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思想家韓國朝鮮社會活動家朝鮮近代人物

俞吉濬(朝鮮語:유길준,1856年—1914年),朝鮮近代史上的政治家、思想家、社會活動家,開化黨重要人物。字聖武,號矩堂、天民,本貫杞溪俞氏。早年師從朴珪壽,接受開化思想,青年時代赴日本、美國考察留學,1885年歸國,受甲申政變牽連而被軟禁。在軟禁期間寫就《西遊見聞》,成為第一個系統介紹西方資本主義文明的朝鮮人。甲午更張時積极參与政治,是近代化改革的中流砥柱。乙未事變時協助日本人殺害閔妃,因此在不久后被定為逆賊而逃亡日本。1907年獲赦歸國,從事國民啟矇事業。1910年日韓合併時拒絕接受日本爵位,保住了民族氣節。

1生平

留學美國
1882年7月,朝鮮爆發了壬午兵變,極端守舊派興宣大院君李昰應利用兵變掌握政權。俞吉濬對大院君這種守舊派深惡痛絕,他與尹致昊聯名上書日本太政大臣,要求日本出兵干預,「救敝國主上與東宮,以處安地,然後明正昰應之罪」。這表明此時的俞吉濬已經成為一名不惜引狼入室的親日派。壬午兵變後來被清朝派兵鎮壓,大院君被逮捕到中國保定,而日本也與朝鮮政府簽訂了《濟物浦條約》。朝鮮根據《濟物浦條約》派出朴泳孝、閔泳翊、金玉均等人作為修信使前往日本「謝罪」。閔泳翊會見了俞吉濬,並勸他回國效力。於是俞吉濬中斷了學業,1883 年1月隨修信使回到朝鮮。
俞吉濬歸國后做了統理交涉通商事務衙門(外衙門)的主事,並負責朝鮮最早的近代報紙——《漢城旬報》的事業。1883年7月,朝鮮政府又派閔泳翊為報聘使出使美國,俞吉濬又一次成為了外交使團的隨行人員。報聘使
報聘使團(後排站立於正中者為俞吉濬)

  報聘使團(後排站立於正中者為俞吉濬)

在華盛頓向美國總統阿瑟遞交國書,具有劃時代的歷史意義,俞吉濬作為翻譯官也躬逢其盛。閔泳翊一行離開時,他又一次留在美國留學,並得到官費支持,成為朝鮮歷史上最早的美國留學生。1884年,俞吉濬進入美國馬薩諸塞州塞勒姆市的州長都默學校(Governer Dummer Academy)學習,直接受到了歐美近代文明的熏陶。
然而,這年12月,朝鮮的開化黨發動甲申政變,殺死守舊派大臣多人,3天後即被袁世凱率領的駐守清軍鎮壓下去,金玉均、朴泳孝等政變主導者逃亡日本。朝鮮政府視開化黨為洪水猛獸,從未參與開化黨密謀的俞吉濬也受到牽連,朝鮮政府停止了供他留學的費用並勒令他回國。俞吉濬並未直接回國,而是途徑歐洲、香港、日本而回到朝鮮,眼界更加開闊。1885年12月6日,剛回到祖國朝鮮的俞吉濬因為是開化派的一員而被逮捕了,朝鮮政府打算將他判處死刑。但在同情開化派的捕盜大將韓圭卨的保護下,俞吉濬得以逃脫滅頂之災而被軟禁在漢城白鹿洞翠雲亭,開始了7年的軟禁生活。在此期間,他寫下了開化思想的集大成之作——《西遊見聞》,系統介紹了西方資本主義政治、經濟、文化、軍事、外交等方面的文明。他還提出了「朝鮮中立論」,提倡使用朝鮮文(訓民正音)等主張。《西遊見聞》是朝鮮開化運動的一部巨著,如同一盞明燈刺破了19世紀朝鮮的黑暗,首次為朝鮮的近代化指明了道路。
激進變革
1895年7月6日,閔妃以俄國為後援發動宮廷政變,以圖謀不軌為由驅逐了內部大臣朴泳孝,時任內部協辦的俞吉濬署理內部大臣職務。有記載說是俞吉濬為了奪取權力,假意附和朴泳孝,然後將他的弒殺閔妃的陰謀捅給朝鮮政府。總之,從此以後,俞吉濬在朝鮮政府中的地位日益凸顯。然而,閔妃在驅逐朴泳孝以後,權力日益膨脹,甲午更張的改革措施逐漸被其推翻,又排擠起用李范晉、李完用等親俄派,排擠親日改革派官員。1895年10月4日,俞吉濬被外放為義州府觀察使。俞吉濬將閔妃視作朝鮮的瑪麗·安托瓦內特,不惜聯合日本將她除去。俞吉濬時常出入日本公使館,與日本駐朝公使三浦梧樓等密謀殺害閔妃的計劃,這導致了1895年10月8日「乙未事變」的發生,閔妃在景福宮中被日本浪人殺死,俞吉濬作為內應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俞吉濬參與謀殺閔妃後來被他的朋友尹致昊披露。
閔妃被殺以後,日本肅清朝鮮的親俄勢力,重建以金弘集為首的親日政權,俞吉濬也取消了外放,升任為署理內部大臣。1895年12月30日,俞吉濬正式出任內部大臣,地位僅次於內閣總理大臣金弘集,至此與金弘集通力

俞吉濬書法

俞吉濬書法
合作進行第三次甲午改革(乙未改革)。
如果說前兩次甲午更張都是俞吉濬在幕後施以影響的話,第三次改革就是俞吉濬走上前台,親自製定和頒布改革措施。這次改革主要側重於社會風俗方面,俞吉濬鑒於前兩次改革很大程度上是「紙上改革」,因此他拿出了令出必行的強製作風。在他擔任內部大臣的當天,就簽署了兩項重大法令,一項是建年號為「建陽」,以陽曆為正朔,這是朝鮮半島自高麗王朝初期以後第一次建元,而使用陽曆則顯示出與國際接軌的決心。另一項則是要求所有朝鮮成年男子剃去長發的「斷髮令」,這是移風易俗的一項重大變革。俞吉濬為了推行斷髮令,一方面親自下達告示,向百姓說明斷髮令有利於衛生和工作方便,並下令限期採用外國服制,廢止網巾等舊式衣冠。另一方面,俞吉濬出動大批「剃頭官」派往各地,強制執行斷髮令,他自己則親自剃了王太子李坧的頭髮。但是斷髮令違背了朝鮮上千年的習俗,引起了朝鮮人民的強烈反對,他們普遍認為這是在日本的嗾使下頒布的法令,因此儒生抗疏反對,各地義兵興起,掀起了乙未義兵運動(第一次義兵運動),金弘集和俞吉濬的內閣很快就陷入崩潰的邊緣。
1896年2月11日,被日本人和親日政權控制的朝鮮高宗在李范晉、李完用等親俄派的策劃下逃到俄國公使館,史稱「俄館播遷」。俄館播遷當日,高宗下令罷免所有內閣大臣,親日政權宣告垮台。高宗還將金弘集、俞吉濬及軍部大臣趙羲淵、農商工部大臣鄭秉夏、法部大臣張博定為「逆賊五大臣」而下令逮捕。俞吉濬等人當時還在景福宮朝房議事,當巡警帶著高宗的敕令前來抓人時,俞吉濬才知道大禍臨頭。他在大罵宮內府大臣李載冕沒有守好職分時,就被衝進來的巡檢逮捕了,剛出光化門,俞吉濬見到日本巡捕房,便大聲用日語呼救,日本兵遂衝上去從朝鮮巡檢手中劫走俞吉濬,俞吉濬后逃到日本公使館,才僥倖逃過一劫。金弘集、鄭秉夏則在被捕后被殺死,並暴屍在漢城鍾路。隨後,俞吉濬等30多名親日派在日本人的保護下,逃到日本避難,過起亡命生活。
晚年經歷
俞吉濬回到日本東京之際,正直日本著手吞併韓國之時。當時日俄戰爭爆發,日本在1904年2月強迫韓國簽訂《日韓議定書》,將韓國置於日本的控制下。1905年,日俄戰爭以日本勝利告終,日本於當年11月17日強迫大韓帝國政府簽訂《乙巳條約》(日韓保護協約),韓國淪為日本的保護國。俞吉濬逐漸看透了日本吞併韓國的本質,他以韓國不需要日本保護為由堅決反對乙巳保護條約的締結,1907年日本逼迫高宗退位、簽訂《第三次日韓協約》(丁未七款條約)時也表示反對,俞吉濬的親日派形象也由此改變。
《勞動夜學讀本》扉頁的俞吉濬形象(右)

  《勞動夜學讀本》扉頁的俞吉濬形象(右)

1907年高宗退位后,新即位的純宗李坧在日本的指示下,於當年9月6日發布詔敕,宣布赦免俞吉濬等人。俞吉濬得以在流亡十多年後回到祖國。在尹致昊的勸說下,俞吉濬皈依了基督教。回國以後,俞吉濬辭去了皇帝授給官職,遠離政界,投身於朝鮮愛國文化啟蒙運動中。他在1907年11月29日成立了「興士團」,以金允植為團長,自己為副團長。而後又組織了漢城府民會,自任會長,參加各種社會活動。俞吉濬深感國民思想之落後,決心大力從事教育和啟蒙,於是四處奔走,建立了桂山學校、勞動夜學會等學校,由親自撰寫了《勞動夜學讀本》作為教材,向群眾普及文化知識,被譽為「民眾之親友」。除此之外,他還著手實踐他振興產業的夙願,建立了國民經濟會、湖南鐵道會社、漢城織物株式會社等民族企業,為韓國民族資本主義的發展做出貢獻。1909年3月,俞吉濬歷經30年編著的歷史上第一部韓文語法書——《大韓文典》由漢城同文館出版,該書強調言文一致的理論,充分體現了他的民族意識,不僅為他的晚年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更為韓國民族文化的發展立下不朽功勛。
1910年4月,俞吉濬被韓國政府授予勛一等太極章。8月22日,日本強迫大韓帝國簽訂《日韓合併條約》,將朝鮮半島變為其殖民地,韓國滅亡。俞吉濬對此感到非常痛心,他曾在1909年組織漢城府民會遊行示威,反對日本人及親日組織一進會提出的韓日合邦論。日韓合併後日本授給他男爵爵位,但俞吉濬沒有像其他人那樣趨之若鶩,他拒絕接受日本貴族爵位,保住了他的民族氣節。但俞吉濬又是非常矛盾的,長期以來形成的親日觀念不可能被根除,他仍然認為韓國的改革應該依靠日本。他在1907年歸國後上疏純宗皇帝,大談親日理論,其後在1908年末日本高官訪問韓國,俞吉濬又組織漢城府民會參與歡迎儀式,並動員漢城學生和市民加入進來。1909年安重根擊斃伊藤博文以後,俞吉濬又親自弔慰伊藤博文,並大張旗鼓地組織追悼會。許多人對他的這些反日與親日的矛盾行為表示不解,俞吉濬的解釋是不給日本以吞併韓國的借口。日韓合併后他雖然拒絕了日本授予的爵位,但卻接受了朝鮮總督府寄給的恩賜金,被任命為京城府參事。
此後數年間,俞吉濬在抑鬱和疾病中度過了人生的最後時光。他與日本殖民當局也處在遊離的半合作狀態。晚年的他把自己的雅號由「矩堂」改為「天民」,據他所說,這不是儒教的天,也不是基督教的天,而是「檀君的祖先天帝的百姓」。1914年9月30日,俞吉濬在京城詔湖亭去世,享年59歲。他去世時表達了亡國之恨,並遺言不要給自己樹立墓碑。死後以社會葬的方式將他安葬。

2著作

俞吉濬學識淵博,著作等身。他的代表作有兩部——一部是體現思想性的《西遊見聞》,一部是體現學術性的《大韓文典》,此外還有《矩堂詩鈔》、《勞動夜學讀本》、《世界大勢論》、《中立論》等著書或文章。除此之外,俞吉濬還翻譯了《普魯士國厚禮斗益大王七年戰史》、《英法露土諸國克里米亞戰史》、《波蘭國衰亡史》、《伊太利獨立戰史》等。其中最負盛名且最具代表性的著作,就是《西遊見聞》。《西遊見聞》始撰於1887年,第三年春脫稿。由於俞吉濬當時還是囚徒,所以不敢出版。甲午更張以後,在福澤諭吉的支持下,《西遊見聞》一書才於1895年4月在日本印行問世,計出1000部。全書共分綱目二十編,子目七十餘,外加卷首序和備考各一編,凡五百七十六頁,約二十餘萬字,內容涵蓋西方政治、經濟、文化、歷史、地理、軍事、宗教、軍事、教育、法律等多個方面。《西遊見聞》已經不僅僅是一本單純的西洋見聞錄,它立足朝鮮,放眼世界,有選擇、有取捨、有評論、有改造地為朝鮮的獨立富強和文明進步服務,則是其著述的根本動機與目的。總之,《西遊見聞》在朝鮮近代早期的改良主義思想史上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新水平,堪稱集開化思想之大成,具有特定的時代內容。此書包羅廣泛、資料翔實、內容豐富、體例完備,可謂是一部盡收西方資本主義世界於眼底的巨著。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俞吉濬是用國漢文混用體(朝鮮文和漢文混合使用)的文字來撰寫此書,體現了他強烈的民族意識,開啟了近代朝鮮使用國漢文撰寫書籍之先河。總之,《西遊見聞》可以說是19世紀末朝鮮乃至東亞的各種著作中最為璀璨的明星之一,它奠定了俞吉濬啟蒙思想家的地位,成為朝鮮近代史上的一筆寶貴財富。現在韓國將《西遊見聞》的內容改編為《俞吉濬的週遊世界之旅》,作為教科書進行教育,使俞吉濬成為韓國家喻戶曉的人物。
除了《西遊見聞》以外,《大韓文典》也是俞吉濬的一部重要著作。這是歷史上第一本韓文語法書,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俞吉濬雖然提倡使用朝鮮文寫作,自己的著作也多用朝鮮文,但他的漢文功底也很優秀。他的漢字書法非常出色,漢詩也寫得相當不錯。他的詩歌被整理為《矩堂詩鈔》,於1912年出版。

3思想

俞吉濬的思想主要體現在他的著作《西遊見聞》中。俞吉濬的思想屬於朝鮮開化思想中獨特的一部分,他的思想是在朝鮮實學中的開國通商論、中國的洋務論、日本的文明開化論、西歐的天賦人權說和社會契約論的共同影響下形成的。他的思想主要包含以下幾個方面:
自由民權
俞吉濬對西方資本主義政體有著較為深刻的認識,同時也指出了朝鮮政治改革的道路。他大力提倡民權思想,在《西遊見聞》第四編《人民權利》中指出,人權是人生天賦之自由,自由則從我心之所好行事,是「人生不可奪、不可撓、不可屈之權利」。他還說:「人上無人,人下亦無人,天子為人,匹夫亦為人」,體現了西方啟蒙思想中的天賦人權說。他還主張法制,並稱「法為天下之法,非一人之法」,並按照社會契約論的觀點,指出政府的義務是「安穩本國政治,使人民享有太平之樂;固守法律,使人民無有冤抑之事;信守與外國之交際,使民國免於紛亂之憂慮」。他將世界各國分為「君主擅斷政體」到「國人共和政體」共五種類型,他認為雖然最後一種政府最為民主,但他認為「君民共治政體(君主立憲政體)」最適合朝鮮社會的實情,大力鼓吹君主立憲。他的理由是: 實行民主共和的國家往往是原本沒有君主政體;實行君主立憲制的英國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國家制度。君主立憲也成為他后拉從政的重要奮鬥目標。
振興產業
俞吉濬非常重視商業的作用,他在《西遊見聞》第十四編中劈頭便稱:「商賈亦國家之大本,其關係重大不後於農業,政府富饒,人民蕃盛實狀,不以此道,其成不能。」他還認為商賈除了可以互通貨物有無之外,還可以通過商人的來來往往促進文化思想的交流,有助於各國漸開風氣,大助開化。因此他大力主張發展資本主義工商業,同時反對由朝廷控制的「惠商工局」等機構壟斷商業命脈,反對少數商人霸佔商業特權的「都賈商業體系」,主張建立以民間商業為主體的基於資本合作形式的近代株式會社,體現了他具有自由主義性質的經濟觀點。除此之外,在第十編《貨幣之大本》中,他要求儘快建立近代金融貨幣制度,以充實國家財政,同時在第七編又引入近代稅收觀念,提出建立近代稅收制度的重要性,為此他還專門寫了一篇政論文《稅制議》以研討此事。總而言之,「振興產業」是他經濟觀點的核心。
提倡韓文
俞吉濬的民族意識還表現在他大力提倡使用朝鮮文(訓民正音)上。他喜歡寫朝鮮文,同時又認為不能全部廢除漢文,因此他主張使用國漢文混用體。這也受到日本的影響,因為日文也是將漢字和假名混合使用的,同時「言文一致」的理論也受到俞吉濬的老師——福澤諭吉的推崇。俞吉濬的大部分著作都是用國漢文寫成的。在甲午更張期間,國漢文取代漢文,成為了朝鮮政府的官方文字,俞吉濬起到很大的作用。他在《對小學教育的意見》一文中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如果用複雜難解的漢文將脆軟未熟的頭腦攪亂,不僅不能增長知識,反而會損耗精神,釀成百年疾祟。」這種觀念驅使他寫一本韓文語法書,於是他歷經30年,易稿8次,終於在1909年寫成了《大韓文典》,為韓國近代的國語運動作出了巨大貢獻。
局限性
俞吉濬的思想也具有局限性,比如他的「愚民觀」,他認為人民都是愚蠢無知的,只配接受他們的啟蒙。他形容朝鮮百姓「如盲如啞如聾,猶如能視能言能聽之人偶」。這種「愚民觀」是和金玉均等開化黨人一脈相承的,金玉均就批評朝鮮百姓是「蠢蠕之物」,與俞吉濬的說法如出一轍,這可謂是朝鮮開化黨人的通病。因此俞吉濬對東學黨起義、義兵運動等朝鮮人民自發反帝反封建的起義格外仇視。另一方面,俞吉濬的思想在後期(甲午更張失敗后)也遠不如前期激進,他回歸了「東道西器」的老路線,放棄了對政治改革的追求,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退步。

4評價

俞吉濬是朝鮮近代史上傑出的政治家、思想家,他在《西遊見聞》中首次向朝鮮系統地介紹和宣傳西方資本主義近代文明,為朝鮮的發展指明了道路,提出了朝鮮中立化、確立韓文主體地位(言文一致)等具有高度預見性的真知灼見,並積极參与甲午更張和朝鮮愛國文化啟蒙運動,將他的主張在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各方面的主張付諸實踐,啟迪民智,是朝鮮近代化的先行者,留下不可磨滅的功績。但他的一生是非常矛盾、曲折的,他的思想也是如此。
正如《西遊見聞》所反映的,俞吉濬是一名君主立憲的鼓吹者,謀求激進變革,但在甲午更張失敗以後,特別是流亡日本多年之後,他的思想出現消極和倒退的趨向,最典型的例證就是他參加了「大東學會」並擔任講師。大東學會的發起人是理學色彩濃厚的元老大臣申箕善,該會的宗旨是「要立體達用,守孔孟之宗旨,明事物之時宜,使正德、利用、厚生三者并行不悖」。俞吉濬也曾用漢文發表《時代思想》一文,觀點與大東學會之宗旨無異。可見他晚年又回歸「東道西器」的舊路線。因此,俞吉濬還是被歸為「穩健開化派」。
俞吉濬對待日本也是先極度親日,而後懷疑日本,在日本吞併韓國時沒有接受爵位,但卻無法割斷和日本藕斷絲連的依賴關係,到最後仍與日本處於遊離的半合作狀態,其內心矛盾亦因此充分展現出來。
縱觀俞吉濬的一生,由於他的思想太超前,所以不僅為當朝權貴所不容,也不被普通百姓所理解,一度被舉國上下唾罵為「逆賊」,他的一生很長時間都是在政治犯的狀態中度過的,或被軟禁,或亡命天涯。正如金允植所說,人們對待俞吉濬的行為,「裁製君權,謂之犯上;改革庶政,謂之悖德。眾口鑠金,積毀銷骨,遂使有猷有為之才,不能一日安於朝,豈不痛哉!」因此,俞吉濬可以說是一個孤獨而痛苦的先行者,他充滿矛盾而齎志以歿的一生也是朝鮮開化派歸宿的縮影。
上一篇[捲煙機]    下一篇 [春去春又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