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

標籤:外國共產黨俄羅斯政黨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1990年6月20日成立。該黨一般被認為是布爾什維克黨和蘇聯共產黨的政治遺產繼承者。

1基本信息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標誌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標誌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
俄語: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簡寫КПРФ
英語:Communist Party of Russian Federation
俄羅斯政黨。1990年6月20日成立。該黨一般被認為是蘇聯共產黨和布爾什維克黨的繼承人。該黨的意識形態是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中央委員會主席根納季·安德烈耶維奇·久加諾夫,第一副主席伊·梅利尼科夫。1991年8·19事件后被當局停止活動。1993年被允許恢復活動並准許參加杜馬選舉。俄共主張在政治上要求恢復國內和平和法律,把國家納入文明發展的軌道。反對總統制和新憲法,主張建立蘇維埃政權國家。認為國內改革應分3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恢復國家3大權力機關(立法、行政、司法),組成民族和睦過渡政府;第二階段放棄休克療法,促進政治經濟穩定;第三階段重新制定和實施國家新憲法 ,基本原則是確立人民政權,確立立法機關對執行機關的領導地位。經濟上主張面向社會的改革,停止強制性私有化,運用國家調控辦法克服經濟危機,實行全民所有製為主的多種經濟成分。強調國家要扶持重點經濟部門,特別是農業生產。反對通貨膨脹。對外政策主張推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反對依靠西方。
2011年12月,第六屆杜馬選舉,俄共支持率繼續回升,以19.13%的得票率進入杜馬,並獲得92個席位,保持第二大黨的地位。
1995年1月俄共三大通過,1997年4月俄共四大、2002年1月俄共八大、2008年11月29日至12月1日俄共十三大修訂的《俄羅斯共產黨綱領》指出:俄羅斯共產黨的黨旗--紅旗。俄羅斯共產黨的黨歌--「國際歌」。俄羅斯共產黨的標誌--城市、鄉村、科學、文化界勞動者聯盟的標誌--鎚子、鐮刀和書。俄羅斯共產黨的口號--「俄羅斯、勞動、人民政權、社會主義!」

2簡介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
俄羅斯共產黨(簡稱「俄共」)成立於1990年6月。當時,它是蘇聯共產黨「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1991年,蘇聯爆發震驚世界的「8.19」事件后,身為蘇共中央總書記的戈爾巴喬夫不僅辭去了這一職務,而且建議解散蘇共中央。之後,蘇共和俄共被宣布停止活動。這樣,有著1800多萬成員的蘇共看上去遭到了毀滅性打擊,作為蘇共的一部分,俄羅斯共產黨也遭滅頂之災。
1993年2月,俄共舉行了重建大會,根納季·久加諾夫成為黨的最高領導人。1993年3月,俄共在司法部重新註冊,註冊黨員人數為50萬。1993年12月,俄羅斯聯邦全境投票選舉第一屆國家杜馬,俄共獲得65個議席,為杜馬中的第三大議員團。1995年,俄共發展成為擁有55萬成員的俄羅斯第一大政黨。在1995年12月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中,俄共獲得450個席位中的157席,組成了俄國家杜馬中最大的議會黨團。針對部分俄羅斯民眾強烈要求取締俄共的主張,俄司法部於1999年5月15日對俄共的活動作出裁決,判定俄共的宗旨和任務同俄現行法律並不抵觸。

3歷史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成立於1990年6月,當時是蘇聯共產黨的一部分。1991年「8.19」事件后,俄共被當局禁止活動。1993年2月,俄共舉行重建大會,並選舉久加諾夫為黨的最高領導人。2000年12月,俄共召開七大,提出將作普京當局「負責任的、不妥協的、建設性的反對派」。在2003年12月舉行的國家杜馬選舉中,俄共獲得的代表席位大大減少,俄共領導層隨之出現分裂。2004年7月,以久加諾夫為首的俄共召開第十次黨代會,選舉久加諾夫連任俄共中央主席。反對久加諾夫的俄共派別同日召開另一個俄共第十次代表大會,吉洪諾夫被推舉擔任俄共中央主席。8月3日,俄司法部確認久加諾夫領導的俄共的合法性。
在1993年12月第一屆國家杜馬選舉中獲12.4%的選票,取得45個議席,成為第三大黨。在1995年12月第二屆國家杜馬選舉中獲22.3%的選票,取得158個議席,成為第一大黨。在1999年第三屆國家杜馬選舉中,獲24.29%的選票,獲113個議席,仍為第一大黨。之後「團結」、「祖國—全俄羅斯」和「俄羅斯地區」聯合,它被迫退居第二大黨。1996年3月,俄共組建了強大的左翼力量聯盟-俄羅斯人民愛國聯盟,支持久加諾夫參加總統競選。在1996年6月16日的總統大選中,久加諾夫在第一輪中獲得32.04%的選票,第二輪中獲40.31%。在今年杜馬選舉中成為第二大黨。

4政策主張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
俄羅斯共產黨屬於左翼政黨,同時也是「愛國主義反對派」。繼承了蘇共和俄羅斯共產黨的事業。在「發展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基礎上,以集體主義、自由和鞏固多民族聯邦國家的原則建立公正社會」。堅持社會主義方向,實現人民政權、公正、平等、愛國主義、公民對社會和社會對公民的責任感、社會主義將在未來更新的憲法中出現,最終實現共產主義;同時贊成市場經濟和多黨制,反對土地私有化。
俄共的政治綱領是,努力爭取獲得蘇維埃形式的人民政權;捍衛俄羅斯作為一個聯邦共和國的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吸收蘇共的歷史教訓,建設一個有組織的、民主的、代表所有勞動者利益的黨。戰略目標是,通過議會鬥爭和憲法手段獲得政權。在經濟、社會政策上反對強行私有化,贊成不同形式所有制的最佳結合。
認為國內改革應分3個階段進行:第一個階段恢復國家3大權力機關(立法、行政、司法),組成民族和睦過渡政府;第二階段放棄休克療法,促進政治經濟穩定;第三階段重新制定和實施國家新憲法,基本原則是確立人民政權,確立立法機關對執行機關的領導地位。

5組織結構

截至2005年3月,俄共在司法部登記的黨員人數為18.4萬人,而俄共自稱黨員人數約50萬人。
俄共基層組織遍布89個聯邦主體,每年有1.8萬名新黨員入黨。主要同盟為農工聯盟和具有愛國傾向的政治組織。俄共全體會議是黨的最高領導機構,1年召開不少於4次會議。大會有權審議和通過有關黨的工作的任何問題的決定。俄共中央委員會主席團成員有主席團主席根納基久加諾夫,第一副主席瓦連京庫普佐夫,副主席伊凡梅爾尼科夫和列昂尼德伊凡琴科。
現在國家杜馬中擁有92個席位。

6政治地位

俄羅斯共產黨曾作為俄第一大政黨
俄共中央現任主席久加諾夫

  俄共中央現任主席久加諾夫

,在第一、第二屆國家杜馬中聯合其他幾個左派組織,獲得多數議席。但隨著俄政壇各種政治勢力的重新分化組合,議會各大黨派間的力量對比也發生了相應變化,俄共的政治影響力大大削弱。
重建之後俄羅斯共產黨支持率一直在穩定上升,1993年杜馬選舉獲65席,為第三大黨;在1995年12月的國家杜馬選舉中,佔據157個席位,得票率22.31%,居於第一位;1999年杜馬選舉仍獲112席,維持了第一大黨的地位,但在2003年12月7日杜馬選舉中支持率大跌,得票率僅為12.6%,在杜馬的450席里只得51席。2004年「十大」上發生嚴重分裂,現有47個議席,杜馬副主席之一的瓦連京·庫普佐夫為俄共黨員。截至2006年,擁有黨員18.4萬,基層支部1.47萬個。
2007年12月,俄羅斯聯邦國家杜馬舉行第五屆選舉,俄共以11.58%的得票率進入杜馬,並獲得57個席位,仍為第二大黨。

7領導人

俄共現任領導人根納基·久加諾夫1944年6月26日生於奧廖爾州一個鄉村教師家庭。1962年考入奧廖爾師範學院物理數學系。1963—1966年在部隊服役。1969年大學畢業。1981年畢業於蘇共中央社科院研究生院,后獲哲學博士學位。他的政治生涯始於上世紀70年代,當時他加入了共青團。1967—1974年先後任區、市、州團委副書記、書記,1974—1983年任市委書記和州委宣傳部長。1983年加入蘇聯共產黨。1989—1990年任蘇共中央意識形態部副部長,1990年6月俄共成立后當選為俄共中央書記和政治局委員。1993年2月,在俄共重建代表大會上,當選俄共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1995年3月在俄共三大上再次連任。1996年和2000年兩屆總統選舉中,久加諾夫均屈居第二。1999年的議會選舉,俄共順利進入杜馬成為第一大黨,久加諾夫再次當選俄共黨杜馬代表及該黨領導人。已婚,有一子一女,兩個孫子。

8影響力

俄共是蘇聯解體前夕成立的政黨。在俄羅斯獨立之後的十多年裡,俄羅斯共產黨一直是俄羅斯政壇很有影響力的一支政治力量,用俄羅斯政黨研究專家的話說,在俄羅斯的眾多政治團體中,惟有俄共稱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政黨,因為俄共有明確的政治綱領,有嚴密的組織機構,有分佈廣闊的地方組織,黨員人數多,而且隊伍非常穩定。儘管俄共一直沒有獲得執政機會,但在俄羅斯政壇,誰也不能藐視俄共的力量。
但是,自從上世紀末開始,俄共在俄羅斯政壇的影響每況愈下,一年不如一年。在1995年選舉產生的第二屆國家杜馬選舉中,俄共還是議會的第一大黨;到了1999年國家杜馬再次選舉的時候,俄共所獲得票率降至18%,但起碼還算是議會裡不可忽視的一支政治力量;到了2003年,俄共在議會選舉中慘遭失敗,僅僅獲得12%的選票,第一次成為議會裡無足輕重的一個政黨。
與杜馬選舉一樣,俄共候選人參加俄羅斯總統選舉,命運也差不多,也是每況愈下。在1996年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中,俄共主席久加諾夫獲得32%的選票,其得票率僅比時任俄羅斯總統的葉利欽落後3個百分點;在第二輪角逐中,葉利欽拉攏名列選票第三位的列別德,才最終戰勝了久加諾夫,久加諾夫由此被俄羅斯政界視為惟一可以和葉利欽一決雌雄的政治人物。到了2000年,久加諾夫再次參加總統競選,結果輸給了人氣正旺的代總統普京,但他的得票率接近30%,還是名列第二,那時俄羅斯政界仍然認為久加諾夫是惟一有實力向普京發起挑戰的候選人;時過4年之後的2004年,普京在俄羅斯的威信如日中天,久加諾夫的聲譽卻急劇下降。久加諾夫很清楚俄共的現狀,更清楚自己的實力,他根本就不是普京的對手,最後只好放棄參加總統競選的機會。
最近幾年,隨著俄共實力日益萎縮,俄共影響每況愈下,俄共內部的分歧也日趨嚴重。尤其是在去年12月的杜馬選舉失敗以後,俄共內部派別之間的矛盾達到了公開化的程度。部分黨內高層領導人認為,久加諾夫佔據俄共領袖位置10年之久,俄共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他應負主要責任,還指名道姓地要久加諾夫辭去黨的領導職務。不少俄共黨員也認為,俄共要想擺脫目前的困境,走出低谷,必須更換黨的領導人。
但是,久加諾夫並不這麼看。他認為自己的最大失誤,就是沒有把那些黨內的分裂分子及時開除出黨。久加諾夫不止一次表示,他不會在這場鬥爭中退卻,要與「俄共的敵人」堅決戰鬥到底。也許是久加諾夫擔任俄共領導人時間過長的原因,現在在人們的印象中,「俄共」與「久加諾夫」這兩個名字似乎已經密不可分,久加諾夫在俄共普通黨員中仍然享有很高的威信。這也是久加諾夫自己堅持留任、俄共一些領導成員支持他留任的主要原因。
久加諾夫是個個性很強的人,他的政治觀點非常鮮明,屬於那種「非黑即白」的類型。久加諾夫對美國等西方國家很冷淡,甚至還有些仇視,他反對俄羅斯向美國過多讓步,反對俄羅斯向西方低頭。久加諾夫對中國非常友好,最近十幾年間多次到中國訪問,對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成就讚嘆不已。他最近一次訪問中國是在2009年4月,那次訪問回國以後,久加諾夫多次在俄羅斯電視台大講特講中國的生機和活力。用久加諾夫的話說:俄羅斯丟掉的,中國撿起來了;俄羅斯失去的,中國得到了。

9內部分裂

俄共反對派另立中央
俄共第10次黨代會召開前夕,久加諾夫和俄共反對派之間的矛盾漸趨白熱化。7月1日,俄共按照議程舉行中央全會,全會一致同意解除「黨的分裂分子」波塔波夫的中央書記和中央主席團成員職務,解除阿斯特拉罕基娜的中央書記職務,開除伊萬諾沃州州長吉洪諾夫的黨籍。同日下午,反對久加諾夫的俄共中央委員在莫斯科自行召開了另外一個「中央全會」,會議作出提前罷免久加諾夫等俄共主要領導成員職務的決定,並決定單獨籌備召開俄共第10次全國代表大會。
7月3日,俄共第10次黨代會,居然同時在莫斯科的兩個地方分別召開。
久加諾夫主持召開的黨代會,在伊斯梅爾斯基飯店禮堂舉行。黨代會開始不久,禮堂突然停電,但會議沒有因此中斷,久加諾夫借著手電筒的光線讀完了黨的工作報告。他指出,俄共現在面臨著嚴峻的歷史選擇,需要加強黨的團結,制定新的行動路線。在隨後進行的表決中,久加諾夫順利當選俄共中央主席團主席。
幾乎同時,剛剛被解除職務的波塔波夫、阿斯特拉罕基娜等人,召集了一些黨代表,在莫斯科另外一個地方也舉行了黨代會,已經被開除出黨的伊萬諾沃州州長吉洪諾夫在這個「代表大會」上被推舉為俄共領袖。
久加諾夫近日對記者表示,黨代會會場突然停電不是偶然的,而是有人故意搗鬼。黨代會召開前,有人在國家杜馬門前安排車輛,將黨代會代表拉到距離會場五六公里遠的地方,致使這些代表無法按時趕到會場開會。久加諾夫認為,莫斯科正在掀起一場反俄共的運動,針對俄共的各個行動不是孤立的,後面都有很深的政治背景。久加諾夫指名道姓地說,俄羅斯國家杜馬議員、俄羅斯人民愛國聯盟主席謝米金是這些行動的幕後策劃者。

10周年活動

莫斯科街頭慶祝
進入11月份,莫斯科的街頭帶有十月革命紀念氣氛的標誌也逐漸多了起來。走在路上,經常可以看到扛著紅旗的集會者,路邊的廣告牌也換上了系著紅領巾的少先隊員形象。這一切都在提醒著人們,一個重要的節日就要到了。
在俄羅斯,雖然「十月革命節」幾經易名,以至今天已變成了「莫斯科紅場軍事閱兵日」,但多數人依然喜歡沿用原來的名稱。11月2日,來自不同國家的代表團陸續抵達莫斯科,人們扛著紅旗在紅場舉行集會,紅旗上面寫著「永遠的十月革命」字樣。
被稱為「近衛軍絲帶」的雙色絲帶也被翻了出來,這種由青年組織「大學生協會」免費發放的絲帶由黑色和橙黃色組成,黑色代表硝煙,黃色則象徵著火焰。「近衛軍絲帶」原是十月革命後用於表彰蘇聯衛國戰爭期間紅軍戰士的卓越功績所設,而在今天的俄羅斯,青年人更願意通過佩戴「近衛軍絲帶」來紀念前蘇聯的節日。
「對很多俄羅斯人來說,紀念十月革命是一種傳統,不論人們如何評價十月革命,誰也不能否認它對俄羅斯民族的巨大影響。」莫斯科大學的俄共黨員尼古拉告訴《國際先驅導報》 ,為了參加11月7日的遊行和集會,他們學校的俄共黨員已經準備好了旗幟和標語,遊行當日將會有獨立的方陣。
而就在俄共大張旗鼓地慶祝「十月革命節」之際,俄媒體卻傳出消息稱,列寧的遺體有可能被遷出列寧墓。「我們會堅決反對這種事情發生,尤其是在紀念十月革命的日子裡。」尼古拉對此顯得相當憤慨:「誰也不能抹殺列寧對俄國歷史的影響和巨大功績。」

鮮花擺滿烈士墓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特地走訪了莫斯科著名的新聖女公墓,這裡葬著的每一個人,都是那段歷史的見證者。忙於紀念十月革命的人們,沒有忘記這些在墓園中長眠的英雄,樹影中參差雜陳的墓碑前都擺上了新採摘的花朵。
老俄共黨員馬卡連科專門為作家尼古拉·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墓獻上了一束花。在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墓碑前,雕刻著一柄騎兵刀和一頂他筆下主人公保爾最常戴的尖頂帽,讓人很容易聯想起他的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在『十月革命節』期間,我所在的黨小組倡議來墓地掃墓。」馬卡連科對《國際先驅導報》表示,「人們需要信仰,就像當初我們所追隨的,要使別人的生活由於你的生存而更美好。」馬卡連科引用了著名的蘇聯英雄馬特洛索夫的格言。的確,對俄羅斯人來說,或許紀念十月革命更多的意義,就在於堅持追隨人生的信仰。
時至今日,克林姆林宮上的紅寶石五角星已經點亮了整整90年,這也是蘇聯作為一個偉大國家曾存在過的歷史見證。雖然那段歷史逐漸久遠,「十月革命節」也不再是法定假日,但在很多俄羅斯人心中,這是個「永遠的節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