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俟斤(Irkin)原為部族首領之稱, 鐵勒諸部酋長,皆稱「俟斤」。《隋書·鐵勒傳》:「獨洛河北,有僕骨、同羅(Tonqra)、韋紇、拔也古(Baqirqu)、覆羅,並號俟斤。」 拔也古君長之稱「俟斤」,突厥碑文中亦曾言之(見突厥文《闕特勤碑》東面三十四行)。原文為 Ulugh Irkin,漢文「大俟斤」。突厥官號之加 「大」字,常見不鮮,非止「俟斤」一名也。史稱多覽葛酋長亦號「俟斤」。多覽葛為九姓回紇之一,其酋號「俟斤」固宜。

1俟斤來歷

鐵勒諸部外,白霫、鮫馬等部族,亦以「俟斤」統領其眾。《資治通鑒》貞觀十七年(6×4三年)稱「薛延陀本一俟斤」。在突厥諸部中地位最北之骨利干(Quriqan),則二「俟斤」同居(《通典》卷二OO)。居今熱河省濱水北之霫,「習俗與突厥同,渠帥亦號為俟斤」(同上引),而潢水南鮮卑種之奚,每部亦置「俟斤」一人為其帥(同上引)。契丹「君大賀氏,有兵四萬,析八部,至於突厥,以為俟斤」。是此名之施用,不僅限於突厥種族矣。

2文獻記載

《新唐書》卷二七O下《黠戛斯傳》:「東至木馬突厥部落,曰都播(Tuba)、彌列哥(Belige)、餓支(Ach)[拉德洛夫於葉尼塞河碑文中尋得黠戛斯民族名稱五,其中有Atoch及Belig二族,見 Elegesch紀念物中,似即「彌列哥」、「餓支」。參閱《蒙古古突厥文碑銘》第一冊,第343、314頁],其酋長皆為頜斤。」頜斤與「俟斤」在字面上固不同,但吾人試將「俟利」與「頡利」、「俟利發」與「頡利發」相較,不難知其為同名異譯。
西突厥十姓,分東西二部。在東者為五咄陸部落,在西者為五弩失畢部落。五弩失畢則有五「大俟斤」(Ulugh Irkin)。然則吾人試就今日地圖察之,東起遼水,西達中亞,舉凡稽首于于都斤山突厥之諸屬部,其酋長殆悉稱「俟斤」。此號傳播,可謂寬廣。

3相關考證

「俟斤」一名,非突厥所固有;就史籍求之,實由鮮卑、蠕蠕傳授而來。《南齊書》卷五七《魏虜傳》:「又有俟勤地何,比尚書。」「俟勤」既可與中國尚書相比擬,當然為一官號。則突厥之「俟斤」,必為「俟勤」之異譯。《魏書》卷二九《奚斤傳》,吾人頗疑其非人名而為一官號。諸史北族列傳中以官名為人名者甚多,不止「奚斤」一人也。[此「奚斤」曾兩征蠕蠕。《魏書·蠕蠕傳》之「山陽侯奚」及「宜城王奚」即其人,前後封爵不同,非二人也]
《魏書·蠕蠕傳》:「婆羅門遣大官莫何去汾、俟斤丘升頭六人,將一千,隨具仁迎阿那瓌。」是「俟斤」一號,鮮卑、蠕蠕二族具早已用之,不自突厥始也。同傳「魏宣武帝延昌四年,蠕蠕可汗丑奴遣使侯斤尉比建朝貢。」「侯斤」之「侯」,當為「俟」字之誤。
契丹曾臣屬於突厥,故其君長大賀氏亦膺「俟斤」之號。厥後歷代沿用,迄遼太宗始有所改易。《遼史·太祖本紀》;「唐天復元年歲辛酉,痕德堇可汗立,以太祖為本部夷離堇,專征討。」夷離堇乃 lrkin之遼代音譯,是耶律阿保機初起時即居是官。《遼史·百官志一》:「北院大王分掌部族軍民之政。北院大王初名迭刺部夷離堇。太祖分北南院。太宗會同元年改夷離堇為大王。」《遼史國語解》:「夷離堇:統軍民大官。」則其職位較唐代大異。
女真官號,頗有因襲契丹者。「移里堇」(Irkin)即其一也。《金史·百官志四》:「諸移里堇司:移里堇一員,從八品,分掌部族村寨事。」《欽定金史國語解》以為本遼語,不知其始自蠕蠕、鮮卑,中經突厥襲用而始見於契丹也。
上一篇[草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