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自掙脫Avar之控制后,從七世紀三十年代起,Bulgar聯合Oghur余部著手復國,可汗為曾質於君士坦丁堡之庫勃拉特(Kubrat),出自Onoghur部,屬咄陸(Dulo)一系(據網上資料Hunno-Bulgar Chronology)。此時突厥西端之哈扎爾(Khazar)亦已獨立,因雙方從前之宗主即已水火難容,於是Bulgar遂與Khazar交戰不已。Golden將此一爭鬥視為西突厥內部咄陸與弩失畢兩廂之爭在歐亞內陸西端之餘緒,若然,則Khazar之可汗當出自弩失畢一系。Kubrat汗約死於六十年代,之後其長子巴顏(Bayan)即位,對Khazar之戰爭漸處下風,公元668年,Bulgar人戰敗,Bayan下落不明,余部在Kubrat其餘四子之領導下繼續抗戰。由於除Khazar外,尚有Avar人、拜占庭人以及新興之阿拉伯人與Bulgar人為敵,抗戰終歸失利,剩下的Bulgar人在Kubrat諸子領導下向各處遷移,其主要者有兩支,一為Kubrat次子科特拉格(Kotrag)率領之一支,在名義上臣屬於Khazar,向北遠遷至伏爾加河中游,在伏爾加河與卡馬河之交匯口建Bulgar城,是為「伏爾加保加爾汗國」;一為Kubrat第三子阿斯巴魯赫(Asparukh)率領之一支,仍堅持抵抗Khazar,向西南遷至多瑙河下游,征服並聯合一些斯拉夫部落,於公元681年立國,建都於Pliska,是為「多瑙河保加爾汗國」【今之斯拉夫學者有將其視為斯拉夫人之最早立國者,殊甚荒謬】。伏爾加保加爾汗國立國甚久,西遷前之原始馬扎爾人正於其時其地受其統治,從而開其突厥化之先河;十世紀時Khazar汗國衰落,伏爾加保加爾汗國遂擺脫其控制,後於十三世紀滅於西侵之蒙古人,其後裔除部分融入喀山韃靼人外,主要便成為今日之楚瓦什人。多瑙河保加爾汗國則在抗擊Khazar之同時,繼續與拜占庭為敵,至九世紀初,國勢漸盛,可汗克魯姆(Krum)先與查理曼大帝結盟,聯手滅掉殘存之Avar汗國(AD803),成為巴爾幹所有Oghur部落(Onoghur,Kutrighur, Utighur及Saraghur)之首領;后又大敗拜占庭軍隊(AD 811),殺死其皇帝Nicephorus,並按Bulgar人之風俗以銀鑲其頭為飲器,拜占庭被迫割地求和,Bulgar人之勢力遂逐漸進入多瑙河以南之地。當九世紀後期接受東正教后,多瑙河保加爾人走上斯拉夫化之道路,此後通常被稱為「保加利亞(Bulgaria)人」,實質上則是征服者之保加爾人同化於廣大的被征服者之斯拉夫人了。對於今日的保加利亞人來說,源出突厥部落的保加爾人僅僅是留下了一個名稱而已,其他方面的影響應當說是很小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