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俠客島,金庸武俠小說《俠客行》中的地名,位於南海,距大陸有四天的航程。 島上的賞善、罰惡二使每隔十年前往大陸,向各大幫派幫主發出銅牌,邀請至島上喝一碗臘八粥,不願前往的幫派即遭二使滅門。三十年中有三批武林高手前赴俠客島,竟無一人回還,俠客島之行已被視為死亡之途。

1 俠客島 -關於俠客島的故事

  在第四批武林高手上得島后,才知這裡並無兇險,而是該島兩位島主龍島主、木島主,無法參透偶然發現於島上二十四洞中的《俠客行》武功。誰知前三批武林高手上島后個個沉溺其中,不思飲食,不返故鄉。恰恰第四批上島者中,有見義勇為頂替長樂幫幫主赴難的石破天。不識字的石破天自然無法參詳繁奇古奧的《太玄經》,無聊之下將文字當做圖形來看,一看輒覺身上經脈跳動,卻正好暗合了破譯洞中武功的法門,於是練就奇功。兩位島主嘔心瀝血一生,皓首窮經,卻不料有如此結果,欣然之餘,亦復悵然。遂囑群雄回歸中原,二人炸毀洞窟,坐化仙去。
  主人公石破天自小沒名沒姓,和一個他以為是自己母親的女人,僻居於一座不知名的荒山上。那女人叫他做狗雜種,他便以為這就是他自己的名字。那女人脾氣古怪,動輒打罵於他,他也習以為常。他從小學會了砍柴、做飯等種種家務,卻大字不識一個,於世事、人心更是一無所知。一天那女人忽然不見了,他自小相伴的那條叫「阿黃」的狗也不見了,便出去到處尋找。結果人和狗都沒找著,自己卻迷了路。
  當他來到一個叫侯監集的小鎮上時,適逢許多武林人物為一枚玄鐵令大動干戈。他是個小乞兒的樣子,誰也沒注意,卻因為飢餓太甚,撿了個混戰中撒落在地的燒餅吃,意外地得到了玄鐵令。正在眾人發現,各各威逼利誘之時,玄鐵令的主人謝煙客適時趕到。將玄鐵令奪回。但這個魔頭恪於諾言,必須答應為持令者做一件事,他怕眾人教唆這個小乞兒讓他干不利於他的事,便連令帶人一起攜走。不料他想盡辦法也不能讓石破天求他一件事,石破天告訴他,母親對他的唯一教誨,便是不管怎樣也不能求人。他雖然是乞兒卻從不乞討,別人給他吃他就吃,別人不給,他實在餓了,便拿了就吃,他也不知道這叫偷,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謝煙客無奈只好帶他回自己隱居的摩天崖,途中石破天遇見幾個武林人物圍攻一個叫大悲老人的老頭,他挺身而出,雖然沒救成大悲老人,卻在他臨死之前做了他的朋友,得了他一套載有武功的泥人。到了摩天崖,謝煙客傳授他兩種極陰、極陽的內功,想讓他走火入魔而死,以絕後患。

2 俠客島 -詳情

  不料正在石破天陰陽交戰,即將走火入魔的時候,長樂幫來人硬說石破天是他們的幫主,將他劫回幫中。幫中的醫道高手貝海石將石破天救活,反而成就了他陰陽合一的無上內功。幫中人都認定他就是名叫石破天的幫主,他怎麼解釋也無濟於事。後來他自己也懷疑起來,等到他結識了一個名叫丁當的女孩,那女孩指給他看,她從前在他肩頭咬傷的疤痕時,他就更懵懂了。他喜歡丁當又不敢喜歡,因為他還不能確定自己到底是誰。
  幸好在他最為難的時候,真的石破天被幫中人捉回。原來貝海石等人知道「狗雜種」不是真的石破天,但因他長相與石破天酷似,因此故意將錯就錯,讓他冒名頂替,以替他們消解即將到來的災難,而石破天肩上的傷疤,也是貝海石在他昏迷時用手術弄上去的。這時石破天已以幫主的身份接了俠客島的賞善懲惡令,而在雪山派作了惡又冒名石破天逃出來做了長樂幫主,后又逃走的石中玉卻又冒充「狗雜種」,石破天騙得了謝煙客的信任。石破天剛在石中玉父母那兒得了一點溫暖和愛意,石中玉的到來使他只好又離開了。
  他先和人見人怕的賞善懲惡使交上了朋友,結為兄弟,后又邂逅雪山派祖師白自在的妻子小翠和她的孫女阿綉。開始他被誤認為石中玉,差點被殺,但等誤會澄清,小翠卻收他作了金烏派的掌門弟子,阿綉與他也漸漸兩情相悅。他們趕回雪山派,石破天憑藉自己的蓋世神功消解了雪山派的門戶之變,治好了白自在的瘋病。這時謝煙客在石中玉的唆使下,趕來向雪山派尋仇,但石破天的出現終於使一切真相大白,而丁當也徹底棄石破天而去。
  不久石破天隨白自在等武林高手持令前往俠客島,在島上經歷一番驚險后,終於弄明白了三十年來許多武林高手前往俠客島一去不返的真相:島上一個山洞裡的石壁上刻著李白的那首叫做《俠客行》的五言古詩,其中隱含了一項絕頂神功。俠客島主從中土以賞善懲惡令逼來眾多武林高乎,只是為了一起參詳這項神功,但各人見仁見智,誰也破解不了,而對武學的酷嗜,卻使這些人面對石壁神智痴迷,再也不想離開這個山洞。石破天聽著眾人的爭論,看著他們痴迷的樣子,只是感到害怕,卻不明所以。眾人都在詩句分解註釋的各個小山洞,他因為不識字,在那兒既害怕又看不出個究竟來,便來到刻著整篇詩的大洞。不料他往石壁上一看,目中所見都是一把把形態、劍勢、劍意各各不同的利劍,所有的文字於他毫無實際的意義可言。他順著劍勢、劍意看去,內息自然而然隨之流動,手舞足蹈,待得從頭至尾看完一遍,這項神功已是被他練成了。
  回歸中土后,為解一樁武林疑案,他隨丁當的叔祖丁不四等去尋找他的女兒,終於又回到了小時候居住的荒山。當他看到那條與他闊別已久的狗「阿黃」時,欣喜若狂,看來,在石破天的心中,絕世武功遠比不上「阿黃」,比練成「俠客行」武功更高興萬分。然而他的身世依然是個謎。
上一篇[亘古不變]    下一篇 [玄素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