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俄羅斯電影 -早期的俄羅斯電影


電影是由被稱為「電影之父」的法國人路易·盧米埃爾兄弟發明的,1895年12月他們用自己發明設計的「活動攝影機」公映了《工廠大門》等幾部無聲片,標誌著電影藝術時代的正式開始,為世界藝術增加了一個新的門類。電影這個時髦的玩意很快就傳遍歐洲,並傳到了俄羅斯。1896年5月4日,在彼得堡的「阿克瓦里烏姆」劇院第一次放映了盧米埃爾的影片。

電影在俄羅斯的出現伊始,俄羅斯著名作家高爾基就注意到這門藝術的巨大魅力和發展前展,他曾指出:「這個發現由於具有驚人的新穎性,可以預言必將獲得廣泛的發展。」

1896年至1907年俄羅斯放映的基本是外國影片,主要是法國電影,體裁多種多樣,有喜劇片、鬧劇片、風景片、新聞片等,當時的影片內容和藝術處理水平都還很低,一般只是在咖啡館、遊藝廳和餐廳里放映,而進不了一些高級的場所。這個時期俄羅斯的電影人也開始了拍攝電影的最初嘗試。

1908年,攝影記者德朗科夫(А.О. Дранков)根據岡察洛夫的電影劇本開始拍攝俄國第一部故事片《伏爾加河下游的自由人》( «Понизовая вольница»,又名《斯捷潘·拉辛》),這在俄國觀眾中引起了轟動,自此俄國開始了自己的民族電影發展之路。

1908—1918年,俄國共拍攝了1376部長短故事片,其中有根據古典文學作品改編的影片,也有表現俄國歷史的影片,但更多的是比較粗糙的娛樂片。當時電影生產掌握在私營企業手申.影片生產技術條件也很差,這些都限制了電影作品藝術水平的提高。1911年,由岡察洛夫和漢榮科夫(1877—1915)導演拍攝了俄國第一部大型影片《塞瓦斯托波爾保衛戰》。導演兼攝影師斯塔列維奇精心研究了特技攝影技術,於1911年拍攝了第一部立體動畫片。這個時期具有一定水平的影片有Я.А.普洛塔贊洛夫的《黑桃皇后》(1916,根招普希金作品改編)、《安德列·科如霍夫》(1917).В.Р.加爾金的《貴族之家》和《前夜》(1915,根據屠格涅夫作品改編)、《謝爾蓋神父》(1918)、《十四等文官》、《普羅米修斯》、《罪與罰》等。這些有一定影響的電影往往者是被搬上銀幕的名著,如普希金、屠格涅夫、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訶夫等文學大師的作品。

在1920年以前俄羅斯電影還很少被世界所了解。直到十月革命前後,俄國出現了第一次移民浪潮,一些逃亡的白俄將電影拷貝帶到國外,俄國電影才得以在世界流傳,世界各地的觀眾也有機會欣賞俄國電影藝術家的傑作。

2 俄羅斯電影 -蘇維埃時期的電影

概述
由於蘇維埃政權對電影這一藝術門類的社會功能的高度重視,蘇聯電影起步早,投入大,成就高,戰前的發展已形成自己的風格和技巧,如在默片時代蒙太奇大師愛森斯坦就拍出了震驚世界影壇的《戰艦波將金號》。二、三十年代蘇維埃電影事業曾經達到一個高峰。

第二次世界大戰使蘇聯的電影工業遭受嚴重破壞,戰後初期即開始進行重建,亦拍攝了一些影片,但數量不多,而且題材比較集中在反映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歌頌領袖、歌頌英雄主義等。其中較有代表性的有《青年近衛軍》、《攻克柏林》、《鄉村女教師》等。

蘇聯電影的復興是在50年代後期與60年代初,由於在社會政治領域倡導反對個人迷信,電影的創作氛圍較斯大林時代寬鬆,因而電影的體裁、樣式和風格亦發生了變化,出現了如《雁南飛》、《一個人的遭遇》等優秀影片。

70年代和80年代初蘇聯電影由復興走向繁榮。1972年蘇共中央採取了整頓電影業的措施,蘇聯電影界出現了一個空前的創作高潮,在軍事愛國主義題材、政治題材、生產題材和道德題材四大題材方面都有相當的成就。

起步與初步繁榮時期
十月革命后,電影作為一門藝術受到蘇維埃政權的高度重度。當時蘇維埃政權所面臨的一個艱巨任務是給千百萬勞動人民掃盲。為完成這一任務,列寧對文學、繪畫和戲劇等藝術門類的作用都給予了高度的重視。對於電影這種新的,可以更直觀、更廣泛地普及,使千百萬大眾一下了就接受的藝術,蘇維埃的領導人列寧尤為重視。他在《列寧關於文化藝術》一文中說:「對於我們來說所有藝術中最重要的是電影。」1919年8月27日,列寧簽署法令,將攝製和電影貿易工作關於教育人民委員部管理,即把蘇維埃電影國有化,這一天被後來定為蘇聯電影的誕生日。俄共(布)、聯共歷次代表大會都相當重視電視事業的發展。1924年,俄共(布)十三大關於電影的決議指出,必須加強黨對電影的領導。從這一年起,健全了領導機構,取消了私營發行公司,出版了《電影報》、《蘇聯銀幕》、《蘇聯電影》等雜誌,成立了「革命電影協會」.1925年又成立了由捷爾任斯基領導的「蘇聯電影之友」協會。

為了培養電影人才,1919年春蘇維埃政權在彼得堡成立熒屏學校,同年秋天又在莫斯科成立了蘇聯第一所電影學校。幾年後,彼得堡的熒屏學校與舞台藝術學校合併。1930年,莫斯科的電影學校改為國立電影學院,30年代中期又更名為全蘇國立電影學院。它成為蘇維埃唯一的、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培養電影和電視全方位創作人員的高等學府。著名電影藝術家愛森斯坦、布多夫金、多夫仁科(杜甫仁科?)、圖爾金、Н·扎爾希和Б·別拉莎都在此執教。該院的電影研究和教育原則與方法不僅被社會主義陣營電影學派所接受,而且也被資本主義國家的電影學院廣泛使用。

社會主義教育和培養下的人民電影藝術家積極響應蘇維埃政府的號召,拍攝出一大批歌頌社會主義成熟和英雄人物的影片。蘇維埃電影以其獨特的藝術魅力在世界電影之林佔有一個重要的地位。

三十年代以後蘇聯經常參加戛納、卡羅維伐里、威尼斯等國際電影節,有一批優秀電影獲獎。從五十年代末開始隔年舉行一次莫斯科電影節,放映來自世界各國的電影,此傳統一直延續至蘇聯解體后。

國內戰爭期間,根據列寧指示的精神.拍攝了大量的新聞片和紀錄片,反映紅軍的英勇戰鬥和工農群眾所取得的業績,被稱為「形象政論」,即帶有活動圖像的政論。

1918—1920年間,還拍攝了一些古典文學改編的影片.如《謝爾蓋神父》(1918,原著列·托爾斯奈,導演普洛塔贊洛夫)、《偷東西的喜鵲》(1920,原著赫爾岑,導演А.薩寧)。高爾基的《母親》也在此期間第一次被搬上銀幕(1920,導演A.拉朱姆內依)。

內戰結束后,蘇聯電影事業有了進一步發展,新老導演開始拍攝革命歷史和現實生活的影片,他們中的年輕導演在影片的構圖、剪輯、情節安排上都有新的突破,演員的演技也得到迅速提高。這一時期的代表人物是謝·米·愛森斯坦(1898—1948)、弗·伊·普多夫金(1893—1953)和亞·彼·杜甫仁科(1894—1956)等人。

1921年,國立第一電影學校全體師生在加爾金領導下拍攝了《鐮刀與斧頭》,這是蘇聯第一部大型革命題材故事片,影片表現十月革命期間貧富農之間的鬥爭。《鐮刀和鎚子》成為蘇維埃電影形成的重要里程碑,開始了二三十年代蘇維埃電影事業發展的一個高峰。1923年,喬治亞電影製片廠拍攝了另一部著名的革命題材故事片《紅小鬼》(導演И.Н.比爾斯基阿尼),影片表現了布瓊尼第一騎兵軍和馬赫諾匪幫的鬥爭。1925年愛森斯坦導演了無聲片《戰艦波將金號》,以英雄主義的激情歌頌了1905年革命。該片在電影史上首創蒙太奇的剪輯手法,獲得極大成功,成為當時世界公認的傑出作品,並在1927年巴黎國際電影節上獲得大獎。二十年代後期蘇聯出現了一批優秀影片,其中有由同名小說改編的《母親》(1926)和由杜甫仁科導演的《土地》(1930)。

三十年代有聲電影出現,成為電影史上的偉大轉折點,它使電影藝術能同其他藝術形式,諸如文學、音樂、戲劇等有機結合。這時一批作家開始為電影創作腳本,作曲家為電影譜曲,戲劇演員開始從舞台走上銀幕,電影從業人員隊伍得到空前擴大,一批批優秀影片不斷奉獻給觀眾,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艾姆爾列爾(1898—1976)和尤特凱維奇(1904—)合作導演的《迎展計劃》以及首次搬上銀幕的戲劇名著《大雷雨》等。

1934年瓦西里列夫兄弟導演了由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夏伯陽》(又譯為「恰巴耶夫」),影片塑造了國內戰爭的紅軍軍官夏伯陽及其部屬的英雄主義行為和革命英雄群體。該片被公認為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優秀作品。此後有由契爾可夫扮演工人布爾什維克形象的馬克辛三部曲,還有《波羅的海代表》、《肖爾斯》、《我們來自喀琅施塔得》、《雅可夫·斯維爾德洛夫》等。

1937—1939年,列寧的形象在銀幕上連續出現,這是蘇聯電影藝術的一項重要成就。列寧扮演者鮑·瓦·史楚金(1894—1839)和馬·馬·施特拉烏赫(1900—1974)不僅形似,而且還神似。他們的代表作有《列寧在十月》、《列寧在1918》。這些影片受到國內外廣大觀眾的熱烈歡迎和交口稱讚。

1938年成立了全蘇電影委員會來統一管理全國的電影事業,這對蘇聯電影的發展起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蘇聯電影在主題、體裁和風格方面開始多樣化。歷史事件,歷史活動家、社會主義建設、工農群眾的現實生活等都在電影中得到反映。在此類眾多的電影中,最具代表性的有《彼得大帝》、《亞歷山大·涅夫斯基》、《政府委員》、《燦爛的生活》等。此外,還拍攝了一批動畫片、喜劇片、記錄片和科教片。

3 俄羅斯電影 -衛國戰爭時期及戰後蕭條初期

衛國戰爭期間,作為宣傳群眾和動員群眾最為有力的手段之一的電影,其作用和功績永不可埋沒。此時的影片小型片居多,它們反映生活及時,激情濃重,很具鼓舞性。四年期間共攝製了新聞紀錄片489部,小型片67部,大型片34部。其中著名的藝術片有《區委書記》、《她在保衛祖國》、《虹》、《卓婭》等。文獻記錄片是這一戰爭年代的創造,它詳盡具體真實紀錄了從德國法西斯入侵到徹底遭到毀滅期間的許多重大事件,被譽為「偉大衛國戰爭的編年史」,這類文獻紀錄片中的佼佼者有《莫斯科城下大敗德軍》、《斯大林格勒》、《柏林》等。

戰後,蘇聯政府對電影事業限制過死,政策偏激,特別是1946年9月6日聯共(布)中央通過了對批判《偉大的生活》等影片的決議。決議批評影片給戰後蘇聯社會的現實抹了黑,歪曲了黨的形象,鼓吹落後、無文化和愚昧。被決議批評的還有愛森斯坦導演的《伊凡雷帝》(下集),柯靜采夫和特拉烏別爾格導演的《普通的人》,(又譯《平凡的人們》,1945)等影片。這個決議的基本出發點就是不許文藝家描寫和表現生活中的落後現象、消極因索和陰暗面。這就導致一些文藝家要麼一味地去扮飾現實,要麼謹小慎微,縮手縮腳,甚至不敢也不願意再進行電影創作。另外,由於錯誤地執行了一種所謂「縮小產量提高質量」的方針。結果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蘇聯電影出現了嚴重蕭條的局面。第一,產量少。蘇聯電影部長波爾沙科夫在1946年作的《戰後蘇聯電影的五年計劃》的報告中,要求到1950年創作出三百至五百部電影文學劇本,年產藝術片一百部。但是到了195l—1962年度,蘇聯電影的年產量還不到十部。第二,質量不高。存在以下兩個方面的問題。首先,題材狹窄,大多是歷史和戰爭題材。由於受「無衝突論」的影響,現實生活題材的影片很少而且多數也是一些「無衝突」和粉飾生活之作(如《金星英雄》、《庫班哥薩克》等)。其次,影片的人物形象雷同化、缺乏個性。由於人為地「拔高」主人公,給人以一種招生活理想化的不真實的感覺。

當然這一時期也拍攝了一些比較好的影片,如《青年近衛軍》、《易北河會師》、《鄉村女教師》、《西伯利亞交響曲》等。這些影響大都是歌頌戰時的人民英雄,回顧重要的歷史事件,表達勝利後人們的無限喜悅以及他們對和平的渴望追求,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景。戰後的蘇聯電影中,傳記影片亦佔有一定位置,如《米丘林》、《塔拉斯·舍甫琴科》等。

戰前蘇聯已有彩色片,戰後進一步提高了彩色技術,並在完善立體聲,環幕電影和全景電影技術方面取得新的突破。1955年拍出了第一批蘇聯寬銀幕聲畫立體片。

4 俄羅斯電影 -解凍時期(50年代後期與60年代初)


1956年蘇共二十大上批判了斯大林的個人崇拜和獨裁專制,開始反思和平反冤案,開始了「解凍時期」。1057年蘇聯成立了全蘇電影工作者協會,1958年舉行了第一屆亞非電影節和第一屆全蘇電影節。蘇共中央1958年5月28日通過決議,撤銷並糾正了1946年9月4日關於影片《偉大的生活》的錯誤決議。國內政治形勢及文藝政策的變化,給蘇聯電影界還來新的氣象。

比較突出的是影片的題材得到了擴大。除了一些「傳統」題材,如反映革命鬥爭(1905年革命、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國內戰爭、衛國戰爭)和社會主義建設主題、歷史人物傳記、文學作品改編等影片以外,還出現了一些觸及某些社會現象、針砭時弊的影片。這些影片衝破了「無衝突論」的精神束縛,在反映了敵我矛盾,歌頌正面社會現象時,也大量地表現了人民內部矛盾,暴露生活中一些消極的東西。這時期的故事片、紀錄片和科普片發展很快。僅以大型故事片為例。1955年的產量就由1951年的六部增加到六十五部,而到1958年發展到一百零二部。另外,俄羅斯聯邦共和國和其它加盟共和國的電影製片廠相繼得到恢復和發展,新一代的電影工作者也成長起來了。他們不是迴避現實生活中的矛盾與衝突,而是積極大膽地「干預生活」,製作了一批較有影響的影片。

在革命和戰爭題材方面,主要強調戰爭給人們帶來的苦難,突出戰爭殘酷的一面,「反戰」色彩較為濃烈。如年輕一代導演丘赫萊的三部曲《第四十一個》(1956)、《士兵之歌》(1959)、《晴朗的天空》(1960),卡拉托佐夫根據羅佐夫的劇本導演的《雁南飛》,邦達爾丘克根據肖洛霍夫的同名小說拍攝的《一個人的遭遇》以及塔爾科夫斯基導演的《伊凡的童年》等。國內戰爭和革命歷史題材的影片有萊茲曼導演的《共產黨員》和法依齊耶夫導演的《遵照列寧的法令》(1958)等。

在揭示戰後新一代的心理特徵方面,有扎爾希導演的《高度》(1957),庫利扎諾夫導演的《我住的那所房子》(1956),赫費茨導演的《大家庭》(1954),羅斯托茨基導演的《這事發生在品科夫》(1958)以及桑采娃根據著名劇作家多甫仁科的作品拍攝的《海之歌》(1968)等。

這時期拍攝的喜劇片的特點是具有鮮明的音樂性,表現了各個時期演員的技巧。如多利澤導演的《蜻蜓姑娘》(1954),梁贊諾夫導演的《狂歡之夜》(1966)等。

這時期還拍攝了不少根據優秀文學作品改編的影片,如《奧賽羅》(1950)、《靜靜的頓河》(1957—1958)、《苦難的歷程》三部曲,即《兩姐妹》(1957)、《1918》(1958)、《陰暗的早晨》(1959)等。

此外,三十年代就已經開始的列寧題材影片的創作,在這一時期繼續得到發展。如尤特凱維奇攝製的《列寧的故事》(1957)側重表現列寧作為一個人的人性方面的一些特點。

5 俄羅斯電影 -繁榮時期(60年代中到80年代初)


六、七十年代,蘇聯電影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在電影的組織和管理方面也都得到了加強。1965、1971、1976、1981年蘇聯分別舉行了四次全蘇電影工作者代表大會,影協會員達到六千多名。 1972年8月2日,蘇共中央專門作出了「關於進一步發展蘇聯電影事業的措施」的決議,對蘇聯電影委員會在領導電影工作中的不得力狀況進行了批評,指出有些影片缺乏思想性和明確的階級立場,很少表現當代的正面人物。決議還對今後電影事業的發展提出了一些具體的措施。根據決議精神,成立了中央電影劇本創作所,負責審查劇本以提高劇作質量。各電影製片廠設立「百年創作委員會」,由電影界知名人士具體領導,國家電影委員會每年向各有關製片廠實行國家訂購十五至二十部影片,以保證影片的思想藝術水平和重點片在電影生產中的優勢。各電影製片廠制定題材遠景規劃,使不同題材樣式的影片生產保持適當的比例等等。蘇聯電影界出現了一個空前的創作高潮,進入一個由復興趨向繁榮的時期。

同時蘇聯加強了與外國電影的交流,除大量上映外國影片外,蘇聯影片也竭力打進國際市場。並大力開展了與外國合拍影片的活動(主要與東歐和西方一些主要國家)。

在題材方面,進入七十年代以來,蘇聯電影比過去更加豐富多樣,重點也更加突出。主要有戰爭題材、工農業生產題材、道德題材以及政治題材等四大題材。最突出的成就主要集中在戰爭題材和道德題材方面。
在戰爭題材方面,大多數影片是表現衛國戰爭的。如果說,在五六十年代,這類題材的蘇聯影片著重表現對戰爭的深思與反省的話,那麼,七十年代以電蘇聯戰爭題材的影片則主要用來服務於「軍事愛國主義」教育的目的,著重表現戰爭中的「集體英雄主義」,強調對普通士兵的描寫與歌頌,強調通過戰爭中的人來揭示人們複雜的內心世界。在表現衛國戰爭的影片中,還拍攝了一些對年輕一代進行「軍事愛國主義」教育的影片,其中影響較大的有《這裡的黎明靜悄悄……》(1972)、《命運》(1977)、《活到星期一》(1968)。同時,在戰爭題材的影片中,出現了一些被稱為史詩性地概括事件,對時代進行哲理性思考的大型全景性影片,如《解放》(1070-1971)、《圍困》(1977)、《白由的士兵》(1976)、《偉大的衛國戰爭》(1978)等。

生產題材方面,多半是反映實行「新經濟體制」后大抓企業科學管理的影片。其中有根據格利曼的劇本《一次會議的記錄》拍攝的《獎金》(1974),根據德沃列茨基的話劇《外來人》改編的《這裡是我們的家》(1978),根據鮑卡列夫的劇本《鍊鋼工人》改編的《最熱的一個月》,根據切爾內持的話劇《來去之日》改編的《個人意見》等。這些影片都反映了在現代的生產條件下如何加強企業的科學管理以適應經濟發展的需要。它們不象過去的許多作品那樣,單純表現人們如何進行忘我的勞動,或表現某一生產過程的成功,或描寫工人如何同破壞生產建設的階級敵人進行鬥爭,而是著重描寫善於進行科學管理的「當代英雄」如何掌握經濟規律,精通業務,敢於和善於領導一個工廠或企事業單位,改變那裡的落後面貌。

七十年代以來,道德題材(即描寫家庭、愛請、婚姻、道德準則等)的影片大量出現。這類影片多半是通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小事來揭示人們的道德和感情。比如1973年獲第六屆全蘇電影節一等獎的《要熱愛人》(1972),1974年獲第七屆全蘇電影主獎的《紅莓》(1973),1976年獲第九屆全蘇電影節大獎的《白輪船》(1975),1978年獲第二十一屆捷克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主獎並於1980年獲蘇聯列寧文藝獎金的《白比姆黑耳朵》(1976),1979年獲第十三屆全蘇電影節主獎的《秋天的馬拉松》(1979),1980年獲第二十二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大獎的《初嫁》(1979)以及獲1981年蘇聯國家獎金和第五十三屆美國奧斯卡獎的《莫斯科不相信服淚》(1979)等。著名導演梁贊諾夫所導演的《命運的捉弄》(1976)、《辦公室的故事》(1977)、《兩個人的車站》(1982)、《殘酷的羅曼史》(1984)等影片也有相當的影響。

政治題材的影片主要是表現國內和國際生活中一些重大的政治事件,這類影片雖然受到官方的重視,但賣座率卻並不高。如《七月六日》(1968),《自由,這是個甜蜜的字眼》(1973),《熊熊燃燒的大陸》(1973),《墨西哥萬歲》(二十年代由導演愛森斯坦拍攝,直到1970年才首次公映,1979年獲第十一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金質獎),《1943年的德黑蘭》(1980,蘇、法、瑞士合拍)等。

另外還有些科技題材的影片,主要有《一年中的九天》(1962),《馴火記》(1973),《目標的選擇》(1974)等。

六十年代以來,根據世界文學名著拍攝的影片也佔有相當的比重,20多年時間內由國內外文學名著改編拍制而成的影片有40多部。其中由外國名著改編拍攝的優秀影片《哈姆雷特》(1963)和《奧賽羅》尤為引人注目。還有《奧勃洛摩夫》(1979),《堂·吉河德》(1967),《李爾王》(1970),《紅與黑》(1975)等。由國內名著改編拍制而成的則有《苦難的歷程》、《戰爭與和平》(1966-1967)、《安娜·卡列尼娜》(1967)、《貴族之家》(1969),《萬尼亞舅舅》,《敵人》(1977)、《靜靜的頓河》、《白痴》、《卡拉馬佐夫兄弟》(1968)、《罪與罰》(1969)、《白夜》、《帶叭兒狗的女人》、《未完成的機械鋼琴曲》(1977)等等。這些傳世巨片的導演均是其時譽滿全球的著名藝術家,如科靜采夫、尤特凱維奇、羅沙里、邦達爾丘克、格拉西莫夫、扎希爾、培利耶夫、尼基塔·米哈爾科夫等。

六、七十年代,格拉西莫夫拍攝了「關於六十年代的人」的四部曲《人與獸》(1962)、《記者》(1976)、《湖畔》(1970)、《要熱愛人》(1972),這四部曲被蘇聯評論界稱作是一部「六十年代的藝術史」。

1970年,攝製出了蘇聯第一部「聚變多鏡頭」影片(又叫制變形多畫面立體聲電影。這種電影由多銀幕電影演變而來,用一台電影機放映,在一個銀幕上出現若干個畫面)。《我們的進行曲》與後來拍攝的《國際歌》(1971)、《我是蘇聯公民》(1972)構成了「聚變多鏡頭」政論電影「三部曲」。

6 俄羅斯電影 -衰落時期(80年代至今)

蘇聯改革以來,特別是解體后,俄羅斯的電影事業由於政治和經濟原因一度處於低潮,很少有電影片問世,特別是優秀的電影片可謂鳳毛麟角。前蘇聯電影鼎盛時期的電影從業人員曾高達30萬人,現在已風光不再了。大批電影從業人員失業或改行。據有關資料統計,目前俄羅斯電影從業人員人數不足10萬,年產量也從平均每年150部降至20部左右。原有的39個電影製片廠也所剩無幾了。當前俄羅斯電影院放映的大都是乘虛而入的西方影片,特別是美國影片。

90年代,俄羅斯的大眾文化表現出光怪陸離的景象,大眾對文化的需求也變得「多元」了。電影作為大眾文化中的一種,在今天的俄羅斯已變得不那麼重要,俄羅斯的電影事業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原因之一是大眾的選擇不再是單一的,而是具有多樣性。好萊塢的娛樂片和西方的色情片大量進入俄羅斯市場,這對俄羅斯電影業是一種巨大的衝擊。國家的經濟困難也使俄羅斯電影業因資金缺乏而無法拍片。看電影的人數銳減。1988年全俄羅斯到電影院看電影的人數是25億人次,而1997年只有7500萬人次。當然,俄羅斯電影業所受到的最大的衝擊還是來自西方,特別是好萊塢。

1995年,由尼基塔·米哈爾科夫導演的俄法合拍影片《烈日灼身》獲戛納電影節大獎,這是對俄羅斯電影藝術家探索新的電影發展道路的肯定,它給遭受重創的俄羅斯電影人一份信心。1997年在54屆威尼斯電影節上,俄羅斯電影《小偷》又獲大獎。導演小丘赫萊用一種老式的、善良的俄羅斯風格拍攝了這部電影,並征服了評委和觀眾,再一次向全世界的觀眾展現了俄羅斯電影的魅力。1999年,尼基塔·米哈爾科夫導演的《西伯利亞理髮師》公映,再次引起世界轟動。

2001年俄羅斯政府頒布了「俄羅斯文化」五年發展綱要,其中包括電影業發展計劃。根據計劃,俄羅斯將對電影廠進行技術改造,吸引資金並增加電影產量,提高電影質量。如果計劃順利實施,到2005年,俄羅斯每年將拍攝100部影片,俄羅斯影片在電影市場的份額將從目前的7%左右上升到20%。隨著經濟形勢不斷好轉,俄羅斯政府近年來對電影業的撥款逐年增加,俄羅斯的電影正在復興。


2003年,首執導筒的俄羅斯年輕導演安德烈·日瓦金采夫導演的《回歸》獲第六十屆威尼斯電影節最高獎—金獅獎,這是40年來俄羅斯電影首次獲此殊榮。自40年前塔科夫斯基的《伊萬的童年》在威尼斯捧走金獅之後,俄羅斯影片一直與金獅無緣。

2004年,俄羅斯電影《自己人》獲得第26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大獎——金聖喬治獎;《收割時間》獲國際影評學會最佳影片獎;《爸爸》以其打動人心的故事獲觀眾最喜愛的影片獎。提莫·貝克曼貝托夫導演的《守夜人》是俄羅斯電影歷史上首部純本土投資、完全好萊塢式運作、最終創造出商業奇迹的大片。《守夜人》讓全世界影迷見識到俄羅斯新電影「文藝復興」的威力。令人欣慰的是它並非曇花一現,如今以19世紀巴爾幹戰爭為題材的俄羅斯古裝大片《土耳其開局》再次創造奇迹,開映6周內創下1900萬美元票房,破了《守夜人》1600萬美元的紀錄。

上一篇[標準化石]    下一篇 [傳播文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