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倍倍爾(August Bebel,1840~1913),德國工人運動著名的活動家,德國社會民主工黨和第二國際的領袖和創始人之一。主要著作有《婦女與社會主義》、《我的一生》、《基督教與社會主義》等。倍倍爾善於運用歷史唯物主義原理分析和研究各種歷史的和現實的問題,尤其是研究婦女解放與無產階級革命的關係,認為為了根本改變無產婦女的現狀,必須根本地改造現在的國家制度及社會組織。

1 倍倍爾 -人物介紹

倍倍爾(1840~1913)

Bebel,August

倍倍爾倍倍爾

德國和國際工人運動活動家,德國社會民主黨領袖和創始人之一。1840年2月22日生於普魯士 ,1913年8月13日卒於瑞士格爾桑斯。1865年8月結識W.李卜克內西,在其幫助下成長為社會主義者。1866年同李卜克內西創建薩克森人民黨,加入第一國際。次年當選為德國工人協會聯合會主席,並促使該會於1868年參加第一國際。1867年當選北德意志聯邦議會議員 ,成為議會中第一個工人代表,堅決反對O.von俾斯麥的「鐵血政策」,主張通過自下而上的革命統一德意志。他和李卜克內西於1869年8月共同創建德國社會民主工黨(愛森納赫派),並制定了黨綱。倍倍爾善於運用歷史唯物主義原理分析和研究各種歷史的和現實的問題,尤其是研究婦女解放與無產階級革命的關係,認為為了根本改變無產婦女的現狀,必須根本地改造現在的國家制度及社會組織。

2 倍倍爾 -家庭出生

1840年2月22日生於科倫市郊多伊茨一個貧苦的軍士家庭,1913年8月13日卒於瑞士格爾桑斯。

倍倍爾倍倍爾

60年代初投入工人運動。

1861年加入萊比錫職工教育聯合會。

1865年8月結識W.李卜克內西,在其幫助下成長為社會主義者。

1866年同李卜克內西創建薩克森人民黨,加入第一國際。次年當選為德國工人協會聯合會主席,並促使該會於1868年參加第一國際。

1867年起,領導德意志工人協會聯合會,當選北德意志聯邦議會議員,成為議會中第一個工人代表,堅決反對俾斯麥的「鐵血政策」,主張通過自下而上的革命統一德意志。他和李卜克內西於1869年8月共同創建德國社會民主工黨(愛森納赫派),並制定了黨綱。曾進行反對拉薩爾的鬥爭。

3 倍倍爾 -普法戰爭

1870~1871年普法戰爭期間,倍倍爾利用議會講壇,反對俾斯麥政府的侵略和吞併政策,支持巴黎公社的革命事業。

1870年12月被捕入獄。1871年3月被選入全德國會後,政府當局妄加以「叛國罪」剝奪其議員資格,

倍倍爾倍倍爾

1872 年3月被判兩年徒刑,又以「侮辱皇帝罪」加處9個月監禁,直到1875年4月獲釋。

1878~1890年俾斯麥政府實施鎮壓社會黨人的非常法期間,他把合法鬥爭與秘密鬥爭結合起來,使黨在極困難的情況下得到鞏固和發展。

1879年在瑞士蘇黎世創辦黨的機關報《社會民主黨人報》。

1884、1887、1889年倍倍爾都當選為帝國國會議員,在國會中捍衛工人階級的利益。

4 倍倍爾 -第二國際

80年代末,倍倍爾投入創建第二國際的工作。1897年,當選為黨的執行委員會主席,批判伯恩施坦修正主義,捍衛黨的科學社會主義的理論基礎。倍倍爾反對帝國主義侵略戰爭, 嚴厲譴責德帝國主義糾合八國聯軍侵略中國的罪行。

1907年,他在第二國際斯圖加特代表大會上提出反對軍國主義問題決議草案。晚年在戰爭、民族和殖民地問題上犯有中派主義錯誤。 主要著作有 《婦女和社會主義》、《我的一生》等。

倍倍爾倍倍爾自傳

5 倍倍爾 -後人對倍倍爾的評價

20世紀初期,德國社會民主黨黨內形成了左、中、右三派。倍倍爾(1840~1913年)作為該黨的創始者、領導者、「國際革命社會民主運動的一位最卓越的領導」,究竟屬於何派,是否「左派之首」,對其晚年所犯的錯誤應如何看待,這是對倍倍爾評價的重大問題。

倍倍爾今天的倍倍爾紀念廣場

1930年,德國著名史學家約·連茨在《第二國際的興亡》一書中,不僅把倍倍爾列為中派,而且乾脆稱之為「中派之首」,認為「在倍倍爾領導下形成的中派,中派保持著舊的革命者的辭令,然而實際上越來越靠近修正主義。」倍倍爾是「過時的革命家」。   

1939年,前蘇聯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編的《近代史教程》認為,「以倍倍爾和考茨基為首的社會民主黨的領導集團……曾是怯弱而不徹底地企圖向左走幾步。但隨著又向右派投降了。這一集團被稱為中派……它的參加者稱為中派主義者。」該書還多處提到「中派倍倍爾」。     

1955年,由前蘇共中央馬列研究院開始編譯出版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在其「人名索引」中首次出現的倍倍爾條目認為,他「在90年代和20世紀初反對改良主義和修正主義,但是也犯過一系列中派性質的錯誤,特別是在他活動的後期。」可是迴避了倍倍爾屬於何派的問題。     

1958年,維納·洛赫在《德國史》中說:「右派竟然在德國社會民主黨內起著決定作用,並且實際上把這個黨變成一個社會改良主義的政黨。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黨領導中多數派的調和態度,即所謂中間派的調和態度。但是,偉大的德國工人領袖倍倍爾的調和態度在這種發展中起了不小的作用。」這種閃爍其辭的背後, 就是暗示倍倍爾傾向於中派。     

1963年,前民主德國史學家霍爾斯特·巴爾特爾等著的《倍倍爾傳》認為,倍倍爾既非中派,也不屬於左派。圍繞著俄國革命理論的多次辯論,在德國社會民主黨中形成了三派。「德國的左派是右派和正在發展的中派勢力的反對派、奧古斯都·倍倍爾雖然不屬於德國左派,但他始終堅持其革命的立場。」「他和左派之間的意見分歧並不是原則問題,原因在於倍倍爾因循守舊,仍然按照十九世紀的經驗和認識行事,從而使他不能像左派那樣所斷然採用新的鬥爭方法。」該書對倍倍爾晚年的錯誤有點避重就輕,並且諸多解釋,迴避其所犯錯誤的中派主義傾向。    

倍倍爾倍倍爾

在中國,在60年代,有一部由國家出版社印行,在高等學校普遍使用,並且影響深遠的教材《世界通史》,出於種種原因,完全迴避了倍倍爾究竟屬於何派的問題。在70~80年代初,在有關的小冊子、人物傳記和辭書中,都緘口不提倍倍爾屬於何派,只是異口同聲地說,倍倍爾晚年犯了中派主義、機會主義、調和主義的錯誤。直到1984年出版的、供高校使用的教材《世界史·近代史》,才較為明確地指出了倍倍爾的派別傾向:「倍倍爾後期也犯有錯誤……在一些問題上表現了『中派』的調和傾向。」「『中派』。其代表人物有考茨基、麥克唐納等。對革命的工人運動有很大勞績的倍倍爾越來越與中派密切聯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