅家。從而又代替曹節領長樂太僕。
熹平元年,有關官署檢舉奏報侯覽專權驕奢,下詔收回他的印綬,侯覽被迫自殺,阿諛依附他的人都被免去官職。

3黨錮之禍

1
黨錮之禍

  黨錮之禍

65年的春天註定是一個多事之春。在益州前往京師的驛道上,有一個人非正常死亡了—死在囚車上。他叫侯參,是前益州刺史。侯參之死被定性為一個腐敗分子的畏罪自殺。
這個案子是楊秉直接查的。但他並沒有善罷甘休。因為楊秉認為,人死了,案子還在,而且本案的犯罪嫌疑人除了侯參之外還應該包括他的弟弟——侯覽。
只是侯覽的級別實在太高了,是個中常侍。這個級別的官員只有皇上才能動他。楊秉把侯參的供詞及在他家搜出的相關物證上呈皇上,希望皇上依法辦事。
供詞是實的,物證是鐵的,但是孝桓帝袒護侯覽的決心是不可動搖的。這不僅是出於平衡政治的考慮,還出於他對近侍的關愛。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中常侍侯覽照顧自己這麼久,孝桓帝是必保無疑。
但保不保是態度問題,怎麼保是能力問題。總的來說,孝桓帝的能力還是不錯的。他質問楊秉:我們這個王朝,行政制度一向是很分明的。三公統外,御史察內,你這樣越級控告一個近官,是不是違反了我們的行政制度啊?
楊秉反應很快。他立刻指出—陛下記錯了吧?我們這個王朝,行政制度早有規定:「三公之職無所不統。」何況《春秋傳》上還說了:「除君之惡,惟力是視。」所以中常侍侯覽的問題他不僅要管,同時他還建議皇上為天下士心、民心著想,一定要有所懲罰。
這一下孝桓帝進退兩難了。他從楊秉的話裡面聽出了懇切和忠心,但同時又擔心士大夫階層對中官們打壓太甚,搞得他到頭來也很被動。
孝桓帝最後作出的選擇是暫時罷免了侯覽的中常侍職務,但過後不久又起用了他。

4望門投止

東漢時,山陽高平(今山東鄒城一帶)有一個叫張儉的人,字元節。延熹八年(公元165年),張儉出任山陽東部督郵(官名,代表太守督察縣鄉,宣達教令,兼司獄訟捕亡等事)一職。當時,有一個專權的宦官侯覽是山陽防東人。侯覽家裡的人依仗侯覽的權勢在防東殘害百姓,無惡不作。為此,張儉寫信告發了侯覽和他的母親。因為侯覽整天在皇帝身邊轉,這封信沒到皇帝手中就被侯覽扣下了。從此侯覽和張儉結了仇。
張儉有個同鄉叫朱並,是個奉迎拍馬的小人,歷來為張儉所不齒。朱並聽說張儉告發了侯覽,為了討好侯覽,便向朝廷告密,說張儉私結黨羽,圖謀不軌。侯覽見后,立即下令逮捕張儉。張儉見官府人馬來勢凶凶,只好匆匆逃亡,看到誰家可以避難,就投在人家門下。因為當地老百姓都知道張儉歷來很正直,名聲很好,都冒著風險收留他。
後來,人們便將望門投止引為成語,形容在急迫情況下,見有人家就去投宿,求得暫時的存身之處。

5史書記載

——《後漢書》卷七八
侯覽者,山陽防東人。桓帝初為中常侍,以佞猾進,倚勢貪放,受納貨遺以巨萬計。延熹中,連歲征伐,府帑空虛,乃假百官奉祿,王侯租銳。覽亦上縑五千匹,賜爵關內侯。又托以與議誅梁冀功,進封高鄉侯。
小黃門段珪家在濟陰,與覽並立田業,近濟北界,僕從賓客侵犯百姓,劫掠行旅。濟北相滕延一切收捕,殺數十人,陳屍路衢。覽、珪大怨,以事訴帝,延坐多殺無辜,征詣廷尉,免。延字伯行,北海人,後為京兆尹,有理名,世稱為長者。
覽等得此愈放縱。覽兄參為益州刺史,民有豐富者,輒誣以大逆,皆誅滅之,沒入財物,前後累億計。太尉楊秉奏參,檻車征,於道自殺。京兆尹袁逢於旅舍,閱參車三百餘兩,皆金銀錦帛珍玩,不可勝數。覽坐免,旋複復官。
建寧二年,喪母還家,大起塋冢。督郵張儉因舉奏覽貪侈奢縱,前後請奪人宅三百八十一所,田百一十八頃。起立第宅十有六區,皆有高樓池苑,堂閣相望,飾以綺畫丹漆之屬,制度重深,僭類宮省。又豫作壽冢,石槨雙闕,高廡百尺,破人居室,發掘墳墓。虜奪良人,妻略婦子,及諸罪釁,請誅之。而覽伺候遮截,章竟不上。儉遂破覽冢宅,藉沒資財,具言罪狀。又奏覽母生時交通賓客,干亂郡國。復不得御。覽遂誣儉為鉤黨,及故長樂少府李膺、太僕杜密等,皆夷滅之。遂代曹節領長樂太僕。
熹平元年,有司舉奏覽專權驕奢,策收印綬,自殺。阿黨者皆免。
上一篇[益氣養榮湯]    下一篇 [室女經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