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倒插小女婿 -作品介紹

  作品名稱:《倒插小女婿》

倒插小女婿

作者:鴻圖早成

  作品類型:都市情感

  原創首發:煙雨紅塵原創文學網

  內容簡介:帥哥唐喜安因為愛上美女「林瑞青」而願意入贅她家,誰知洞房之夜他卻發現和他行人道的女孩子好像並不是「林瑞青」,而是……他後來因受騙而仇恨,不僅長期霸佔「林瑞青」,還把毒手先後伸向了……將他自己從一個受害者,變成了一個施害者。

2 倒插小女婿 -內容

第1章:隱晦迷情

  林瑞青一杯酒還沒飲盡,唐喜安早已三杯酒下肚。當他看起來欲醉的時候,他就趴在了桌上,嘴裡叫著:「瑞青……」

  在星月微光下,附近有人聲響,把細碎的腳步聲越走越遠地傳了過來。此時林瑞青穿著素衣,身段苗條,腰肢細長,在月光下,她臉上的美麗見出朦朧,見出氣質,見出一種特殊的魅力,「喜安,你喝醉了。」

  「我沒醉,沒醉,沒……」唐喜安口齒有些不清地說,抬起頭來,向她伸出手去,搭在了她的肩上。

  她毫不羞澀。向他彎過身來,托著他要把他送回他家。奈何她的力氣不夠大,剛要邁開步就差點兒跌倒。她定一定自己的身子,穩一穩心神,然後又托起了他,努力地負著他百來斤的體重,一直往樓前走去。

  「美女終究是美女,給人靠著,總是叫人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啊!」唐喜安一臉壞笑的說,這時將他自己的手借酒醉之「故」屢屢觸碰林瑞青的手,碰她的腰,碰她的腿部。夜色朦朧,身邊又沒別人,他公然吃自己女朋友的豆腐,讓他感覺到一種*感。

  「我哪是什麼美女呢?我才不是什麼美女哩,我姐姐才是美女!」林瑞青扭臉瞪向他說,象一臉很不高興的樣兒,可她這樣說時,卻又很快眼中含笑了。

  「你是美女,你們都是美女,你更是一個真正的大美女啊。」唐喜安繼續壞笑地說,見她托著他越來越費勁,呼出的氣都重起來了,就自己替她使了一下力氣,減輕一下她的重負,讓她能略為輕鬆地把他托上了樓去。

  「好,你回家了,那我現在就先回去吧。」她把他托進了他家后,把他放在沙發上,嘴裡輕輕地說,眼睛卻期待他的挽留。

  「你……今晚要不就在這裡睡覺吧,天色已晚了。」唐喜安的聲音不很強烈,好像只是出於客套而對她加以挽留。

  「要不我沏一杯醒酒茶。等你酒醒了,我再回去吧。」林瑞青趕快說,也不等他答話兒,自己向廚房走去,過了一會兒她就從廚房裡倒好了一杯茶送出來,送到他面前。

  「今晚我們先度『蜜月』,一起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唐喜安沒急著接她手裡的熱茶,而是突然要求道。

  「我爸我媽都叫我快回去,我不能在這兒先跟你度『蜜月』。」林瑞青面帶難色,一邊說一邊將茶向他舉高,無聲地催促他快接過去喝了。

  「雖然明天才舉行婚禮,但我們已經領了結婚證,你已經是我的合法妻子,今晚在這兒睡也沒什麼所謂啊!」唐喜安把她倒來的茶接在了手裡,抿了一口,見她進了屋子在明亮的燈光下顯得更加美麗迷人,由不得給這種魅力催動內力刺激了一下他的大腦,叫他放下茶杯,伸出雙手一下摟抱住了她的肩。

  偏偏這時她身上的手機響起來,她掏出來看了,再次說:「天色已晚,我爸我媽催我回去了。你喝醉了酒,早點兒休息,我們明天婚禮上見。」

  「你先別走,我還有話兒要跟你說。」他沒鬆開她,待她將手機收好了以後,他的嘴就親起她的嘴來。

  她想推開他,推不開。想說話兒,他的嘴唇又死死地堵住了她的紅唇,叫她沒點兒辦法說。她就只好由得他親了。

  他見她不再拒絕他的親熱,更放肆些了,將自己的身子輕靠在她的身上,一隻手握住她纖細的小手,一隻手撫摸著她幼嫩的肌膚,鼻子嗅著她象野外花香一樣芬芳的體香,溫柔的嘴吮吸著她的體液,如小羊羔吮母奶般貪心地吮著,直到滿足時才用那原來握她纖細小手的那隻手從她的領口探進了她的衣服裡邊去,貪婪地摸捏起來。

  她給他這一摸捏,好像現出了一些愉快的樣兒來,使他的情緒更高漲了,好像有內力也在推動著他,叫他要跟她興奮起來才罷休。因此隨後他放開原來摟著她肩膀的右手,改為去解起她的衣服扣子來。

  趁這時候,林瑞青就讓自己的嘴離開了他的嘴。

  見她雖然沒有給他親嘴了,但並沒有拒絕他去解她的衣服扣子,他很高興,就繼續解下去。與此同時他的臉上閃出了一絲別人不易察覺的邪惡的表情,脫去了她的衣服就快快地把她抱上了床去。

  她嬌顏緋紅,害羞極了,微微眯上了雙眼。

  唐喜安騰出一隻手,輕輕地再撫摸一下她,然後壓到了她的身上。因為興奮,他伸出舌頭探進了她的嘴裡去,一邊在她的舌間抵舔起來,一邊同時動作……

第2章:婚宴醉酒

  林瑞青有著漆墨色的長發,嫣紅色的薄唇。現在她穿著婚紗,那純白色的低胸連衣裙似乎透露出一點兒她肌膚的顏色。那深深的,簡直像海溝一樣能將人生生淹死的雪白頸下,露出半點兒玫瑰色的小痣。

  「真是一個全身上下都散發著狂野和性感,就像火玫瑰一樣,但偏偏有著最清澈、最純真、宛若星辰一般的女子啊!」

  「呵,簡直是從天上掉下的仙女,真是美不勝收啊!」

  ……

  離唐喜安不遠的一些陌生男人發出讚歎,都被她吸引住了眼球,眼睛都快要瞪了起來,一個個都在幻想這麼個女人娶回家真的直讓人吞起口水來,有些甚至像是中了邪一樣,叫唐喜安忍不住也向她看去了一眼。

  她確實是長得非常非常美,你看她的眼眸,她的頸下,她的……她那眼眸,她那頸下,就像是兩個有著禁忌力量的奇異漩渦,吸引著男人的目光,吸引著男人的心神,叫唐喜安自己都由不得略略做出一些失態的舉動來。

  「新郎官,你有沒搞錯!給我倒酒也老盯著你的新娘,怕她會突然飛走了啊?看把我的褲子都弄濕了!」在唐喜安跑前跑后應付各種客人和給男親友們敬煙酒的時候,一時太分心了,結果將一些酒倒到了一個人的褲子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呵呵,實在是對不起喲。」他趕忙說上一句。

  唐喜安今年二十四歲,剪著分頭,穿著西裝,套在裡邊的白襯衫領口微微敞開,西裝袖口幾乎遮到了手腕處。他手的皮膚是小麥色的,眼睛深邃有神,嘴唇性感,鼻樑高挺,將它們搭配在他身上,給人一種玉樹臨風,風流瀟洒的感覺。

  他既長得這麼英俊瀟洒,那些女孩子看他的眼光就閃爍不定,她們要麼向他暗送秋波,有意無意地湊到他跟前來;要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竟頻頻向他賣弄身材還有作出其他挑逗性的暗示,個別大膽的甚至還借故湊到他身邊來和他說些非常過分甚至露骨的話兒來,叫他都頗為受不了。

  在來酒店赴喜宴的女來賓中,唐喜安發現林瑞青的堂妹林青雲和表妹周艷芬這兩位女孩子居然也是美女,雖然她們跟林瑞青相比在外表上略有差距,但也相去不太遠了……

  唐喜安時不時會拿林瑞青和她們相比較,覺得她們雖美,卻還是自己的新婚妻子林瑞青更美麗、更迷人,叫他非常快樂,非常幸福,心中充滿了自豪感和愜意感。

  不過儘管這樣,唐喜安在看到她們兩個美女撒嬌向他敬酒的時候,他還是抵擋不住,含情脈脈地對她們說:「佳人美酒,一醉方休,不喝不行啊!」

  林瑞青看見這種情況,有些吃醋,特意走到他們身邊來擋酒,說:「唐喜安,你喝酒要一點點來喝喲!別一喝下去就爛醉如泥了!」

  這時唐喜安還只有一兩分醉意,看著她那美麗迷人的杏眼望著他顯得十分可愛和逗人,就故意要逗逗她,向她拋了一個飛吻,然後不以為然地說:「怎麼會呢?我酒量哪有那麼低呢?再喝十杯八杯也沒什麼大問題!」

  唐喜安這樣說著,就向旁邊轉開了一下臉兒,然後故意聳聳肩,做出他特有的壞笑對林青雲和周艷芬這兩個女孩子說:「兩位靚妹、美女,你們聽見了吧?後邊給我敬酒,你們可要慢慢來喲,別一下就灌醉了我!」

  「行,行。」林青雲和周艷芬嬌媚地應。

  唐喜安瞧著她們那美得既鮮嫩又可愛的俏臉兒,真想馬上咬上一口,可因為在大庭廣眾之下不能這樣做,就忍住了,只嬉皮笑臉地再說:「我的兩位美人兒,現在我要去給其他人敬煙、敬酒了,到時再跟你們喝!到時再跟你們喝!」

  之後他就到了別處去接酒去了,在這個過程中,唐喜安發現了林福全和胡聞香有時望向他的怪怪的眼神,叫他由不得在背後生出一點兒發涼的感覺。但他努力排解開了。

  到整個婚宴完全結束時,唐喜安雖然記住了林瑞青叮囑他的話兒,想一點兒一點兒地喝酒了,但他也還是抗不住一些男人和後邊林青雲和周艷芬再跑來給他敬的酒,喝得相當醉醺醺的了,眼睛看人看物都象有些晃來晃去,忽飄忽逝,模糊不清的,腦子更是有些發脹,發痛,想嘔,走路東倒西歪的,因為神思模模糊糊,竟然伸出雙手先摟住了林青雲,又再摟住了周艷芬,叫林瑞青很「看」不過眼,笑著喊人道:「快過來,他可能醉了,我們先把他送回房間去吧!」

  他這時略略有些酒醒,不想這麼快就離開這兒,馬上口齒很不清地道:「我沒……沒……喝醉,我真……的……沒……沒……喝醉,你們別送……送我走……」

  但林瑞青不管他怎麼掙扎,硬和人一起把他送回了房間去。

  「押」送他的人有林青雲和周艷芬,他們把唐喜安攙進了屋,扶上床去之後,還想繼續呆在屋子裡。

  這時林瑞青就趕他們說:「出去!出去!你們還留在這兒幹什麼!」

  林青雲和周艷芬似乎不想那麼快離開這兒,嬉皮笑臉地對她說:「瑞青姐,你不要趕我們走吧,讓我們留在這兒,也好好看看,見識見識吧!」

  「不行!這有什麼好看的!你們要想看,到時你們自己結婚的時候,看你們自己的去吧!那還更好看哩!」林瑞青對她們瞪眼睛說。

  林青雲和周艷芬似乎想再說什麼,但最後又沒說了,慢慢走出去。而林瑞青就將門關上了。

  唐喜安因為腦子暈得難受,脹得難受,拚命嘔,嘔得地動山搖的,好像能把這間屋子的牆壁給嘔震垮,最後人癱靠在床邊,僅存眨眼皮的力氣了,就沒怎麼注意這些人。

  後來他發現周圍突然靜了下來,而他的老婆卻不見了蹤影,一邊張著乾枯的嘴一邊嘶聲喊道:「瑞青,你去哪裡了?快給我喝一杯水。」

  就這麼喊了一會兒,卻是沒有人答應,他剛要自己動手去倒水,就發現一個女人進來了,而且還扶著他,給他倒了一杯水。

  這個時候的他沒有想其他,一口氣把水喝了就把那個女人用力一扯,將她扯進了自己的懷裡來。

  見他使蠻橫,她有些面紅耳赤,象很羞辱的樣兒,下意識地揮動了下手象要拒絕。但沒過多久,她就吁了一口氣,沒多拒絕了,將自己的身子伏進了他的懷裡去。

  他緊緊地摟抱住了她,將她抱到了床上,很快樂,很得意,嘻嘻地笑起來說:「小寶貝兒,這才是我……我的美人兒。我的……我的小寶貝美人兒。」

  說完他就直接用嘴把林瑞青潤紅軟嫩的小嘴給堵上了,看起來頗性急的雙手還分別攻向了她身上的兩個地方,亂摸亂捏起來,就像是魯莽的小孩子那樣不斷的探索,不停的搜尋,想要拚命的抓住什麼。而林瑞青很快就被他攻擊得香汗淋漓,嬌喘吁吁,忍不住發出了淡淡的*吟聲,這更激發起了他的興緻。

  「嘭」的一聲大響,他們兩個人都一起向床上倒去……

第3章:偷看洞房

  這時唐喜安就象飛蛾見了火似的,急憋得身上要爆了,掀起了林瑞青的內衣,舔她的身子,親她的臉部……而她也帶點兒淘氣相地一下捏住了他,同時將嘴巴湊到他耳朵邊低聲說:「老公,噢,快來吧,今晚我是你的了!」

  他給她捏了一下,有些痛,眼睛里放射出光芒,這使她撅起了一下小嘴兒,手托著腮,張大的眼眶裡,晶亮的眸子緩慢地遊動著,豐滿的下巴微微上翹,兩頰變得紅潤起來,嘴巴張得好大。

  他感覺她現在真美,非常美,叫他不能不激情滿懷,渾身的火都集中在一起了,任誰都可能一下子熄滅不了他。

  她的身子隨即扭動起來,顯得很快活,很嫵媚……

  唐喜安和林瑞青在床上翻來滾去的親熱著,那細薄的床板隨即發出了「吱,吱,吱……」的響聲,美妙的原始活動就如同夢幻曲一樣,一點兒一點兒地響起來,很快響徹整個房間……

  他們兩個人的呼吸聲越來越重,越來越大起來,「砰」的一聲輕響在門外傳來,原來就在唐喜安幾乎專心一意地「對付」著林瑞青的時候,林青雲和周艷芬因為對洞房花燭之事很好奇,一起悄悄走到了新房門前,先找門縫往裡望,見太小了,看不大清楚,便改為推門,竟能推開。可又不敢推得太開,只推到兩隻手指那麼寬就行了。

  林青雲搶先一步貼到了門縫前一看,唐喜安正以非常正規的動作在衝鋒,看到他那雄壯的身材,耳邊是那「砰砰」的響聲,她就一陣腳軟,身上好像有一陣舒服的感覺傳來……

  這時候她身後的周艷芬一看整個隙縫都被擋住了,不由得著急了起來,一邊伸手要拉青雲,可是就是因為她的動作稍微大了點,旁邊的青雲可能也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房門居然給撞了一下。

  兩個人都被嚇了一大跳,差點兒喊:天啊,門啊門你可別就這麼開了啊,

  裡面的唐喜安正在專心致致的耕耘,這時候身下的林瑞青卻是被門外的聲響給嚇了一跳,連忙向門望過來。

  唐喜安不得不睜開了眼睛去象她一樣朝那門望,看見那門雖然關上了,卻並沒關嚴實,不知哪時跑出了一條縫來。

  唐喜安對著那門愣怔了一下,不過他並沒發現林青雲的臉兒和眼睛從門的右邊大牆移到了出現縫隙的那個地方,「堵」在了那兒哩——他的眼睛加神思這時確實太迷糊了一些啊!

  林瑞青真是又羞又臊,想壓低聲叫唐喜安遮掩住自己,可又不好出聲,見棉被沒放床上,她就急急忙忙地想把她自己脫下的一件衣服扯過來,可是那衣服因為原來放到了床外去,離她太遠了,叫她不能不在蚊帳邊露了一下。

  「我還沒完哩,你干……幹什麼?幹什麼要……要起身啊?」唐喜安並不知道她此時的目的,有些不高興地瞪向她,伸出手去拉住她,好像怕她真的會從床上離開,令他好像冬天離開被窩的時候那樣,整個人都被弄僵了。

  「有人偷看,羞死人了!」林瑞青無法忍耐地壓低聲說,用一隻手捂了一下眼睛,一副很難為情的樣兒,對著堵在門縫上的眼睛狠瞪一眼,想走到放衣服的地方去將自己的衣服扯過來遮擋住自己又不能馬上離開床,真是急死了。

  「不用管她們。她們要看不就給她們看羅,有什麼了不起!」唐喜安眯著迷濛的眼睛又說,見她急,他衝鋒得更起勁,更興奮,同時神情因為她說門外有某個女孩子突然*窺而顯得亮光閃閃,彷彿很樂不可支。

  林瑞青象突然有些賭氣,抿起嘴,不過她隨即也因為給堂妹表妹她們*窺而很起勁,很興奮,連腰也弓起來了。

  在門外的林青雲和周艷芬因為看到了她們今生第一次看見的這種銷魂、快樂的事情,也很起勁,很興奮,不好再多看了,心滿意足地閃開門縫前去,躡手躡腳地,一步一步慢慢地離開了這兒。

  唐喜安一醉酒,就醉到了第二天早上。

  那時陽光還只弱弱地照進一點兒到屋裡來。他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但本能的要求就象前一天一樣在眼睛半睜不睜的時候澎湃起來,悠悠地在他的身子裡邊撞動,驅動他的手先去摸捏林瑞青,越摸捏越覺得她的身子又軟又嫩,十分舒服,慢慢叫他低吼一聲,再次撲了上去……

第4章:掉包了

  咦,怎麼她現在那麼緊呢?以前他和林瑞青睡覺,第一次她也象現在這樣緊,但昨晚洞房之夜第二次就很鬆了,任由他怎麼出來進去都沒什麼障礙了。可這次怎麼又那麼緊呢?這是怎麼回事啊?

  唐喜安心中起了疑惑,那狂烈的火戛然被澆熄滅了,竟突然在醉意朦朧中大為清醒起來,仔細地端詳了一下她的臉兒,結果大吃一驚了:她雖然還象過去的她,卻好像已經變得很明顯了,臉兒比她平時白凈,模樣也還很漂亮,可就是在這兒那兒的有什麼地方跟過去很不相同了。

  難道他喝醉了酒,看人會看花嗎?

  唐喜安由不得對著她愣愣地看著,瞪著眼,貓著腰,身子坐在床上但向前傾斜著,極慢極慢地向前移動了一下腳步,一時什麼話兒也說不出來。

  林瑞青見他看著她,似乎有些不高興,一撅嘴巴道:「唐喜安,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難道我變了一個人,叫你認不出來了嗎?」

  「喲,連聲音也完全變了,變得比我昨晚頭一次發現的時候還更明顯了哩!難道她真的還是林瑞青嗎?——你是誰?怎麼跟我睡在這兒?」他突然厲聲向她責問。

  「我是你老婆林瑞青,還會是誰?」林瑞青回瞪著他。

  「不對,你不是林瑞青,林瑞青不是你這個樣兒。」他氣恨恨地又說。

  唐喜安還要再向林瑞青發火,忽然他的手機響起來。他趕快掏出來看,見原來是醫院打給他的,說有一個急症病人,叫他趕快去參加搶救。

  他半點不敢耽擱,只得丟下林瑞青不再跟她計較,向屋外走去。誰知他剛向前邁步,後邊那條腿就像有人拽了一下似的,猛地一「滑」,來了個「大劈叉」。

  他趕緊雙手扶地,才沒摔倒,嚇得他心裡「冬冬」直跳,不能不想:「這是怎麼回事兒啊?難道我昨天喝酒竟然喝得那麼過,把身子都喝得這麼虛了嗎?」

  林瑞青趕快跑上一步扶他站起來。兩人離得這麼近,他再細看她,見她真的不象是他過去交了有半月時間,跟他睡過,快樂過,銷魂過的那個美麗非常的「林瑞青」,這樣他便很粗魯地一揚手推開了她。然後他讓自己好好站穩,小心地向前移動了一下,不再會跌倒了,就匆匆出去坐計程車趕到了醫院。

  走上婦產科二樓還沒轉彎,就有個年輕苗條,跟婚禮前和婚禮時的林瑞青那麼漂亮迷人的女孩子想往樓下跑。只見她柳葉般纖細修長的眉毛下,一雙霧氣瀰漫的大眼睛,正帶著激動的神色望著他,晶瑩剔透的兩行清淚,順著白裡透紅的兩腮淌了下來。堅挺嬌俏的小鼻子下,一張艷紅的小嘴,正顫抖著嘴唇,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唐喜安禁不住眼前一亮,心裡想:「是不是她家正有哪個病人生命垂危,醫院通知我趕來參與搶救的就是她家的那個病人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有很多機會見到這個美女了。」 這時他整個人就如被雷電擊中一樣走都走不動,不禁想到,她朝著自己走過來,就像是夢中的仙子向自己走來,挑逗性的挑了挑手指頭,走進了急救的房間里,實在是讓人受不了,本來有點虛弱的他馬上就感到自己的情緒再次被調動起來,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就在他想要跟著那個仙女進去親熱的時候,旁邊正好走過的護士回頭拉了一下他的袖子,讓他從幻想中醒了過來,他馬上就裝模作樣的伸手擦了下嘴巴,跟著進入了病房,參加一個宮外孕垂危的女病人的搶救工作。

  這搶救工作耗費了三個多小時,經剖腹產手術才將她的生命挽救了回來。

  當中唐喜安多次想再看見那美女,可都不見她出現在手術室門外。

  當唐喜安走到候診大廳的時候,竟然就看見了她。不過這時她正走向門外,他聽著牆上的鐘「滴答」的聲音,心「怦怦」地跳著,沒有勇氣去追上她,只得折了回來。

第5章:被騙,要報復

  他下了班坐計程車回家的路上,發現在一條僻街的街口有一個長得非常象林瑞青的女孩子正走向那僻街裡邊去。

  「那是不是她?是不是她呢?」唐喜安在心裡想,覺得從遠處看,此時的那「林瑞青」就象他以前所看見的她那麼漂亮,那麼出眾迷人。叫他下車去追上她,可又怕不是,白追,只能心存疑惑地坐過去了。

  回到家,唐喜安一見林瑞青就想仔細地端詳她的臉兒。

  可她並不給他好好端詳。他剛進門時,她坐在側對著門的一張沙發上,他才向她正面走了兩步,她就輕輕地搓起脖子、胳膊來,然後很自然地用手遮擋住眼部站起身向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唐喜安跟上她,她回身想把門關上,他快步趕上去,將門硬「撞」開了。

  他回家之前在外邊遠遠看見「她」時覺得她那麼美麗,回來近看她,應該會覺得她更美麗,就象以前一樣吧?可叫他大失所望的是,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林瑞青還是那麼平常,那麼不叫人喜愛。這是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他對著林瑞青的臉兒愣愣地看著,林瑞青很不高興,陰起了臉兒,可她沒說話,將門掩上。唐喜安在心裡生出惱恨,覺得自己真的是很犯糊塗。難道他在外邊看見的那個「林瑞青」只是象她而已,並不是真的林瑞青么?

  「愛你愛得死心踏地……」手機忽然響起了一首優美的歌曲,唐喜安一看,原來是簡訊來了:

  馬上到合吉花園來,我知道你想找我!

  他讀了這簡訊,嘴裡說一聲:「有病人!」然後也不再管林瑞青了,趕快趕去合吉花園,在大門口他就見他所深愛著的那個林瑞青在門房裡喊他說:「喜安,你不用進裡邊去了,我在這兒哩!」

  然後她抱著化妝包,神情頗為不安似的從門房裡走出來,話兒也不再多說,向他一揮手,把他帶到了一套房子里去。

  「瑞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在一關上門去后就問她。

  「別叫我瑞青。叫我瑞晶。」她把她的化妝包塞進懷裡,突然向他正色道,「我不叫林瑞青。我叫林瑞晶。林瑞青是我姐姐的名字。」

  「什麼?你從一開始跟我結識,就用了你姐姐的名字?」唐喜安叫了起來,覺得自己受了侮辱。

  「這不能怪我。要怪也該怪我姐姐和我爸媽,是他們叫我去引誘你的。」

  「為什麼?為什麼?」唐喜安瞪著她,簡直象把她當成了仇人一樣看待。

  「不為什麼。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姐姐嫁不出去,嫁不到個她自己理想的老公啊!而你長得太英俊,太帥氣,配得上我們家,叫我媽媽去醫院看病的時候撞見了你,我媽媽爸爸都認為你很合適,所以才叫我去引誘你。」

  「你去引誘我,把你自己都犧牲進去了,值得嗎?」

  「我開始是覺得很不值。我爸我媽也覺得很虧。但後來我愛上了你,真心想把自己給你,就算我爸我媽還是覺得很不能接受,我也覺得很值了。」

  「你……你……」唐喜安想罵她,可又想不出該罵出些什麼話兒來了。

  這時林瑞晶突然現出了傷感的神情來,帶些哭音地說:「我真是不幸啊!當有一天我媽媽跟我說,讓我和你假結婚,代我姐姐去跟你辦成結婚證,並且還要我和你去一起舉行婚禮,然後讓我姐姐跟我掉包的時候,我真是很不願意,真是很想反抗啊!可我媽我爸都威脅我,說如果我不聽他們的話兒,他們就把我送去法國我叔叔那兒去,再也不讓我回來了。那時我真是怕了,我想有機會再見到你,我已經完全忘不了你了。為了能再見到你,我就只好答應了他們啊。」

  唐喜安盯著林瑞晶,眼睛里隱匿著多情,笑起來會帶著勾人心弦的魅力。但他現在一點兒也不笑,只緊著眼眸問:「那現在你幹什麼又寫信叫我來見你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