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三國時,安徽亳縣出了兩個大能人:魏王曹操,神醫華佗。

    你別看戲台上把曹操畫成奸白臉,其實他的能耐可不小!文韜武略,吟詩作賦,無一不精。就是有一條不好:疑心大,動不動要殺人。

    這一天,魏王正在府門議事,忽覺頭暈目眩,天旋地轉。毀!頭痛病犯了。痛得恨不得尋個地縫鑽進去。手下人慌忙請來太醫,扎針、吃藥、拔罐子,折騰半天,一點沒用。夫人卞氏求神問卜,哭的淚人兒一般。可是哭也哭不好老頭子的病呀!還是謀士荀或有點子,他想起了神醫華佗,立刻派人去請。

    華佗,字元化,是城北七里小華庄人。說起他的醫術,真是」小孩吃瓜子——絕(嚼)啦!再難治的病,經他一治就好。開膛破肚,刮骨療毒,麻藥一抹,一點不痛。算神啦!

    這天,華佗正在外鄉看病,曹操派的人趕到了。華佗一聽有人請看病,又見來人火燒眉毛的樣子,還有啥說?——去!

    華佗連家都沒回,就騎馬登車,日夜趕路,來到魏王府。只見曹操躺在床上,頭上勒個帶子,臉象白菜葉子,虛汗直冒,知道病的不輕。他趕忙洗手凈面坐在床前。免不了一望、二聞、三問、四切,如此這般一看,隨即取出一根七寸銀針,照頭上穴道扎了下去。曹操只覺得先酸后麻,遍體生津。說也怪,曹操的頭痛病,說不痛咯噔一下就不痛了。

    曹操好高興! 他愛才呀!心裡想:俺老鄉有這樣的能耐,我這病就不犯愁了,有他在身邊,日後行軍打仗也是我一條膀臂。他說么什也不讓華佗走了。他賜給華佗金銀財寶、綾羅綢緞,華佗堅辭不受;又許他高官厚祿,華佗攏也不打。曹操犯難了:俺老鄉想咋著呢?

    華佗想回家。他睡著暄床暖鋪象睡蒺藜窩,,吃著山珍海味還不如雜麵鍋餅。晚上一合眼就回到了小華庄。前院李嫂子的老悶氣要治呀,後庄王二哥的老寒腿要扎呀,……左鄰右舍的鄉親盼他呀。華佗越想越睡不著,越睡不著眼睜的越大,一熬一夜,一熬一夜。華佗再也撐不住了,天一明去見曹操,編個瞎活,說臨來時自己的妻子正病著,要回家看看。

    曹操滿心不想叫華佗回去,可是人家妻子病著不讓回去張不開口呀!就讓華佗回去了。臨走時,曹操再三要華佗趕緊回來。華佗才不想再來呢!老百姓離不開他,當先(醫)生的咋能光為你一個人治病呢?

    一而兩,兩而三,交罷新春三月三。曹操不見華佗回來,心中著急,派州官府縣連催幾次,華佗就是不來。曹操又聽說華佗給關公刮骨療毒,給東吳大將周泰開腸破肚,可氣壞了。噢,你想治好他們的病,好來收拾我呀?

     這一年,曹操正領兵打仗,忽然得了混腦痧,頭痛得要死要活,就又想起了華佗,立刻派人去請。手下人知道他記恨華佗,又怕請不來。就問他:「怎麼請呢?」

    曹操說;「三百石麥,三百匹羅,飛簽火票請華佗。」

    「他要是不來呢?」

    曹操又說:「先是禮,后是兵,華佗不來就不中!」手下人得令而去。

    華佗來不來呢?來了。一不是畏曹操權勢,二不是貪曹操的東西,他認為曹操是個人物,在這亂世之秋,少不了他,死了可惜。他把三百石麥、三百匹羅,周濟了鄰里鄉親,告別妻子上路了。

    華佗一到軍中,當即給曹操看病。曹操正在用人之際,自然二話不提。華佗切了一會兒脈,半天沒吭聲。

    曹操沉不住氣了:「華先生,我得的啥病?」

    華佗說:「你得是混腦痧。」

    曹操說:「快給我扎針吧。」

    華佗說:「扎針不濟事。」

    曹操說:「那就吃藥吧。」

    華佗說:「吃藥不管用。」

    曹操急了:「難道沒辦法了?」

    華佗說:「辦法雖有怕你不肯用。」

    曹操說:「你說出來看。」。

    華佗說:「劈開腦子醫頭痛。」

    曹操一聽,倒吸一口涼氣。唏——!這不是要我的命嗎?年佗呀華佗,我幾次三番催你不來,來了要劈開我的頭。目下正是兩軍交戰之際,你莫不是對方買通的勾命鬼?!得,曹操的疑心病又犯了,不容分說就把華佗砍了。

    華佗死了沒有呢?沒有。他成了神啦!神醫氣得說:好你個曹阿瞞,你不該殺害無辜之人呀!身為王公大臣,這樣還得了嗎?——華佗決心給他治好病,再教訓教訓他。

    再說曹操一怒之下殺了華佗,頭痛得半夜睡不著。下半夜困極了,剛剛合眼就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華佗喀嚓一聲把他的頭劈開了,然後取出腦子擱在藥水里洗呀洗,又把頭縫好。說也怪,頭痛病說好就好了。曹操以萬金酬謝,華佗說:「我不要金,不要銀,只要你一心救黎民;我不記怨,不記仇,但願你別再殺無辜。」說罷,深深一揖,飄然而去。曹操忙伸手去拉,卻不想一股濕漉漉的東西潑在手上。曹操睜眼一看,妻子卞氏端著湯藥正要喂他,幾個隨軍醫生也守在大帳里。曹操想想夢境,看看眼前,將信將疑。反正病已好了,也不必深究了。

    過了幾年,曹操回鄉祭祖,咱亳縣人(那時候叫譙郡)當面不敢講,背地可沒少罵他。有人說:「華佗醫術高明,王大頭的混腦痧,就是劈開頭治好的,曹阿瞞錯殺了好人!」曹操又不是聾子,這話還是刮到他耳朵眼裡去了。他派人找來王大頭,當面一問,可不!十年前王大頭得了混腦痧,華佗就是那樣給他治好的。一眼見在,王大頭的頭皮上還有一道印呢!

    曹操這才後悔起來:「唉,我不該錯殺華佗!」他這個人兵敗赤壁,八十萬大軍報銷了,沒掉一滴淚。為啥?勝敗兵家常事嘛!可眼下,他哭了,老淚噗嗒噗嗒直掉。

    他立刻撥了十萬兩黃金,請來五百名能工巧匠,打算給華佗修座富麗堂皇的廟。那時候,咱亳縣人早想著給華佗修廟,皆因為怕曹操治罪,想修不敢修。眼下,一聽說曹操要修華佗廟,誰不踴躍呀!背著行李窩頭,忽啦一下來了幾千人。街坊鄉鄰,這個捐五十,那個捐一百,一下子集了好多錢。

    正說要破土動工,華佗給大夥託夢來了。他還是平日那個樣子:身背青囊,手拿虎刺,象剛從哪裡治病回來似的。他慈眉善目地對大夥說:

    「不要青磚琉璃瓦,

    不要金妝玉塑身,

    華佗一生唯清苦,

    清堂瓦舍濟世人。」

    既是神醫這樣說,誰還能打別?大夥敬服他呀!曹操呢?也尊重這位老鄉,就在城裡蓋了一座廟:清堂瓦舍,泥塑金身,取名「華祖廟」,一直保存到現在。
上一篇[土雜肥]    下一篇 [陳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