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俞伯牙,名瑞,伯牙是他的字,春秋戰國時代楚國郢都(今湖北荊州)人。他雖為楚人,卻任職晉國上大夫,且精通琴藝。俞伯牙撫琴遇知音就是他在探親回國途中發生的故事。這個故事最早是從民間口頭流傳下來的,歷史上並無確切記載。在古籍中,戰國鄭人列禦寇著《列子》一書中有關於俞伯牙撫琴的民間故事。

1 俞伯牙 -個人簡介

俞伯牙俞伯牙遇見鍾子期
俞伯牙,春秋時代的琴師。既是彈琴能手,又是作曲家,故被人尊為「琴仙」。《荀子?勸學篇》中曾講「伯牙鼓琴而六馬仰科」,可見他彈琴技術之高超。《呂氏春秋·本味篇》即有伯牙鼓琴遇知音,鍾子期領會琴曲志在高山、流水的故事。《琴操》記載:伯牙學琴三年不成,他的老師成連把他帶到東海蓬萊山去聽海水澎湃、群鳥悲鳴之音,於是他有感而作《水仙操》。現在的琴曲《高山》《流水》和《水仙操》都是傳說中伯牙的作品。後人以伯牙摔琴謝知音的故事為題材還創作了琴歌《伯牙吊子期》。現在人們所能見到的版本出自明代文學家馮夢龍、凌濛初編著的「三言」、「二拍」(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和《初刻拍案驚奇》、《二刻拍案驚奇》)。明朝末年,抱翁老人在「三言」、「二拍」的基礎上,又通過精選出版了一部古典白話短篇小說集——《今古奇觀》,其十九卷《俞伯牙摔琴謝知音》即詳說了此事,至此300多年來一直流傳至今。

2 俞伯牙 -個人傳說

俞伯牙摔琴感知音
俞伯牙從小就酷愛音樂,他的老師成連曾帶著他到東海的蓬萊山,領略大自然的壯美神奇,使他從中悟出了音樂的真諦。他彈起琴來,琴聲優美動聽,猶如高山流水一般。雖然,有許多人讚美他的琴藝,但他卻認為一直沒有遇到真正能聽懂他琴聲的人。他一直在尋覓自己的知音。

有一年,俞伯牙奉晉王之命出使楚國。八月十五那天,他乘船來到了漢陽江口。遇風浪,停泊在一座小山下。晚上,風浪漸漸平息了下來,雲開月出,景色十分迷人。望著空中的一輪明月,伯牙琴興大發,拿出隨身帶來的琴,專心致志地彈了起來。他彈了一曲又一曲,正當他完全沉醉在優美的琴聲之中的時候,猛然看到一個人在岸邊一動不動地站著。伯牙吃了一驚,手下用力,「啪」的一聲,琴弦被撥斷了一根。伯牙正在猜測岸邊的人為何而來,就聽到那個人大聲地對他說:「先生,您不要疑心,我是個打柴的,回家晚了,走到這裡聽到您在彈琴,覺得琴聲絕妙,不由得站在這裡聽了起來。」

俞伯牙楚人俞伯牙擅樂
俞伯牙借著月光仔細一看,那個人身旁放著一擔乾柴,果然是個打柴的人。伯牙心想:一個打柴的樵夫,怎麼會聽懂我的琴呢?於是他就問:「你既然懂得琴聲,那就請你說說看,我彈的是一首什麼曲子?」聽了伯牙的問話,那打柴的人笑著回答:「先生,您剛才彈的是孔子讚歎弟子顏回的曲譜,只可惜,您彈到第四句的時候,琴弦斷了。」打柴人的回答一點不錯,伯牙不禁大喜,忙邀請他上船來細談。那打柴人看到伯牙彈的琴,便說:「這是瑤琴!相傳是伏羲氏造的。」接著他又把這瑤琴的來歷說了出來。聽了打柴人的這番講述,伯牙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接著伯牙又為打柴人彈了幾曲,請他辨識其中之意。當他彈奏的琴聲雄壯高亢的時候,打柴人說:「這琴聲,表達了高山的雄偉氣勢。」當琴聲變得清新流暢時,打柴人說:「這后彈的琴聲,表達的是無盡的流水。」

俞伯牙聽了不禁驚喜萬分,自己用琴聲表達的心意,過去沒人能聽得懂,而眼前的這個樵夫,竟然聽得明明白白。沒想到,在這野嶺之下,竟遇到自己久久尋覓不到的知音,於是他問明打柴人名叫鍾子期,和他喝起酒來。倆人越談越投機,相見恨晚,結拜為兄弟。約定來年的中秋再到這裡相會。

和鍾子期灑淚而別後第二年中秋,伯牙如約來到了漢陽江口,可是他等啊等啊,怎麼也不見鍾子期來赴約,於是他便彈起琴來召喚這位知音,可是又過了好久,還是不見人來。第二天,伯牙向一位老人打聽鍾子期的下落,老人告訴他,鍾子期已不幸染病去世了。臨終前,他留下遺言,要把墳墓修在江邊,到八月十五相會時,好聽伯牙的琴聲。

聽了老人的話,伯牙萬分悲痛,他來到鍾子期的墳前,凄楚地彈起了古曲《高山流水》。彈罷,他挑斷了琴弦,長嘆了一聲,把心愛的瑤琴在青石上摔了個粉碎。他悲傷地說:唯一的知音已不在人世了,這琴還彈給誰聽呢?」兩位「知音」的友誼感動了後人,人們在他們相遇的地方,築起了一座古琴台。直至今天,人們還常用「知音」來形容朋友之間的情誼。 兩人千古傳誦的詩篇:摔碎瑤琴鳳尾寒,子期不在對誰彈!春風滿面皆朋友,欲覓知音難上難.

俞伯牙「續弦」
古人常以琴瑟比喻夫妻關係,所以將妻故再娶稱「續弦」。

俞伯牙俞伯牙與鍾子期
相傳春秋時,俞伯牙善鼓琴,他的妻子很讚賞他的琴技,常讓俞伯牙彈給她聽。後來俞伯牙的妻子得了重病,俞伯牙請醫熬藥精心地侍奉,可總不見效。俞伯牙常為此焦急憂慮,便無心思彈琴了。妻子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可有一天,妻子突然感到身體好多了,精神也好了,就讓丈夫給她彈琴。俞伯牙忙取琴調弦,「錚錚淙淙」地彈奏起來,好讓病中的妻子從美妙的琴聲中得到歡快和慰藉。他不顧勞累,彈了一曲又一曲,當他彈得雅興正濃時,突然「崩」一聲,琴弦斷為兩截。就在這當兒,妻子也不呻吟了。俞伯牙丟下拔子,急忙到床前一看,妻子已經咽氣了。伯牙抱頭痛哭了一陣后,就招呼家人料理後事。從此再不彈琴了。一年後,有個親戚從外地給伯牙說了一個女人。因俞伯牙與其妻感情很深,本不打算再娶了,可經不住眾人的勸說,只好勉強答應先去女方家相看后再定。因俞伯牙人品好有才氣,家境也不錯,女方一看就相中了。但她提出一個條件,要親耳聆聽俞伯牙鼓琴,而後再定親。

俞伯牙也看中了女方,雖還在懷念故妻,但他又一想:人死不能復生,便回家把擱放了一年多的琴取來,拆去一直沒心思接的斷弦,續了一根新弦后,在眾人面前彈奏起來。一曲曲悠揚動聽的雅韻,一會兒如高山流水,一會兒如碧空飛雲,真是出神入化,一派仙樂。大家聽得似痴如呆,琴聲停后好一陣才醒轉,接著就是一陣喝彩聲,就連一向拘謹的閨秀也情不自禁地拍起了巴掌。當下就答應了這門婚事。這個故事很快在民間傳開了,後來人們便把妻死後再娶比作「續弦」。

3 俞伯牙 -遺址

俞伯牙撫琴遇知音遺址現存爭議的有兩處:一處是武漢市漢陽區月湖湖畔的伯牙琴台(又稱古琴台),一處是石首市調關鎮境內的調弦口。漢陽古琴台始建於清嘉慶年間,抗日戰爭時期毀於炮火,解放后又重修。調關古調弦亭建於宋朝,由於年久失修毀於民國,后一直未予修復。通過對文化典籍及現有遺迹進行考證,認為調關一說遠勝於漢陽古琴台一說,其理由如下:

一曰有史可查。據史家考證,「調弦」最早有文字記載的是出自古「調弦河」一名。西晉太康元年(公元280年),駐襄陽鎮南大將軍杜預為漕運而下令在此開河,因河口位於相傳俞伯牙當年調弦撫琴遇知音之地,始名調弦河。此名至今已有1700多年之久。清朝乾隆丙辰年編《石首縣誌》云:俞伯牙從楚都東下,停舟鼓琴於此,弦漸而調之,因以得名。此處為荊江穴口之一,故又稱調弦口。咸豐乙卯年(公元1855年),官府在此設巡檢司,置水路關卡,故又名調關。明朝著名文人張璧(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王啟茂、張漢、張維、李永忠、李宗瀚及清朝文人墨客衛嘉、王承禹、汪一元等均先後以《調弦亭》為題賦詩作詞,其作品一直流傳至今。其中尤以

俞伯牙俞伯牙撫琴遇知音遺址
王承禹《調弦亭》一詩廣為傳誦,現今刻於調弦口雕像石座上。王承禹詠嘆:「昔年高山流水意,此日清風朗玉亭。有客雅能傳古調,不知曾得子期聽。」(原載清康熙十一年《石首縣誌》)而漢陽古琴台卻幾乎沒有這樣久遠且具有重大影響的詩句。所建古琴台也比調弦河得名晚700多年之久。這就可以看出,早在1700多年前,古人就已確認調弦口是俞伯牙當年撫琴遇知音之地,此說比漢陽古琴台還要早數百年,人們有什麼理由再否認俞伯牙「調弦口撫琴遇知音」一說呢?

二曰有跡可尋。調關一帶除有「調弦口」一名外,還有《今古奇觀》中《俞伯牙摔琴謝知音》一文中所提到的馬鞍山、摔琴台、伯牙口(山谷)等地名。相傳俞伯牙當年撫琴遇知音鍾子期之後的第二年,又在望月之夜再回故地尋訪鍾子期,遺憾的是卻發現故人未能前來履約。第二天,俞伯牙在一山谷中巧遇鍾子期之父鍾老伯,才得知鍾子期已經仙逝的噩耗。於是俞伯牙悲痛萬分,繼而在一巨石上悲憤地摔碎了瑤琴,再哭拜於地悼念故人。俞伯牙長嘆道:「摔碎瑤琴鳳尾寒,子期不在對誰彈!春風滿面皆朋友,欲覓知音難上難!」後來人們便把俞伯牙當年走過的山口命名為「伯牙口」(調關鎮今有伯牙口村),把摔碎瑤琴的巨石稱為「摔琴台」,而鍾子期的墳冢之地「馬鞍山」也一直流傳了下來。記者在實地看到,「伯牙口」位於湘鄂交界處的群山之中,山谷中的「摔琴台」聳立在半山腰。「摔琴台」一面連接山坡,其餘三面是懸崖,面積如一張八仙桌大小,台上可坐4人。據此推測,俞伯牙當年悲憤至極在此摔琴是完全有可能的。而漢陽「古琴台」現僅存一個地名,俞伯牙當年尋訪鍾子期的山口究竟在何處卻根本沒有佐證,且人們還說「古琴台」是俞伯牙當年鼓琴之地,然實則俞伯牙當年鼓琴的地方是在水上船艙內(樵夫鍾子期在岸上),這不是明顯自相矛盾嗎?按民間說法,世上壓根兒就只有「摔琴台」而沒有「古(鼓)琴台」。然漢陽說論者卻搬出「古琴台」,這不是自找沒趣嗎?

三曰有物可證。1998年10月,桃花山鎮(馬鞍山地區)出土了一件震驚世人的歷史文物——博鍾,這件稀世之物何以淪落至此,引起了人們的種種猜測。有人認為,此鍾或許就是鍾氏家族的遺物。其理由如下:桃花山一帶是古楚國之地,且離郢都(荊州紀南城)不遠。楚國是著名的音樂舞蹈之邦,尚鍾之風,於楚為烈。楚國的王公貴族,大都以隨葬鍾樂器皿來炫耀自己的身世,這從傳世和出土的楚鍾數量之多且質量之優即可得到證明。春秋晚

俞伯牙俞伯牙撫琴雕像
期,楚王有「九龍之鐘」,博鍾就在其列。據《淮南子·秦族訓》記載,公元前506年,吳師入郢都,「燒高府之粟,破九龍之鐘。」另外,楚人尚鍾,還有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即讓司樂之官都以「鍾」為姓氏。古文獻所記載以鍾為姓氏的著名楚人共有三位,即鍾儀、鍾建、鍾子期。鍾子期此人是否樂尹,史書並無明確記載,但從歷史傳說來看,他或許是一位隱居田園的樂尹(一般的平民百姓是聽不懂俞伯牙琴聲的)。而今距桃花山僅數公里之遙的調關古鎮,相傳說是音樂名家俞伯牙調弦遇知音鍾子期之地,「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傳說在這一帶民間廣為流傳,代代不息,難道這是一種歷史的巧合嗎?既使人們現在不能推斷博鍾就是鍾子期的遺物,但人們至少可以說調關一帶在古代確有鍾氏家族在此居住過,那名貴的博鍾就是他們的祖傳之寶。而漢陽「古琴台」地區呢,還只停留在傳說中的故事上而已。

四曰有口皆碑。俞伯牙調弦口遇知音的傳說在當地已經流傳很久,迄今無論你遇到哪一位調關人,他們都會津津樂道地向人們講述這個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故事。調關鎮老人李必漢說:既然相傳俞伯牙當年「自楚都東下」不久即因避風雨而泊舟山崖之下,那麼這個地點只有調弦口一帶最為合適(漢陽距荊州遠矣,不可能短時間抵達)。況且調關在江南,而漢陽卻在江北,從水流和穴口地點看,泊舟南岸比泊舟北岸更容易且更能抗風雨,因此漢陽說是站不住腳的。李必漢老人還對調關鎮政府豎立雕像一事十分擁護,他希望鎮政府以此為起點打好旅遊牌,促進本地經濟快速發展。

上一篇[鍾子期]    下一篇 [安塞博物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